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反右五十五年祭 北京大学右派分子改正考 ——“五一九”民主运动永垂青史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闫桂勋
    
     (参与2012年5月21日讯)1957年共产党提出整风,并于4月27日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指示中欢迎党外人士提出批评和意见以帮助党整风,并提出坚决执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中共中央统战部召开座谈会,很多民主人士给共产党提出许多批评、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社会各界人士开始了“大鸣大放”。报纸电台每天都有报道。这就引发了素有民主传统的北大学子的积极性,五月十九日北大贴出第一张大字报。北大学子写大字报,开辩论会,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真诚地给共产党、学校当局提出不少意见和建议,对“三害”(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提出批评、建议,对“三害”根源也有所探讨,提出扩大民主,健全法制,防止“个人崇拜”等等。当时北大人称此运动为“五一九”民主运动,认为是继承“五四”爱国传统,发扬北大精神。北大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带动了全国高等学校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运动,影响很大。 (博讯 boxun.com)

    
    共产党又感到一些言论有问题,认为这是右派分子向党进攻、反党反社会主义,决心反击。从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开始在全国开展反右派斗争,结果全国划了317万多个右派。北京大学理所当然地就成了反右派的重点,全校停课,批判右派分子的言行,大会批,小会批,热火朝天,如火如荼,最后划了不少右派分子,这些人是中了“阳某”诡计,后悔莫及。究竟北大划了多少右派分子,有的说划了七百多,有的说划了八百多,有的说划了一千多,更有甚者说有一千五百人蒙受不白之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些文章的说法和社会上流传的说法是“北大划了七百多右派,全都改正了”,这种说法是怎么来的呢?
    
    为此,我反复查阅了《北京大学纪事(1898—1997)》(以下简称《北大纪事》),还拜访了该书主编、北京大学前党委书记王学珍老先生,还拜访了一些校友和同学,进行了一番考证。我查到的有关右派分子的记载内容有如下几条。
    
    1957年:
    
    10月19日 江隆基副校长在讲到反右派斗争情况时说:截止现在,教职员中有右派90人,学生中有右派421人,共计511人。
    
    10月底 校党委统计:到10月底,全校共有右派分子526人。
    
    1958年:
    
    1月28日 三个月来,根据上级指示,进行反右补课,截止本月下旬各单位又揭发批判了一部分新划出的右派分子。
    
    1月31日 党委副书记谢道渊向校务委员会报告处理右派分子情况时讲到:到去年10月底共有右派分子526人(其中教职员90人)。后来反右补课补划了右派分子173人(其中教职员20人)。现在共有右派分子699人,其中教职员110人,学生589人。
    
    1959年:
    
    9月29日 校党委副书记史梦兰报告我校摘右派分子帽子工作的情况:全校共提出了32人摘帽,占全体右派分子的8%。其中教授1人、讲师1人、助教5人、职员3人、学生22人。
    
    1969年:
    
    9月4日 给13个右派摘掉了帽子。
    
    1970年:
    
    8月 另给5名右派分子摘帽。
    
    1979年:
    
    2月12日 校党委召开座谈会,座谈错划右派的改正工作,党委副书记汪小川说,我校对此工作,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到2月2日全校已改正了341人。
    
    3月23日 校党委常委开会。(一)二落办汇报:截止今日,右派已改正618名,占86·4%;剩下97名,预计在3月底完成90%,余下的人问题较复杂。右派改正后,落实政策时有许多问题,如恢复工作,要求回校,工资补助等。
    
    4月7日 校党委常委开会,(一)二落办汇报,北大在反右时共划右派715人,现复查改正639人,占90%弱。剩下70人左右,都是较难解决的,有些问题还要与司法部门共同研究,常委会决定:疑难问题要更慎重些,由常委会讨论结论,先讨论案例;审批手续上,不改正的要提到常委会讨论。
    
