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陈光诚从东师古村到朝阳医院的十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04日 编译报道)
    飞车,秘密谈判,犹疑不定
    
     翻译自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北京——一场大胆的夜间逃生,有人受伤;一个地下人士向最高国务院官员请求人道保护,开启秘密谈判;一辆于北京街头飞奔的车,阻止异议人士躲入警卫森严的美使馆。
    
    这些星期三早上披露的细节,又一次刷新了陈光诚十天的传奇。这位盲人维权律师自山东农村被看管的家中逃亡出来,设法到达北京并寻求美国保护,此后开始了一系列与中国政府之间高度不寻常的秘密谈判。
    
    这传奇故事里有密谋,有英雄,也有一些参与其中的人所称之为的背叛。对维权人士,陈光诚的朋友和美国官员来说,这真的是一个传奇,并且还远远看不到结局。陈光诚最新的消息,是他恐惧如果自己留在中国,他的安全将受到威胁。
    
    但若先不去管那未卜的结局,单只看看陈光诚所经历的事与美国人的处理,这些故事无疑都会长久地被人们记住,成为中美漫长而曲折的外交史上最戏剧化的一幕。
    
    “陈光诚,他从那非人的监禁状态中逃脱出来,对我们所有人都是极大的鼓舞。”李方平,这位曾在2006年代表陈光诚的律师,称陈光诚那时被判入狱4年多完全是基于一些无法律依据的指控。“不管此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这都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有好的影响。”
    
    据陈光诚的朋友和支持者们说,陈光诚之所以能成功飞跃东师古,是一早有准备的。自2010年9月他被释放出狱而后被软禁在自家农宅起,他就开始和妻子一道策划如何逃脱。
    
    这对夫妇并没有被提起任何法律指控,但当地官员下定决心要把他家变成一座日夜轮值的监狱。有高墙,有高薪看守,还有金属堵塞住他们的窗。当地政府的目标是双重的,一是要防止陈光诚再从事反对强制计划生育政策的法律工作,一是要把这对夫妇与世隔绝。
    
    每一次,当陈光诚违背了他们的意愿——或者试图向外界传递消息,或者秘密制作一个讲述自己悲惨遭遇的视频时,他们夫妇都无一例外地会遭到痛殴。
    
    作为逃亡计划的一部分,陈光诚装病了好几个星期,诱骗看守们让他们以为他是卧床不起。然后,在四月二十二日那个没有月亮的晚上,他开始了逃离东师古的狂奔。在看守们睡觉时,他翻越了头几道墙。就是在他争分夺秒的最开始,他就严重弄伤了脚。总之,他告诉朋友们,他曾摔倒200次,最后才到达了预定的接头点。
    
    到那以后,他给口袋里的手机插上电池,然后打给了何培蓉。何女士是一位远在南京市的前英语教师。她倡议连接成网络来关注陈光诚的困境。她曾多次试过去看望陈光诚和他妻子。每一次,她刚到东师古村的入口处,看守们就武力对付她。有时候看守们会打她,又一次,他们抢了她的钱和手机之后,把她扔在了远处的野地。
    
    
    公民不服从的做法,按她对朋友们的说法,其实影响不大。
    
    她接到了陈光诚,而后他们必须做个决定:要么尝试在基督徒活动家的帮助下偷偷离开这个国家,要么就尝试在中国独立地生活。“陈光诚明确表示,他没有兴趣流亡国外”傅希秋说,这位发起对华援助协会的华人流亡者,曾经帮助很多人逃出中国大陆,“他想留在中国,做更多的事情。”
    
    何女士执行了陈光诚的愿望并驱车驾驶到三百公里以外的首都。在北京,他被带给许多他忠诚的支持者们,这些人保证他每天晚上换一个地方睡觉,而同时,他们试图想出个周全的方案来。
    
    “当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浑身是伤,连站都站不起来”胡佳,这位身在北京的异议者,将他和陈光诚会面的照片贴到了互联网上,借以嘲弄中国当局。
    
    很快,他们就决定好,只有美国大使馆能够为陈光诚提供这种保护。按一位曾参与事件协商的美国官员的说法,是另一位朋友首次联络了美使馆,告诉他们陈光诚患了严重的脚疾,需要美使馆的帮助。
    
    这件事马上引起了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Harold Koh的注意,他彼时正好在中国忙于公事。Koh先生与国务院高级官员协商过后,确定陈光诚的伤病与失明令他有资格得到美使馆短期的人道主义救助——据一位美国官员说,这就像提供“好撒玛利亚人”救助。
    
    于是就商定了在大使馆附近会面,计划是大使馆的车会与载有陈光诚的车接头,然后把陈光诚带进使馆车里。
    
    但当两车要碰头的时候,突然美国人发现了中国安全部门的车正在尾随着,一辆跟踪使馆车,一辆跟踪载着陈光诚和他朋友的车。一位美国官员做简报时提及此事。
    
    很显然,交接将只能在匆忙间完成了。带有陈光诚的车开进了一条小巷,随后使馆的车沿途驶入,瞬间盲人律师就被拉入了美使馆的车。美官员说,美使馆的车摆脱了两辆中国车的追踪,一路驶回了美使馆。
    
    一等陈光诚安全待在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宿舍,美国外交官立刻下令封锁信息——包括拒绝承认陈光诚是否在他们手中——而后在这种状况下,他们和中国外交部高级官员就陈光诚的命运展开谈判。
    
    在使馆内,美国人问陈光诚的想法。陈光诚明确表示他并不寻求政治庇护。相反,在他与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Koh和美国副国务卿Campbell交谈时,他热切地提出他的想法:他希望留在中国,与妻子和两个孩子团聚,在远离家乡山东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他告诉我们一些他过往悲惨的生活,”Campbell说,“他一开头就很清楚他想留在中国,继续他的事业,保护家人平安。”
    
