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伟国:薄熙来事件显示中国权力交接制度尚未建立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10日 转载)
    
    文章来源:法广 作者:艾娃
     (博讯 boxun.com)

    ●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及其后续事件,目前还在继续发酵,如同一部宫廷政变混合着政治侦探题材的电视剧连续剧,令人目不暇接。薄熙来事件不仅从上到下强烈震动中国各个层面,也引发国际社会的瞩目,今天我们连线美国“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先生,请他来分析一下薄熙来事件对中国政坛和社会的影响。
    
    法广:张伟国先生你好,薄熙来的仕途,在免职前,已经因为他的亲信王立军事件,蒙上重重的阴影;免职后,中国军方领导人要求部队「听从胡锦涛的指挥」、与中央保持一致;在重庆,该市领导层也大洗牌;你是怎么看这件事?
    
    张伟国:薄熙来是王立军这样一个多米诺骨牌引起的连锁反应,它的震撼越来越大。中国政坛林彪事件以后,好像这次事件带来的冲击,它的广度和深度都有过之。那么正是这种情况,它引起的高度关注,也就不奇怪了。有人把重庆事件,从王立军引到薄熙来,事实上这几天又引到了周永康,即变成北京事件。如果讲薄熙来被免职以后,中国很有名的北大教授孔庆东,把它称作是反革命政变。我们讲:它如果是一种不实的,一种夸张的说法的话,那有一点是肯定的,当局采取的防范措施, 就是防止政变的措施,至少是在陈希同下台,陈良宇下台过程当中没有的看到过的,而是与林彪那个事情,八九年六四的这个事情是相似的, 那个是千真万确的政变。也就是说:它在防范的过程当中,已经采取了防范政变的手段,潜意识里,我相信大家应该明白:当局决策就是把这个当成一场政变来对待的。它采取的一些反控措施,不管是很多网上面的一些言论现在被批评为谣言也好,还是当局在各级官员要求与中共最高领导保持一致,这样一种重新宣誓效忠的做法也好,都与发生重大政变过程,好像这样一个特殊的做法是相似的。
    
    法广:薄熙来被免职之后,他个人和家人,在经济和国际人际关系方面的很多事都被揭开,你怎么看这些丑闻?
    
    张伟国:我想这是中共的一个常态,就是一个领导人下台以后,他以前被包装的冠冕堂皇的丑事,都会逐渐的揭露。陈希同是这样,陈良宇是这样,在早林彪是这样,到文革的时候,这些被打倒的领导人更是这样;揭下台领导人的短,把他们批倒批臭是共产党党文化里面一种必然的做法。
    
    薄熙来一方面,他自己也已经意识到,所以在两会最后一次露面,对记者讲话的时候,他已经讲到了,对他泼脏水,对他的家人泼脏水等等,等于给大家打了预防针;那另一方面呢,看得出来,六四以后,曾经一度共产党的权利交替,在江泽民、胡锦涛那个过程中比较平和,大家以为共产党已经建立了一套全根基的自主模式,现在在推销的所谓中国模式的一部分,中国在制度上已经走出来了。
    
    但是,薄熙来现在这个情况发生恰恰证明,不管是他自己在重庆搞的“唱红打黑”,还是他下台以后,对薄熙来的政治和非政治的揭批,都反映出,中国这种制度并没有建立起来,权利更替的程序还是随意性非常大,黑箱作业、不民主性,它的这种不可预测性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导致文革发生、导致以前发生这些路线斗争、权力斗争的政治基础始终存在着。而且通过这次薄熙来事件,又有很充分的展现。
    
    我们看到的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薄熙来热衷搞文革、热衷唱红、热衷于搞运动模式,那么现在在处理他的过程当中,事实上真正的司法要能起到公正的作用,依法来惩处他,或者是调查他,也非常的困难;共产党对于他还是用家法来处置的,不是用国家的司法来处理的。那么这一点来讲,反映出中国社会,文革结束三十多年,这么长时间里,经济虽然有一个长足的发展,政治还是在原地踏步。
    
    法广:你刚刚也说到网络上,网民热心评论、分析这一事件,为了限制这些舆论,3月31日中国实施互联网清理行动,官方关闭了多家网站,逮捕了人,并暂停三天微博的评论功能。这又是为什么呢?对此, 你有何评论?
    