    9月1日 校党委常委开会。二落办汇报:我校原划右派715人,已复查684人,其中改正618人,3人不改,现未做结论的31人,占4%强。····
    
    12月25日 ····(二)巫宇甦汇报:至目前为止,715个右派已全部复查一遍。最后要报市委的12名,已报4名,今天讨论8名;反动学生的复查工作接近尾声,争取在春节前二落办的工作结束。会议意见,提交讨论的8人中,4人不改,1人改,3人改不改,请市委平衡。
    
    1980年:
    
    4月2日 校党委向上级领导机关报送《关于北京大学落实政策的情况汇报》。《汇报》说:····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共划右派716人,其中教职工120人(教授、副教授12人)、学生596人。经复查,其中属于错划的683人 ,有严重政治错误但也应改正的13人、改正与否需报上级有关部门研究、审批的14人,因其逃往国外不予复查的2人。凡已改正的,在工作安排、困难补助、死亡抚恤、解决亲属所受株连等方面,都按照中央文件有关规定予以解决。
    
    7月3日 校党委常委开会,讨论右派改正问题。迄今右派还剩13人。会议同意其中的12人改正,不同意改正的1人。
    
    1982年:
    
    6月24日 校党委向教育部党组、市委教育工作部报送《关于检查知识分子工作的报告》。《报告》说,····反右派时716人(错划改正703人,从宽12人,未改1人)。
    
    1986年:
    
    2月 校党委综合1957年反右斗争及落实中央55号文件精神,进行复查的情况。其中说,全校共划右派分子716人,教职员120人,学生596人。经过复查,原划右派予以改正的715人,并做出复查结论。维持原划的1人。(笔者注,这是最后记载的复查结果的数字。)
    
    1987年:
    
    10月13日 落实政策工作完成的情况及遗留问题统计,冤假错案:····错划右派立案数715,结案数715;····
    
    以上是在《北大纪事》中查到的有关记载划右派的数字和右派改正的情况。
    
    从1958年1月31日记载中可知:北大反右分两个阶段,从1957年6月开始到10月底,共划右派分子526人,以后又来了个“反右补课”,又补划了右派分子173人。前后两次共划右派分子699人,其中教职员110人,学生589人。“共划右派分子699人”这就是当时记载的最后数字,以后再也查不到新划右派的记载了。可是,从1979年开始右派改正的记载看,“共划右派分子699人”这个数字有问题,如1979年4月7日、9月1日记载,二落办汇报“北大在反右时共划右派715人”,这比699人多了16人,为什么多了16人也没有交代。再从1980年4月2日的记载看,北大党委向上级领导机关汇报说,“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共划右派716人。”又多了1人,为什么又多了1人也没有交代。“北大共划右派716人”就成了最后记载的数字。
    
    再看北大右派改正的最后结果。1982年6月24日记载:反右派时716人(错划改正703人,从宽12人,未改1人)。请注意:这是上报教育部党组、市委教育工作部的复查结果的数字。1986年2月记载,“全校共划右派分子716人,教职员120人,学生596人。经过复查,原划右派予以改正的715人,并做出复查结论。维持原划的1人。” 这是记载复查的最后结果。“维持原划的1人”即“未改1人”,为什么维持原划未改就成了研究的焦点了。
    
    从上面记载“经过复查,····维持原划的1人。”可以理解为“经过复查有1人维持原划右派的结论,没有改正。”就是说保留了一个未改正的右派。这一人是谁呢?为甚么没有改正呢?他在1957年的言行有多严重以至于不给他改正呢?遗憾的是《北大纪事》中没有明说。作为北大人应该关注这一问题,值得考证一下。
    
    从1987年10月13日的记载“错划右派立案数715,结案数715,”可知当时校党委只拿出715个右派的档案立案复查,有一个右派的档案根本就没有拿出来立案复查。又已知右派716人,改正715人,维持原划的1人。这就可以推出结论:立案715人,经过复查,改正715人,就是说立案复查的全都改正了。还有没立案的1人就是“维持原划的1人”。可知“维持原划的1人”根本就没有立案、没有复查,没有复查就没有复查结论,就说“维持原划的1人”。因此上面“经过复查,····维持原划的1人”的说法是不对的,因而上面的结论:“北大有一个右派经过复查维持原划右派的结论,没有改正,”这个结论也是不对的。
    
