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8)(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我要参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10日 转载)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
    
    
    
    作者按:《参选纪实》即将在香港出版,现摘录部分文字和图片,先行网上发表,基本按书上的排列,现在发表第二章台湾央广等的采访报道,台湾的选举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8)(视频、图)


    图1:台湾选务人员正在核查选票,发出的张数与收回张数必须一致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8)(视频、图)


    图2:台湾大选用各种方式造势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8)(视频、图)


    图3:支持者在贴标语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8)(视频、图)


    图4:大学生们在餐厅前围观展板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8)(视频、图)


    图5:同学们在餐厅里阅读台湾央广的采访记录
    
    
    图6:外地支持者投票日到我家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8)(视频、图)


    
    
    
    视频链接:http://youtu.be/9LLJvx5-yVY
    
    
    2011年12月20日
    
    
    
    台湾央广专访孙文广参选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著名主持人杨宪宏,电话专访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孙文广,12月5日播出,杨先生介绍了不少台湾经历,值得大陆人参考、借鉴。现在介绍如下(小标题为孙文广后加):
    
    
    
    杨宪宏(台湾中央广播电台著名主持人):今天《焦点访谈》访问的是在中国山东大学的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中国大陆各地现在正进行着区县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从今年5月选举展开以来,我们就在节目里好几次谈到江西、北京和其他地方选举进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包括独立参选人被骚扰、监控、软禁、殴打、绑架、传唤、拘留等,选举中各种违法现象层出不穷,都是政府在违法。到目前为止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是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唯一渠道,虽然不少选民认为这样的选举都是走过场,很多人甚至从来不来投票,但还是有很多人认为参选或者当选的话还是可以起到监督政府的作用。因此尽管困难重重,各地还是有不少独立候选人锲而不舍地投入选战,今天节目我要访问的是在山东济南的孙文广老师,他也参加了今年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孙文广老师曾是山东济南政协委员,退休前是山东大学企业管理系的主任,文革时因为攻击毛主席而长期入狱,中共召开十六大前夕,他曾写信给中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要求中共率先实施党内民主化,今年基层人大选举独立候选人纷纷遭到当局打压,能够成为正式候选人的寥寥可数,顺利当选的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一位。孙文广老师参选的情况又如何,我们来听听孙文广老师的见证。
    
    
    
    杨:这里是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今夜·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进行的是《焦点访谈》的单元,我是杨宪宏。我今天要访问的是在中国山东大学退休的教授孙文广先生,孙文广老师,请问你在电话线上了吗?
    
    孙文广(前山东大学教授):在电话线上。
    
    
    
    杨:是,谢谢孙文广老师接受访谈。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孙文广老师这是您第几次参加区人大代表的选举呢?
    
    孙:第二次。
    
    杨:第二次,据说孙文广老师11月26号到山东大学校区张贴竞选资料的时候,被有关方面派人把标语和参选资料都撕毁了。当天有什么具体情况呢?
    
    
    
    孙:就是26号,我第一次和我的一些朋友,十几个人,一起到山东大学新校学生餐厅前面的布告栏上,去贴我的竞选海报。贴的时候周围就有一些山大的公安在那里,贴上去以后我们在那里看了一会,然后到饭厅的大门那个地方演讲。我们贴上去的时候大概是十一点,留下一个人在那看,也有同学在那看,在十二点半的时候就给一扫而空。演讲的时候就发现济南市公安局的国保来了大概有几十个人,老远地在那看着。
    
    杨:那个,你去贴的是什么内容啊?
    
    孙:海报啊,其中一条就是“请选孙文广”。
    
    
    
    山大剥夺男公民被选举权
    
    
    
    孙:还有一条就是“强烈抗议剥夺男公民被选举权”,这很拗口。
    
    杨:嗯,这个有点拗口,为什么特指男公民呢?
    
    孙:是这样,山东大学这个选区大概有两万选民,这次上级规定只能选一个男公民的代表候选人,代表候选人必须是党员,是共产党员。在这个校区两万多人里面大概共产党员也就是一千多点吧,一两千吧。那么另外剩下的就没有被选举权了。当然我自己也在内,我是男公民啊,不是共产党员。
    
    
    
    杨:嗯,是,我刚才的疑问是说为什么不是指公民,女公民的选举权被保证了吗?
    
    孙:女公民的选举权是这样的,要提两个候选人,一个必须是共产党员,另外一个呢好像是民主党派。那么这样的话女公民也有好大一部分被剥夺了选举权。
    
    
    
    杨:这个不是违反选举法吗?
    
    孙:是违法。大陆的选举法是非常粗糙的,没有规定男女啊什么之类的。
    
    杨:是啊,没规定就是不能剥夺了。
    
    孙:就是啊,他不应该剥夺是吧?
    
    杨:任何一个宪法都有这样一条规定,与人民权利义务有关事项以法律定制,法律定的事情都可以做啊。
    
    孙:对对对。
    
    杨:就是你要禁止的啊,比如说,只能选共产党员,那就写出来,写在宪法里头,写在法律里头.。
    
    孙:对。
    
    杨:这不通嘛,法律怎么可能写只能选共产党员呢?
    
    孙:是的。
    
    杨:男公民,这个不是很荒谬吗?写出来就是全世界大笑话了。
    
    孙:对对,是笑话,世界大笑话。
    
    
    
    这次参选的状态
    
    
    
    杨:你这次参选是到什么状态呢?
    
    孙:这个状态,第一个就是提名,按照选举法规定十个人联名就可以,我联了三十五个人,有签名,有电话,有住址,交给他,他说不符合规定,必须要填另外一个表格,还有就是要党委签个字。我说你的表格我不知道,你没通知也没告诉我,你今天给我表格,明天就来不及了,因为登记只有一天,25号登记,25号过了就不能再登记了。那我就交给他,他说你不行,你不是共产党员,我说这是侵犯人权的。我就把这个(联名)交个他,他不收,我说你不收不可以,我交给你了你审,审得不符合条例你可以另作别论。就交给他了,之后就等着他公布名单。
    
    
    
    杨:那现在是在协调期吗?
    
    孙:正在协商当中。
    
    杨:那协调当中,您起跑就是了。
    
    孙:对啊,我就起跑了,26号我就起跑了。
    
    
    
    台湾参选填表要写政见
    
    
    
    杨:是。那么您这次的政见除了保障男公民的选举权之外,(填表时)还有没有其他政见?
    
