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访民李风华在京打横幅喊冤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河北访民李风华在京打横幅喊冤


    这是赵云与赵田的承包土地事实情况说明
    控告人李凤华不服公安机关将警匪勾结暴力犯罪案件:枉法定性为土地纠纷:事实情况如下:
    事情是从1994年开始的,赵云家当时只有3亩承包地,并且还分为两块,这使耕种非常不便。又因为家里添了两口人,所以想找到村委会申请再承包本组一直没有发包下去的耕地(约20多亩地)赵田得知我家这个计划后,主动来找赵云,让赵云耕种他名下的八亩承包地。(赵田的八亩承包地当时是无人耕种的弃荒状况)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赵田虽未耕种其承包地,但是,作为该耕地的承包户,赵田仍然必须按时完成向国家缴纳公粮及税款任务。赵田让赵云耕种其名下的承包地,条件是:“只要赵云按时向国家交粮纳税任务、别无其他条件。
    赵田和赵云谈妥后,赵云向村委会干部说明情况,村委会也没拿意见。”
    从1994年5月份开始就由赵云耕种赵田名下的八亩地,从此开始每年向国家交粮纳税的合同都是赵云的名字。
    1998年农村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期,赵田的哥哥(赵军向村委会退还其两口人的承包地二亩)这里有个情况需要特别说明:“赵田名下的八亩承包地其实是两家的承包地,正是这个原因,所以赵田第一轮的承包经营权证记载的土地是八亩”,那时其土地面积与该地的四至面积是相互吻合的。
    当赵云得知赵军向村委会退承包权的事情后,赵云找到赵田家,与赵田口头协商赵军退掉的二亩承包地从此由我家来承包,并提出从南地头这边横向分割给我家这二亩地,因为这样分割即利于赵田耕种、浇灌和车辆出入田间。而我家是因为这样分割土地能临近公路征地建房同时也能方便管理这二亩地。在得到赵田家满口应允之后,赵云又向村委会如实汇报了与赵田口头协商有关赵军退掉的二亩地各项结果。村委会仍然没拿任何意见。
    1998年12月3日和5日赵云之妻李凤华两次分别向方官村委会和方官土地中心所申请国土出让审批手续。经逐级批准,在1999年5月初方官土地中心所所长(贾志明)告诉我可以建房了,土地证书很快就发下来了。我家从1999年5月17日动工建房至8月9日完工,历时百余天,如果赵田家不同意把赵军退掉的二亩地由南地头横向划分给我家,那么我家大兴土木建房赵田家怎能不闻不问?赵洪亮与其妻子、儿子居住高碑店市区,每天至少从我家建房门前经过一个往返,将近一百天时间为什么赵田家一直没有人出面阻拦?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况且房屋建好后我家已经居住八年。至暴力犯罪案发生公安机关就说是土地纠纷案,这不是徇私枉法制造冤案、袒黑护恶充当保护伞还能怎么解释?
    如果赵军退掉的二亩地村委会没有发包给我家,那么在我征地手续上方官村委会、方官镇政府、方官土地中心所和高碑店市土地局怎敢盖章批示?
    1999年秋收过后,第二轮土地承包证书发放,当日晚赵云去找赵田,准备与他家约时间丈量土地。因为第二轮土地发包我家就是五口人承包五亩地了,只是因为我家征国土出让时,向村里交的是0,2亩地的钱,所以村委会在我应有的五亩土地内扣除0,2亩地,这就是赵云家土地经营权证书里记载4,8亩承包地的原因。
    还有一个情况必须说明:“就是当时我们七组里没有干部,所以当二轮土地发包后却无人去为承包户具体丈量土地,就连七组的二轮土地承包证书都是让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按照原先的旧承包证填写的四至。”
    因此,赵云才去找赵田约时间私自丈量土地,那个时候我家已经不需要再种赵田家的承包地了,只想丈量出他家的六亩地还给赵田家。可是赵田拿到二轮土地承包证书后,赵田就立即向村委会退承包证书。村委会没接收,因为当时的三提五统任务很重,种地没有利润,所以还是有很多土地没人承包,村委会的任务就更难完成,这也是村委会不接受赵田退还承包证书的重要原因。
    二轮土地发包时,赵田家只有三口人的户口在方官村,赵田的儿子、儿媳、孙子的户口都在高碑店市区,为此赵田的土地因不能原数发包下去,所以是先填三亩地在前之后又改六亩,正好我家又接手了赵军退掉的二亩地,总算是把赵田原有的八亩地都如数发包下去了。
