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名博沙龙:高级“五毛”组织成员曝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0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武德
    
     (参与2012年5月8日讯)因为陈光诚事件,一个由高级“五毛”组成的“中国名博沙龙”曝光。2011年12月19日,“中国名博沙龙”成员一清、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李玉桥等14人到临沂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网友“HK胡须佬”说:“现查清:中国名博沙龙成员一清、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李玉桥一行去年12月应山东邀请考察社情。因该考察团对临沂创建文明城市有功,故向临沂方面提出进东师古,临沂市委同意后由社精办人员陪同于19日进村。临沂方面编撰材料见司马平邦博客。” (博讯 boxun.com)

    
    
    “中国名博沙龙”召开2012年年会
    
    对于“中国名博沙龙”成员探望陈光诚一事,今天早上扬子立与陈光诚通话核实。扬子立说:“2010年12月19日司马平邦等14人造访光诚家。光诚为防止利用,用纸片遮住眼镜,上写‘非法拘禁老幼病残’‘入室强打惨无人道’。他们录像照相后没敢发布。这些人在临沂警车开道吃喝玩乐一通由政府买单走人。”扬子立还说:“对光诚诉说被迫害的细节,这14人毫无同情之心。司马平邦反而劝说总比八国联军时候好啊。还用18日见到光诚哥哥来说服他。光诚的大哥和三哥是冒充的,二哥和四哥是公务员所以照政府交代的给这14人。”
    
    对于探望陈光诚一事,司马平邦和一清分别写了《陈光诚事件是美国反华战略对中国农村的渗透》和《是谁制造了陈光诚?》的文章。司马平邦在文中说:“陈光诚是不是美国特务,我无法断定,因为我甚至不相信这年头会有真的有特务一说,不过对一个口口声声“等着联合国(来救我)”的中国人,我的语言体系里还有其它的词汇可以形容之,比如汉奸。”一清在文中也说:“美国对于中国的异见人士从数年精心“塑造”到像丢弃一件废物一样处理中国的带路党和汉奸,这样的故事,希望陈光诚能记下这个教训,也希望与陈光诚有个同样经历且一直在陈光诚事件上推波助澜的李建军一类的所谓的“民主斗士”们记取,在当今世界,那些个翻脸比翻书更快的西方某些国家,他们的驻华大使在秀这秀那后,并不专注于美中关系的发展而只记得在中国四处找茬、捣乱,当他们的走狗,是有着不可测的风险的,应该不会有更好的下场。”
    
    下面是网友对“中国名博沙龙”高级“五毛”组织的留言:
    
    @wenyunchao 现查清:中国名博沙龙成员一清、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李玉桥一行去年12月应山东邀请考察社情。因该考察团对临沂创建文明城市有功,故向临沂方面提出进东师古,临沂市委同意后由社精办人员陪同于19日进村。临沂方面编辑材料见司马平邦博客
    
    @莫之许者 :目前已知四人:司马平邦、刘仰、一清和环球时报英文副编高雷。
    
    @莫之许者:14人奉命探访盲人,揭露出一大批五毛真身,顺便也暴露了四月青年网的底牌。呵呵,狗到用时方恨少啊。。。
    
    @ziliyang: 早7点18分跟光诚通了大约半小时电话。涉及到他住哪栋楼能否接近等问题时信号被干扰。后来谈了司马平邦的情况,很有收获 。此人不过是临沂请来向外界公关作秀的14个文人之一。
    
    @ziliyang 2010年12月19日司马平邦等14人造访光诚家。光诚为防止利用,用纸片遮住眼镜,上写“非法拘禁老幼病残”“入室强打惨无人道”。他们录像照相后没敢发布。这些人在临沂警车开道吃喝玩乐一通由政府买单走人。
    
    @ziliyang 对光诚诉说被迫害的细节,这14人毫无同情之心。司马平邦反而劝说总比八国联军时候好啊。还用18日见到光诚哥哥来说服他。光诚的大哥和三哥是冒充的,二哥和四哥是公务员所以照政府交代的给这14人说
    
    @duyanpili 去年到师古东村见到盲侠的14人。
    
    @WLYeung: @IvanTzou @ziliyang 按照 Eric Fish 的博客,另外两个已经把文章刊登在四月网m4.cn 的人是一清和刘仰。我从另一个消息来源知道,环球时报有几名工作人员也在,其中一人是英语版副编高雷
    