    孙:没有,他(填表时)不要这个的。
    
    杨:不要这个,怎么选啊?
    
    孙:政见是吧,他没有(要求)。
    
    杨:台湾是有政见的。
    
    孙:哦,多少字啊?
    
    杨:随便你了,有人写三、五个字,有人写三百五十个字,也有人洋洋洒洒写三万五千个字,可以随便你。就是要让人家知道你为什么要参选,你参选的原因、动力是什么?你要完成什么?比如你想推翻国民党,你也可以写啊。就是把蒋介石的政权赶出台湾,从地球消失,也可以写啊。有人写过了,台湾什么政见都有人写过。
    
    
    
    孙:中国(大陆)是这样的,他完全是内部操纵,暗箱操作,就是说,他这个提名啊就是很多人开一个小会,一个班级啊,党的支部书记啊,就让大家提一提,看看张三李四王五谁合适,实际上他自己心里有数了,他就提了三个,大家看看同意不同意,同意同意,就报上去了,他们班有三十个人,那这三个人就有三十个人提名。就这样就过去了,完全走过场,而且我这几天一直接触学生嘛,每天上午我去和学生见面,我就问,叫你们提名了吗?还没有呢,没动静啊,根本就不找他们,所以学生们也一肚子火。
    
    
    
    大学生们的反应与广场演讲
    
    
    
    杨:这件事学生们的反应如何呢?
    
    孙:学生们的反应有相当一部分是冷漠的,还有一些很热情,暗中给我讲支持你,给我发短信,一定支持你,你做了好的榜样。开始每次我出去都有公安跟着我,而且不是一个人,有时候在现场十几个。他们就在那边挡着,有学生过来就说走开走开。就这样子,校外来的就赶出去,你到山大来干什么,走走走。
    
    
    
    杨:那么学生有跟你对话吗?就是有关这次选举你的主张啊,或是其它的。
    
    孙:有的,就是26号那天,我先贴了标语,贴了海报,以后就给学生演讲,演讲完了大家就在那聊。
    
    杨:在哪里演讲啊?
    
    孙:就在山东大学最大的餐厅门口,有个小广场,来去的人很多。
    
    杨:那你就站上去就讲了?
    
    孙:就是这样,我拿了几个牌子,几个展板,大概八个展板吧,放在那里。大家来看,看的时候我就再讲,后来他们就提问,我就说我为什么参选。
    
    杨:你在讲的时候,公安也围在旁边听?
    
    孙:公安隔我们大概二十米以外吧,开始时没有出面干涉。后来他们发现同学里面有点争吵,他就把其中一个,就是我的义工或叫“粉丝”吧,把他拉出来叫他离开学校,这个是校外的。
    
    
    
    杨:你在广场上跟他们讲了些什么内容呢?
    
    孙:内容就是我几次选举的经过,我为什么要选举,我觉得这是我的权利,不应该放弃,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另外我觉得我们的选举制度有很多的弊端,我参选就是想让它成为一个保护公民权利的选举制度。
    
    
    
    关于大陆制度结构
    
    
    
    杨:你觉得这个中国大陆的制度在结构上怎么走啊?
    
    孙:我在想就是一个选举法的修改嘛,这个选举完全是被操纵的。比如十个人提名,提了名以后不受理,另外的话有这样一个现象,你选三个候选人,上一次两万个人里面提上来167个,据说这次大概两百多个,十个人很容易啊,我提了,他提了,最后怎么办呢,由党委来协商,这一协商呢就把他们预定的候选人摆出来了,这个不是协商啊。没有像台湾一样硬性的制度,我联署多少人,我交多少钱,就可以选。我给他们提过很多次意见,正式地给人大常委会提意见,学台湾,用这个办法。
    
    
    
    杨:学台湾?台湾多党制哦。
    
    孙:是这样,多党制我也想学的。先学选举法就可以。
    
    杨;台湾党派有超过一百个。比较活跃的就是国民党、民进党、亲民党、台联、新党,这几个比较活跃。其它都小之又小,当然他们也算一个很大的党,叫做无党,无党籍也算不小。基本上就是多党制了。
    
    孙:他们问我你对多党制有什么看法。我说,我在三十年以前,在监狱里写了一篇《论社会主义多党制》,“社会主义”,在当时不得不讲这个词啊,我为保护自己用了这个题目,这个文章收在《狱中上书》那本书里了。
    
    杨:多党制要起什么作用呢?
    
    
    
    孙:监督啊,山东大学现在在胡搞,在山东大学党委的领导下,有反对党的话就可以谴责、抗议,甚至游行示威都可以了。为什么不是共产党员就不可以选,这个毫无道理,非常荒唐嘛!
    
    杨:多党制以后其实是私有财产,这一部分你也主张吗?财产私有化,回到自由市场。
    
    孙:这个经济上,我基本主张是这样的,就是我认为中国应该实行私有化。
    
    杨:包括土地吗?
    
    孙:首先是土地。所以这次啊,和同学见面的这次,就争论这个问题了。他们有人就问,你主张土地私有化?我说主张土地私有化,首先是农民的耕地私有化,原来土地就是农民的嘛,民国时期土地是私有的,后来搞合作化都合作掉了,成公有的了。这个问题很简单,有恒产才有恒业嘛。
    
    杨:对对对,有恒产有恒心。
    
    孙:对,有恒产才有恒心。
    
    杨:那么这个就跟台湾一样,有“耕者有其田”的意思了。这个不得了,是土地革命啊。
    
    孙:对,我这个在网上有文章。
    
    杨:这个当然就有很多访谈了。因为目前土地不私有化造成了很多官商勾结的特权嘛,这是问题所在。老百姓住在中国大陆是有一天没一天的,他所住的地方什么时候是他的什么时候不是他的,没有办法来保障。你觉得你最后会顺利吗,我们回到你参选这个问题上。
    
    
    
    
    
    关于选举制度问题
    
    
    
    孙:参选最后是有投票的,大陆的票和台湾的票不一样,台湾几个候选人就是几个候选人,大陆还留下一个另选他人的格,比如他选我,没有我的名字,他可以填上去,这是允许的。另外票箱是个大问题了,因为投票的时候有的人不愿意来投票,就(把票箱)拿到他家去。
    
    杨:拿到他家去啊?哇,那更可怕了,那不是威胁胁迫投票吗?
    