    此时,我家的4.8亩地是由三块地相加才够4.8亩,仅从土地承包证书上看只体现出一块2亩地,从第一轮土地承包证书上就是这样记载的四至,那时就把我家的另一块地漏掉了,在1998年二轮土地承包证书上又把第一轮漏掉的一亩地和(赵军退掉的二亩地)我家承包后的二亩地又没有填写进四至,因为地亩数没填错,所以没人去管四至的问题。
    在方官村七组里向我家承包证里这样的疏漏情况还有很多,向赵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记载的承包地亩数与四至不符的情况在七组里绝不是赵云一家。
    以上事实情况可依法调查证实,我也有方官村村委会支部书记(赵联华)和村主任法定代表人(范水林)的《询问笔录》为证:
    附:详细情况见:高碑店市国土资源局在2004年的《询问笔录》佐证:
    再说赵云去找赵田谈丈量他家六亩承包地的事情,赵田夫妇听说后,连忙将向村委会退还二轮承包证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并鼓励赵云继续耕种他家的六亩地。“因为1999年国家收取三提五统是收现金”当时七组每亩地缴纳约127元左右,所以赵田夫妇死岂白赖的说服赵云继续耕种他家的六亩承包地、就是想找人替他家交官税。这样我家又继续种赵天家的六亩地至2004年秋季。
    2004年初有消息传来说:我家门前这条高肖公路要拓宽修建,由原来的乡四级公路扩建为省二级公路,因此,改名为高固公路。这时公路两边的房屋地皮突然成倍的增值了。
    2004年4月某天,赵田、赵洪亮父子二人开车突然来到我家,开门见山对李凤华说:“让我们把当初征地建房的所有花费算个总价卖给他家。”
    李凤华当时没反应过来,还向他父子解释说:“我家没有卖房子的意思”。赵田父子走后约一星期左右,高碑店市土地局来人向李凤华了解我家征地情况。我们才得知是赵田到土地局去举报我家“非法占地、违章建房”。土地局经过八个月的调查核实,认定我家征地建房手续齐全合法有效,但因有部分超占,才申请到法院执行我家拆除超占部分。
    期间因我也发现了土地局的负责人贪污了我的征地款才使得我有超占行为,故而我也把土地局起诉到高碑店市人民法院行政二庭,在开庭之前、土地局愿意撤销对我家的处罚。但前提是让我撤销起诉,经过李祥然的劝解,所以我也做出让步:同意撤销起诉:之后由土地局副局长(高国强)和高碑店市人民法院行政二庭的副庭长(李祥然)二人亲自到我家为我们确定合法批准征地面积0.34亩,赵田的举报案到此结束。
    从这个环节当中很明确赵田家很清楚、并承认其在1998年与赵云的“口头协议”是事实,如果赵田坚信他家还拥有八亩地承包权,他为什么不直接到法院通过诉讼要回他的八亩地呢?何必绕弯到土地局去“举报”我家呢?
    从赵田举报我家到案件结束,我家因祸得福、原来土地局的档案里记载的我家征地面积是0.14亩。当我得知后把土地局告到法院后,土地局为我做出0.34亩的批示。这些案情都是我家与土地局之间的诉讼和执行,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个环节说法院执行我家超占部分是给赵田家恢复地貌的,即使我家有超占行为、那都是占的我自己家的承包地,再有我超占的部分我还承担着国家税费呢。哪里与赵田有半点儿关系?
    虽然我家与土地局的诉讼案结束了,但事情毕竟是因赵田的举报而起。为此,我两家的关系也闹僵了。于是,在2004年秋季,我家就把赵田的六亩“一分五”的地还给他家了。从此就只种我家自己承包的4.8亩地了。
    关于这一分五亩地我要说明:“2004年我家种赵田的八亩地的时候,该地有一条老垄沟,经我们清除该地增加了0.3亩地,再还给赵田耕地的时候我把0.3亩一分为二各要一半。所以我给赵田家撂下六亩一分五的地”。
    2005年春,赵田到高碑店市农业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05年6月3日,高碑店市农业承包合同仲裁委员会作出《(2005)高仲裁裁字第002号裁决书》
    收到仲裁决定书后,原本双方都无异议。只因赵田夫妇无理要强买我家门市住宅的纠缠,并强迫我家在自己的合法承包地里给他家的六亩地开条道路供其出入南地头。赵田还恶言威胁我们说:如果我家不把房宅卖给他家,赵田就要把祖坟迁到我家大门口立碑等等。
    被逼无奈,2005年7月1日,以赵云的名义将赵田诉到高碑店市人民法院民事一庭,请求撤销赵田的六亩地承包权,民庭最后还是维持了高碑店市农业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05)高仲裁字第002号仲裁决定书,以(2005)高民初字第1023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原告赵云的诉讼。