    @kunlunfeng 晒晒这帮权力鹰犬,[email protected]胡须佬:现查清:中国名博沙龙成员一清、司马平邦、刘仰、郭松民、李玉桥一行去年12月应山东邀请考察社情。因该考察团对临沂创建文明城市有功,故向临沂方面提出进东师古,临沂市委同意后由社精办人员陪同于19日进村。临沂方面编撰材料见司马平邦博客。
    
    @yokel007 @莫之许者 :目前已知四人:司马平邦、刘仰、一清和环球时报英文副编高雷。// @莫之许者:14人奉命探访盲人,揭露出一大批五毛真身,顺便也暴露了四月青年网的底牌。呵呵,狗到用时方恨少啊。。。
    
    @WLYeung 按照 Eric Fish 的博客,另外两已经把文章刊登在四月网m4.cn的人是一清和刘仰。我从另一个消息来源知道,环球时报有几名工作人员也在,其中一人是英语版副编高雷。
    
    下面中国名博沙龙的情况与司马平邦和一清的文章:
    
    2012年中国名博沙龙年会在北京召开
    
    2012年2月24日,中国名博沙龙2012年工作年会在北京会议中心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在京部分成员及来自重庆、湖南、山东、浙江等地成员80余人。
    
     会议议程分两部分。上午的主要议题是“首都弘扬雷锋精神 普及志愿理念 推动志愿活动”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中央文明办专职副主任王世明、中国文明办秘书局局长蒋希伟、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首都文明办主任陈冬。山东省潍坊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初宝杰也出席了名博沙龙会议。
    
     会议由中国名博沙龙主席一清主持,陈冬同志致词,王世明同志作弘扬雷锋精神、普及志愿理念、推动志愿服务活动主题报告。
    
     王世明同志对中国名博沙龙近年在推动网络志愿服务活动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做出很高评价,认为中国有这一支具有建设性和责任担当的队伍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希望名博沙龙的队伍越来越大,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传输的人越来越多。陈冬主任亦对中国名博沙龙为首都文明创建活动的付出表示肯定,并希望今后有更多的与名博沙龙的互动与合作,以在推动首都的精神文明建设过程中,发挥名博们更大的作用。
    
    中国名博沙龙主席一清就2011年的工作进行了较详细的总结,并就2012年的工作展开作了基本规划,希望有更多的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能参与了“走基层”和“解读文明”活动中来。
    
    在上午的讨论会上,刘仰、刘红尘、摩罗等发了言。下午,中国名博沙龙继续开会,讨论和通过了新一届理事会成员班子。新班子如下:
    
    主席:一清
    副主席:司马平邦 王道峰
    秘书长:刘仰
    副秘书长:郭松民 摩罗
    常务理事:
    曹 凡 汪亚民 黄纪苏 陈泰然 刘玉祥
    理事:
    王小东 王自喜 李智初 李玉昆 任善炯 刘加民 刘洪诚 刘清利 朱 蒙 两江书生 杨斌国 范景刚 燕语信 渝西锋光 唐 杰 盘索(左岸) 鲍迪克
    
    下午会议讨论的第二个议题是,网络人的责任与新网站的建设。中国名博沙龙拟建立一个新的工作网站。与会人员讨论了网站的基本内容设置和底线要求。讨论产生了新网站(网名未定)的编辑委员会。其成员分别是:
    一清 刘仰 摩罗 郭松民 司马平邦 点子正 吴法天 张晓波 河清 王小东 黄纪苏 刘海波 柴卫东。
    
    司马平邦:陈光诚事件是美国反华战略对中国农村的渗透
    
    2012-05-07 11:18 来源:四月网
    
    去年12月,我也曾和几个朋友在山东临沂的东师古村拜访过陈光诚的家。
    
    当时,他正和妻子及老母亲在家――其实,陈光诚的户籍在城里,但自出狱以来,他一直与母亲住在乡下。
    
    说实话,对这个绝顶聪明又异常执着的盲人按摩师,我曾也由衷佩服――当然这只是出于对他执着个性的感知,但确实在见他一面之后,这种感佩消失了,虽然眼前的陈光诚与传说里的没什么分别,但当他一张口就是“等着联合国(来救我)”之类的腔调出现,让我大失所望,说实话,在我的语言体系里,难以给他一个准确定义。
    
