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零八宪章》论坛:原形渐露的“毛左”与执政党的未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16日 转载)
    原形渐露的“毛左”与执政党的未来
    
     (博讯 boxun.com)

    
    
    《零八宪章》论坛
    
    
    
    
    由王立军“闯馆事件”而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在这个春天正持续发酵。继3月15日重庆出现重大人事变动后,4月10日,丢掉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再次丢掉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职务。新华社的新闻说,薄熙来因“涉嫌严重违纪”已交由“中央纪检委对其立案调查”。与此同时,新华社的另一则新闻则谈到英国人尼尔·伍德在重庆的非正常死亡事件,报道说:“经复查,现有证据证明尼尔·伍德死于他杀”。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及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已经移送司法机关”。
    
    
    至此,以“唱红打黑”、制造个人小崇拜而闻名于世的“毛左”新领袖薄熙来开始渐露原形,以至于《人民日报》4月12日发表的调查文章说:“重庆民众了解相关真相后都深感震惊”!其实“深感震惊”的又何止重庆市的人民群众,估计一般迷信薄熙来、叫好“唱红”、叫好重庆的左派同胞在“宣传”和“真相”的巨大落差面前都有不同程度的晕头转向吧。
    
    
    想当初,薄熙来初到重庆,就掀起了对毛泽东的崇拜热潮——树塑像、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忙得不亦乐乎。一时间,重庆仿佛回到了文革和毛泽东时代。红歌不仅唱响山城,还唱进了北京、唱进了香港,大有再造红色中国之势。唱红歌的意义甚至被夸张到能够治愈包括不育不孕症在内的各种疾病。借助唱红运动,薄熙来还在重庆祭起了“均贫富”的大旗——号称要消除“两极分化”、缩小“三大差距”。这些宣传口号一时也确实打动了许多人的心。而一贯敌视普世价值、高扬毛泽东主义大旗的毛左派舆论阵地如“乌有之乡”网站、“毛泽东旗帜网”更是拼命鼓吹所谓“重庆模式”,拼命叫好“唱红打黑”,并把薄熙来吹捧成新时代的“大救星”。至于薄熙来本人,在其话语系统中,更是经常把“毛主席”、“毛泽东主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吊在嘴上,号召重庆人不要忘了“红岩精神”、不要丢了“红梅赞”,认为“唱红”就是弘扬正气,“打黑就是大扫除,下决心清除城市的污泥浊水,还城市一片蓝天和净土”。当重庆模式受到外界批评和质疑时,薄熙来还强调自己是在“扶正祛邪”、“坚持真理”——今年2月初(在去年11.15事件发生近3个月后),薄熙来在重庆宣传工作会议上还在说什么:“毛主席有句话令人刻骨铭心:‘我们必须坚持真理,而坚持真理必须旗帜鲜明。’这句话,宣传战线的同志要牢记于心,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坚持真理,不要怕人说三道四。”
    
    
    回过头来,当薄熙来及其家庭的真实情况渐渐浮出水面时,人们才发现薄家的马列主义是对人不对己的。在“坚持真理”、“为人民服务”、“扶正祛邪”的遮羞布下,原来有着很多十分见不得人的事。当他在人民大会堂底气十足地为妻子的“纯洁性”和“先进性”辩护时,实际上这个拥有“丰富法律知识”的女人却是一个杀人嫌疑犯!更重要的问题是,薄熙来本人的真实面貌日前仅仅露出冰山一角,尽管4月13日的《重庆日报》认为英国人死亡事件“是薄谷开来等人的个人行为”,似乎薄熙来本人没有直接参与谋杀案,但稍有头脑的人都会反问说“真的是这样吗?”——既就是薄熙来本人没有直接参与谋杀,但王立军为什么会被迫“逃亡”呢?为什么要预设“休假式治疗”这样的说辞并有可能顺此逻辑将王立军“治疗”成“精神病”呢?尤其王立军手下调查英国人死亡的办案人员及其身边工作人员又遭遇了什么样的命运呢?如果网上流传的有些办案人员已经被折磨致死或者被迫自杀的消息是真实的话,薄熙来不就是一个与其妻子一样的“杀人犯”吗?还有那个英国人尼尔·伍德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份?与薄家又有一种什么样的利害关系而招致“杀身之祸”呢?更具爆炸性的问题是薄熙来是否真的涉及网上流传的相关“政变”图谋问题,是否还有更大的后台参与其中……所有这一切问题都有待于官方做进一步的调查和回答。
    
    
    但无论如何,薄熙来作为毛左派人士寄予厚望并竭力包装打扮的政治领袖身份已经轰然倒塌。种种迹象表明,薄熙来式的“为人民服务”、薄熙来式的“唱红打黑”、薄熙来式的“扶正祛邪”仅仅具有自我表演、自我营销的意义。不仅薄熙来本人是靠不住的,薄熙来所坚持的那套具有“文化大革命”特色的“真理”也是靠不住的!
    
