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汕尾两位维权村民因保护耕地被逮捕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周云
    
     (参与2012年5月10日讯)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民因为阻止官商勾结,以权圈地,强夺耕地,非法倒卖地皮,“牟取暴利”。维权代表孔德意和孔智慧分别在2011年4月8日和2011年9月28日被当地公安机关逮捕至今未放人。 (博讯 boxun.com)

    
    下面是村民的诉求:
    
    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孔氏上访书
    
    上 访 书
    
    官商勾结,以权圈地强夺耕地,维权人遭公安逮捕坐牢
    
    负责同志
    
    你好!
    
    我们是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民,为生存,保权益,阻止官商勾结,以权圈地,强夺耕地,非法倒卖地皮,“牟取暴利”。村民孔德意和孔智慧两人,遭到本县公安局无实的罪名逮捕坐牢,事情如实反映如下:
    
    一:2006年6月,7月,陆河县政府与私人老板张伟强先生,未申报省政府国土资源厅征地批文,以经营园林育苗为名,到高砂村位于坑背岗地段的集体耕地,以权圈地强行征地,每平方47.5元(周边地征2500元—3500元)低价征收,遭到村民强烈反对,征地无法顺利进行。
    
    二:为了达到强行低价征地,瞒上欺下,陆河县政府于2007年向省国土资源厅申报第一批城建用地之后,于 2008年6月6日,得到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和广东人民政府批复(粤)国土资源(建)字[2008]286号批复征地1﹒574公顷(15740.326平方),强征耕地面积34075平方。村民为揭穿官商勾结,合法征地的谎言,村民集体上书并派人到县﹒市﹒省上访,得到上级政府高度重视,派人现场实地核实,经卫星测量,征用耕地面积为(28365.4平方).仍然超征(12621.074平方)
    
    三:陆河县政府个别官员,把上级征地批文当作“尚方宝剑”大胆妄为,非法圈地强夺征用,扩大征地面积,马不停蹄到农户家中采取诱,拐,骗,吓等手段威胁农户,限时限刻,如不去办理征地手续,等于放弃应有权益,部分农户耕地还没丈量,他们便召来公安干警人员维护开发商利益出动挖土机,把未征耕地的农作物强行摧毁,农民敢怒不敢言,如前往阻止随时遭到公安人员强行推拉上警车拉走审讯。
    
    四:陆河县政府个别官员,为了私人老板张伟强先生,达到官商勾结,“牟取暴利”。于2009年12月15日,由副县长彭永通带领机关干部公﹒检﹒法等一百多人,出动多台挖土机,强行摧毁农户未丈量的耕地及农作物。农妇陈秋惠前往阻止,被野蛮强征人员推拉乱抓头发,打骂并用,强行抓住四肢腾空抬走,村委主要干部手指着陈秋惠大声极其下流的话进行辱骂,此行为是何世道?
    
    陆河县政府和河田镇政府个别领导胆大妄为,不顾国家法律,勾结私人老板张伟强先生,低价圈地,强征强占,我们承包的耕地。而张伟强先生,工商注册经营范围,园林绿化,并不存在城建用地的合法资质和依据,如果是园林绿化育苗,从征地到现在六年多,并无种上一草一木,荒地一片。实质官商勾结,倒卖地皮,“牟取暴利”。
    
    六:我们承包的耕地,农田灌溉的水沟和道路,被私人老板张伟强先生摧毁并非法建筑围墙,造成耕地无路可走。于2011年3月19日村民自觉起来把围墙推倒。到地政府官员,不但没有及时纠正自己的不法行为,化解矛盾,为民主持公道,反而召集公安人员说:要捉十多人。于4月8日不合法的罪名逮捕村民孔德意至今未放人。又在9月28日逮捕村民孔智慧,威迫两人承担土地未丈量农户的工作低价征收给私人老板张伟强先生,并赔礼道歉,如做不到不放人,这纯属是绑架人质的卑鄙手段,强迫弱势群体认罪低头的行为,违背中央政府三令五申,公安局不准介入征地拆迁的法令。
    