    与他同村的其他农民告诉我,他们认为他是美国特务。
    
    陈光诚是不是美国特务,我无法断定,因为我甚至不相信这年头会有真的有特务一说,不过对一个口口声声“等着联合国(来救我)”的中国人,我的语言体系里还有其它的词汇可以形容之,比如汉奸。
    
    一个盲人,逃过被传说的千万重封锁线,最终逃进了北京的美国大使馆――现在,正可以回过头来讨论一下那被网上传说过的千万重封锁线是不是真的存在,是不是真的森严壁垒,不过,这不是本文真正的宗旨,因为新的让人惊掉下巴的情况又出现了:
    
    美国使馆和骆家辉最终决定不收留陈光诚。
    
    难道,他真的要如自己说的“等着联合国(来救我)”,而再次逃进联合国驻中国的代办机构?
    
    即使在当时,我也知道,陈光诚嘴里的“等着联合国(来救我)”,其实就是“等着美国(来救我)”。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我还不容易判断究竟是什么人用什么方式使一个中国农村的盲人按摩师相信,他所做的一切反体制的努力都是极有意义的,因为在大洋彼岸有一个美国或者联合国早晚会来搭救他,但我可以断定,他已经变成了执着于这个念头的人,所以,我亦非常理解,此次他在美国大使馆滞留6天之后“自行离开”而并没有被美国人收为政治避难者的那份悽凉至极的心情,几天前他曾说他想亲吻希拉里·克林顿(若是我只想亲吻她女儿而不是这个老太婆),几天后的现在,估计他想咬死这个老太婆的心都有。
    
    一个中国人,甘于在自己的国度上,充当别国分化、瓦解、丑化自己国家的爪牙,只要是怀抱着这颗心的中国人,你们都得做好有朝一日成为今天的陈光诚的准备。
    
    所以,我现在依然同情他,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一个美国反华战略通过某种人群和管道向中国民间尤其是中国农村进行深度渗透的试验品,一具毒胶囊,或者一颗转基因种子。
    
    但事实证明,他失效了。
    
    陈光诚所在的山东省东师古村,表面看不富裕,据说,陈光诚在拿到一大笔钱之后,在村里打了一口深井,因为有了这口深井,东师古村所有深度大大浅于此的井里都没了水,于是陈家的井成了全村的水源,陈光诚可以享受向村人卖水得到的利润,但他家的水并不那么好吃的,什么时候会放水,放一次水要多少钱,都得他说了算。
    
    这是陈光诚事件中的另一方,东师古村的一部分村民口中,他们与陈光诚产生矛盾的根源之一,尤其是在听说陈光诚身背所谓“美国特务”身份之后,这种民间矛盾更加突出,这大概也是传说中陈光诚被“软禁”的真相之一,这种矛盾中蕴含着另一部分人群行事的动力。
    
    你们常在传说中说到义和团,其实在现实里,我正好见到了义和团――但重要的是我们到了应该想想这种100年后的当代类义和团现象产生的根源是什么?
    
    陈光诚,从一个普通的盲人按摩师,到一个带领亲族砸了村委会、截断国家公路的罪犯,再到一个被勾划为中国顶尖的反体制者的过程,除了美国反华战略的直接执行者(如一个叫韩东方的人)之外,一群中国本土出产的知识分子的手的推动力也是不可以忽视的。
    
    一清:是谁制造了陈光诚?
    
    
    陈光诚是个盲人,说实话,我对他很同情。
    
    从陈光诚的履历上看,这个人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作为一个自幼失明的人,能坚持学习,并取得学历,这很不容易。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有这般的学习能力与意志,应该说,陈有他很不错的一面。
    
    陈光诚本可以在大学毕业后,按照当初求学时的愿望,老老实实地做他的医保健工作,从其聪明劲以及学习能力上看,一定会在这些方面有所成绩,也会有一个好的人生过程。
    
    但不知从哪一天起,陈光诚慢慢就走偏了,走得不再像当年东师古村村民所看到的那个陈家聪明的三小子了。他偏执,他任性,甚至发展到目空一切,进至于认为自己是可以左右中国甚至世界政局走向的那种神人、奇人。
    