    从上述赵田到农业仲裁委员会去申请为其仲裁“六亩地”的这个事实情况,更加充分印证了其“不管是自认为还是作为承包人”赵田自己早已确定了一个铁的事实,那就是赵田家对自己只有六亩地的承包权这个事实是肯定的。并且赵田家也深知其土地承包证里记载的四至是填写人的疏忽造成的笔误而已。
    2005年大约10月份某天,高碑店市人民法院执行庭的(姜广虎、刘锁成)两位正、副庭长来到我家,向李凤华说明来意,(原来是为赵田执行那一千元仲裁费的)并出示了执行文书。李凤华当场抗议说:“赵田的六亩地在他申请仲裁之前、我家早就还给他们了,是他自己不种扔在那里弃慌,还自己跑去申请仲裁,发生了费用与我家有什么关系?”是赵田别有用心才去申请仲裁的,他花了一千元仲裁费活该。我家现在没种他家一分一厘土地凭什么让我给他承担仲裁费?
    二位庭长听完我说的理由,不知是真是假,就派人把赵田父子叫来与李凤华当面对质,后由李凤华带领两位庭长和赵田父子共同来到赵田的六亩地里验证地形地貌等,两位庭长逐一问明赵田父子李凤华说的是那么回事吗?赵田父子面红耳赤无言答对。这时,姜广虎转头问李凤华:“这块地够六亩吗?李凤华回答说:姜庭长你马上拿尺量,如果不够六亩地、少一分我陪一亩。如果超出六亩地请你把多出来的还给我。”姜广虎先是一愣接着问李凤华什么意思?李凤华就把撤掉老垄沟增加0.3亩的事情说了一遍,我家把赵田的六亩地他家的时候,顾念乡情就把这0.3亩地平分了。因此,赵田的地现在是6.15亩,既然他不顾情面、那我也没必要顾面子。今天就请你们给他量出六亩地,多余的我要收回,这是我们开出来的地。
    姜广虎一听忙说:我们今天来也不是量地来的,你把刚才给你的执行文书拿过来吧,有个地方写的不合适,我们回去修改一下。刘锁成跟着李凤华回到屋里拿上执行文书上车走了。
    事情到了这里本应该彻底结束了,怎奈赵田为富不仁因贪财而贼心不死又谋划罪恶。
    2006年6月14日下午,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姜广虎、魏建军又来到我家,在我家地里见到了我夫妇,说让我们明天到法院就赵田的六亩地谈谈。李凤华说:还说什么?自从你上次与刘庭长来看到了赵田的6.15亩地,这不嘛还在那里慌着呢,我家仍然没有沾他家的边。你还叫我们去说什么呢?
    姜广虎说:到你家屋里说说吧,进屋后:姜广虎、魏建军坚持说一定让我们明天去法院。李凤华说:明天去不了,我家的地理已经施肥了、刚才你们也看见了,明天必须浇地。星期五去可以吗?(星期五就是2006年6月16日)姜广虎、魏建军答应后离开我家走了。
    2006年6月15日上午8点45分我丈夫正在离家200多米远的地理浇地,早已预谋好的犯罪分子赵洪亮、王伟和团结路派出所干警(王胜利)就带领三十多人包围了我家。李凤华正收拾厨房,手里端一簸其炉灰往外倒,迎面碰上赵洪亮问赵云呢、叫赵云出来?
    李凤华说:赵云没在家、有什么事跟我说吧。赵洪亮说:我是来收地的。李凤华说:你收吧,你家的六亩地那不是好好的在那撂着吗。我的话音未落,赵洪亮一声吆喝:“给我打”。
    与此同时,我儿子在后院里也被一群匪徒殴打,屋子顿时被砸的凌乱不堪。由此刻开始,这起警匪勾结入室暴力犯罪,以强买抢卖霸占他人合法住宅为目的的恶劣行为刑事案件就此恣意实施侵害而无人依法控制侦查办案。从县级、到市级、再到省级的公安部门,以及三级检察机关完全丧失党性、职责,弄虚作假隐瞒暴力罪恶、歪曲事实真相,串改案卷销毁证言,并罗织罪名打击报复信访人将我丈夫劳教一年的事实后果,这是河北省省、市、县三级公安欠下受害人的又一笔良心孽债,他们办人情案,关系案、权钱交易案,并以十足的奴性为黑社会组织充当保护伞。迫害控告人全家流离失所五六年有家不能归。
    以上叙述句句属实、没有半字虚假。这就是案发多年来在河北省省市县三级公安、检查机关说的所谓的“该案系因土地纠纷引起的治安案件”。有关犯罪的大量事实证据及其来龙去脉我愿意配合中央领导深入调查逐步落实。
    此致!
    公安部!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央政法委!
    中央纪委监察部!
    国家信访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制办!
    叙述人:李凤华:
    2012年1月18日
    
