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司马南:读书人心忧天下——答《时代周报》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7日 转载)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佚名
     (博讯 boxun.com)

    《时代周报》:那您能否概括一下您的政治主张?
    
    司马南:我没有《宪法》、《党章》之外独特的政治主张。作为公民,我把《宪法》作为最高原则;作为党员,我的政治主张,《党章》里面讲得每一条都很清楚。现在,有人公然违宪,更有人抛弃党的宗旨,背叛人民作威作福。我为此痛心,为此不平而鸣之。
    
    《时代周报》:您以前是一名“反伪斗士”,后来却涉足政治,成为"左派思想阵地的领军人物",您的思想经历了怎样一个过程?
    
    司马南:“反伪打假”是20年前新闻记者生涯衍生出来的副业。当时与大行其道的严新、张宏堡、李洪志、胡万林等神功大师作斗争,很艰难,很残酷,很费时,后来,江湖故事引起包括《南方周末》在内的媒体关注, “反伪斗士”是他们贴到我脑门上的符号。我只是一个读书人,心忧天下的读书人。
    
    1989年后,因为思想极度苦闷,我一头扎进政治哲学,从古希腊到中国先秦,从法国卢梭到中国的黄宗羲,揪住“民主”这个当代政治问题的牛鼻子,20多年里,我做了大量的阅读与思考。
    
    2008年,《南方周末》关于普世价值评论的政治倾向令我震惊。那时,我刚刚学会打字。梳理南方系的脉络,发现他们的评论将可疑的普世价值作为最高标准来统摄改革开放,诡称中共要看齐普世价值,把抗震救灾说成是“践行普世价值”,“中共在兑现关于普世价值的承诺”。于是,我连夜致信《南方周末》,声言“没有普世价值,中国照样抗震救灾”,声言“国人当有文化自信”。接下来,我一口气写了几十篇分析普世价值,探讨学术问题,实际上发起政治批判的文章,对南方系的“反体制行为”进行公开批评,引发您已知的系列社会反响。
    
    那以后,针对民主问题、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问题、一党执政问题、解放军政治本色问题等一系列中国根本政治制度中最重要的问题,我开始有计划地撰文,去年出版专著《民主胡同40条》,副题“中国民主政治一般原理的随机思考”。
    
    “反伪斗士”讨论政治问题,角色好像不对路,其实一脉相承。神功大师谋财害命,反体制“政治神棍”祸国殃民,他们的本质都是骗子,大小不同领域不同罢了。有趣的是,逃亡海外之后,在某国的庇护下,当年的神功大师已经与藏独、疆独、台独势力彻底合流,自甘堕落为中国人民的敌人。
    
    《时代周报》:在您的一些观点中,您认为世界在现在历史阶段并不客观地存在着,或说尚未形成一个叫"普世价值"的东西,无论是东方,或者是西方,都没有一种价值主张能"普世",您的意思是?
    
    司马南:普世价值,假使存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金律为什么不是?“仁义礼智信”为什么不是?所以,普世价值定义权,比普世价值本身更重要。别忘了,你们南方系热衷的普世价值,恰恰不是中国人定义的。“价值”是经济学术语,强调有用性,一个东西对于不同的主体同样有用,这个瞬间很美妙是吗?那么请问,狼与羊的普世价值是什么?
    
    《时代周报》:您曾说过"中国应该争取普世价值的定义权、解释权",为什么?
    
    司马南:美国人主导的世界秩序,是按照其国利益最大化原则建构的。争取普世价值的定义权,无非是争取意识形态话语权,意在规避、减少西方铁砂掌“软实力”对中国的伤害。
    
    《时代周报》:您怎样理解"毛左"的含义?您是一位"毛左"主义者吗?
    