    陈光诚不该有这些想法。
    
    关心陈光诚的故事,是在他结束刑期后,有一帮人在沂南县公安局闹腾,说是要见陈光诚,又是《谏临沂当局书》、又是《致沂南县委县政府书》什么的,动静还闹得挺大,为首的似乎是山西一个叫李建军的人,当时国外的一些媒体都对李建军等人探讨陈光诚的事作了报导,大多是说陈光诚如何挨打,还说到对前去探视的也人大打出手等等。在看了有关“著名记者李建军在沂南遭殴打”的网贴以及海外的一些报导后,对陈光诚的事情关心起来,便很理性地向当地政府提出要求,去探视陈光诚。可能是我们的要求没有像李建军那些记者(后来弄清楚了,是个假记者)那样咄咄逼人,很快就得到了批准。我们一行有五人,顺利地进入了沂南县双猴镇东师古村。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在家休息的陈光诚。
    
    陈光诚看到了我们的到来,很激动。大意是,谁让你们来的?并说,我的事,不可能是你们可以调解的,我陈光诚的事,只能由联合国来调解,任何人都不可以调解,我只相信联合国,相信美国会来救等等。还有另外类似的话
    
    当时,陈光诚很激动,我们一直安慰他,希望他冷静一些,既然我们能来看望你,就证明你过去提的一些问题是可以探讨的,也要相信政府会妥善处理好相有关的问题。
    
    聊过一阵后,我将陈妻袁伟静拉到一边,希望她做一下先生的工作,不要太激动。因为我曾经是一个甲肮患者,我看着陈光诚说话时手发抖,我担心他也患有这样的病,因此想让小袁劝劝先生。同时鼓励他,尽可能地与当地政府协调,不要走极端的路径,对抗起来,谁都受不了,毕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都是要过日子的。我与小袁说到,光诚的一些想法有些幼稚,联合国不可能来处理他的事情的。我这样明确告诉她这几乎是不需要告诉的“道理”,只是希望通过她来劝陈,美国人以及西方一些报纸的报导,未见得是真诚关心你们的生活状况,也许他们只是借光诚的事,做着另外的文章,或者就是制造一个向中国政府施压的工具,从而达到他们让中国不稳定的目的。我说,小袁,希望你多劝劝光诚,冷静一点,即使是从他的身体状况出发,也不宜于将自己放在一个与国家对抗并寄望于美国和联合国来调停他的所谓矛盾的这样一个位置上了,这样的局面,是作为我们小老百姓不可控的。
    
    我觉得部分地说服了小袁,从眼神里看得出,小袁是个很善良的姑娘,属于贤妻良母那一类的。她当然陈述了她的一些想法,但她的态度还是柔化了的,她对于我们对他们一家的处境以及所提建议表示感谢。在这样彼此可以交流的情况下,我再次提出希望她能让光诚冷静些,而且我们也表示,愿意就他的一些想法与当地的各相关部门作进一步的沟通与协调。
    
    事实上,从陈光诚家里出来,我们又到了镇上、县上、市里,就有关陈光诚的事情,与多方交换了意见。我们看到,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都为这事挠头,因为他们实在没有应对一些媒体,特别是海外媒体集中抹黑沂南甚至临沂的经验。但看得出,他们对我们企望着软化陈光诚态度,以期达到坐下来协商,本着有错改错、有事陈事的原则,来处理好民众都很关心的这件事。
    
    再后来,听说发生了与陈光诚有着同样经历的所谓的“维权斗士”李建军(建军伟业)就陈光诚事件所发的系列微博,将污言秽语直指中国政法最高层的事件,使事情进一步恶化,且加之美国等一些西方媒体的造谣生事,我等小小的博客人,实在无法进入这一事件了,我们原来希望让陈光诚入院诊病,并进一步在缓释对抗的情形下,一步一步改善陈的处境的想法,便落空了。
    
    后来,过春节了,我们没有了陈光诚的消息,以为陈自己有了些许的改变,或者生活就归于平静了,再后来,就发生了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事。
    
    当此一刻,陈光诚在我心中的印象就算是彻底毁了。
    
    现在回过来想想,到底是谁制造了“陈光诚”呢?
    