    孙:是的,主要对一些老人,因为他要凑数,不够百分之五十不能成立啊。
    
    杨:不是秘密投票?
    
    孙:有些不是秘密投票。
    
    杨:哇,那扯淡了,在台湾的话就是轩然大波。
    
    孙: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呢,台湾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就是选的时候有人住在医院里出不来,怎么办?
    
    杨:选民在医院里头出不来怎么办才好?台湾这一类情况恐怕除非他能用担架扛出来,还是要到固定的投开票点盖章,否则就只好放弃了,没有办法。医院有一些正好设有投票的地方,是一个选区。但是他也要离开病房到固定的投开票点,台湾的投开票地点是固定的,到今天为止还是不允许通讯投票,要人到场,秘密投票。台湾没有办法,因为有一个可恶的共产党在那里,我们不敢开放通讯投票。
    
    孙:对。
    
    杨;因为这样就给共产党一个机会去胁迫台商,这些票都是假的寄回台湾,这样子不行。我们还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条路上,虽然台湾有在打算开放除大陆以外的台湾侨民侨居地的通讯投票,现在在研究要怎么做。你没有在户籍地又赶不回去投票,在台湾内部能不能用通讯投票,这个都有待有关选举制度上的研究突破。
    
    孙:不能委托代投?比如我委托张三代我去投票?
    
    杨:不可以,委托投票是不接受的,不能委托。
    
    孙:还有一个问题,投票完以后票箱就拿走了,三天以后我就去催,怎么还不公布啊?第四天告诉我已经贴出来了。
    
    杨:几张票啊?要三天?台湾一个票箱可以投个三五千票,在当天大概两个小时就开出来了。按平均值的话一个小时就开出来了,如果选举比较小,只有一两千票,可能半小时就开出来了。
    
    孙:哦,是这样的,那么你开票的时候是谁来监督呢?
    
    杨:各政党都可以派人来监督。
    
    孙:各政党,那么我们这里只有共产党了。
    
    杨:那肯定不行,那是监守自盗。各党各自派出监票员,当场开票的时候就站在开票所,这些人大部分是公教人员,就是老师或者公务员,他们来担任开票的工作。开票都是要晾票的,要晾出来,比如说,孙文广一票,就要拿出来绕一下,大概一百五十度,因为前面都站满了人嘛,所以要一百五十度到一百八十度左右,晾一下说孙文广一票,然后后面的人要复述一遍孙文广一票。在黑板上有一张记录的纸,在这张纸上画“正”。你爱看就去看,比较重要的投开票所有时候都挤着一堆人。
    
    孙:开票公开,大家都可以看。
    
    杨:还有电视台,台湾的媒体比较厉害,他们会派人到投开票所,每个投开票所他们都会派人去,民进党、国民党也是在自己的竞选总部开票。
    
    孙:怎么开呢?
    
    杨:因为他们有人在现场啊,再用电话报票,比如你每一个选区都派了一个人,在那里把所有的票念回中央党部,所有的投开票所念回去的票都会计票。然后就是看电视,电视都是即时的,不过电视都会告诉大家最终以选委会的结果为准。
    
    孙:我想请教一下选举的组织,谁来组织、谁来领导呢?
    
    杨:中央选委会。中央选委是一个独立机关,是政府在内政部底下设立机构,各政党都派代表进去做委员,然后由他们共同决定这一次选举里头有效票是多少,无效票怎么认定,候选人资格如何处理。然后哪一天做什么事情啊,哪一天开始登记、哪一天开始竞选、哪一天开始投票,所有的事情都由中央选举委员会决定。
    
    孙:那么大学呢,大学有个选区,谁来决定大学的选举呢?
    
    杨:你说每个选区啊,每个选区有县选委会,基本上也是要听中央选委会的,中央选委会是最高机关,县选委会是执行机关。但中央选委会会根据各县市的状况开放给他们一定权限,比如说投票的权限、投票的动限,中央选委会没有硬性的规定。只规定你必须做到秘密投票,但至于你如何做到秘密投票,你的票柜要怎么走,动限要怎么走,他有一个基本的标准,你要说我这个地方比较小,没有办法这么做,我可以更改吗?可以。可是不能更改地点,地点在哪里就在哪里,不可以说抱着票柜到处跑,所以说票柜之类的东西固定上去之后就不准动。一直到开票,什么叫投开票所,就是投票在这里,开票在这里,绝对不可以动,不可以投完票之后票柜拿着跑。票柜只要离开投开票所,就会被认为是做票,是绝对不可以的。
    
    孙:我们这里全拿走。
    
    杨:不可以拿走,拿走之后你怎么知道还是这一箱呢?一直到票都整理完,数据都出来了以后,他们会封存送选委会。开票是当天一定要开完,开到十二点也要开,开到半夜也要开,就是一定要开到有结果,没有那一种今天开不完明天再说的。
    
    孙:我们的票上(有另选他人一栏)要写名字,比如写孙文广,他写了,他写个孙文广,少了一点,他就当废票了。
    
    杨:因为台湾都没有这个状况,我们不需要自己写,所有的票都印好,我们要做的是盖章,那个投开票所的小房间里有章。
    
    孙:现在有一个问题啊,你们投开票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你怎么投,你刚才说的是公务员?还有教员?
    
    杨:教员也可以,公务员和教员都不一定是党员啊。
    
    孙:哦,他不一定是党员?
    
    杨:不一定是,有的是有的不是,也没有说要分辨彼此是不是党员。大家做这个工作嘛,又有钱领,一天工作下来可以领好几千,所以大家也愿意去做。
    
    孙:是的。
    
    杨:因为这些人比较容易被征召。今天非常谢谢孙文广教授来接受访谈,谢谢大家。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播出时间:2011年12月5 日
    
    
    
    孙文广2011年12月20日星期二整理于山东大学
    
    2011年12月22日
    
    
    
    台湾央广再访孙文广讨论选举无效
    
    
    
    (按:杨宪宏(台湾中央广播电台著名主持人2011年12月13日电话访问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14日播出录音,现在整理出来,供参考)
    
    
    
    杨宪宏(台湾中央广播电台著名主持人,下称杨):今天《焦点访谈》访问的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在前不久的节目里我们曾经访问了孙文广教授,介绍了他参选山东大学人大代表的想法和在当局重重障碍之下如何推展竞选活动的。12 月12 号投票日终于来了,学校的公安和国保组成的监控人员竟然把他软禁在家里不让他出门,这说起来真是可笑。
    
