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范燕琼:向我开枪!向我开车!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范燕琼:向我开枪!向我开车!


    范燕琼:向我开枪!向我开车!


    范燕琼:向我开枪!向我开车!


    范燕琼:向我开枪!向我开车!


    
    (参与2012年5月12日讯)我因长期腿部和脊椎等疼痛难忍,在四处寻医问药无果的情况下,我打算到福州求医。
    
    2012年5月10日,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在网友“冬天的雪”的帮助下,终于乘车来到了这个曾让我伤心欲绝的省城福州,然而,令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次艰难困苦的“看病”竟会演变成为一场声嘶力竭的“抗议”——
    
    大约在中午12点左右,我们就到了福州。下车后,我们选在了一个交通比较便利的“康城酒店”。由于全身性疼痛的缘故,一进客房,我便一头栽进床铺,大有起不来的架势,连午饭也懒得出去吃,就这么昏昏沉沉的躺了个把钟头,直到得知我消息的维权搭档纪斯尊律师和访民林兰英与林应强的看望,我才勉强起床,也勉强与之聊了一会儿他们各自的维权状况……
    
    谁曾想到,他们前脚刚一走,就突然来了至少四名国保的骚扰,对此,“冬天的雪”异常紧张!也异常害怕!我也感到非常无奈!为了撇开国保们进进出出的干扰,我们只好退房走人。
    
    可是,令我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刚一出门,就看见酒店附近出现许多形迹可疑的人与车,而且在车人之间,不时的出现正举着各种摄像器材,朝我们鬼鬼祟祟拍摄的人,有的躲在车背后,有的躲在路边的花草中……此时的天色渐黑,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匆忙搭上一辆面的。
    
    然而,更加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坐上面的不久后,身旁的“司机”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将我们原本去火车站的打算突然改为去我马尾婆家的意向和路途讲述的一清二楚!我们很快就被警方的车辆给包围了!
    
    见此情形,我们更加紧张,由于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离开这部车恐怕会更加不安全,我们只能继续呆在车里应对,由此,一场车与车之间的“追击战”开始上演——
    
    我们所乘坐的这部“面的”,无论开到哪里,警方的车就追击到哪里,直追击到我婆家必经之路的羊肠小道!甚至我们进入了婆家后,屁股还没有坐热,社区的主任就前来打探我们的下落,搞得同样疾病缠身的公公心惊胆战,吃不下饭,以至夜不能寐……
    
    这一切,使我感到万分无奈!也万分无助!同样吃不下饭的我感到浑身更加疼痛,也更加昏昏沉沉。躺在床上一个劲地苦思冥想:警察这样穷追不舍地对付我究竟想干什么?公公受此刺激病情是否会突然恶化?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陈光诚”、也要投靠美帝国主义来保护、来帮助求医?
    
    大约夜晚11点,得知我处境的“三网民案”吴华英打来电话,这使我猛想到:就在这块地盘上的马尾法院曾大逆不道地宣判我们的“正义之举”为“犯罪行为”,回顾这段历史,我感慨万千!当即就告诉吴华英:马上通知就住在马尾附近的另一名“三网民案”的游精佑——我们三人明天上午8点准时到马尾法院进行“抗议司法黑恶”!
    
    挂上电话的我后,马上找来紫药水替代墨水,用手指头捆上布屑来替代毛笔,三下五除二地在一本挂历背面写下了这样三条标语:支持温总理政治改革!历史将宣告我们无罪无罪无罪!抗议司法黑恶!打算明天用于三网民的抗议活动。
    
    第二天,即2012年5月11日上午一起床,在原本“陪我去看病”而改变成为“陪我去抗议”的女儿林静怡和“冬天的雪”的搀扶下,来到马尾法院——
    
    由于我的腿脚不便,上午8点零两分,我们三人才跌跌撞撞地到达马尾法院,比原定计划整整迟了两分钟。可是,令我没有料到的是,答应我会到现场来的吴华英和游精佑居然不见踪影。为此,我一边叫小女赶快打电话给他们两个,一边自个儿展开抗议活动——
    
    我瞄准了法院大门口的正中央,我要堵住这个大门!我知道,这是领导干部轿车的必经之路,我不想让他们顺顺利利的开车进去上班的原因是:他们明目张胆的制造冤案!他们大张旗鼓的助纣为虐!他们堂而皇之的惩善扬恶!我要用这个“拦截行动”告诉这些领导干部:不能再造恶!不能再造冤!不能再造孽!否则的话,人民有权不让你们上班!有权罢免你们的官职!
    
    就在我刚刚摊开这三条标语时,警察就立刻蜂拥而上,声声威胁:
    “你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我们有的是武装力量来对付你!”
    “我们要把车到这里——不允许你在这里胡来!”
    
    听到这样的话,我立刻联想到六四的坦克车和枪决因言获罪的林昭以及五分钱子弹费……顿时怒火中烧的咆哮起来:
    
    “向我开枪!”
    “向我开车!”
    “怕死就不会来这里抗议你们的司法黑恶!”
    “四十三年前的林昭说过‘历史将宣告我无罪!’四十三年后的今天,我范燕琼仍然要重复这句话:历史将宣告我无罪!历史将宣告我们三网民无罪!这是历史的倒退!这是司法犯罪!这是颠覆正义!我今天到这里来抗议你们的罪恶审判!”
    