    据我们的了解,陈光诚的陈姓在当地村里有很长的历史,与其他村民也有一些历史上的纠葛,本来这也就是个很正常的中国乡村故事,很难说清究竟谁对谁错。但是,陈光诚自年幼双目失明后,性格渐渐变得偏执,其他村民既有忍让也有较量,由是矛盾变得长期化。据村民反映,陈光诚与村里的矛盾自其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超生后,变得更加尖锐。对此,我们进入东师古村的一些人都表示可以理解。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属于“一票否决”,当地干部在这方面有较大压力,可能采取了一些过激手段,落在陈光诚这样较为特殊的个人头上,进一步加剧了矛盾和对立。但这不是问题的全部。问题的全部是,当陈光诚在某市读书期间,结识了一些民运分子,并接受了他们的几十万元的经费,在一个乡村生活着的盲人,突然接到了这样的一笔巨款,他能做些什么和信些什么,这就有了必然的结果,也就注定了陈光诚此后的一些所谓“维权”的故事。不难想象,在北京为了2元钱的地铁票,如果没有一些势力的恿掇,他陈光诚会执着地将这官司打到底吗?显见得地铁维权,是附着了很多其它的故事的。当然,陈光诚一开始并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只希望美国或谁来救他的陈光诚,陈光诚一开始就被某些人盯中了,想将他打造成一粒棋子。陈由是改变不了被人利用的命运。我们在事后的讨论中认为,从本质上讲,我们并不认为陈光诚有完整的理论和深刻的思想,不像某些为了某种理念而愿意献身或投机的政治活跃人士。我们认为,陈光诚是在与当地领导、村民有矛盾、冲突后,被海外民运分子利用,通过他寻找攻击中国人权状况的素材,并从经济上资助,使得陈光诚觉得自己终于有了靠山。此外,西方社会给予陈光诚的奖项也促使了他的膨胀。这一次,陈光诚进入美国大使馆,就成了陈光诚与美国同唱的一台大戏了: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的前一天,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以非正常方式将陈光诚“带入”美国驻华使馆。戏是热烈地开锣,陈光诚以为到了梦境到了乐土,到了一个处处鲜花人人笑脸的自由世界,梦圆了,天亮了,兴奋了。且在与那个戴着绿帽子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通话时亢奋得称“真想吻你”。但是,在停留6天后,陈光诚不得不“自行”离开大使馆了——他像一个被人无情地遗弃的物件,被美国人给涮了,抛弃了。
    
    到这个时候,陈光诚应该想些事情了,美国能救你吗?联合国会来调停你吗?美国人是会算帐的,他们虽然口口声声残疾人的利益什么的说得天花乱坠,但是,这6天里,美国人一直在算,让你去了美国,他们得花多少钱养你呢?帐算过后,他们决定像抛却一张擤过鼻涕的脏纸一样将你抛弃了,虽然一直以来,他们就是你的梦想,而且也是他们精心地塑造了你。
    
    美国对于中国的异见人士从数年精心“塑造”到像丢弃一件废物一样处理中国的带路党和汉奸,这样的故事,希望陈光诚能记下这个教训,也希望与陈光诚有个同样经历且一直在陈光诚事件上推波助澜的李建军一类的所谓的“民主斗士”们记取,在当今世界,那些个翻脸比翻书更快的西方某些国家,他们的驻华大使在秀这秀那后,并不专注于美中关系的发展而只记得在中国四处找茬、捣乱,当他们的走狗,是有着不可测的风险的,应该不会有更好的下场。
    
    陈光诚先生,你也该醒醒了。如果可能,我还是希望你捡起你那按摩的手艺,做一点有益于自己有益于他人也有益于家人的工作,这应该比什么都好。对那些以“民主斗士”面目出现在你面前的一些人,你最好远离他一点,这都不是什么好人。
    
    yong 昨天上午检查了耳朵,左耳应为鼓膜穿孔,但医生不愿意这样写。下午在警方护卫下到昌平取了一些东西,返城里准备“出差”,片警说:“江律师,你最好今晚能走,你一走,我们就可以把人从你家门口撤回来。”
    
    刘仰:陈光诚值得同情
    
    2012-05-05 03:27:07
    
    陈光诚是中国山东临沂的一个盲人,关于他的话题在国际国内已经热闹了几年。最近,因为陈光诚离开临沂老家,进出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又起波澜,甚至成为中美关系中一个令人瞩目的敏感点。这样也好,原来遮遮掩掩,现在可以敞开点说了。为陈光诚之事,媒体多次给我打电话,我都拒绝发表意见。在这里统一说一下。很多讨论陈光诚事件都借此讨论中美关系,都在国家层面、国际关系层面上说的很大,而我更想说说陈光诚这个人,我们不该忽视他。
    