    
    同样具有讽刺意义的还有那些为薄熙来和所谓“重庆模式”摇旗呐喊、宣扬毛泽东主义极左路线的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们——不要以为他们真的信仰毛泽东,信仰“为人民服务”,他们之所以竭力鼓呼“唱红打黑”的毛左主义,只不过是为了印有毛泽东图像的“人民币”(毛币)而已。孔庆东本人已经公开承认拿过重庆100万“毛币”的所谓“课题费”。既然孔庆东奔着“毛币”而去,张宏良、司马南等“毛左”达人是否也有着同样的问题,这当然有待于更进一步的调查,但网上的诸多爆料则表明这帮“毛左”达人一个比一个贪婪、一个比一个让人“OUT”。
    
    
    由此可见,“毛左派”新领袖薄熙来及其手下雇佣军如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这些人,并非部分群众所想象的确实在寻求所谓高尚的、正义的事业,不要以为他们真的在批判权贵资本主义,不要以为他们真的在为中下层人民寻求公平、正义和平等。他们所寻求的不过是实现个人的政治野心和大把大把的红色“毛币”而已。
    
    
    “树倒猢狲散”,随着薄熙来的轰然倒塌,毛左主义孔庆东们也纷纷偃旗息鼓、惶惶然作鸟兽散。历史证明,无论是文化大革命时代的“老左”毛泽东还是当今“新左”薄熙来都不可能在极左主义的方向里为中华民族寻找到真正的福祉,都不可能为人民大众解决真正的公平正义和幸福平等。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零八宪章论坛”主张由司法机关在遵循法治的轨道上对薄熙来问题做进一步调查和处理,主张对毛左主义的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进行彻底的整顿和清算!
    
    
    但是,无论是整顿重庆、清算薄熙来,还是整顿“乌有之乡”,这些都是浅层次的问题,好解决。真正的问题是“重庆整顿”之后又该怎么办?未来的中国究竟应该走向何方?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们认为,执政党领导层必须郑重思考如下两个问题:
    
    
    其一,无论薄熙来个人有着什么样的心理动机,也无论他个人犯有什么样的错误甚或罪行,他在重庆所抛出的“分蛋糕”理论确实对中下层百姓具有一定的吸引力。当他宣布“出现两极分化,仅能体现‘一个代表’”时,当他面向基层群众承诺要在重庆努力缩小“三个差别”,尤其是要缩小“贫富差别”时,他是赢得了中下层社会的心理市场的。那么,相应的问题是:中国的两极分化是否存在?有多严重?又该怎么解决?
    
    
    其二,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的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否能够解决当前中国所面临的系列问题:包括腐败问题、两极分化问题及权贵集团的无限作恶问题?“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否能够继续引领中国的未来发展?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认为,极左派们所指引的方向是完全错误的,中国现有的问题不可能靠“毛泽东式道路”来解决,回归“文革”,回归“毛式”极左路线的任何喧嚣和努力都是在开真正的“历史倒车”,那当然是不允许的。但是薄熙来们确实看到了“两极分化”这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不仅重庆存在着严重的两极分化问题,而且这也是全中国普遍存在的严重问题——不用看基尼系数或者这样那样的调查统计数据,因为这是普通中国人的普遍感受和认知!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认为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仅无法解决当前中国所面临的系列问题(腐败、两极分化、权贵作恶等等),而且从实践上讲,这些严重的社会问题正是邓小平“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必然产物。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邓小平理论有一个致命的陷阱,那就是坚持所谓“四项基本原则”——用最新的官方解释就是所谓的“五不搞”理论。因为不搞多党制、不搞分权制衡、不搞私有化这样的“框框条条”,就必然导致共产党的独家治理(也就是“一党专制”),没有独立的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来对共产党及其各级官僚进行有效监督和制约,没有独立的司法制裁力量,腐败问题自然会愈来愈严重,权贵集团自然会利用手中把控的国家权力杠杆无限制作恶。八十年代的“官倒”、九十年代的“各种摊派”,新世纪以来所连续上演的征地、拆迁悲剧,无不是在“四项基本原则”的旗帜下,在“五不搞”的旗帜下,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旗帜下而发生的掠夺人民和剥压人民的悲剧。也因为“四坚持”和“五不搞”,以各级官僚为核心的权贵集团才会打着“改革”的旗号以各种所谓“合法”、“变相合法”或非法的方式将应该属于人民群众的各种优质资源和社会财富卷入自家的仓库,也因此而造成更多更大的两极分化和社会矛盾。此起彼伏的群体性事件和人民抗议运动,说穿了,正是以“四坚持”和“五不搞”为内核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必然结果。
    