    说完这些活后,我将“历史将宣告我们无罪无罪无罪!”的标语放下,高高举起“支持温总理政治改革!”标语,随后又高高举起“抗议司法黑恶!”的标语,如此这般的循环反复,反复循环……四五十名的围观者被不断地驱赶,以至闹出他们相互之间“自己人驱赶自己人”的笑话。
    
    一个多小时的抗议过去了。就在我筋疲力尽、耷拉着脑袋和眼皮的时候,一个流氓在警察的授意下,猛的闯过来,一把抢走我的三幅标语后,迅速夺路而逃……
    
    由于健康原因,也由于疲惫不堪的原因,我变得有些木讷起来,甚至感觉已经支撑不住,在女儿和冬天的雪搀扶下,准备离开现场。而就在这时,我又想起了吴华英和游精佑,便赶紧叫女儿再次拨打电话,此时此刻的我是多么希望他们能够来与我合个影啊!
    
    为此,头晕脑胀的我只好耐心的等待,并不断地催促小女拨打他们的电话,这让身旁的警察感到好笑,以至冷言冷语地讥讽起来……
    
    大约10点,也就是比原定计划的时间整整超过两个小时后,吴华英姗姗来到,与我匆匆照相后,就匆匆离别,前后不到五分钟。而游精佑终究没有出现,也许他的的确确太忙太忙了,以至我出狱至今都没能够合个影,也让我一次次的望眼欲穿……这使我觉得很对不起支持我们走过苦难的全国网民和一直关注我们三网民命运的媒体!
    
    这天,我们在警方一路虎视眈眈的跟踪追击下,回到了婆家后,又转车回到了南平家中……
    
    当晚,就在我打算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家的电话铃响起,这个电话告知:林秀英刚才被一群自称是“医院的人”,乘一辆医院的车,到林秀英家发《通知》:要处理其女儿严晓玲的尸体,遭到林秀英的拒收后,这伙自称是“医院的人”便把《通知》丢弃在地上就长扬而去……
    
    对此,我知道,这伙人的行为与我的抗议有关,并且,这伙人的目的就是想焚尸灭迹、想让严晓玲案永远成迷、以至最终达到让我们三网民的冤屈石沉大海而永难昭雪!
    
    诚然,三网民案虽早已尘埃落定,但法院制造的这一冤案的社会危害却远没有停止……
    
    为此,我不禁要问:在这个国家里,究竟打造了多少明目张胆的冤假错案?又究竟有多少人像我这样痛苦不堪的活着?像我们这种积极推动国家进步的民主人士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原本属于我们的自由?而温总理的“政治改革”“依法治国”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实现?
    
    范燕琼
    2012-5-12凌晨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456042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范燕琼到福州市就医被国保劫持失踪
·范燕琼:无良制度 无一幸免
·范燕琼:援助艾未未就是援助我们自己! (图)
·范燕琼:是谁让我的QQ飞让我的skype飞?
·范燕琼:围观王荔蕻案,林兰英等访民遭威胁
·范燕琼:吕耿松先生出狱跟我有关吗? (图)
·范燕琼:三网民无罪!王荔蕻无罪!(多图) (图)
·范燕琼:王荔蕻没有错,错在他们,快回家吃饭! (图)
·范燕琼:林秀英,我是迟早要把你送走的,但不是现在!
·范燕琼:要知道,邪恶是不可以凌驾正义的! (图)
·范燕琼:中规中矩的李方平律师也要被“强迫失踪” (图)
·范燕琼: 陈焕辉夫妇终于克服了巨大的心理恐惧前来看望我 (图)
·范燕琼:“谁胆敢在‘全国两会’期间撬走我家大门的猫眼?” (图)
·范燕琼:托“诺奖”的福,我得到党和政府“一袋水果”的关怀!(图)
·福建范燕琼等一批维权人士申请在残亚会游行
·福建众访民再次前往南平探望范燕琼(图)
·范燕琼:和谐社会 住危房、患残疾、无工作、停低保(图)
·范燕琼:致被和谐了的河蟹盛宴的主人——艾未未老师(图)
·范燕琼向南平信访局递交《关于“严晓玲尸体”的情况反映》(图)
·范燕琼就南平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作废其护照提出行政复议(图)
·范燕琼女儿写给妈妈的信
·范燕琼:武夷山当局威胁我(图)
·范燕琼:不关心国家进步的访民不配我们大家为其维权!
·范燕琼:法律成了独裁暴政的“自慰器”
·范燕琼:独裁没有朋友,人民没有敌人(多图) (图)
·范燕琼:今天我特别高兴!(图)
·中盟:请用关心与爱心支持范燕琼!
·关于福建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诬告陷害案的二审模拟辩护稿
·范燕琼的女儿:新年,我只有一个愿望
·范燕琼女儿:妈妈是英雄(附视频采访)(图)
·范燕琼:干预黑恶审判,唤起正义力量
·范燕琼:武夷山有关当局威胁我
·范燕琼:一个中国公民的自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