    
    
    控告涉警涉黑诉状
    
    质问河北省委政法委案件评查组,这件案子公安机关是否应该立案侦查?
    
     为依法讨回公民在自己家中安居生存的人权,特以此控告,并索取评查结论书。
    
    控告人:赵云,男,1964年8月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住河北省高碑店市方官镇方官村409号,身份证号:132404196408061313,联系电话:15010783065。
    
    控告人:李凤华,女,1967年11月1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住河北省高碑店市方官镇方官村409号,身份证号:130694196711171321,联系电话:15010783065。
    
    案件起因:是我同村村民,赵田、赵洪亮父子为富不仁,仗其两个女婿与黑恶组织头目的关系多次强行要买我家商业门市房,因遭到我家拒绝而怀恨顿生报复强占的恶念,继而对我家实施暴力的行为犯罪以及强行为控制我住宅而霸占田地至今日,其种种性质恶劣的行为刑事犯罪等暴力手段血腥、卑鄙、残忍,且危害面广大。给社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
    
    案发经过:2006年6月15日上午8点45分,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以赵洪亮、王伟、王胜利为首的暴力犯罪组织三十人,分别驾驶黑色福特轿车、白色金杯面包车、红色普桑和一辆车牌号为冀O-14643黑色桑塔纳2000型轿车为犯罪交通工具,分别手持砍刀(管制刀具)、铁管、钢钎、镐把儿等凶器,在这一天之内三次聚众非法私闯两户民宅,使用暴力随意殴打、追砍十名无辜公民及证人。持刀入户抢劫索尼录像机、联想手机、穿镰等财物,故意毁坏财物等经济价值三万多元。王伟、王胜利、赵洪亮在犯罪现场挥刀威胁围观群众。王伟扬言:如果他们发现有人敢给我家“帮忙”,就照着砸我家的样子把给我帮忙那人的家也砸了。
    
    在2006年6月15日一天之内的三次犯罪现场,先后有四名受害人拨打“110”求救十余次,每次接警都说“马上就到了”。可事实却始终没有出警施救和控制案情。不仅如此,方官派出所与我家被砸住宅同在一条马路的两边(我家与派出所相距不到一里路),在接到警情和多人报案后,也始终没出警和勘验现场。
    
    因公安机关漠视的态度,不仅放纵了暴力犯罪分子,反而更加助长了其邪恶残暴的嚣张气焰。案发当日晚10点16分,一名白天来我家滋事的男子来到高碑店市医院,到护理站对值班的护士谎称是我丈夫的朋友,骗取到病房号,将门推开一条缝向屋内张望然后匆匆离开。那个值班的护士觉察出不对,忙过来问情况,当她听说我们不认识此人后显得很紧张,连忙告诉我,让我将门锁好,再用我儿子躺的病床将门紧紧顶住,这家医院已经发生过好几次白天在人家里打、砸后,晚上又潜入医院再犯罪,还弄得医院也卷入是非中,非常麻烦。那位好心的护士叮咛说:“有事用呼叫器叫她,听见有人敲门千万要问清楚了再开门。”她还说要把这一情况向院长报告,今晚增加保安。并让我们自己也警惕小心些。说完她急忙向院长报告去了。
    
    6月16日上午8点半左右,主治医生和护士等人查房时,一再婉言劝我们转院,并断然拒绝继续为我丈夫和我儿子治疗,就在亲友陪伴我们还在医院坚持的时候,我朋友(任有林)打来电话告诉我说,我家已经被赵洪亮、王伟等人看住了,早上他到我家门前路过时下车子向屋内看了两眼,立刻被赵洪亮、王伟用轿车挤到马路边沿上,并恶语威胁任有林说:“他要敢掺和这事,就把任有林的双腿砸折了。”
    
    由于我们报案,公安机关根本不管,更拒绝给予人身保护,医院又拒绝收治我丈夫和我儿子,有家又不能回。6月16日下午17点半左右,在众亲戚的帮助下,我只身带着重伤的丈夫来到陌生的石家庄,一边为我丈夫治疗,一边控告。
    
    我只好把我儿子托付给我弟弟带到北京建筑工地治疗。不曾想到的是,就是那个被砸得破烂不堪的安身立命之所,我们从此再也回不去了,全家四口人从此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并走上了漫长的上访维权之路。
    