    七:孔德意,孔智慧两人被逮捕坐牢,各家人口:7.8 人,上有老下有小,失去主要劳力经济支柱,全家无日安宁,度日如年,老者伤悲,生命垂危,少者入学无心,想亲人遭官商勾结,强抢耕地,被公安局逮捕坐牢,天理何在,呼天不应,叫地不闻,指望上级政府为民主持公道,维护合法权益。
    
    八:1﹒我们要求上级政府责令地方政府立即放人,家庭团聚。
    
    2﹒我们要求上级政府责令地方政府解决失地农民社保﹒安置﹒生存等问题。
    
    以上事情属实,请上级政府派人到广东省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调查实情。
    
    此致
    
    联系人:孔学透电话13692985087
    
    孔祥歉电话511411
    
    孔星永电话13729578090
    
    
    违法征地逼迫维权行动,公安刑拘农民事件
    
    我们是汕尾市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村民。在反对违法征地的维权行动中,村民孔德意遭陆河县公安局非法刑拘。这是一宗已经搏弈了五年的违法与反违法事件,我们曾向上级有关部门投诉过,在此将上访书附给贵 ,以便查阅。
    
    今年3月份,我们村民另经渠道得到了[粤国土资(建)字[2008]286号]批文,才明了陆河县政府为私企征地,完全是官商勾结,是一宗藐视法律,瞒上欺下,不顾民生的案件。民怨天怒,孰不可忍!
    
    3月19日,上百个村民自发组织雇用钩机,将建立在被强征了的耕地上的圈地围墙摧毁(因围墙内有违法超征、搭征土地一万多平方,并且仍有六户人家要出入耕种),讨回公道。
    
    4月3日,陆河县公安局无视国家的三令五申(国家已明确规定公、检、法不能介入房地产纠纷)派出公安干警,将出面雇用钩机的村民孔德意戴上手铐抓走,关押在陆河县公安局看守所,至今已两个多月了。
    
    孔德意是个以农为主业,步入中年的本分普通农民,家有妻子儿女共八口,是家庭主心骨和顶梁柱,为反对违法征地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而身陷牢笼。家中妻子儿女整天以泪洗脸,度日如年,生活难以为继。他为人之夫,身为人父,挂念之情撕肺断肠;其在牢狱里恨怨遥夜,仇恶漫日,衣带日宽,形容憔悴,精神崩溃,生命岌岌可危。更有不幸的是他老婆也已积劳成疾,其岳母又身患肺癌,病入膏肓。苍天悠悠,人命关天!
    
    我们村民为其不平,为其呼吁,为其喊冤!公理何在,国法难容!
    
    回忆起毛泽东在1956年11月讲话中的“雀巢比喻”和刘少奇在1957年4月的“人民内部矛盾论”,两位开国领袖的政治智慧和为民国策,是坚决反对侵犯人民利益以及在任何借口的反人民暴力行为,虽然那个时代有那个时代的政治弊病,但也只是对所谓“阶级敌人”实行“专政”,而不至于对一个像孔德意那样的一般劳动农民为反对违法征地、糟蹋耕地、非法圈地、捍卫农民权益,为正义挺身者实行“专政”。
    
    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中央当任政府早已三令五申禁止违法征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原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于2006年初春在广州珠岛宾馆主持召开各地级市委书记会议,达成之共识就是摒弃伤害农民利益之“速度” ,不做有违法律法规的“效益”,并对征地问题说了“三句硬话”为全国人民所乐道。话犹在耳,当年夏季,陆河县政府就直接挑战“三句硬话”,还以谎言和暴力来对付我们农民。
    
    改革开放以来,祖国大地一片祥和,人民的生活蒸蒸日上。人人过着津津乐道的好日子。而孔德意家人的生活却被推向深渊,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我们热爱幸福生活,珍惜当今的社会和谐和稳定。我们恳切盼望上级有关法律部门查处陆河县公安局非法刑拘,无期关押孔德意事件,还给他公民应有的自由、公道!
    