    
    
    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是目前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唯一渠道,虽然有不少选民认为这样的选举就是走过场,许多人甚至从来不投票。但还是有不少人认为参选或是当选还是会起到一点监督政府的作用,因此尽管在重重困难之中,各地还是有不少独立候选人锲而不舍地投入选举中。在这之前,我们已经为大家介绍了非常多的地方独立参选人投入选举之后,受到骚扰、监控、软禁、殴打、绑架、传唤、拘留甚至被逮捕等等打压。在选举中,各种政府违法的现象层出不穷。这次孙文广教授的参选也不例外,宣传展板被破坏,孙教授也被阻止进入校区做竞选宣传,当局动用十多个人24小时监控他,在投票日前夕甚至对他抄家,威胁、阻止孙文广的支持者等等。
    
    
    
    令人好笑的是,12月12日投票这一天,孙文广教授被困在家中,不准出门。投票当天学校组织十多个人带着六七个摄像记者来到孙文广家,要他(在家中)投票。这次投票结果怎样呢?孙文广教授已经77虽,面对这样一个老人的参选,当局有必要如临大敌如此对付他吗?通过今天的节目我们再次打电话到山东大学请教孙文广教授,来谈谈他最新的处境和状况。我们现在进行《焦点访谈》。
    
    
    
    杨:这里是中央广播电台《台湾今夜·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进行的是《焦点访谈》的单元,我是杨宪宏,我今天要访问的是在中国山东大学退休的教授孙文广老师。
    
    
    
    孙文广老师,请问你在电话线上了吗?
    
    孙:在。
    
    
    
    投票日我被困在家中
    
    
    
    杨:谢谢孙老师接受我们的访谈,12月12号山东大学已经举行人大代表选举的投票,那投票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呢?我们听说你被困在家里,不能出门,好像听说投票柜还送到你家来,有这种事吗?
    
    
    
    孙:是的,完全是事实。
    
    杨:情况是如何?
    
    孙:情况是这样,12 月12号是投票日,我早早出门,准备先到学校的餐厅吃饭,吃完饭再到投票点,我下楼的时候大概是七点四十吧。大门里边站着大约五六个国保、公安人员,都是年轻的,不让我出门,我说我去吃饭,吃饭也不行,我使劲往前冲,那个门稍微开了一点缝,就发现门外面有四个国保,左边两个、右边两个。
    
    杨:都是国保。
    
    孙:加起来大概将近十个人吧,就在门这个地方阻拦我,再往外一看呢,十多米以外,在马路对面,几乎一字排开,加起来二十多个了。后来知道他们来了很多车,就是堵着不让出去。我一个77岁的老人,没有办法和这些小伙子相争,我就问,为什么不让出去,他们不讲话。
    
    杨:不讲话?
    
    孙:不讲话,有的说你年纪大了,回去休息吧,我就在门厅里被他们阻拦到中午。
    
    杨:一直到中午?
    
    孙:是的,后来呢,我在厅里走来走去,电梯里有人上去下来。我就跟他们说:不让我出去,侵犯我的人身自由,很多人都看见了。后来我就想还不如给大家发一点宣传材料,这是个蛮好的机会,但让他们(公安)看见是不行的。所以我就进电梯,一会上去一会下来,(在电梯中)给他们讲一点情况、发一点资料,有的人很同情,有的冷淡。一上午就过去了,中午回自己家吃饭,下午继续是这样。
    
    
    
    票箱抱到家门口,我拒绝投票
    
    
    
    下午大概三点左右,我坐在家里,突然有人敲门,我出来一看,是我们管理学院里的一个工作人员,党委的工作人员,抱着一个大票箱,说“孙老师,请你投票”,我说你怎么到我家门来叫我投票呢?
    
    杨:票箱拿到你家来了?
    
    孙:拿到我家来了,对。
    
    杨:那是谁?就是原来投票点的人?
    
    孙:就是他(党委)的工作人员嘛(选务人员)。
    
    杨:他们来了几个人?
    
    孙:好像抱票箱的就他一个,管理学院的就他一个,他的背后大概有五六个人,拿着摄像机在摄像。
    
    杨: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孙:其中有一个我认识,是公安的,学校公安处的,其他的我都不认识,不像管理学院的。我跟他们说,这个票我不能投,投票是无记名投票,法律规定的,保护个人隐私,我现在写选票你们都看见了,后面的摄像机都照下来了,还有隐私吗?怎么叫无记名投票呢?谁都知道我投给谁了。这个做法是非法的,我拒绝投票,我要去(投票所)投票。
    
    杨:对啊,就到那个投开票所。
    
    孙:我要去,他们就说不能去,理论起来没有道理了,是吧?后来我就说你把选票给我,他就把选票给了我,还有一个选民证也给了我,选票上非常非常简单,就是五个人的名字,没有性别,没有年龄,没有党派,就这么一个选票。
    
    杨:五个名字,没有照片?
    
    孙:没有照片,没有年龄,没有男女,什么都没有,就是这五个名字。
    
    杨:有党别什么的吗?
    
    孙:没有。
    
    杨:那有编号吗,一二三四五?
    
    孙:没有。
    
    杨:也没有,也没编号?
    
    孙:没有编号。这个选票现在就在我手里啊,我现在把它拿来了,将来我照了照片发出去。
    
    杨:选票你没有还他啊?
    
    孙:给了我,结果没有投,他不让我到投开票点去。
    
    杨:他们就给了你一张选票,然后走了?
    
    孙:走了。
    
    杨:那他也没有把这一张空白的选票,不管你投没投,有没有收回去?
    
    孙:没有。
    
    杨:这个在台湾是不可以的。
    
    孙:哦,是吗?
    
    
    
    台湾选票丢一张可能就是无效选举
    
    
    
    杨:台湾选票发出多少张就要收回多少张,你发五百张就要收五百张回来。少一张都不可以,少一张这个投开票所就惨了,这个投开票所的票数可能会被宣告无效,除非能证明有人偷走选票。偷走的选票还是要追回来,如果有人污损选票,当场撕破,撕破的那张还是要拿回来。台湾的选票发出多少张要收回多少张,一旦发出的张数跟收回的张数不同,或是说一张不见了你也无所谓,那就代表选票是可多可少,可有可无,就变成票柜里头的票是不可查证、不可相信的。你们有选举人名册吗?
    