    正当我们为6月15日遭遇的暴力打、砸、入户抢劫、追砍行凶、故意毁坏财物等犯罪侵害而奔走控告之时,以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为首的黑恶组织的犯罪手段越来越邪恶,2006年7月4日中午,上述四人又带领二十余人驾驶包括铲车、卡车共六辆车为犯罪交通工具和运输工具,第五次再聚众非法私闯民宅,首先将我家吃水浇地两用井和污水井填埋,用铲车毁掉我住宅出入道路,还推毁男女厕所,并将男厕所内存放的财物盗窃一空。之后又翻墙入室把屋内所有电源毁掉,从而使我住宅彻底失去居住使用性能。
    
    为了达到长期控制我家住宅目的,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等人又非法霸占我家二轮合法承包地贰亩并由他家耕种,从此赵田把自家合法承包的六亩地非法扩种到八亩多至今日。仅是7月4日又给我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万多元,从6月15日至7月4日十九天时间因各种行为多次的犯罪共计给我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到近六万元。间接损失已达百余万元。我丈夫身体伤残和我全家人的精神损失巨大。已经不是能够用金钱来衡量等价交换的程度。
    
    当7月4日中午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等人正在我家实施行为犯罪当场,家人电话告诉了这一情况,李凤华立即拨打了方官派出所所长(杨建东)的电话,向他报案并要求他立刻带人去现场制止赵田、赵洪亮、王伟、王胜利等人的犯罪行径。然而,当杨建东听完却说:“你们远在石家庄,消息不可靠”等为理由拒绝出警,故意放纵犯罪组织恣意实施五个多小时的犯罪行为直到其认为满意后才拉着满载的盗窃财物扬长而去。
    
    后来我们又多次专程向高碑店市公安局领导报案,一直无人理睬。2006年10月15日,李凤华再次以书面(控告材料之二)分别寄挂号信给方官派出所所长(杨建东)和公安副局长(朱立新)连报案再控告。可是,高碑店市公安局自从知道我家发生案件的2006年6月15日起至今日一直没有勘验登记现场毁坏财物等各项侦查办案程序。
    
    必须说明的是:自2006年6月15日至今我家人从没有私自回过家,有关这个黑恶组织多次在我家故意毁坏的财物大多数都是房上、地上的附着物、基础物品。虽然案发已经五年了,但那个多次犯罪的现场仍保留着原貌,任何时候都不影响侦查勘验登记物品,至于被砸的一些浮动物品,现有6月15日我拍下的照片为证。
    
    以上陈述是原发生案件的事实经过,我愿为以上控告事实提供大量各种证据佐证。
    
    就是这样一桩公开明朗的警匪勾结暴力入户犯罪案,在发生后多年的逐级上访控告、申诉中,却引发了河北省高碑店市的几家政府机关联手串通、伪造枉法文书屏蔽刑事犯罪事实,恶意阻挠案件依法解决,导致受害人多年来不仅被犯罪组织侵害,更遭到一些执法办案人的不作为在先、伪造鉴定、逼取证人证言、栽赃陷害、打击报复信访人在后。
    
    还有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和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都共同包庇下级办案部门,使受害人悲惨冤案无法走出人情网、关系网的腐败魔掌之下。
    
    更使河北省公安厅先、后四位厅长的指示如同耳边风刮过,又有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先是督办无结果、后又受理今已近三年了,就是不敢作出“公安是否应该立案的审查决定”书。河北省政法委对本案也进行督办多年(四年了),如同石沉大海。详情见以下各项事实:
    
    1、2006年6月15日一天之内先后四人报110求救十余次,接警后始终没有出警施救。
    
    2、2006年6月15日至7月4日,由受害人和路遇行人向公安机关报案九次,该机关始终不作为,置之不理。
    
    3、在案件发生11天后,在保定市政法委书记的指示下,高碑店市公安局才勉强委托没有取得法医鉴定资质证的“黑诊室”为赵云、李凤华、赵红亮作的非法伤情鉴定,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轻微伤”鉴定结论的阴谋陷阱。
    
    在得知赵云也被鉴定为轻微伤后,李凤华立即向高碑店市公安局提出异议,要求到上级法医鉴定中心去重作伤情鉴定,高碑店市公安局副局长(朱立新)不仅强词拒绝受害人的合法请求,还多次让李凤华到联合国去告。(关于这段对话有录音为证)
    
    4、在本案发生159天后,2006年11月21日下午,李凤华到河北省公安厅上访反映情况,是李云隆副厅长接待,李凤华反映的问题是“要求高碑店市公安局依法履行办案程序,立即勘验犯罪现场,登记毁坏财物经事主签字确认后,委托合法部门进行物价鉴证”。李厅长听完,当即给高碑店市公安局打电话,指示该局尽快落实信访人的合理诉求。
    