    陈光诚祖辈都在山东临沂,陈家在当地有点影响。现在有很多文学作品喜欢描述一个家族的历史风云、百年变迁之类,事实上,陈光诚家在临沂生活居住多年,陈氏家族与当地村民也有漫长而复杂的关系。例如,陈光诚祖辈中有人曾经因在当地的刑事犯罪被民国政府判处死刑,至今还有当地人为此而声讨陈家;陈光诚的父辈中有人当了共产党干部,当地现在还有人说陈家在村里靠着干部背景搞特权等。但是,我们现在很难用这种陈年旧事来证明陈光诚本人就是坏人或好人。事实上,我觉得陈光诚从小就值得同情。
    
    陈光诚并不是天生盲人,而是小时候突然因病致盲。将心比心,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不幸,不管是他本人还是家人,如何面对这样的突变,都是难题。陈光诚兄弟不少,他最小,因此,家长和兄长疼爱这个横遭不幸的小弟也就可以理解。陈光诚本人因此而特别要强,或者产生一些过于自我保护、自尊心过于敏感、生怕受伤害的心理,我认为也很正常。错综复杂的历史背景、乡村文化背景和陈光诚的个人遭遇,形成了陈光诚乃至陈家与当地一言难尽的关系,要理清头绪,短时间里亦非易事。与村民聊起陈光诚,任何一件事,不同的村民都能扯出很远的历史、不同细节的切入点。简单说,陈家在他们世代居住的村子里,与村民们形成了复杂的恩怨关系。
    
    恩怨交织、矛盾频生,这几乎是中国任何一个人际关系密切而复杂的乡村社会的必然。城市生活有时因为人际关系相对简单,能够避免在此类问题上花费更多精力,也算一个清静。但中国共生、共存、共依的乡村的确有很多现代城市生活难以理解的复杂性。本来,有矛盾很正常,传统的乡村社会自有一套解决此类矛盾的规则和机制。与陈光诚相关的某些矛盾,有时也会引出个人与基层管理、地方政府的矛盾,这也没什么大不了。首先,所有地方,此类矛盾都很常见,只要有心解决就行。其次,山东临沂这几年发展不错,老区民众还有较为朴实的观念,解决矛盾的动力远远大于激化矛盾的倾向。因此,陈光诚与村民乃至与基层政府的矛盾,暂且不论双方是非,在乡村规则和地方政府层面,都有解决的渠道。有些矛盾超出了乡村基层的调节范畴,例如计划生育问题,这与国家政策有关,不是乡村自身能够解决的。如果把这种矛盾与原有的复杂人际关系交织在一起,不仅不能解决此类矛盾,只会激化原有矛盾。
    
    陈光诚的问题在于,当他间断地离开乡村,浮光掠影地接触了另外一套解决矛盾的理论和方式。很多离开乡村进城的昔日农民都有此遭遇。然而,一般人如果往返于城市与乡村之间,他会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和不同社会背景下的选择。陈光诚则不同,他因为是盲人而显得身份突出,它与当地乡村的某些矛盾又具有普遍性,于是,陈光诚遭遇了很多同样状况的人所没有的经历——有人发现了陈光诚,便以物质利益为诱饵,鼓励陈光诚将矛盾导向唯一的方向。因此,当陈光诚又回到村里,他的处境变得非常奇怪:他试图用一知半解的国际规则来解决乡村矛盾。有人也许会说,国际规则是先进的,乡村规则是落后的。即便如此,首先,改变乡村规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要有个过程;其次,陈光诚所认定的国际规则,由于外部力量的金钱引导,使得解决矛盾的可能性发生变味:它并不在乎矛盾的解决,而在乎将矛盾引向国家体制层面的政治冲突。于是,本可以在乡村解决的矛盾,由于外部势力的故意刺激而引发陈光诚的激烈与强硬,水涨船高地导致双方轮番强硬,使得矛盾未能缓解而趋向激化。
    