    关于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强占耕地情况反映
    
    我们是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村民现向您们反映,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在2008年6月6日《关于陆河县2007年度第一批次城镇建设的复函》(粤国土资(建)字【2008】286号)陆河县人民政府的前后几年间,的实施情况。
    
    一、此次征地原来是完全没有报批的。2006年6、7月份间,陆河县政府越权批准,原籍陆河县在深圳发迹的老板张伟强为法人代表注册的陆河县瑞兴园林有限公司,以经营园林育苗用地的名义,(实际是商业用地以低价征收高价出售,从中牟取暴利)对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委属下位于坑背岗地段的集体农用地进行征收,每平方米包括各项补助共计47.5元(按照周边地价,他们每平方可以卖2500-3500元)已完成对部分农户的征地工作,并对已完成征地工作的部分土地急速进行土方平整。高砂村委主任承包土方工程,对不同意征地农户的耕地进行挖土,遭到村民强烈反对,因此不得不暂时停止征地工作。由于是没有合法手续的,征地工作也就无法再进行下去。渐停之后,瑞兴园林有限公司老板张伟强向外传言,要向省国土资源厅申报征地批文。用以实现他们的发财梦。
    
    二、2008年6月6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经广东省人民政府同意,批准了《关于陆河县2007年度第一批城建用地的复函》(粤国土资(建)字【2008】286号)批文的主条款是:“将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委会属下位于坑背岗地段的集体农用地1.574公顷(全部为耕地)转为建设用地,并办理国有土地手续。”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的批文是严肃而分明的,合乎法律。
    
    三、陆河县政府则把这个批复当作是可以恣意侵占农民耕地的“上方宝剑”他们在执行中,以小占大,欺上瞒下,随意扩大上级批准征地面积,非法圈占耕地,根据陆河县报请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和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粤国土资(建)字〔2007〕286号《关于陆河县2007年度第一批次城建用地的复函》】,将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委员会属下位于坑背岗地段的集体农用地1. 574公顷(全部为耕地)转为建设用地。按照批文1.574公顷即是15582.6㎡实际上强征面积34075㎡,多征了18492.4㎡,超出批准征地面积一倍还多。
    
    四、采用单方强制低额定价补偿给农民,农民根本无权发言,更无权异议,就此作一律通过,对有异议农户的耕地及农作物、青苗、地上附着物一律用机械强制摧毁,并强行限时办理补偿手续,否则被视为放弃其应有权益。在征地过程中甚至采用欺骗恐吓并多次召来公安人员对未被征收的农户进行威吓,如此强征耕地,农民敢怒不敢言。
    
    2008年被征收土地的农户,能平安过去,可能得益于北京奥运会的举行和建国六十周年大庆之前奏,他们怕闹出乱子罢了。
    
    五、因迫于来自陆河县政府、陆河县河田镇政府、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委等方面的强势压力,我们部分村民在不明他们的真实企图的情况之下,迫于无奈,和他们签了协议,被迫放弃合法权利。再经过他们欺骗、恐吓等种种卑劣手段威迫下大部分有异议村民也迫于无奈就范了,我们还有8户村民并未签订补偿协议,被视为“钉子户”陆河县政府为了迎合私营企业老板张伟强,于2009年12月15日动员了各机关干部及法院、检察院、公安干警一百多号人的强征队伍,在副县长的带领下,对不去办理征地手续的村民进行强征,雇用钩机三台直钩横搭,现场有被强征土地的农妇陈惠妹嚎啕大哭,以血肉之躯阻挡钩机,被野蛮的强征人员乱抓头发,连打带骂,抓住四肢强行抬走,惨不忍睹。更有辱斯文的是,高砂村委主要干部用食指对着该农妇的脸,以农村极等下流之土话大声谓之曰:“你这个人是臭××……”
    
    时至今日,还有五六个农户不去领取被强征的土地款,他们越过围墙,在自己被强行平整了的耕地上继续耕作,与之抗争。
    
    中华文明已有五千多年了,如此丑剧,能在中国儒学创始人、仁政倡导者孔子南迁后裔之家乡,距陆河县政府大楼近在咫尺之地上演,若有外国媒体在场,必又谈人权,何言仁政,能不羞乎!
    