    现在再研究“维持原划的1人”为什么没有立案复查。
    
    为什么没立案呢?从1980年4月2日记载“因其逃往国外不予复查的2人,”可知没立案的一人是“因其逃往国外不予复查”。(原来说不予复查的2人,现在就剩下1人了。据王学珍老说,只有1人逃往国外,不予复查。)不予复查当然就不用立案,因此就没有立案。不立案不复查,也就没有复查结论,就简单地写成了“维持原划的1人”。可知“维持原划的1人”是“因其逃往国外不予复查”,而“维持原划”的。不是因为立案复查时认为“该人在1957年有严重的政治问题,划右派是对的”而“维持原划,”不予改正。请注意这一点,这是当时的实际情况。我们设想,假若这个人给予立案复查,结论又是怎样的呢?我认为一定能够改正。为什么呢?因为现在已知当年北大定的几个最大的右派都改正了。如上过报纸的封为“学生领袖”的学生中的“大右派”谭天荣改正了,现在是青岛大学教授,已退休;“反动小集团”“百花学社”头头极右分子陈奉孝判刑15年 ,1979年“反革命”平反了,1984年右派改正了(据说当时北大不予改正,北京市委不敢给予改正,1984年经胡耀邦总书记批示得以改正);“反动刊物”《广场》主编张元勋改正了 、副主编极右分子王国乡改正了;为“胡风反革命分子”翻案的极右分子刘奇弟改正了;北大“女才子”林昭定为右派,“文化大革命”中又定为“现行反革命”被枪毙了,1979年之后右派改正了,“反革命”平反了。由此可知这个“维持原划的1人”一定是个小右派。既然最大的右派全都改正了,他这个小右派要是立案复查就一定能够改正,这是合乎逻辑的结论。我认为“维持原划的1人”的说法不准确,可能引起上面所说的误解。我认为实事求是的说,“维持原划的1人”改为“因去国外不予复查1人”更准确一些,这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
    
    我根据《北大纪事》的记载考证结论是:“北大共划右派716人,改正715人,因去国外不予复查1人。”(北大划右派716人是全国划右派最多的一个单位)
    
    请读者注意,北大党委把“未经复查的一个右派”说成是“未改1人”报告了上级党委。这就可以推知:全国未改正的96个右派之中包括北大一个“因去国外不予复查”的“未改一人”。因此,我认为全国未改正的96个右派大有研究的必要,应该搞清楚为什么未改正?我已经收集到全国未改正的最大的五个大右派的材料,并做了分析,提出我的看法。可参看我写的《反右派斗争是违反宪法的流氓行为》。
    
    因为“立案复查的右派全都改正了”,一传十,十传百,就传出去了。这就造成“北大的右派全都改正了”的说法。
    
    关于北大反右派斗争还应该说的是,除了《北大纪事》中记载的北大划右派716人之外,还有二三百人没有被划为右派就按右派对待,同样劳动改造二十多年。这一批人在北大党委划右派的名单上是没有记载的、是找不到的。笔者本人就是这一类中的一个,简介如下、以作证明:
    