    这是我认为陈光诚第二个值得同情的地方。陈光诚受教育程度并不高,视觉障碍妨碍了他系统全面的学习,视觉障碍以及乡村关系导致的性格因素,使得他对矛盾的解决有过于强烈的个人色彩。外部势力用大笔金钱引诱他所导致的结果是,在不全面的认知状态下,陈光诚与乡村社会的矛盾冲突,只剩下唯一的解决方式。这个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陈光诚高度个人化的方式。我们也许可以说他偏执或冲动,但事实上,这也是外部势力所希望的将矛盾普遍化、政治化的结果。又因为金钱和外部荣誉的引导,以及陈光诚本人的认知不足,在陈光诚那里,他只以为那是对他个人有利的方式,而认识不到这是一个极度敏感的全国政治性问题。例如,稍微不符合陈光诚本意的解决方案,他就认为那是对他的歧视和不公,而没有意识到,他在某个时段被炒作,是因为他在此时已经成为茉莉花革命的工具,但他自己并不知道;陈光诚也没有意识到,他在另一些时段里被拿起来,是因为他已经成为海外反华势力鼓动骚乱、鼓动颠覆的棋子。
    
    陈光诚很不幸地被中国的敌对势力利用了,成为敌对势力在中国达到政治目的的工具。对于其他人,这种利用更多是互相的、自愿的,因而不值得同情。但陈光诚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这是他的不幸,也是我对他感到同情的原因。陈光诚并不清楚自己是被别人的其他目的所利用,只以为别人是为了帮助他实现个人权益。他过于敏感和倔强的性格,使得他与乡村的矛盾彻底激化,变成国家体制层面的交锋,或者是陈光诚个人误认为只有超越国家才能解决。例如,陈光诚曾对我说:他希望联合国来调查并解决他的问题。从中也可看出,陈光诚在外部势力的误导下,把他与山东乡村的个人矛盾当成了利比亚问题、伊拉克问题、伊朗问题等重大国际问题,使得本来有可能解决的小问题失去了所有解决的可能性。那些以改变中国体制为目标的外部势力以及国内代理人,如此利用和耍弄一个盲人,于心何忍?我与一些盲人有过较为密切的接触,他们很多人愿意同我聊天,或说说心里话,其中,有些盲人还是“成功”人士。我认为,盲人心理与常人很不相同,盲人知识结构也普遍不如正常人,他们自我意识更敏感,自我保护意识更强,因而显得更加脆弱。社会应给他们提供不同于常人的方便,这没错,也适用于陈光诚。但是,在盲人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将他推入政治漩涡,在我看来是很不人道的残忍之举,而这正是某些外部势力连带国内崇洋媚外“公知”所做的。他们害了陈光诚,使得中国乡村乃至地方政府提出的所有解决方案都不可能实现,在陈光诚被外部势力误导的意识中,都成为对他的再次迫害。例如,去年我见到陈光诚时,曾经建议他到医院全面检查健康状况,但他拒绝了。他认为那会成为对他的迫害,甚至可能使他有生命危险。我意识到,与盲人陈光诚的交流、沟通,直到取得信任,要有极大的耐心。把陈光诚推入政治漩涡的行为,至少对于陈光诚本人是极不负责任的。
    