    六、陆河县政府以及河田镇政府的某些领导胆大妄为,置国家法律不顾,公然伙同高砂村委,勾结没有资质的私营企业陆河县瑞兴园林有限公司的老板张伟强, 以每平米47.5元的价格强征霸占我们已经承包到农户的耕地,对我们仍在耕作的耕地也砌起围墙霸占起来,私企老板张伟强登记注册的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名称是: 陆河县瑞兴园林有限公司(该企业的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的经营范围:园林绿化),该企业的经营范围根本不存在开发建设用地的合法资质和依据。
    
    张伟强先生财大气粗、手腕高明。2009年12月份在陆河县政府的鼎力支持下,总算基本完成了征地工作,并即时进行平整,筑起围墙,又是一笔很有价值的地皮财富(几千万元)。如今围墙内还是一片黄土,杂草又生,荒废至今已六年多。
    
    我们村民了解到他们以陆河县河田镇城镇建设建设用地的名义向广东省国土资源厅报批并骗取了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的批函并发现他们在征地面积上弄虚作假少报多征真相后,民众情绪激愤,于2011年3月16日一起到村委会,问个明白,讨个说法。村委会主任在众多村民愤怒的责问下无意中说出了他们利用批文搭征耕地3780㎡(按照批复实际多征了18492.4㎡)。听到了这个非法多占耕地的内情后,村民们更加愤怒,强烈要求惩罚非法强占耕地者,给村民一个公道。于3月19日村民们将张伟强老板非法建筑的围墙进行推毁了。对此当地政府官员不但没有及时纠正自己不法行为,化解矛盾,为老百姓主持公道,反而召集公安人员对村民进行恐吓,并以损坏公私财物的罪名拘捕了本村村民孔德意(拘押至今已一个多月),我们认为,当地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并随意拘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村民,明显与公安部宣布的《2011年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精神背道而驰,存在乱作为之嫌,对此,我们将保留依法向国家公安部举报投诉的权利。而后,陆河县的个别领导和河田镇个别领导,对我们反对非法霸占我们耕地的代表说,只要我们不再申诉,和动员还没有签补偿协议的村民同意签订协议,他们随时就可以释放被拘捕的村民孔德意,他们明显是利用公权力,假借国家惩治犯罪保护人民利益的专政机器,施行绑架人质的卑鄙手段,企图逼迫我们就范,认可他们为非作歹的恣意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行为,我们坚决不答应!而更加讽刺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却一次次利用手中公权欺压百姓,反而官位坐得一天比一天更稳!
    
    我们是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强烈呼吁上级部门要本着对人民高度的态度,对这起欺骗上级,掠夺农民耕地,利用公权力强行霸占农民的保命田的事件给与高度的重视,派出得力的土地督察机构严肃查处,解救我们这些靠土地生存的农民和我们的子孙后代!恳请上级政府督促陆河县有关领导尽快释放被拘捕村民孔德意,以安村民激愤情绪。
    
    此致!
    
    
     陆河县高砂村村民
    
    强行侵占农民耕地 非法强征农民保命田
    
    尊敬的国家土地督察广州局束卫星局长:
    
    我们是广东省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农民现向您们举报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非法侵占耕地事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 征用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 三十五公顷的;(三)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 …”国土资源部部长、国家土地总督察徐绍史也于2007年07月1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当务之急就是土地执法要坚决严起来硬起来,无论是谁,敢触碰党中央国务院一再强调的18亿亩耕地红线的,国土资源部绝不手软。”然而,广东省陆河县政府以及河田镇政府的某些领导却胆大妄为,置国家法律不顾,对国土资源部领导关于保护耕地的强调置若罔闻,公然伙同高砂村委,勾结没有资质的私营企业陆河县瑞兴园林有限公司(该企业的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的经营范围:园林绿化)的老板张伟强,以每平米47.5元的价格强征霸占我们已经承包到农户的耕地,对我们仍在耕作的耕地也砌起围墙霸占起来,他们向广东省国土资源厅采用隐瞒虚报手段。未批先征,此次征地原来是完全没有报批的,早在2006年6、7月份间,陆河县政府越权批准,原籍陆河县在深圳发迹的老板张伟强为法人代表注册的陆河县瑞兴园林有限公司,以经营园林育苗用地的名义,就对本村耕地进行征收,已完成对部分农户的征地工作,并对已完成征地的部分土地急速进行土方平整。高砂村委承包土方工程,对不同意征地农户的耕地进行挖土,遭到村民强烈反对,因此不得不暂时停止征地工作,由于是没有合法手续的,征地工作也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之后再以陆河县河田镇城镇建设用地的名义向广东省国土资源厅报批并骗取了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于2008年6月6日批复【粤国土资源(建)字[2008]286号《关于陆河县2007年度第一批次城镇建设用地的复函》】“将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委员会属下位于坑背岗地段的耕地1.574公顷转为建设用地。”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的批复是严肃而分明的,合乎国家法律。然而陆河县在执行中利用手中的公权力,漠视我们的合法权利,瞒上欺下,少批多征,按照批文1.574公顷即是15582.6㎡实际上强征面积34075㎡,多征了18492.4㎡,超出批准征地面积一倍还多,并通过种种卑劣手段要逼迫我们必须同意放弃我们祖祖辈辈、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土地。
    