    美国大使骆家辉很快也从巴厘岛的度假中赶回来,参与到这些谈判中。他在大使馆时,每天都要花好几个小时和陈光诚谈话。
    
    美方表示,陈光诚自己的愿望,是他们与中国外交官谈判的基础。中国外交官起初是以比较敌视的姿态来面对陈光诚的要求,即使他们明显受到上级指示要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财政部长盖特纳访华会谈前为此事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在接下来的那些天,美国官员一直来回穿梭在留在使馆内的陈光诚和几里之外的外交部之间。有时候,一天要举行三次谈判,每次要和半打官员谈。这些谈判,一方是由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带领,一方则是这些美国官员们。
    
    美方表示,他们怀疑,如果双方不能马上就陈光诚达成一项满意的协议,则中国政府里的强硬派很可能会从稍软弱的外交部手里接管此事。陈光诚也被告知过,他的妻子已经被带到北京了,中国官员们说如果他不达成一项协议——包括他要走出大使馆,那么他们将会把她再送回山东。
    
    在与中国外交官早一些的谈判上,美方建议陈光诚可以转移到上海,那里的纽约大学正计划开一个法学院。但他们说,这个方案被中方拒绝了。
    
    而当中方向陈光诚提出把他送回山东省内其他地方时,美国谈判代表意识到,中方可能愿意让陈光诚一家搬离故乡。
    
    双方之后达成协议,列出了七个城市,陈光诚可选择在那里进修法律知识。陈光诚选择了天津,这对美方来说也似乎是个合适的选择,因为它离北京很近,可以让人们一直聚焦在陈身上,也可以让身在北京的陈光诚支持者和外交官们频繁地来看他。
    
    星期三的时候,骆家辉说,中方看来已经满足了陈光诚的要求,并告诉他应该怎么说他怎样离开又为何要离开美使馆。
    
    “我们有一个非常严格的条款,在那儿我们必须针对性地问他"你是不是想离开,这是不是你的真实想法"”,骆家辉说。“除非在证人面前得到肯定的答复,否则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或放任何人离开领事馆或大使馆。”据美官员说,并没有一份包含双方保证过的所有细节的书面文件,因为这件事以后的情况还需要再去确定。
    
    最后,他们说,陈光诚没有犹豫。当骆家辉问他是否准备好离开大使馆并前往医院看他的妻子孩子时,陈光诚回答道“走”——“中文的走”,一位美国官员说。
    
    但陈与家人团聚的兴奋很快就消退了。陈的妻子告诉他她受到当局威胁,而陈听了几个支持者的电话之后,似乎开始改变自己的想法。
    
    朋友们说,他被医院周围密布的便衣警察吓坏了。更糟的是,美国官员到了晚上就都回家了。
    
    陈光诚的日益担忧或许可以从他与滕彪的通话记录中体现出来。滕彪是他之前的法律顾问,也是一位优秀的维权者。他在推特上发布了他们通话的记录。
    
    在这次通话中,滕彪力劝陈光诚。他针对陈光诚拒绝向美申请政治庇护的决定,要求陈为了全家人再重新考虑。
    
    “他们的承诺最多有效一两周,如果你继续留在中国,是非常危险的。”滕彪说,“报复起来会很可怕,不只是关押四年、监视两年半这么简单,他们的酷刑是很可怕,很难熬的。”

[博讯编译报道] (Modified on 2012/5/04) (博讯 boxun.com)
312050505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骆家辉介绍与陈光诚的接触经过
·格丘山:陈光诚应该留在中国
·陈光诚委托郭玉闪发表的最新声明
·胡平: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
·日本记者己采访陈光诚:决意流亡美国
·中国维权人士因探望陈光诚而被带走 (图)
·中国维权人士认为陈光诚应该选择出国
·美国称,将帮助陈光诚
·陈光诚进出美国使馆前后
·新黄雀行动:陈光诚大逃亡背后
·学者: 陈光诚事件美国希望大事化小
·为何转念欲出国?陈光诚所言惊心魄 (图)
·华尔街日报:陈光诚事件曝露中共黑手党思维
·处理陈光诚事件受质疑 美面临公关危机
·人权组织强烈批评美国对待陈光诚做法
·骆家辉谈陈光诚离美使馆事件
·美国“正试图明确陈光诚最终需求"
·美国国务院官员就陈光诚一事举行通报会
·滕 彪: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毛恒凤等为探访陈光诚遭打压鸣不平 (图)
·44人探访陈光诚被公安审查/郑建慧
·正义盲人陈光诚,令我悲愤令我忧
·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和妻子或遭当地警方殴打 (图)
·陈光诚严重腹泻达七个月未得到治疗
·陈光诚的胜利/陈破空
·没有法治就没有未来 陈光诚事件中国人的悲哀/邱立本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陈维健
·改写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送给陈光诚
·曹长青:从陈光诚事件看美国的耻辱
·关于陈光诚事件的个人看法/郑存柱
·曹长青:陈光诚让中美两国人自豪
·陈光诚事件是中国人权恶化的有力佐证/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陈光诚:砸向周永康的“一块政治石头”/华颇
·陈光诚的血泪与温家宝的花圈
·从王立军的“出逃”到陈光诚的“出逃”
·温总理13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陈维健
·陈光诚事件是检验政治改革意愿真假的试金石
·吴国光:陈光诚比薄熙来更能考验温家宝
·强烈关注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杨支柱
·中共倒下,陈光诚不倒!/伦敦客
·谈中国的政治文化、维稳和对付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手法 /余英时
·为和谐平安祈愿——敬致苦难中的陈光诚夫妇/雨中情
·陈光诚为民维权反遭迫害 中国法理缺失暴力当道 /刘青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