    2006年12月6日,高碑店市公安局在没有履行毁坏财物勘验、登记册、更没有让受害人签字认可的情况下,唆使陈立涛、焦燕等人非法伪造出978元的涉案资产价格认证书。
    
    2006年12月8日上午,公安局通知李凤华来取物价鉴证结论书。下午李凤华见到鉴证结论书当场提出不服,写申请要求重新勘验、鉴证:2006年12月18日高碑店市公安局方官派出所向保定市涉案资产价格认证中心出具委托书并盖章签字后,仅仅是一夜过去,高碑店市公安局竟如同市井无赖一般,毫无事实理由和根据,否定为本案重新勘验、鉴证程序。
    
    从此,任凭受害人怎么依法上访反映上述情况,一直未得到任何部门的依法支持。受害人被逼无奈,只能走弯路找各种渠道上访。
    
    5、2007年3月11日、12日、15日受害人三次闯北京两会,高碑店市公安局这才于本案发生312天后,向受害人出具了捏造事实的《高公刑不立字(2007)04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又于325天后又枉法出具《高公复决字(2007)001号复议决定书》。
    
    6、2007年5月10日,李凤华依法向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不服公安机关不立案的“申诉”》,被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无数次徇私枉法拒绝受理。向上级反映,又说李凤华是越级申诉。
    
    2007年5月23日,欲告无门的受害人赵云、李凤华去新华门喊冤,求见周永康部长,被北京警方拘留七天。2007年6月4日至22日,赵云、李凤华又多次向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出申诉,无奈还是被粗暴拒之于“人民”的检察院门外。
    
    7、2007年6月25日上午,赵云、李凤华再到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反映申诉问题,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指示保定市中级人民检察院受理我的申诉案,2007年6月27日我们不服公安机关不立刑事案的申诉状正式由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依法受理。此后,李凤华又向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递交,转交多套文字证据、录音光盘、照片等,时至今日已经快三年半时间了,申诉人一直没有得到法律文书答复。在申诉期间,赵云、李凤华曾数十次去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催要审查结果,负责审查申诉案的(牛远明)多次踢皮球说他已将我的申诉案上报省里,现由省检院负责审理,时间是2007年10月23日下午。后到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核实牛远明的说法,负责人说不知道,被逼无奈。2007年10月18日上午,赵云、李凤华赶到北京去闯十七大要见河北省代表团团长张云川,被高碑店市公安局李生接回,这次公安局让我们去法院打行政自诉,李凤华趁机向高碑店市公安局要犯罪人名单。这样高碑店市公安局才在案件发生514天后交出7名犯罪人。并且第七名犯罪人竟是高碑市公安局团结路派出所的(干警),此人的身份恰好与2006年6月15日来我家犯罪人驾驶的冀O-14643警用牌号车是人车身份吻合。
    
    同时于我家案件发生514天后,高碑店市公安局还作出信访答复意见书。整个信访答复理由前四项内容字字句句皆为编造案由,完全没有事实依据。至此,案件已经不是被高碑店市公安局一家单位造假,另有高碑店市农业局也故意帮助犯罪人伪造土地文书进行转嫁刑事罪责。
    
    8、2007年11月29日,赵云、李凤华不服高碑店市公安局信访事项答复意见,向保定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查申请》,30日负责人(时冬红)告诉李凤华已经受理我的行政复查案,一个月内就作出复查意见书交给我。可是直到2009年7月时冬红调走,她也没有作出复查意见。2009年7月16日接管我行政复查案的又一个负责人(王章泽)又向我要去一份行政复查申请书等资料,至今日仍不敢作出复查意见书交与申请人。其真正原因就是高碑店市公安局的信访答复意见书连半字的合法事实依据都拿不出来,并对本案中还有许多重要关键性程序至今日都还没有依法作为。
    
    9、受害人所指的本案重要关键之处是:
    
    ①犯罪分子在十九天里,为来我家实施犯罪而乘坐的四辆交通工具至今仍没有得到落实;
    
    ②犯罪分子手持的凶器、两把砍刀(管制刀具)铁管、钢钎、镐把儿等凶器在证言、物证、书证具全的情况下公安至今仍拒不追查。
    
    ③被抢劫的“索尼录像机、联想手机、穿镰”等至今下落不明,公安没给出合理说法。
    
    ④在2006年6月15日至7月4日十九天里五次私闯两户民宅,真实具体犯罪人数没查清,且受何人组织?为什么从距我家十至三十公里以外赶来聚众侵犯我家?以及这些现已查实的十名犯罪分子身份、职业等不详。
    