    孙:有的。
    
    杨:那你在拿走选票之后有盖章吗,或是说有签名吗?
    
    孙:没有,没有盖章。
    
    杨:啊,那这个选举人名册拿来干嘛?
    
    孙:就是啊,他就给我了,我就拿起来了。
    
    杨:那他有一个选举人名册不是吗,有一本名册。
    
    孙:可能还不一定有呢,贴出来一个选民榜。
    
    杨:那这样的话,有多少选票就没人知道了。
    
    孙:那是的。
    
    
    
    台湾开票前票柜是不可以动的
    
    
    
    杨:台湾的情况是你到投开票所去,票柜是不可以动的,动了以后大家就反对,票柜只要离开投开票所大家就会反对,因为这样就表示主持投票的人可能会做票。投开票所不能停电,如果亮了又暗了的话,也惨了,那一定是想投塞选票进去,做假。这个在过去台湾专制独裁时代是发生过的,就是每逢投票必停电,所以我们很有经验。
    
    
    
    我们在领取选票的时候会有一本造册,这个造册就是记录你是谁、年龄什么的,你拿着你的身份证去,然后你给他对一下,你还要拿一个印章去。印章盖在你的选举人名册名字上面,给你盖个章,给你一张选票,过去还会在你的身份证上盖个戳,说明你投过票如果你没有带章就要留一个手印,所有的程序都要非常仔细,因为只要一个程序不对就完了。进到投开票所里头他就有一个印记,一个你要投给谁的圆印记,你要在你投的人上面的空格盖一个章。
    
    
    
    台湾的选票是没有说你可以写一个人的名字上去的,我们没有那一格。反正你要参选的话,参选的资格很简单,只要参选了上面就会印你的名字,就会有号数,因为他要抽签。你像你有五个人嘛,甚至于你要参选,他竟然没有把你印上去,就是会有第六格。那一般台湾就是说要抽签,你是第几号,因为第几号比较容易宣传。到了最后选举的时候,大多数不是认名字,而是记号数。比如说这一次总统选举,蔡英文抽到了一号,马英九抽到了二号,宋楚瑜抽到了三号,所以他们一出来都会比手势。有些老人了,对一些字认起来不方便,号数他比较容易认,投二号,投三号,投一号,就这样子。到最后你就会看到台湾的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号码,一、二、三,然后大家就开始记名了,谁是几号,打开选票后对一下号码上的名字,就盖章了。台湾是这样,所以你刚刚讲的那个程序,我觉得基层选举这样办是很不切实的,非常不切实。知道什么时候公布结果吗?
    
    孙:不知道,上一次是隔了四天以后。
    
    杨:孙教授你估计一下你们这个选区有多少选举人,就是投票人。
    
    孙:投票人大概是一万多吧。
    
    杨:一万多,那很少啊。
    
    孙:是的。
    
    杨:开票大概一个多小时吧。
    
    孙:是的。
    
    杨:那他不能当天开完就公布吗?
    
    孙:没有。
    
    杨:没有当场开票?
    
    孙:没有,没有开票。今天(12月13日)一早我就写了一封信,给山东大学党委书记,我跟他说,建议他马上开票。因为票运到另外的地方夜长梦多,会出现作弊的现象,我希望他能够主持正义,马上开票,而且公布在什么地方开票,人们可以去监督这个开票。我拿着这封信去找,到他办公室等了半个小时,他不见面,后来说上午不来了,我只好退出(信交给秘书)。
    
    
    
    选务工作违宪违法,选举应该无效
    
    
    
    现在有一个问题,这次选举中存在着许多违宪违法的事例,其中一个是当局规定男的候选人必须是(中共)党员,把很多非党员都排斥到外面去了,是违反宪法的,宪法规定男女平等。违法的地方太多了,比如说,有人来听了我的演讲,回去就受到警告,党委找去谈话,问:“你还想毕业吗?你还想考研吗?”另外就是我的朋友,到山东大学来帮我助选,有十几个人,第一天来了他们(公安)就摄像,马上去查,每一个人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全查出来了。以后公安到他家里去谈话,说:再去支持孙文广就要劳教,很多威胁,最后这十几个人几乎都进不来了(公安在山大门口堵住)。到这个程度,这都是违反法律的,因为有部法律规定选举中不能采取威胁的手段干扰选举,如果有了,就要判三年以下徒刑,这都是明确规定的。
    
    
    
    杨:这个法叫什么名字,叫选举报名法吗,还是……?
    
    孙:不是,它叫选举法(还有刑法)。
    
    杨:选举法叫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适用一个类型的选举吗?
    
    
    
    孙:不是,它这里面包括很多了,包括区县的选举还包括市里的选举,有一些规定在里头,其中有一条非常明确,就是违法的话要判刑的。现在既然有这么一些现象,大量、普遍的现象,我们就认为这个选举是无效的,就得打官司了。打官司前首先我们要取证,有些证据大家都知道的,很容易取,比如要男的(候选人)是党员。还有一些是个别的,他们在后面做一些动作啊,这个我们要去取证,比较难,因为大家都害怕,我把名字写上做证,会不会开除我啊。
    
    
    
    这类选举舞弊,后面要告发,争取重新选举,在台湾是一个什么状况,能不能请你介绍下?
    
    
    
    选举公务机关违法,“选举无效”
    
    
    
    杨:台湾的情况,我们总共有三种情形跟选举有关,但这个都是不涉暴力的,涉及暴力的话那还有刑法,就是不涉暴力,各种情形有三个。
    
    
    
    第一个就是“选举无效“,选举无效指的是办理选举的有关机关在选举的案子上面,选票不符合或是他执行投票的过程中有不符合法律的情况,整个选举宣告无效,就是你开票也没用,因为是整个选举无效。
    
    
    
    第二个叫“当选无效”,通常就是被抓到当场买票,就是某个候选人去买票,用威胁的方法或是各种方法,妨碍到了整个选举的公平性,经过法官宣判,当选无效。国民党的候选人在过去一两年被判当选无效的,大多数是被抓到贿选、贿票。所以前两年台湾有很多地方举行立法委员的补选,大概有六个地方,都是因为当选的国民党立委被法院宣告当选无效,因为他贿选、买票,被取消当选资格甚至要吃官司,抓关起来。
    
    
    
