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内部分“被精神病”者致信人大要求摘帽维护名誉权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0日 转载)
    全国人大常委会及各位委员:
    
     “被精神病”是网民发明的一个新名词,它是指没有精神病的人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当作精神病人限制行动自由,被针打、被吃药、被电击。为什么以前没有的名词现在却越来越被人们知晓,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被精神病”了。在“被精神病”受害人群中,有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富商老板、大学教授、政府官员、警察,甚至精神病学专家。 (博讯 boxun.com)

    
    其中,访民是“被精神病”最厉害的一个群体。你非要天天去“纠缠”领导解决问题,肯定是有精神病。不让你到政府去上访,不让你到北京去上访,你非要去不可,对不起,只能让你到精神病院待着去。听话的在精神病院待几个月、几年,不听话的待十几年、几十年。
    
    我们注意到,政府已在对这种现象采取行动。2011年6月10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精神卫生法草案并向社会征求意见,2011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始审议精神卫生法草案。我们仔细研读了《精神卫生法》草案,应该说这一草案对如何防范、遏制“被精神病”现象有了一些具体的设计和规定。如强制治疗的主体、限制性条件、当事人的权利、医护人员的职责等。这些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仅仅立法还远远不够,“被精神病”现象中有一个问题急需解决,可它一直未获重视,那就是如何让被精神病者回归成一个正常的人,如何让他们得到一个正常的、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
    
    当一个正常人被长期关押于精神院,什么是最痛苦的事?是被打针、被吃药、被电击带来的肉体痛苦吗?其实不是,最痛苦的是比这种肉体折磨更让人心痛的精神创伤和心灵煎熬。许多精神病院受难者获释回到家庭和社会后,头上仍着一顶“精神病”的帽子。走在街上被人指指点点,生活、就业都因是“精神病”而倍受歧视,晚上睡觉一想起这些常夜不能眠,更令人难受的是我们的后代因此有了患“精神病”的家族史。作为精神病院的受难者,我们对这一点的感受太深了。
    
    可见,当一个人被精神病后,其人格和名誉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和践踏。人在世上安身立命,名誉和尊严重于一切。获得一个正常的身份和名誉,难道不是每个人最基本的东西和最重要的权利吗?可当精神病院受难者们向政府官员、向医院提出摘掉精神病的帽子恢复名誉时,得到的往往是嘲笑和打击。
    
    各位委员,大家可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当你自己头顶一个“精神病”的帽子,当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你,你有什么样的心灵感受?你该如何面对社会、家庭和下一代?
    
    鉴于此,我们向全国人大提出呼吁和建议,在精神卫生法中加入对“被精神病”者的救济条款,维护受害者的名誉权,并督促各地政府和医院撤销对“被精神病”者的“精神病”认定,摘除他们“精神病”的帽子,给“被精神病”者一个正常、平等的生活环境。“我要摘帽”,是每个精神病院受难者的心声,更应是整个社会的心声。
    
    徐武,武钢工人,他因与单位打官司被莫名送进精神病院关押四年多。2011年徐武飞越“疯人院”,引起社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
    
    陈国明(化名),福建省邵武市一家金店的老板,因家庭纠纷被妻子于2011年2月送入精神病院。出院后,陈国明控告妻子未果。
    
    江帆,河南省开封市二职专校医。国内一中央级媒体报道,江帆被当地政府下红头文件鉴定为“偏执性精神病”。
    
    钟亚芳,浙江省桐庐县中医院主管护师。国内媒体报道,因患甲状腺结节去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时,钟亚芳遭到医用核辐射。钟亚芳为此讨说法,结果2009年被关进了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
    
    胡国红,武汉江岸车辆厂工人。因在工厂内被班长殴打一事未获解决而走上了上访路,结果三次被关精神病院。2011年5月,21世纪经济报道以武汉“疯人事件”调查为题披露了胡国红的遭遇。
    
    彭新莲,江西新余远东纺织有限公司职工。因工伤引起劳动诉讼到北京上访,结果被关进了当地的精神病院。
    
    2012年4月17日
    (民生观察工作室转发) (博讯 boxun.com)
9857010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东金乡张军因揭露地方暴力征地正“被精神病”追捕中
·视频:南通李仲奇因维权被精神病 倪文华提供法律援助
·武汉市“被精神病患者”徐武对两会的紧急呼吁 (图)
·“我要摘帽”—民生观察就被精神病问题给两会的议案
·北京维权人士李金平谈被精神病的噩梦200天/视频 (图)
·武汉被精神病者徐武最新消息
·武汉被精神病者徐武在京被人抓走
·被精神病者钟亚芳诉桐卢公安:我要摘帽 我要赔偿
·秦永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被精神病的钟亚芳女士
·“毛泽东的孙子”陆柏权和上海访民吃饭,谈被精神病以及毛家的事/视频 (图)
·核污染受害人、上访被精神病非法羁押受害人钟亚芳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联合国控告团新成员呼吁释放“被精神病”七年的上海被强拆户洪玲玲 (图)
·5名“被精神病”受害人致信全国人大法工委
·5名“被精神病者”致信人大 建议修改监护制度 (图)
·武汉秦鑫安、越战二等功臣,上访被精神病 (图)
·王万星:“被精神病”能否成为历史?
·大陆立法禁“被精神病”事件
·中国审议精神卫生法草案 “被精神病”问题再引关注
·精神卫生法首审 防“被精神病”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给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血泪投诉书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图)
·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控告书/被精神病钟亚芳 (图)
·福建“被精神病”者陈孝锋-谁来维护我们的权益?
·王立军被精神病了/独臂杨过
·为何要冒死举报特大被精神病事件?/葛树春
·杜绝“被精神病”需要学术和审判独立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为避免“被精神病”,应尽快出台《精神卫生法》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