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亦武:为小蚂蚁呼号 或能撼动国家命运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07日 转载)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美国之音记者: 萧雨
     去年被捕的四川异议人士李必丰涉嫌经济犯罪一案将于本月8日开庭,警方在审讯期间曾多次调查李必丰是否资助异见作家廖亦武离开中国。 目前流亡德国的廖亦武对美国之音说,自己的出逃和李必丰没有关联。在他的呼吁下,世界各地已有100多位知名作家、艺术家联署声援中国当局撤销对李必丰的指控。 (博讯 boxun.com)

    
    去年9月,四川遂宁警方以调查经济案件为由,邀李必丰到警局谈话。谈话结束时,他被几名警员按在地上,戴上手铐宣布拘传。此前李必丰曾两度坐牢。一次是因为参与89六四民运被判五年徒刑,还有一次是在1998年以经济诈骗罪被判七年徒刑。
    
    *或再次因为经济犯罪身陷囹圄*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黄琦对美国之音说,李必丰是川籍异议人士中坐牢最多的人。而目前看来当局有可能再给他定罪。
    
    李必丰第一次坐牢时结识了当时的狱友廖亦武。两个喜欢写诗的年轻人很快成了朋友。廖亦武日后成为中国一位知名的异见作家。目前流亡德国的廖亦武在电话中对美国之音说,他和李必丰有20多年的交情。李必丰第二次入狱也是因为经济罪名,但实际原因是他向海外披露了四川绵阳大规模流血工潮的情况,导致联合国调查小组到访绵阳,国际社会由此开始关注中国下岗工人的情况。
    
    *廖亦武:这件事一直像噩梦一样追着我*
    
    去年7月,廖亦武逃离中国,辗转抵达柏林。 两个月后,他听说了李必丰又被逮捕的消息。廖亦武试图弄清其中的状况,但周围的朋友、包括李必丰的妻子一直支支吾吾,不肯说明被捕原因。 直到不久前,廖亦武才终于听说李必丰的被捕和自己有关:警方怀疑李必丰为他提供了资助。
    
    廖亦武描述初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感觉时说:“我感觉到好像一个雷在我耳边炸了一下。我说这个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他对美国之音说,虽然离开中国前曾经和李必丰见过面,但是他出逃的消息是绝对保密的,一点也没有对周围的朋友提起,更不可能要他们资助。廖亦武说,当局因为他出逃的事情迁怒于李必丰,而李也的确资助过一些民运人士,因此更令他们痛恨。
    
    尽管廖亦武称自己的流亡和李必丰毫无关系,但毕竟朋友受了自己的牵连,可能被判刑让他很不好受。 他说,这件事“一直像噩梦一样追着我”。
    
    *地下诗人获国际知名作家声援*
    
    为了帮朋友做一点事,廖亦武发起为李必丰呼吁的签名活动。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世界各地竟有100多名作家、诗人、艺术家、记者等签名声援。签名者中不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作家赫塔.穆勒、美国国家图书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哈金等赫赫有名的人物。几天后,在柏林国际文学节上,文学节主席乌里更是亲自主持了“全球声援诗人李必丰”的新闻发布会。
    
    独立中文笔会的网页对李必丰的介绍说,他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诗人、小说家、六四政治犯”。李必丰写过几百万字的作品,但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作品。他的手稿也曾被警察搜走销毁。廖亦武说,李必丰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而此时正在看守所等待审判的他并不知道全世界那么多有影响力的作家正在为他呐喊。
    
    廖亦武说: “不管中国政府接不接受这么一种影响,接不接受国内外要求释放他的名义,不管他会被判多少年刑,或者奇迹发生,他会被释放了,但是这些对李必丰这样一只小蚂蚁的命运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
    
    廖亦武认为,大家都应该来关注像李必丰这样的小人物的命运。 因为在中国,今天发生在李必丰身上的事,明天就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社会各界的关注可能改变一只蚂蚁的命运,也可能撼动一个国家的前途。 (博讯 boxun.com)
12806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亦武:起诉李必丰是政治谎言 (图)
·廖亦武:呼籲書 ——為地下詩人李必豐而作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转窄的桥(全文)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中)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上)
·廖亦武:街头勇士李红旗
·廖亦武:街头勇士王岩
·流亡作家廖亦武获绍尔兄妹奖 (图)
·廖亦武:邓小平指路“不要争着爱国,去爱钱吧!”
·廖亦武问答:警棍捅进肛门 捅出的恐怖歌声
·廖亦武的新书《六四,我们的证词》将于明年由德国费舍尔出版社出版 (图)
·廖亦武新著《上帝是紅色的》推出 (图)
·作家廖亦武逃亡德国 妻未听闻
·异议人士廖亦武逃离中国,抵达德国
·大陆作家廖亦武奇迹般的离开了中国抵达德国
·中国作家廖亦武被禁参加澳洲作家节 (图)
·廖亦武欲前往参加“悉尼文学节”遭禁 (图)
·中国第16次禁止作家廖亦武出境
·廖亦武给纽约国际文学节和拉什迪先生的答谢辞 (图)
·廖亦武:《冤案访谈录·民刊《野草》主编陈墨》(图)(图)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记廖亦武澳洲之行/齐家贞
·红色的上帝 黑色的中国——参加廖亦武新书发布会有感/陈美琴 (图)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姜维平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姜维平
·廖亦武:答巴西《环球日报》记者提问
·廖亦武:别了,遥远的法兰克福
·廖亦武:天安门市民纠察队队长刘仪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张茂盛
·胡平: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苏晓康:“让我们来讲故事”—阅读廖亦武兼谈见证与文献
·土改受害者朱家学(二)/廖亦武(四川)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胡成章一家(上)
·土改受害者郭正洪/廖亦武
·饱死鬼——土改受害者张进谦 (之五)/廖亦武
·土改刑场 ——土改受害者张进谦(之三)/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续)/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下)/廖亦武
·廖亦武: 锈蚀的歌谣
·土改受害者张应荣(上)/廖亦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