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魏京生: 2012年5月15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陈光诚事件的证词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7日 转载)
   
1993年9月份,我被提前半年释放。这释放的同时附带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条件,按中国的法律叫做管制。时间延长到1994年3月29日15年刑满时,才可以解除管制。
    
     我出狱后从事了以下的工作: (博讯 boxun.com)
    1) 帮助受政治迫害的人和组织征求捐款;
    2) 购买银行股份准备提供转钱的方便;
    3) 计划为工人组织独立工会;
    4) 计划为艺术家们组织非政府的公司,免除艺术家们受政府剥削的困扰
    5) 协助发行10亿元国有企业股份,并在获得暴利后以事实证明政府操纵股市剥削股民。
    
    1994年1月,我与美国国会议员克利斯朵夫﹒史密斯在北京的一家餐馆里就推动中国的人权和民主的主题进行了3个小时的会谈。后来我得知,史密斯议员向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克里斯多夫建议,在克里斯多夫来北京访问时与我会见。
    
    1994年2月27日,我和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沙特克在餐馆中私下会面。他向我询问在下个月国务卿克里斯多夫访问中国时,是否愿意和国务卿见面讨论中国的人权事务。他提到了美国议会中关于人权与贸易脱钩的争论,也提到了这次会面可能具有的风险。
    
    我认为如果我的意见能有效果,阻止美国在中国人权事务上倒退,我愿意冒这个风险和国务卿先生见面。他提到我的意见被克里参议员带给克林顿总统,已经对建立自由亚洲电台产生了正面的作用。他希望我的意见能给国务卿先生帮助。我们就此商定了在克里斯多夫国务卿访问期间会谈的一些细节。
    
    过了两到三天的一个早晨,一直负责监视我的警察来到我家里,说是他们领导要找我谈话。之后,他们把我带到了十三陵水库附近的一个度假村旅馆,说是让我在此休息等待他们的领导。我询问谈话的对象和内容,他们一概以不知道回答。
    
    第二天来了一位自称代表最高当局的高级官员。从他很随意的赶走公安局的警察和我单独谈话来看,他的身份应该是真实的。从他谈完条件后要离开半小时,然后回来作答复来看,应该有更高级的官员在附近监听,并作出决定。
    
    谈话一开始他就说明这是个谈判,有事情需要我帮忙。他说:我知道你和美国的国务卿约好了见面,也知道你的观点;我们无法改变你的观点,也不想改变你的观点;但是希望你不要和美国的国务卿见面。
    
    我说不行。我既然和人家约好了见面,就不能不遵守诺言。
    
    他说我们可以和你交换条件。“我们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你只要不和美国国务卿见面,我们可以答应你要做的事情。”
    
    我说我不相信事情这么简单。为什么我见不见美国的国务卿就这么重要呢?为什么因此你们就可以答应你们一直都禁止我们做的事情呢?
    
    他说,你可能不知道中美贸易对我们多么重要:除了那些虚假的数字之外,我们每年真正的利润有百分之七十来自对外贸易;而这其中的百分之七十来自对美国的贸易,因为美国的市场利润比较高。你们可能会认为搞掉对美国的利润我们就会垮台,这很正确,我要是你们我也会希望这样做。但是老百姓会因此倒霉,很多企业会破产。你很热爱老百姓,所以我们估计你会同意我们的条件。
    
    我说不一定。我认为你们垮台并建立民主制度会对老百姓更有利。两害相权取其轻。而且将来老百姓的利益会得到更多的补偿。
    
    他说你把问题说得太简单了。你也曾经是我们内部的人,不是不懂政治。你以为真的会闹到贸易制裁的地步吗?
    
    我说为什么不会?
    
    他说中美两国的利益决定了,即使贸易制裁也只会是短期的。两国的企业不会让它持续到你所需要的地步让我们垮台。
    
    我说既然如此你们就没必要来和我谈判。你们也知道我是宁可蹲监狱也不会放弃原则的。
    
    他说这个我们知道。我们比你那些同伙更了解你。但是也希望你能再仔细想一想,短期的制裁也要由人负责,现在的最高当局就会因此下台。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想在你身上做文章的原因。这也是我们不得不保护你不出事的原因。
    
    他又说:你可能笑我的谎话编得太低级,可我要告诉你这是实情。你现在处在中美关系的焦点上。你出了事,不管是真是假,这屎盆子就要扣在最高当局的头上。他下台了,其他人才能上来,所以有人急于利用你出事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达到目的后,他们会很快和美国政府合作解决贸易问题。但是你就没机会达到你的目标了。这里边的利益你应该很清楚。
    