    最近,陈光诚进出美国驻华大使馆,使我对陈光诚再次感到深深的同情。在某种意识形态不负责任的片面灌输下,陈光诚认为中国是他的地狱,美国是他的天堂,只有到了美国,他的问题才能解决,而且他相信美国一定会热情帮助他。事实呢?我去年与陈光诚交谈了半小时,已经意识到与他交流的困难。如果他是一个正常人,也许可以灵活采用很多其他交流方式,例如当头棒喝、不愤不启等。但对于陈光诚,我认为极大的耐心是唯一的方法。我相信,骆家辉先生已经体会到与陈光诚交流的难度,因为,盲人有较强的自我封闭性。当某种政治势力把某人当成被利用的工具,为了使这个工具发挥良好的作用,也需要这个“工具”的配合。然而,就陈光诚的现实条件来说,要让他自觉地配合,实际上很有难度。于是,拿陈光诚的陈年旧事敲打中国时无成本的便利,到了与陈光诚面对面时,美国人便发现,很难让陈光诚在未来高度配合美国的政治意图。于是,陈光诚在美国人那里的未来价值大为减弱;于是,美国人不愿意收留他了。因为陈光诚由于认知和性格等原因,即便继续成为美国政治的工具,也将是一件很不称手的工具,难以实现低成本且高效,很有可能只是高成本而低效,甚至无效。于是,美国人宣布陈光诚“自行离开”。于是,对美国和国际规则满怀期待的陈光诚感到被抛弃。这是我对陈光诚深感同情的第三个原因——你们欺骗了他,让他对你们充满了希望,你们却抛弃了他。你们自私的政治图谋激发了他的幻想,又被你们自私的冷漠无情地扑灭。如果是一个正常人,也许能就此认清你们的本质,但是,对于一个残障人士,他也许难以在短时间里彻底认清你们的本质,他甚至不会像正常人一样,在发现被欺骗后深深地懊恼与悲哀,他对你们的幻想不容易彻底破灭,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说一个故事。某天,路上来了一辆汽车。汽车停下后,车内扔出一条狗。汽车又开走了,再也没有回来。此后几个月,这条狗一直守在被扔下的地方,它只靠路人的一点施舍过活,翘首望着路上过往的车辆。小狗希望它的主人会回来接走它。它也许还在回忆过去与主人的亲密,它也许不相信主人已经彻底地抛弃了它,它还坚守着它的忠诚,一个被背叛和抛弃的忠诚,一直到死。这个故事说的是狗,我不希望它成为人的故事。但事实上,把陈光诚当成工具利用的那些势力,某种程度上的确没有把陈光诚当成一个真正的人,只是把他当成实现自己目的的工具。为此,我对盲人陈光诚感到无比的同情。又因为他难以摆脱你们将他推入的政治漩涡而感到无奈。我认为,陈光诚一切问题的解决只有靠中国,而你们却让陈光诚误以为只有靠你们才能解决,从而使他很长时间里失去了与中国共同解决问题的愿望和机会。你们误导了他,当他来到你们面前,你们虚伪地表演了一把高尚,让他依旧带着中国无法解决他的问题的国际思维,又残忍地把他扔给了中国,你们把一个弱势的盲人当成了一条无用的、不再喜欢的狗。你们当初把他当成政治工具是残忍的,如今把他抛弃,是更加残忍的。而陈光诚本人对此也许还没有清醒地认识,还没有彻底看清你们的残忍,还对你们抱有残障人士特有的幻想,这也许将成为他难以摆脱的悲剧。我同样痛恨配合美国欺骗陈光诚的国内势力,你们把一个本可以调解的矛盾,利用盲人的认知不足和性格缺陷,推到了高度激化的极端。你们关心的并不是陈光诚本人,只是你们自己的目的。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560705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西南交大数百名博士生毕业超期限 最长在读21年
·调查:微博转发明码标价 "人造名博"月入十几万
·清朝龙袍亮相英著名博物馆 大使希望助认识中国
·138名博士赴基层服务1年 不占挂职单位领导职数
·百名博士江苏行抵达江宁 11位海归有意落户
·一日之内近百知名博客遭封杀
·央视构陷知名博客目标再指谷歌
·74名博士角逐北京村官
·实名博客指法院腐败 海口否认"神楼3年暴涨11倍"
·中国名博颜昌海:换一种思维考虑西藏问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 谢选骏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张杰博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 紫电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九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傲慢
  • 谢选骏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北京周末诗会刘跃/胡石根保外就医遥遥无期
    论坛最新文章: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旅美维吾尔人: 证据显示新疆有更多秘密集中营
  • 莫拉莱斯出走玻利维亚后抵达墨西哥城 誓言会继续留在政坛
  • 在华被判无期徒刑的日本前市议员是什么样的人物?
  • 越南强调应依照国际法和平解决中越争议
  • 香港暴力升级:警方校园镇压次日示威者瘫痪全港 北京威胁取
  • 宋楚瑜宣布参选总统亲民党不分区立委「会有郭台铭的影子」
  • 美高官在日表示韩国不应废弃《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 香港警民暴力升级 欧盟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促请全面调查暴力
  • 林郑班子民望全见红 中联办续撑港府止暴制乱
  • 堵路第三天:冲突致交通几近停摆 港府被迫俨如停课 罢工罢
  • 港警强攻中大激民愤 师生申请禁制令兼发起全球联署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