    所以孙教授你听懂我讲的这两个的不一样了吗?选举公务机关的违法叫“选举无效”,参选人的违法叫“当选无效”。这是两个不同的官司,在过去的情形里常会同时被起诉。有时候是比较混合型的,都会被起诉的,当选无效最主要的就是有证据证明这个选票里面有问题,要求法官、法院或是检察官查封选票,查封选票以后要清点选票。我刚讲台湾如果少一张选票,或者选票多了,选举无效。
    
    
    
    所以你说你手上有一张选票,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说这次选举无效了,选票必须查证。在台湾起诉了以后,由地方检察官查封选票,查封以后又要查验,一张一张一张地拿出来看,一张一张地清点,数字要对,所有记载能被验证。可是我现在听起来如果选举名册并没有盖章没有核实,他发出选票,这种选举当然无效了,因为就表示他不核实这个数字,那选票就随便他做假了。
    
    
    
    票箱在开票前离开投开票所,“选举无效“
    
    
    
    中国的情况跟台湾不太一样,选票的票箱还可以动来动去,在台湾是不可以的,只要票箱被看出曾经离开过,在开票之前离开过投开票所,“选举无效“,那是绝对选举无效。刚刚我听你讲的过程,我的看法是你们的选举根本就是无效的,以台湾的法律讲就是如此。孙老师我听起来的话,不晓得选务单位如何核实发出的选票跟收回的选票,那不是给自己很多做票空间吗?那就是假的嘛,投票根本就是假的。
    
    
    
    台湾还有一个规定,选举前一天选务单位领走多少选票,这个数字也是重要的。总共发出多少选票,收回多少选票,还剩余多少空白票,数字统统要对,一个数字不对,选举无效,所以他们都很紧张。如果有人没有投下去,警察马上就到,问你的选票呢,他说我想拿回家作纪念,不可以,没有拿回家做纪念这回事,你只要拿了选票就要投进票柜。你可以投空白票、弃权票、污损选票,把选票上面搞得乱七八糟,都可以,可是不准把它撕破,撕破要吃官司,也不可以带走,反正你进去,选票一定要做了处理才能出来。因为对他们来说少你一票,他们整个投开票所就就完了。选务人员任务重大,选票差一张就是选举无效,选举无效以后他们是否接受选举无效的行政处分或是有没有过失,这都要接受调查。至于这种所谓的投票之后没有马上开票,在台湾那是绝对百分之百的选举无效。
    
    
    
    “意图使人不当选”
    
    
    
    你遭遇的情况,在台湾有一个罪名叫做“意图使人不当选”。也就是说一些人不准你去做宣传,威胁你,到法庭去,“意图使人不当选”这个罪名就成立了,是要坐牢的。
    
    
    
    孙:意图使人不当选,那么这个东西比较空泛吧。
    
    杨:如果你侮辱他、骂他,用不实的传言侮辱他,就是意图使人不当选。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知道这有多严重,宋楚瑜出来参选,蓝营的立委在地方告诉大家说,你投给宋楚瑜就是投给蔡英文,或是说你投了宋楚瑜就是投了废票,宋先生马上在公开场合说,这是意图使人不当选,要告你,对方马上就住嘴了。
    
    孙:有人在背后造谣,说孙文广的女儿是“藏独”等等,就是触犯了这种罪名。
    
    杨:是,这就是意图使人不当选,这个不是诽谤罪,是意图使人不当选,你刚遇到的都是意图使人不当选,在台湾这是重罪。
    
    孙:哦,好的。
    
    杨:谢谢孙文广老师来谈谈你的经验,谢谢,再见。
    
    
    
    2011年12月22日孙文广整理于山东大学
    
    2011年11月、12月
    
    
    
    希望之声电台:抄家收房,当局百般阻扰孙文广参选
    
    
    
    孙文广教授力争捍卫参选人大代表权
    
    
    
    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本台11月29日消息,近日,前山东大学教授、独立参选人、民主人士孙文广回到山东大学参加人大代表选举,进行演讲等活动时,多次受到警察的跟踪、阻拦,竞选海报也被撕毁。孙文广依然决定要参加选举,捍卫自己应有的权力。
    
    
    
    孙教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2007年他第一次参加人大代表选举,当时人们都怕受牵连不敢支持他的正义之举,他一个人坚持下来了,结果还挺好的,有的班上90%多的学生投他的票。
    
    
    
    孙教授认为,“选举活动号召民众关心自己的权利,国家是人民的,共产党在操控选举、统治选举,如果都不参加选举,共产党就以为天下是他的了,通过选举可以表达自己的意志。”
    
    
    
    26 日,孙教授在校园演讲,有20多个“国保”在周围监视。有的学生表示,山大的选举受控制,有关选举的信息被封锁,还有的学生揭露山大选举的黑暗,竟然规定只能选“二女一男,男的必须是党员”,显然是为了剥夺非党员孙教授的被选举权。
    
    
    
    孙教授的演讲听众很多,孙教授的支持者孙万宝、张金凤、刘桂芹、张庭夫等在山东大学贴出“反对暗箱操作”等竞选标语,全部被撕毁。孙文广教授说,他将追究破坏竞选者的法律责任。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张翠报导
    
    
    
    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因竞选宣传遭传唤
    
    
    
    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12月3日上午11点,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准备去校园进行竞选宣传活动,被警方以所谓“涉嫌非法集会”的罪名传唤到山大路派出所。本台就此事件采访了孙文广教授和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
    
    
    
    孙教授告诉记者,他正准备出门去校园张贴选举海报,然后去餐厅会见选民,突然被楼下的八九个国保和山大公安便衣强行拖上车,拉到派出所传唤。
    
    
    
    (录音):“其实他也没什么好问的,主要是简单问了几句就把你关在那里,关了四个小时。开始不给传唤证,我说你不给我算怎么回事?他又回去商量一两个小时,才给了传唤证。”孙教授表示,整个过程是在拖时间,破坏他中午与大学生见面,利用公安、国保的力量打压独立参选人,在选民中制造恐惧。
    
    
    
    李向阳律师指出,官方对孙教授竞选活动的干涉和传唤是违法的。(录音):“中国当前实行的选举制度,从根本上说,他们拿出一套选举规则,这是面对社会的,是哗众取宠的,而实质上他们是不想选举的。中共向来就是限制下层民众的横向交流,假如通过选举宣传,民众加强了横向交流,是中共所不希望看到的,有了横向交流,选举就有可能成功。孙教授的竞选活动是一种横向交流的方式,是中共最怕的,他们就通过暗的、明的以致毫不掩饰的流氓手段,对宣传活动进行打压。”
    