    我说我还是不太相信你们的承诺,我还需要有保证。江泽民下台不一定是坏事,后边的人也不一定就不愿意向我们妥协。
    
    他说你要做的几件事情我们都答应,你再考虑考虑。我现在出去有点事情,半小时后再回来。
    
    他给我列好在一张纸上的条件,第一条就是释放政治犯,并且包括了三十五人的名单。其它三条也是我正要做的事情,即:组织工会;建立艺术家自己的公司;购买银行股份并帮助收转人道主义捐款。
    
    一个多小时后这位自称郭姓的官员回来了,问我考虑得怎么样。
    
    我说你们答应了没有用:组织工会要民政部批准;文化公司要文化部批准;购买银行股份要人民银行批准。这不是你们司法部门的权力范围,所以听上去就像是欺骗。
    
    他说:我再重复一遍我是代表最高当局来和你谈判,这些都在我们的权限之内,到时候我会帮助你办好所有的手续。
    
    我仍然表示难以相信。
    
    他说这样吧:我们再加一条你可以看得见的条件,除了释放政治犯之外,在你不违反承诺的前提下,你的人我们一律不抓。他的意思是指所有民运人士。
    
    我说最近抓了一些民运人士,不在你的名单上。这些人怎么办?
    
    他说最近抓了的人还没有进入法律程序。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我把他们都放了。明天我们再决定你是否接受我们的条件。明天你可以打电话验证一下我们是否有能力遵守诺言。
    
    第二天我给几个朋友打电话,证明那些被抓的确实被无条件也无任何解释地释放了。但我仍然犹豫着不准备接受他们的条件。
    
    他显然很着急,有点失去控制地对我说:你要知道我们承受了很大的风险,我们也向党内作了解释。如果你还是不同意,我们只好把你抓起来。这样正好符合那一边的目的,你的那些条件也都告吹了。
    
    接着他又补充说:美国人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可靠,最后和新上台的人达成妥协;到时候政治犯照抓,你的事情没一样能办成。你应该权衡一下厉害。把话说得再难听一些,即使我们将来后悔了,你至少可以得到释放政治犯的好处,另一派还不一定会给你这个好处呢。
    
    到此我认为他的话可信度已经比较高了。于是接受了他们的条件,并且详细计划了我出外治疗,并婉转拒绝克里斯多夫国务卿。我认为我和国务卿见面肯定不会得到这些条件。而美国如果坚持关注中国的人权,也不会取消每年一度的最惠国待遇审查。
    
    当时的条件里包括克里斯多夫国务卿离开北京后,我就可以返回北京继续从事我所希望的工作,以及他们执行剩下的条件。
    
    三月二十九日我在济南时,他们通知我两件事:第一,我的刑期已经执行完毕,不再对我执行管制,恢复我的公民权。第二,美国国务卿已经离开中国,但事情有一些变化,希望我能够再到南方玩一段时间,一两个月之后再回北京。我拒绝了后一个要求,坚持按原有的条件立刻回北京。我认为这样可以验证他们是否有能力执行承诺。
    
    两天后我进入天津到北京的高速公路。但是整个高速公路都已经被关闭了,其中只有我和朋友的车,和四辆包围我们的公安局的车。到达通县出口时,有一百多名警察堵住了我们,包括公安局的几个不同部门的人,还包括安全局和检察院的人。
    
    一名熟悉的、多日来负责监视我的警察先过来对我说,现在的情况太复杂,他们也搞不清状况。他让我不要搞得太僵,他们正在背后做协调。之后,一名不认识的警察过来出示了传讯证。他们把我和正准备向我交接十亿元股票的商人,带到了通县的一个制造假古董的公司内。
    
    睡到下午,我听到门口有熟悉的警察在和别人争吵。陌生的声音说:我们得到的指示不准任何方面单独和他见面。我熟悉的警察说:我们接到的上级指示是必须单独和他见面,你们无权旁听我们的谈话,这是你们的上级同意的。
    
    然后他们打了电话。之后,熟悉的警察将我带到了外边的一家餐馆的单间,告诉我:克里斯多夫走后,党内的争论更加激烈。另一派不相信美国人,也不相信我没有影响美国人。他们坚持按共产党的专政理论处理我,不认为应该遵守协议条件,否则就是丧失了党性和原则。他们的上级正在处理这个矛盾,需要我再耐心一些。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内部的事情,但我的耐心有时间限制。
    
    到第三天我正式通知看守我的警察:按刑事诉讼法,传讯不能连续超过三天,除非他们能拿到逮捕证,否则我到晚上将自行离开。他们说你等着,我们马上去检察院拿逮捕证。
    
    到晚上我问逮捕证拿到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检察院不给逮捕证。但是拿到了公安局出具的监视居住证,这个不需要检察院批准。我说监视居住是在自己家里而且不限制人身自由,只是不得脱离你们的监视。你们现在的措施就是非法拘禁。
    