    因迫于来自陆河县政府、陆河县河田镇政府、陆河县河田镇高砂村委等方面的强势压力,我们部分村民在不明他们的真实企图的情况之下,迫于无奈,和他们签了协议,被迫放弃合法权利。再经过他们欺骗、恐吓等种种卑劣手段威迫下,大部分有异议村民也迫于无奈就范了,我们还有8户村民并未签订补偿协议,被视为“钉子户”陆河县政府为了迎合私营企业老板张伟强,于2009年12月15日动员了各机关干部及法院、检察院、公安干警几百号人的强征队伍,在副县长的带领下,对不去办理征地手续的村民进行强征,雇用钩机三台直钩横搭,现场有被强征土地的农妇陈惠妹嚎啕大哭,以血肉之躯阻挡钩机,被野蛮的强征人员乱抓头发,连打带骂,抓住四肢强行抬走,惨不忍睹。
    
    我们村民了解到他们以陆河县河田镇城镇建设建设用地的名义向广东省国土资源厅报批并骗取了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的批函并发现他们在征地面积上弄虚作假少报多征真相后,民众情绪激愤,于2011年3月16日一起到村委会,问个明白,讨个说法。村委会主任在众多村民愤怒的责问下无意中说出了他们利用批文搭征耕地3780㎡(按照批复实际多征了18492.4㎡)。听到了这个非法多占耕地的内情后,村民们更加愤怒,强烈要求惩罚非法强占耕地者,给村民一个公道。于3月19日村民们雇用钩机将张伟强老板非法建筑的围墙进行推毁。对此当地政府官员不但没有及时纠正自己不法行为,化解矛盾,为老百姓主持公道,反而召集公安人员对村民进行恐吓,并以损坏公私财物的罪名拘捕了本村村民孔德意,我们认为,当地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并随意拘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村民,明显与公安部宣布的《2011年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精神背道而驰,存在乱作为之嫌,对此,我们将保留依法向国家公安部举报投诉的权利。而后,陆河县一位副县长和河田镇一位镇长,对我们反对非法霸占我们耕地的代表说,只要我们不再申诉,和动员还没有签补偿协议的村民同意签订协议,他们随时就可以释放被拘捕的村民孔德意,他们明显是利用公权力,假借国家惩治犯罪保护人民利益的专政机器,施行绑架人质的卑鄙手段,企图逼迫我们就范,认可他们为非作歹的恣意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行为,我们坚决不答应!
    
    我们陆河县的百姓们,面对的是一些不惜损害农民利益,为私企老板强行霸占农民耕地的不法行为,鸣锣开道且一路“保驾护航”部门官员!这是我们当地广大农民最大的悲哀!他们之中有些人在漠视我们农民的合法权利,为了满足一己私利,不惜损害广大人民的利益,官商勾结,狼狈为奸,把我们农民的合法权益践踏在脚底下,他们胆敢藐视国家法律,向中央保护农民利益的精神相抗衡,我们农民一旦永久失去了属于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我们农民和我们的后代将来还能靠什么生存呢?只能长叹一声:惨!
    