    孙教授揭露校方惧怕选举失控,而私自划选票的暗箱操作的黑幕,他同时指出追求个人仕途而趋炎附势的教师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教师、学生支持他的参选,但迫于工作生活的压力而敢怒不敢言。孙教授说,他的参选活动至少为民主选举之路点燃了一把火炬。(录音):“真正能选上,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们可能矫正一下,让大家看到还有一些亮光,也是一种鼓舞,唤起人们的一种权利意识。”
    
    
    
    李向阳律师认为,孙教授竞选的意义在于唤醒民众。(录音):“孙文广教授作为全国的知名人士,他的民主理念、民主信仰是非常坚定的。他这样一个老人,一个学者,站出来参加竞选活动,我觉得意义不在于能选上,在于以实际行动来感染民众。今天孙教授选举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因为中共当局会通过各种手段阻止、打压,以至于用幕后手段,不会让孙教授选举成功的,但这个活动的意义上是非常深远的。”
    
    
    
    李向阳律师表示,非常敬佩孙教授这样七八十岁高龄的老人,为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战斗在第一线。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抄家收房当局百般阻扰孙文广参选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12月12日是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投票选举日。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是独立参选人之一,但因受到当局阻扰没能参加投票。孙文广教授告诉本台,当局为了阻止他参加竞选,将他的房子抢走,电脑等物品也背抄走。
    
    
    
    孙文广教授说,今天是投票选举的日子。但早上7点他就被20几个国保人员拦住,不许出门。【录音】“今天十二号投票,投票从上午七点开始,十几二十个国保、公安看着我,不能出门一步。我住在宿舍楼里,大楼的门口堵住不让出来,没有让我去投票。但他们送来一个票箱让我投,我说这个不可以的,你有摄像影机,那么多摄像机在这摄像,让我投选票,这是公开的,投票应该是到固定地点,他送到我家里来,一个人抱着一个票箱。”
    
    
    
    孙文广教授说,为了阻止他进行人大代表选举,山东大学房改办在当局的指示下,于12月9号将他住了26年的私人房子强行抢走。【录音】“这两天连房子都给抢掉了,干扰选举。这个房子是原来我的福利房,85年就搬进来住,一直住了26年。原来是福利房,房改以后买来变成了私人的房子。学校要买,出的价钱四百一平方米,现在市场价是九千,当然我不卖了,他们就来强抢。单单选在这个选举的最关键时刻,12号投票,他9号来抢,实际上就是阻挠我参选。”
    
    
    
    孙教授说,当局用各种办法对他进行骚扰,竞选从开始宣传那天起他就遭到打压,支持孙教授参选的海报、宣传栏全被破坏。当局还出动大批警察、国保拦截、阻止他们进入校区,威胁、恐吓教授的支持者,扬言:“再去支持教授竞选就劳教!”
    
    
    
    今年77岁的孙教授面对如此疯狂的打压,毫不退缩。早年他曾被投入大牢,受到批判。前年为了纪念赵紫阳,在当地的英雄山上被据传是当局派的一群人打断了四根肋骨,住院多日,至今身体还未痊愈,孙教授多次报案,当地警方就是不予立案,打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韩菲采访报道。
    
    2011年12月12日
    
    
    
    大纪元时报:山东济南人大选举,孙文广遭软禁
    
    
    
    【记者李敬一报导】今天是山东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投票日,山东独立候选人孙文广教授被软禁在家中。楼下有4辆济南牌照的车、1部警车、几个穿便衣的人看守,不许他出门也不许到竞选现场投票。
    
    孙文广表示,因为他坚持参加选举,坚持到学校演讲,他们很恼怒。其实早在9日下午,他的房子被山东大学强行抢去,目的是让他为了房子无心顾及选举,但他没受其扰,当天晚上照样到山大校园演讲。
    
    77岁的孙文广教授4年前开始参加独立竞选,每次竞选都受到很多类似黑社会人员的骚扰、恐吓、强行阻止。
    
    维权网指,孙文广为了实现自己认准了的民主与人权的普世理念,呕心沥血、忍辱负重了一生。
    
    2011年11月30日
    
    
    
    新唐人: 孙文广力争参选,揭中共操纵选举
    
    
    
    【新唐人2011年11月30日讯】目前大陆各区县每5年一次的地方选举正在进行,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28号在济南历城区山东大学发表参选人大代表的演说,遭到数十个穿便衣的国保和公安人员阻挠,并以各种方式阻挠他参选。但孙文广不改初衷,坚持参选,他表示,他要用自已的亲身体验来揭发中共当局操纵、控制选举的卑劣伎俩。
    
    
    
    28号早上,孙文广去学校想见新调来的党委书记,反映一下情况。他在书记办公室门口足足等了4小时20分钟,最终没有见到。中午,70多岁的孙教授到学生餐厅向学生派发他的名片,学生们对他说:「早就想认识您,我们一定支持您。」这时过来七八个「国保」警察,把他围起来赶走。孙文广:「他们七八个国保、公安就围在旁边,骂骂咧咧的。」
    
    
    
    孙教授表示,2007年他第一次参加人大代表选举,有的班上90%多的学生投他的票,那时当局也采取各种方法破坏他参选,并恐吓学生。为了这次参选人大代表,孙文广教授26号一早准备了6张展板和标语前去山东大学张贴,上面写着「反对暗箱操作」、「强烈抗议剥夺男公民的被选举权」、「请选孙文广」,「坚决捍卫公民权利」等。但中午时,他贴的海报被撕,展板被抢。
    
    
    
    27号上午,孙文广再次前去山东大学演讲,数十名穿着便衣的国保和公安人员,一字排开,查看证件,孙教授和支持者拿出身份证,也不放行。经过抗争,孙文广拿出校园卡才得以进入,但与孙教授同来的朋友被警察阻止。他指出,为阻止他参选,当局调来6个学校的公安对他围剿。孙文广:「山东大学有6个分区,公安基本上全部调到这个校区来了,他们要反对独立候选人,不让你独立参选,你要听党的指挥,党叫你选谁你就选谁,你要想自己来一套非把你打倒。」
    
    
    
    孙文广还表示,他对这次参选没抱太大希望,就是想通过自己参选,揭露中共当局操纵、控制选举的卑劣伎俩。他表示,国家是人民的,共产党在操控选举,如果民众都不参加选举,共产党就以为天下是他们的。
    