    他们笑着说你不要想钻我们的法律空子。我们的法律我们说了算,不能按你们的理解。虽说过去没有,现在就可以给你创造一个案例;而且因为没有进入法律程序,通知家属等等也就不用执行;你现在不享有法律规定的任何权利。从此开始了对我长达十八个月的非法拘禁,而且没有报纸和电视,没有和外界的任何联系。
    
    就我事后得知的情况,至少到九五年夏天之前,有关释放政治犯和有关我的人不抓的承诺执行了大约一年。我认为这是解除贸易制裁不顺利的原因,也是美国人民仍然关心中国人权的原因。否则江泽民无法在中共的专政理论和贸易之间得到妥协。
    
    从这个过程,我们可以了解到中共在谈判中的几个特点。
    
    1)
    他们只受利益的约束,不受承诺的约束。因为从根本上他们就不承认常识和道理,只承认他们的伟大理想。这和所有的邪教一样。据此可见陈光诚坚持留在中国是一个缺乏常识的错误判断。而美国政府没有帮助他了解这个常识,给自己带来了之后的麻烦。
    
    2)
    中国政府不是一个整体。而是不同的利益集团。他们之间的斗争缺乏规矩,国家利益也经常成为他们之间谈判的筹码。某一派的承诺经常成为其它派别攻击的目标。不遵守协议是经常的事情。美国政府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相信某一派别的承诺,是犯了政治判断的错误。
    
    3)
    把人质扣在手中再进行谈判,是中共进行谈判的传统。在他们的意识形态里,不择手段争取最大利益,是对付被认为不符合他们理想的人们的正当手段。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这是他们的正式的理论。把陈光诚交回到中国警察手里,再一次犯了政治判断的错误。美国将为此付出额外的代价。

(Modified on 2012/5/17) (Modified on 2012/5/17) (博讯 boxun.com)
452049701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瓦文沙魏京生先生在美国国会电话告诉陈光诚要给陈可贵请自己的律师
·陈光诚出国护照已填表 15天内领护照 (图)
·国台办:民进党提出探视陈光诚显然别有用心 (图)
·陈光诚“或许一周内获得护照” (图)
·陈光诚出国还是没头绪 中方要美方低调 (图)
·周永康是迫害陈光诚的元凶,亲赴临沂安排具体事项
·薄熙来案加陈光诚案 形势对周永康很不利
·孙文广:周永康在北京建东师古村——五论陈光诚事件
·关注陈光诚的维权人士被迫害
·陈光诚:中方要美低调 赴美仍有希望
·关注陈光诚被宣布护照作废,刘国慧向公安申请办理护照 (图)
·探访陈光诚遭秋后算帐,海涛妻子被传唤致流产
·陈光诚:申请出国至今未有进展 (图)
·华邮闯东师古打压陈光诚势力现形
·陈光诚首次中文电视直播发声 VOA卫视独家采访
·美外交官已与陈光诚通话 消息称陈光诚最快月底赴美 (图)
·传胡锦涛拍板陈光诚赴美 不能影响中美大局
·高光俊:中国大陆政权不可能按照法律惩治迫害陈光诚的官员
·快讯: 陈光诚首次直播上电视 接受VOA卫视独家专访
·毛恒凤等为探访陈光诚遭打压鸣不平 (图)
·44人探访陈光诚被公安审查/郑建慧
·正义盲人陈光诚,令我悲愤令我忧
·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和妻子或遭当地警方殴打 (图)
·陈光诚严重腹泻达七个月未得到治疗
·瑞洁女士在接受“时事大家谈”专访时与陈光诚通话
·严家伟:陈光诚事件是“维稳政治”和“维稳经济”生育出的怪胎
·陈光诚事件一失效与发酵/余柯呈
·黑监狱遍布全国,陈光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刘铁
·生命诚宝贵:陈光诚入美使馆杂感/钱跃君
·孙文广:我与老鼠对话——四论陈光诚事件 (图)
·黄河清:“右童分子”张克锦与盲人陈光诚
·陈光诚出国不是法治国家之道
·中美陈光诚协议疑点重重/王丹
·中共胜奥巴马错陈光诚输的4.27事件/伦敦客
·中共胜奥巴马错陈光诚输的4.27事件/伦敦客
·谢选骏:这颗星球容不下陈光诚
·曹长青:陈光诚赴美 中共是最大输家
·关于陈光诚事件的看法
·陈光诚事件背后的错误和混乱的信号
·北京观察:“战马”陈光诚 (图)
·赴汤蹈火“战马”陈光诚和何培蓉们 (图)
·查建国谈陈光诚事件(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七
·陈光诚事件留给人们的遐想/王学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