    对此以上种种,我们提出以下几点疑问:
    
    一、私企老板张伟强登记注册的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名称是: 陆河县瑞兴园林有限公司(该企业的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的经营范围:园林绿化)该企业的经营范围根本不存在开发建设用地的合法资质和依据
    
    二、征用耕地时并没有通过召开村民大会,征得全体村民同意,单凭村委会盖上红印就算同意征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而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的,村委会 “缺位”所签的任何协议,于理于法均归于无效!
    
    三、据说此次征地按《土地法》开垦平衡土地也是欺骗上级的。
    
    四、陆河县人民政府以及河田镇政府部门的某些政府官员不是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带领农民群众奔康致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而是绞尽脑汁以合谋并协助私企老板发财为目的,骗取并利用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的批文,强行掠夺霸占出卖农民耕地。通过强制手段强征我们的农田耕地,我们的合法权益将由谁来给以保障?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我们的保命田没有了,我们农民和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来将以何生存?!
    
    我们仍坚定相信中国共产党,相信我们的上级政府,相信国家法律的尊严,相信神州大地有青天!我们的心在滴血,我们仍要继续呐喊!强烈呼吁上级领导,上级政府有关部门能关注我们的诉求,再强烈呼吁上级部门要本着对人民高度的态度,对这起欺骗上级,掠夺农民耕地,利用公权力强行霸占农民的保命田的事件给与高度的重视,派出得力的土地督察机构给与严肃查处,解救我们这些靠土地生存的农民和我们的子孙后代!!!
    
    
    二〇一一年七月六日
    
    广东省陆河县河田镇
    
    高砂村村民(附件签名)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8560101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乡支书强征地卖建坟场 村民揭两百亩耕地变“黑地” (图)
·视频:牡丹江放牛沟农民上街游行讨还耕地 (图)
·安徽宿州维权村长冒死进京反映集体耕地补偿款被截留问题
·湖北通城石南镇官商勾结强征倒卖滥占耕地还说:“谁也管不了!”
·西安临潼开发区非法征用上千亩耕地村民被打伤
·中国承认乱占农民耕地导致群体性事件
·温家宝为《求是》撰文重申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
·打倒贪官保护耕地:乌坎农民的宣言与控诉 (图)
·联合国称全球每年有1200万公顷耕地沙化
·内蒙农民控诉村官私卖耕地民不聊生 网民警告官逼民反
·村民耕地被强占作扩建祖坟
·国土部官员:征地中确实存在耕地快速减少现象
·四川一煤矿非法占百余亩耕地 农民投诉三年无果
·全国3亿亩地遭重金属污染 广东仅一成耕地幸免
·江苏五年内将保有7127万亩耕地 形成三级监测网
·江苏省长称严格保护耕地 民众回应冷淡 (图)
·陕西延长石油公司大量原油泄漏流入林耕地
·陕西华阴政府强租万亩耕地 毁坏青苗事件引发农民不满
·陕西华阴市政府强租农民耕地两万亩建造人工湖
·西安二府庄村干部虚报村民人数2000余人套取拆迁耕地
·河北遵化盗采猖獗 1500多亩耕地被毁
·紧急消息:广西合浦县政府正在强征农民的耕地
·新疆维族访民开垦耕地被占
·河北保定土匪村长抢占耕地
·河南省柘城县村干部强“买”农民的基本耕地/时起龙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投诉:强占耕地 黑社会棒杀村长
·2亿亩耕地被破坏,穷GDP折腾/熊志
·哪里冒出8亿亩耕地资源?中国科协在忽悠谁!
·中共耕地保护的猫腻/信力建
·真实的谎言-“7%的耕地养活22%的人口”/殷晗
·中国耕地制度存在的问题及政策选择/张路雄
·支持茅于轼先生关于18亿亩耕地红线没有必要的论述/刘荻
·城市化与耕地之争:茅于轼卖国吗?(图)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朔州市金城镇西关村委长期违法,违规,征用,占用私买农民耕地的事实
·刘蔚:住房地、商用地应该不会占用现有的耕地/唤醒国人之126
·从利令智昏到丧心病狂——驳“不保护耕地”论/刘松萝
·耕地一退再退:新国土部长吁死守18亿亩最后红线
·百姓杂志:让贼为我们守耕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