    我1953年考入北大数学力学系。1957年整风,团总支召开座谈会,让我参加。宣传委员吴某反复说“言者无罪”,动员大家提意见、写大字报。我在座谈会上发言: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表意见,不许压制别人的发言·····。我说了几句良心话。毕业鉴定时有人给我歪曲捏造材料说我是右派,之后系秘书说不够定右派的,给我分配工作,让我离校(当时决定划为右派的人都被看管起来,已经失去自由,根本不让离校)。我到黑龙江工学院报到,开始教书。由于北大不按中央文件办事,错按右派对待我,把一张不生效的材料装到我的档案里。所在单位接到档案后说我是右派,就让我劳动改造。由于我坚持真理,坚持原则,不出卖良心,不做违心的检查,不承认是右派,维护我人格的尊严。党委认为我不认罪、态度不好,就让我长期劳动改造。我抗争42年,1999年北大党委给我做出《关于对闫桂勋同志错按右派分子对待问题的纠正意见》,使我长达42年冤案得到平反。为了坚持真理,不出卖良心,不做违心的检查,维护我人格的尊严,我付出很大代价,断送了我的一生,一个北大学子的青春年华和美好前程就这样断送了。北大精神培育北大人,北大人发扬北大精神。从《纠正意见》的标题就可以看出,我没有被划为右派就错按右派对待我,造成我42年冤案,期间劳动改造二十多年,只发生活费,尤其“文革”十年浩劫期间,遭到残酷的迫害,受尽折磨和侮辱,耳朵打聋,精神失常,造成身心很大伤害。这都是北大的错误造成的,北大应该负责。平反之后我找北大要求补发工资,要求赔偿,北大蛮不讲理,到现在也不给赔偿。我希望北大有点儿正义感,维护公平正义,表现出北大的良心。
    
    我平反之后北大党委郝副书记说,像我这样的情况北大有二三百人,还有人说有三四百人,搞不清准确的数字。北大正式定右派716人,再加上这二三百人,就有一千多人了。所以有的说“北大定了一千多右派,全都改正了”,可能就是指的这两批人的总和吧。
    
    还有一个问题是必须要说的,北大反右时还划了三四百个“中右分子”,这一批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分。在“文化大革命”中又被揪出来说是“漏网右派”进行批斗,有的被迫害致死。上面已说有一千多个右派,再加上这三四百个“中右分子”,就有一千五百人因反右受到打击和迫害。这就是“北大有一千五百人蒙受不白之冤”说法的来历吧。
    
    请读者注意,这一千五百个北大人都是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北大精英,都是有独立见解、创新精神的人。可惜都给毁掉了。这是北大的耻辱,民族的悲哀。假若这一千五百个北大人不受迫害将会出现很多教授、科学家和院士。可惜都给毁掉了,这是一千多人的不幸遭遇,也是国家的损失,多么遗憾呀。更痛心的是北大右派在以后的岁月中有26人非正常死亡:有的在监狱中或劳改营中病死、饿死、有的卧轨、有的跳海····还有8人被枪毙了,这是令人悲痛的事情!这是极左分子犯下的罪行!
    
    反右受害者永垂不朽;“五一九”民主运动永垂青史。
    
    
    
    2010年6月定稿 2012年3月修订稿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6560223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到底是谁下的令监控全国五七老人?--写在“反右斗争”五十五周年前夕
·纪念反右运动五十五周年
·中国首次潜艇事故内幕:主将都上岸“反右倾” (图)
·北大“反右”受害人拟游行遭打压
·中共功罪评说之七:反右如何为后来的灾难埋下伏笔? (图)
·张文渊:一个高中生遭遇的“反右”
·南都周刊:光碟里的反右博物馆
·视频:老右派博绳武先生谈反右、文革和时事(图)
·国内发行刊物介绍首个反右运动数据库问世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纪念反右55周年——讨毛檄文/朱筱超
·反右时期的“反革命”剧团
·心平气和再话反右/施绍箕
·冉云飞:反右与大饥荒的关系
·不否定邓小平的扩大化谬论,就不能否定反右/邵正祥
·宋永毅:再谈另类“反右” —中国知识精英和民主精英的悲哀
·另类“反右”:中国知识精英的丑陋和耻辱/宋永毅
·吴玉章在反右中救了我/李新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胡平: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张成觉
·近期出现“文革”和“反右”运动的可能性都不大/王书瑶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张成觉
·姜福祯: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张成觉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张成觉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张成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