    
    随着腐败和两极分化的恶性膨胀,随着权贵势力作恶和社会不公事件的迅速发展,全国各地的人民抗议运动和维权运动风起云涌、日渐高涨。而执政党面对如此社会局面,近年来采取的应付办法竟然是依靠国家武装力量强力维稳,通过暴力打压的方式对付各地民众,但这并不能有效化解人民的愤怒,新的抗议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更大的范围内表现出来。其结果,维稳开支直线上升,维稳成本空前提高。各级官僚狼奔豕突、穷于应付、疲于奔命。殊不知,这种狼狈维稳局面也同样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恶果。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这种暴力维稳的恶果越来越大,有学者惊呼执政党维稳当局正在怀抱炸弹“击鼓传花”。
    
    
    邓小平在1985年就曾做结论说:“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遗憾的是邓小平不幸而言中,无论是“两极分化”还是“权贵资产阶级”都已经成为铁的存在。邓小平所没有想到的是:这种不期而至的现实局面正是他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逻辑实践结果。而薄熙来在重庆的“将军”则从另一个角度展示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已经陷入穷途末路的死胡同!
    
    
    面对如此危局,执政党又该怎么办?中国的未来又该怎么办?
    
    
    我们认为,无论对于执政党还是对于中国来说,路都是有的,而且是宽敞的、现成的。问题在于“走不走”?!
    这条现成而又宽敞的道路不是别的,正是民主之路、自由之路,是人权、法治与宪政之路。说得再具体些,就是放弃自私自利的“四个坚持”、放弃“五不搞”,走分权制衡、多党政治的中国民主化道路。
    
    
    既然毛泽东的“贫穷社会主义”不能搞,既然邓小平的“官贵社会主义”搞出来那么多、那么严重的社会问题,从国家与人民的现实福祉和长远福祉考虑,是该用“民主”来解决中国的历史问题、现实问题和未来问题了。
    
    
    退一万步讲,不考虑人民的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仅仅考虑中国共产党自身的利益也需要向着分权制衡与民主的方向前进!(如果薄熙来生活在一个民主竞选的社会,估计以他为主角的“重庆悲剧”大概是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这是我们重复一百遍、一万遍的真理,也是人类绝大多数所重复认定一百遍、一万遍的真理——这份真理不仅为人类的既有历史所证明,也将为人类的未来历史所继续证明!因此我们第三次提出“整顿重庆”只能是健康的“一小步”,关键的“一大步”应该是“整顿北京”、“整顿中国”!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果断放弃了极左主义的毛泽东道路,因为那是一条“要被开除球籍”的道路。
    
    
    三十四年后,中共要召开十八大了。我们认为邓小平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也已山穷水尽——再硬着头皮走下去,所面临的危险自不待言。因此,当改弦更张、果断放弃,走民主宪政之阳关大道!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大党,拥有数千万党员。虽然像彭德怀、赵紫阳、胡耀邦、习仲勋乃至于像王若望、刘宾雁、朱厚泽、方励之这样的前中共党员都已经去世,但我们相信,这个党的“好人”并没有死完——我们相信这个党还有许多类似于胡耀邦、赵紫阳、刘宾雁、方励之这样愿意为这个国家承担责任、愿意为中华民族及其13亿人民承担伟大责任的健康力量!
    
    
    我们郑重呼吁执政党内的所有健康力量团结起来、行动起来,继承弘扬胡耀邦、赵紫阳、刘宾雁、方励之等人的精神遗产,和广大民间民主力量一道,推动祖国走向民主、自由、法治、宪政的美好明天!
    
    
    《零八宪章》论坛
    
    
    2012-4-16 (博讯 boxun.com)
37772614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零八宪章》论坛:方励之先生永垂不朽!
·《零八宪章》论坛:平反“六四”,打开中国政改大门!
·《零八宪章》论坛:从“整顿重庆”到“整顿中国”!
·《零八宪章》论坛:解决政治危机,惟有实行宪政民主!
·《零八宪章》论坛:就朱虞夫先生被判刑七年声明!
·《零八宪章》论坛:这张“反对票”是对中叙两国人民的侮辱!
·《零八宪章》论坛卷首语:为中国“不是共产党国家”而奋斗!
·《零八宪章》论坛:2011年度十大公共事件
·《零八宪章》论坛:2011年度十大“丑闻”
·《零八宪章》论坛:2011——十大年度维权人物
·《零八宪章》论坛:“援交部”的风光与底层人民的悲剧!!
·《零八宪章》论坛:严正抗议武汉地方当局对秦永敏先生的长期威胁和迫害!!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支持提名陈光诚先生为2012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公告!
·《零八宪章》论坛:“北京选举”与“最坏者当政”
·以法治国”,当依法治理“东师古村”!!——《零八宪章》论坛 就刘沙沙等人屡次遭遇暴徒袭击事件特别抗议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抗议“维稳黑手”再次伸向姚立法!
·《零八宪章》论坛:教育不公平的背后:政治的专权与垄断!
·《零八宪章》论坛:将“公民围观”进行到底!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湖北警方对姚立法先生的长期监控和抓捕!
·《零八宪章》论坛:“维稳”杀人:从钱云会到薜锦波!!
·《零八宪章》论坛:迈好“中国公民的一大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