    
    
    孙文广教授曾经担任过山东济南政协委员,退休前是山东大学企业管理系主任。文革时曾因「攻击毛主席」长期入狱。中共召开十六大前夕,他致信中共政协主席李瑞环,要求中共率先实行党内民主化。
    
    
    
    今年区县人大代表选举的候选人中,有许多民主人士或维权人士以独立候选人资格参与,他们遭到中共当局各种手段的打压、阻挠,直到目前,没有人成为正式候选人。
    
    2012年1月3日
    
    
    
    美国之音:中国基层人大换届中的“独立参选人”
    
    
    
    记者: 申华,发自华盛顿
    
    
    
    2011年中国县乡人大换届选举中,各地涌现出了一批独立参选人。他们试图依托现行选举框架尝试社会改革,不过竞选之路艰难,落选幾乎注定,然而民主的历炼促使他们多方深刻思考選舉中存在的問題。
    
    
    
    实践新选举法
    
    
    
    2011年11月起,中国城乡举行地方人大换届选举。新华社说,全国城乡两千多个县,三万多个乡,将选举产生两百多万名县乡人大代表,全国将有十多亿选民投票,这是2010年3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选举法修正案后举行的首次选举。
    
    
    
    依照新选举法,农村人大代表产生依据的人口基数,要和城镇人大代表依据的人口基数一样,中国农村人大代表总数有望因此增加。
    
    
    
    “歌德派”
    
    
    
    但是人大代表群众基础差的突出问题依然存在,因为人大代表由上级内定,当了代表就成“歌德派”,于是近年来中国不断有“独立参选人”产生。
    
    
    
    张群选是贵州省独立参选人陈西的夫人,谈到基层人大代表产生时,她对美国之音说:“就像我们这个社区吧,人大代表就是社区的领导,还有建筑公司的领导,反正代表都是领导,劳动模范那是在工厂。假如人大代表有党员,就要找出一个群众(搭配),而那个群众就是所谓‘积极分子’。他们的做法就是,围绕政党来提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2011年中国各地涌现出100多名所谓“独立参选人”,还有报道说,人数可能高达500人之多。维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日前说,仅四川成都市2011年就有近70余民众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选,是中国单一城市最大的独立参选人群体。
    
    
    
    骚扰恫吓
    
    
    
    独立参选人的尝试总体以失败告终,他们普遍受到骚扰和恫吓。最新报道说,元月一日下午,成都市双流县东升镇独立参选人幸国惠,被街道办事处官员诓骗后,在住家附近被维稳人员团团围住,抬上汽车带走。贵州省独立参选人陈西最近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0年。
    
    
    
    内外结合
    
    
    
    独立参选人为什么投入现行制度下的选举?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是知名中国异议人士,谈到依托现行选举制度的初衷时他说,中国的政治制度变革可以通过内外两种方式进行。
    
    
    
    他说:“对于中国的这个制度,我觉得它是需要改的,而改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内部改,利用其中的一点积极性,大家配合起来改;还有一种是在外界压力下改。现有的制度当然是没有希望了,非常陈旧,就是适合一党专政的制度。现在我们希望它能够改,自己改最好,或者说内外结合地改最好。另外就是强力的,在社会压力下改。”
    
    
    
    孙文广说,他所在的山大校区,选民普遍失望和无奈,因此支持他独立参选。他对美国之音说,参加这次选举就是希望以此唤醒民众,这个目的看来达到了。他说,他肯定不会当选的,因为当局完全操控了选举。
    
    
    
    认识选票
    
    
    
    徐彦是杭州的独立参选人,博客作家,他对美国之音说,亲自参加这次基层选举的一个积极效果,是扩大了自己在选民中的知名度,而选民也从中得到一定教育。
    
    
    
    他说:“是这样的,很多朋友都知道手里有选票,可以由此影响选举如何进行。不过,在这方面大家了解还是太少了,还是需要让大家不断了解选举的意义。”
    
    
    
    除选举外还要关注其它方式
    
    
    
    这位独立参选人说,参加体制内的投票选举,只是推动中国社会变革众多方法中的一个:“除了选举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就选举而言,不光只是选举这种方式,还有其它各种方式。只要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及各方面的权利更加重视,该关注的都更加关注,那么整个社会就能不断进步。”
    
    
    
    此次中国县乡基层选举中,独立参选人通过网络受益匪浅,了解和丰富了参选知识,提高了知名度。中国网警对他们实施封网等限制,不过独立参选人们表示,将继续设法利用网络平台。北京海淀区独立参选人韩颖对美国之音说,她对选举过程中通过网络获得选民的宝贵支持兴奋不已。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81144503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7)(视频、图)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图)
·孙文广:清明去英雄山半途而返(附图)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5)(图、视频) (图)
·孙文广:公园悼念孙中山、赵紫阳(附多图)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新书《参选纪实》(4)(图、视频)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新书《参选纪实》(3)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2)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新书《参选纪实》(第一章) (图)
·孙文广:纳粹、苏联特工头子下场(附多图) (图)
·孙文广:《参选纪实》即将香港出版 (图)
·孙文广:听温总理谈选举有感——兼说台湾乡镇长直选 (图)
·孙文广:山大选举违法理应重选——给人大的公开信(附视频、多图) (图)
·孙文广致人大指参选权被剥削
·孙文广、倪文华等山东维权人士呼吁废劳教放李红卫(附多图) (图)
·孙文广:六四判刑6年解金玉昨日婚礼 (图)
·二会期间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被监控
·孙文广、倪文华以及维权人士看望济南被强拆户/视频 (图)
·黄晓敏调查地震捐助款被限制 孙文广给拆迁户拜年送温暖
·孙文广: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
·孙文广: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图)
·孙文广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图)
·孙文广: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 (图)
·孙文广: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
·孙文广:一位初中学生的问题
·孙文广: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
·巩磊:读孙文广先生文集有感
·孙文广:2010清明节声明—悼念英烈 拒绝遗忘
·孙文广:请听疆民心声——再论索赔和究责
·孙文广:普选、直选和竞选写进中国宪法
·孙文广: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有感柏林墙倒20年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
·孙文广:郭泉的伟大母亲
·孙文广:声援东明民众反污染争人权
·孙文广:获奖感言
·鲁扬:殴打孙文广的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声援孙文广君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杜光:愤怒谴责毒打孙文广教授的暴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