    张伟国:从这里可以看出来,薄熙来这件事情并没有因为他的下台而结束。实际上,高层因为对怎么处理薄熙来的意见,也就是说对薄熙来怎么定性,现在薄熙来的状况就有点像是人已经被判刑了,但是理由,到底给个什么罪名还没出来,先判后审。那么在审的过程中,看得出来,中南海意见不统一。甚至于把薄熙来后面这些背景,也就是他的靠山那、保护伞那——周永康、上海帮,像挤牙膏那样一点一点弄到台面上来。
    
    这里面,从权利斗争的角度来看,可能是他们相互之间是在通过包括网络在内的公共舆论来角力,一方面薄熙来、周永康根深蒂固、盘根错节,要动起来相当困难,不是一个陈希同、陈良宇可以比拟的;硬动的话,在没有形成共识的情况下,动的话,也可能会给中国共产党伤筋动骨,所以这也是他们想要避免的。一方面要避免带来更大的伤害,一方面又要解决他们的问题。
    
    薄熙来背后的这样一种力量那就希望赶快定性,快刀斩乱麻,把这件事情解决掉、切割掉。这样的话,他们有更大的交易,为了迎接十八大,十八大以后的利益分配,都急着要进行,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给挡着了。但是,另一边的话,因为意见不能形成统一,很多像,比如讲现在抛出来的材料,薄熙来和周永康联合阻止习近平接班,像这样一种类似于政变的阴谋被揭露的话, 那就不是一般的腐败问题,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涉及到一个政治路线,涉及到他们派系之间的权力较量,那么这种状况处理的难度,就相当的大。你要他知难而退又不可能,然后把它切割到什么程度,以致于网上也有传,江泽民准备牺牲周永康了,这个东西不是不可能,这完全可能,因为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把这件事情定性结案,只有把这件事情结案了,它后面的事情就可以做。
    
    反过来,如果有人不愿意结这个案,能永远把这把剑悬在他们头上,那就事实上在这个过程里面,对十八的布局就掌握了主导权,有一种特别的威慑力量,等于是把他放在火上面慢慢的烤,反正占主导的这一方现在已经能控制这个局面了,比如说:周永康对武警的调动权力已经被拿掉了,军队的效忠跟地方的这种效忠,他已经把它当成一种反政变的,在全国范围,大的行动,在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面,掌握主动的一方显然是还希望继续扩大这个政治成果。在十八大的布局里面,原来处于被动的这个局面,有可能会因为这个事件得到一个扭转,这是他们应该期待的政治成果,也就是现在像薄熙来、周永康这样的事件悬而未决,老不给你定性。
    
    然后网上面好像也在反复,一会儿网页被禁掉了,把评论都关掉了;有的网民发表消息,被称作是造谣,然后抓起来了,但是过几天呢,他又放了,(其中)甚至包括像关于六四这样一类的(人);最近清明到了,对胡耀邦的纪念,也显得很松动。
    
    这种大的政治气候,就感觉到,像拔河一样你来我往,大家在用力,看得出来。只要薄熙来这个事情还没定性,这个拔河就得继续下去。而占主导的一方肯定不是薄熙来。至于具体怎么处理薄熙来,实际上他就变成了这个棋盘上的一个棋子而已;有人在不断的放料,不希望这个火很快就熄掉,而且这对(薄熙来)他的政治安全,也吸引了很多人来看这场大戏了,把很多其他一些可能需要关注的问题转移掉了。
    
    本文来源:法广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391934318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广:薄熙来免职 王立军定性为叛逃 官方未证实
·私通薄熙来出卖消息 温家宝侍卫长突换人
·谷开来生意遍布英美 近年与薄熙来疏远
·赵本山因薄熙来案被限制出境
·大连万达澄清 王健林未受薄熙来牵连
·薄熙来对中央的指控
·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曾招待美律师游大连 (图)
·美国专栏作家哥德尔斯:乔石促薄熙来被“拿下”
·富豪徐明被捕是否折射“薄熙来案件”
·党大法大,乔石促薄熙来被“拿下”?
·薄熙来家英籍友人命案 中国仍不回应 (图)
·因薄熙来被抓 大连实德徐明的发家史
·胡锦涛说薄熙来胡搞 习近平支持倒薄至关重要
·薄熙来问题严重 下场比陈良宇要差
·卷入资金转移 传薄熙来下令对海伍德灭口
·聂元梓:薄熙来是真傻假傻?亲妈都在唱红歌中给唱死了,还唱个啥劲啊!
·九常委和在京政治局委员集体露面 薄熙来缺席 (图)
·"薄熙来事件远未结束"
·薄熙来翻船 常委只有周永康死命挺薄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薄熙来到底错在哪里?
·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事件进入神秘诡异期/项守信
·牟传珩:薄熙来下台强化中共“维稳”决心——党喉舌重燃“与敌对思潮斗争”狼烟
·薄熙来事件已成胡锦涛的个人政治危机!/樵夫
·薄熙来或许是有备而来/大宗师
·薄熙来关于薄瓜瓜的全额奖学金是​彻头的谎言!
·胡温面临的“薄熙来困局”/郭庆海
·北京观察:且看薄熙来如何埋单 (图)
·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之后中国现時和未来政治发展之浅析/彭涛
·从薄熙来下台看中国政治发展的意外收获和未来走向/未普
·薄熙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雷火丰
·薄熙来事变是利益集团的内斗和洗牌/李昶
·薄熙来、王立军事件的性质是什么?/王在安
·薄熙来罢黜后还能“勃起来”吗/淳于雁
·应该捍卫薄熙来的公民权利
·薄熙来到底为何被免职?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中共让薄熙来彻底垮台的罪名会是什么?
·牟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