    10、根据这些重要程序,办案机关没作为等,以及毫无事实依据的答复事项等,我们逐级依法向检察机关申诉,2008年3月7日,就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与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互相推诿、敷衍扯皮,不依法履行职责等问题,赵云来到北京市要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请督办,出地铁前门站时,被便衣发现上衣内兜里的上访材料后,强行将其拽上警车拉到天安门广场登记后送至马家楼,2008年3月8日被高碑店市公安局接回送至拘留所拘留十天。后又上报劳教一年。
    
    高碑店市公安局为非法报复打击信访人赵云,勾结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在其从没受理我申诉案的情况下,徇私枉法帮助高碑店市公安局伪造审查意见书,用以栽脏赵云是非正常上访的罪名,助纣为虐助高碑店市公安局阴谋打击报复信访人的恶念得以顺利实施。
    
    11、送到劳教所后,赵云不服,委托其妻子为代理人提出行政复议,2008年5月30日冀劳教复字(2008)第001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决定是维持原决定。
    
    2008年7月2日赵云又委托李凤华向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
    
    2008年7月14日因当面递交起诉状被拒绝,李凤华到邮局用特快专递寄给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状等相关资料各两套以保留赵云诉讼权的时限。2009年7月17日,听说上级已允许法院受理行政诉讼案了,赵云、李凤华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四条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条选择管辖: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立案诉讼。
    
    就是这一合法诉讼权利,却被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的男、女法官狂傲、粗暴、蛮横无理拒之门外三十余次。他、她们多次疯狂的挑衅说:“我们就是不受理,没必要跟你解释,我们就是官官相护你能怎么的?你去上边告我呀?”这就是一个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极度腐败的嘴脸。
    
    12、2009年11月4日上午,赵云、李凤华来到河北省涉法、涉诉联合接访服务中心,是曹爱平副厅长接待,李凤华将主要事实案情陈述,5日曹厅长亲自批示调查案卷,之后,不断有省委政法委、公安厅信访、督察和保定市各相关部门的电话打给李凤华,告诉我省厅非常重视我的案件,两个月内一定给你个满意的说法,还询问了我两次向保定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报案的经过和受案人名字让我等待。
    
    2010年1月7日14点42分,李凤华接到自称是河北省公安厅警务督察处电话:“说王胜利不是团结路派出所里的人,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写错了。”我问:“既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写错了,三年来为什么高碑店市公安局没有文字说明原因,他都没承认写错了,你公安厅督察处为什么说是高碑店市公安局写错了呢?他为什么要写错了王胜利,怎没把别人也写错了呢?还有犯罪现场那辆冀O-14643黑色桑塔纳2000型警牌轿车,难道也是我告错了吗?”那个人犹豫一下说:“是有这辆车,但是要把这辆车纠出来事情就太大了。”“不如我让他们多给你些钱,你就别盯着告这辆车的事了。”李凤华说:“行,那你得先告诉我:河北省公安厅是多少钱一条卖国家法律的,我才好有谱让他们赔我钱。”听了我这话,对方把电话挂了。这个来电号码是:0311-66622024。
    
    2010年1月15日下午4点多,高碑店市公安局交管副局长(我的案件负责人)给我送来一份用“日立牌摄像机代替被真正抢劫的索尼录像机”按照被毁坏财物作出的评估鉴定报告结论书。
    
    说这个就是2006年6月15日案发当日被抢的录像机,在案发时,车建宇明明多次说自己被抢的录像机是索尼牌的,在2006年6月15日下午,她向方官派出所报案时说的也是索尼牌录像机被抢,而这个评估鉴定的是日立牌的,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这是在案件发生1305天后,关于本案被抢劫的索尼录像机被掉包换上日立牌摄像机的又一公开造假事实,将罪犯暴力抢劫的索尼录像机按照毁坏财物作评估。
    
    这是本案自发生以来,河北省公安厅第二位厅长进入调查此案后,唯一的一点点进展,60天过后,办案机关再无任何作为。
    
    13、2010年3月10日上午,赵云、李凤华又来到涉法、涉诉联合接访服务中心,付获生副厅长接待了我,听完李凤华的事实诉求,付厅长约定3月12日召开案件调度会。会上,李凤华将重要诉求简短说明后,付厅长在会上亲口指示,高碑店市公安局和保定市公安局限期在一个月内解决本案,如再解决不了,他将上报张越厅长。付厅长答应如这次案件再解决不了,赵云、李凤华可以再来找我。30天办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高碑店市公安局和保定市公安局联合办案,30天只是又交出两名犯罪人,对于其他控诉事项再无作为,至于给受害人解决案件,仍是阳奉阴违,没有一丝真诚解决案件的态度。
    