    司马南:“毛左”一词是买办文人首先使用的,意在贬损那些主张继承毛泽东精神遗产,捍卫13亿人根本利益,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人士。他们把所谓“毛左”,定义为“极左”、保守,甚至 “辫帅”张勋及其满清遗老遗少,污蔑他们要在中国搞第二次文革。
    
    一次集会上,针对来自买办文人的污蔑,我即兴讲过一段话:
    
    “毛左”不是极左,毛左也不是列宁所批判的“左派幼稚病”的患者。“毛左”是爱国主义灵魂统摄的民族主义者。 “毛左”是有担当的知识分子魂灵相通的价值观念共同体。“毛左”是弱势群体(工人、农民及其他共产党的娘家人)祈祷理想中国的信念守望者。“毛左”是坚信霸权主义没有资格作我们榜样的民族文化自信者。“毛左”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者。“毛左”是那些鱼肉百姓的大佬、精英天然的掘墓者。“毛左”是当代臣服帝国主义自觉精神矮化堕为“带路党”的势不两立者。“毛左”是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崇高精神与丰功伟绩最深切的缅怀者和永远的追随者……
    
    我想您能理解,上述辩说,显然属于集会上的激昂之词,不属于严谨的学术表达,但是,大意不错。如果按照这个自定义,我可以算作一个“毛左”。
    
    不过,一个概念如果要经过这么复杂的定义之后才能被使用,且使用起来须解释一番既拗口又复杂,说明其“社会适应性”有问题。所以,我不主张使用这个人家硬塞给我们的概念。
    
    我的意思您听清楚了么?“毛左”这个词儿是“公知”们强加给政治对手的,我不愿意接招儿,不愿意承认我是“他们定义的毛左”。要说我是“毛左‘也可以,定义得由我们自己来;用不用这这个概念,也要由我们自己来决定。
    
    中国社会如此之复杂,用幼儿园大班好人坏人的“二分法”来格式化思想界现状,您不觉得失之于肤浅、简单、片面吗?难道除了左右没有其他?前后上下呢?中道、中正、中立呢?我这个人啊,右眼看我左,左眼看我右,我左右都不逢源。
    
    告诉您,司马南是“国家利益派”。
    
    什么是“国家利益派”呢?一言蔽之,主张“13亿人利益最大化”的那一派。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博讯 boxun.com)
20193452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求是》杂志资深媒体人士:我为何要揭露司马南?/樵夫
·司马南透露王立军出逃美领馆的秘密/樵夫
·《求是》资深媒体人士解密:司马南、孔庆东等为何力挺薄熙来
·司马南要溜往美国?孔庆东被北大停课? (图)
·司马南被噤声 左派文人要言论自由 (图)
·司马南今日出境前往美国 被涉及国家安全而失踪
·网络盛传薄熙来用公款为司马南儿子支付费用
·司马南遭电梯夹头引嘲讽“高级五毛”反美备受质疑 (图)
·反美斗士司马南脑袋被夹 而且是在美国! (图)
·反美斗士司马南真的在美国受伤了 抱怨设施 (图)
·反美斗士司马南赴美度新年 在机场把头扭了
·司马南、孔庆东、张宏良 左派三将能撼动十八大么?
·“左派旗手”司马南遇中国大学生犀利提问 (图)
·姑娘很生气,"砸场"司马南 (图)
·五毛司马南讲座遭网友质问砸场
·司马南开讲座遭女网友“砸场子” 谁揍他就陪谁睡一晚
·女网友微博叫嚣:谁揍司马南我陪睡一晚 (图)
·司马南抨击艾未未 艾母要求拿出证据
·胡僵化 习端架 刘云山照本宣科/司马南
·于建嵘关心上访者,司马南说他溢美自己:良知何在?
·冼岩:从“造司马南的谣”到“司马南造谣”
·看山:司马南三问汪洋
·司马南,反美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
·应否对吴法天、胡锡进、王文、阮次山、司马南进行清算?/樵夫
·新四大恶人: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吴法天
·人可以无知,不可以无耻!——给校友司马南的几句话
·冼岩:司马南们“神功”揭秘
·冼岩:论骗术,司马南比李一高明得多
·美国崇拜当止/司马南
·司马南就南方周末“独家访奥及开窗事件”答记者问
·阿富汗“被连任”的总统/司马南
·钱学森晚年研究特异功能/司马南
·把中石油中石化卖给煤老板如何/司马南
·独立人大代表司马南选择改变自己
·批判司马南/应学俊
·司马南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普世价值观/鲁国平
·“民主杀手”司马南再次挥刀砍向民主/李悔之
·李悔之/凤凰网拍案惊奇——连评论司马南文章的帖子也要审查才能显示
·新浪网,连与司马南论理的文章也不能登?天理何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