    开始,犯罪头目赵田还把霸占我家那贰亩承包地撂下没种,十几天之后一见平安无事只不过是又一场虚张声势、虎头蛇尾的走形式罢了,就又耀武扬威地把我家的承包地种上,并丰收入仓。
    
    14、2010年4月19日在北京沙河邮局寄特快专递给付厅长预约再接待。但是,付厅长却再也不肯见控告人李凤华了。
    
    2010年5月26日上午到河北省涉法涉诉联合接访中心上访,挂的公安号,得知我的案件被转到河北省委政法委案件评查组进行评查,6月底就能出评查结果。一听说案件进入省委政法委评查,作为受害人赵云、李凤华没有一点高兴。因为案发过程中的许多重要侦查程序至今五、六年多过去了一直没有得到依法落实,对于高碑店市公安局已经出具的《不立案通知书》、《复议决定书》、《信访答复意见书》及其四份落实了十名犯罪人的处罚决定书、伤情鉴定、物价评估等,都是笼统答复中包含着百分之九十九的造假案情,省委政法委如今依据造假案卷能作出公正的评查决定吗?
    
    身为受害的上访人,经历了被掌法者,办案人多年欺骗的惨痛经历,恐怕再遭受执法不公的评查,便先后五次来到河北省公安厅预约厅长接待,并强烈要求河北省公安厅依法为国家、为社会、为百姓打黑除恶,将盘踞河北省高碑店市十几年的黑恶势力组织头目深挖黑根、一举铲除,还老百姓在自己家中安居生存的人权。也使我全家人早日结束背井离乡的苦难日子。
    
    时至今日,我的案件还没有得到评查结果。不管我的冤案走到哪一级,失去公平、公正解决方案我们永远不向黑社会组织和腐败分子妥协,更是永远不屈服于自甘以奴性嘴脸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腐败官僚们妥协。直到将警匪勾结的黑恶势力绳之以法为止。
    
    15、补充:从案件发生至今日高碑店市公安局一直强调李凤伍被抢劫的联想手机犯罪人没人承认,可是,2007年10月11日下午,高碑店市公安局方官派出所所长杨建东利用职权扣押证人刘强二代身份证,待刘强向杨建东索取身份证之机,威逼刘强作伪证言说李凤伍的手机是自己丢的,而不是被犯罪人施暴抢劫的。
    
    高碑店市公安局办案人(蒋平、毛继春、杨建东)故意把2007年9月6日在北京西客站战前派出所取的合法证言隐匿销毁,为犯罪分子掩盖暴力抢劫手机的事实。事后,刘强把被杨建东威逼作伪证言的全部过程写下《证明》作为证据要求一并在本案中提出控告。
    
    杨建东还两次教唆方官村委会法定代表人范水林替黑社会组织犯罪分子作伪证言,详情见2009年7月1日范水林的录音证言。
    
    
    
    
    
    
    
    此致!
    
    中共中央政法委!
    
    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
    
    河北省公安厅!
    
    
    
    控告人:赵云、李凤华
    
    2010年9月23日
    
    附:控告涉警涉黑诉状案件证据目录清单!
    
    
    
    本案中还有许多违法犯罪行径,写全了太多,希望领导联系信访人,我将详细禀告,恭候您的来电!联系方式:1501078306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01835409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 陈泱潮總論5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 谢选骏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论坛最新文章:
  • 潘基文率国际众名人参观韶山毛泽东故居引猜想
  • 超美又一例 胡润说最值钱新创公司在中国数量也超美
  • 法德在是否允许英国推迟脱欧日期上存在分歧
  • 外交暗战急 美大使呼吁北京松盯美国外交官
  • 威廉与哈利王子哥俩感情真的不好了?
  • 韩美关系败象? 美大使官邸遭亲平壤人越墙侵入
  • 台湾质疑港人杀港人为何香港不审
  •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 北京香山论坛官方鹰派学者警告:中国有能力摧毁美国
  • 卢浮宫举办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展
  • 智利:社会风潮骚乱酿7死 总统称进入交战状态
  • 加泰或再学香港反送中: 蒙面
  • 中国防长香山论坛 :解决台湾问题是国家最大利益
  • 贸易战蔓延 中国申请对美国24亿产品课加制裁
  • 英国议会今应再次表决脱欧协议
  • 欧洲央行行长更替 负利率政策是否延续引关注
  • 部分实现超美 中国富人多过美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