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我要参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6日 转载)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作者按:《参选纪实》即将在香港出版,现摘录部分文字和图片,先行网上发表,基按书上的排列,现先发表第一章 2011年参选日记的部分内容。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日——12月29日)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选举日记
    
    
    
    投票日我不得投票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图1:我在投票日制作的展板
    
    
    
    12月12日是山大投票日。我大概凌晨两点多就醒了,突然想到何不做块展板让楼内人看看。2008年选楼长,我以第一高票当选,很多住户支持我。但知道我参选人大代表的人不多,我要用展板介绍自己。于是我开始动手制作,先到地下室找了块旧床头,早上四点多做成,放到一楼门内。负责看我的两个公安正在睡觉,完成后我有一些成就感,但是早七点多我下楼时展板已经不见。
    
    
    
    虽是投票日,但我却不得投票。约二十个公安堵在我家大楼门口不准我外出,不准我去投票。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我只能在8号楼内走动,屡次试着冲出去都没有成功。他们为何如此兴师动众?投票日堵我在家中,原因可能是怕我在投票点发表演说。一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人竟害怕一个七十七岁的老人见群众。
    
    
    
    中午来了五个朋友,三人是特地从临沂赶来的,其他两人是济南的。他们到我家表示支持,我们一起照了相,(这个大楼有24层共144户,公安无法检查每个进出的人员)。
    
    
    
    视频链接:http://youtu.be/X9XJdtyVlSU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图2:投票日票箱到我家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图3:公安站在门口拍照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图4:他们给了我一张选票,要我在公安的摄像机下写票,投入票箱遭我拒绝。这可能是世界上最简单的选票,除了姓名什么也没有,没有年龄、性别、党派、文化……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图5:投票几天后才公布当选者的票数,其他人得票一律保密
    
    
    
    下午三点,山大管理学院党委一位工作人员抱着“票箱”来到我家,让我投票。在他背后站着五六个高举摄像机的人,正在摄像。我说:投票应该是无记名的,你们在这样的条件下逼我投票,会把我的隐私公开,这是违法的,我能走路,我要到投票点去投票。最后他们把选票留下,径自回去了。
    
    
    
    下午四点半,我得知管院投票已经结束,恰好房改办送来通知,说我12月9日被抄走的东西放在仓库中,可以去取。于是我坐公安的车,取回了我急需的电脑和打印机。
    
    
    
    晚上向海外媒体发出一篇稿子,《投票日我不放弃投票》。
    
    
    
    2011年12月13日 星期二 选举日记
    
    
    
    早晨又去餐厅演讲,控诉投票日侵犯我的人身自由权利。餐厅里遇到数学院的刘老师,四年前2007年的选举中他对我的参选很不以为然,当时他说你自己不想想,共产党会让你这样的人去当人民代表吗?你当选的可能是零。今天又遇到他,在一起吃饭,他的态度有变化,大骂主持选举的人,说这次选举根本没有通知他去投票,也没有让他去参加提名会议,学校根本没有把退休人员放在眼里。他对我说:“你的参选也是一种信仰和追求,”带有肯定的意思。他说有人退休后打麻将、钓鱼,这是他们的兴趣,你的兴趣在政治。这位教师平日和我很熟,退休也近十年,是个老共产党员,看来他的观点在变化。我想这种暗箱操作下的选举制度造成的民间不满正在扩大,早晚有一天会被冲破,问题是冲破黑暗需要有人出面抗争、采取行动。今天还遇到一位姓郑的老师,也是退休多年,他说没有人通知他去开提名候选人的会,新选举法规定候选人应该和选民见面,但学校没有提供这种会面机会,这次选举和上次比是后退的。
    
    
    
    这几天我的手机一直打不进来,也接不到短信,下午去移动公司查问,才知道我的手机被“关闭”了,是谁干的?工作人员说不知道。
    
    
    
    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选举日记
    
    
    
    今天下楼仍有警车值班,我乘警车去了两个书店,终于买到了新版《选举法》。下午一位老师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所在的兴隆山校区(离中心校区二十公里,和我们不是一个选区)贴出一张选举结果,张榜公布后发现我得了十三票,下午该《通知》被换掉,我的名字不见了。看来在他们的选区搞选举工作的人不知道“孙文广”的名字是犯禁的。
    
    
    
    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选举日记
    
    
    
    今天一早我去餐厅,遇到校公安处的分管副处长,他坐在我旁边和我聊天。他说,我们的工作都是执行上级任务,请你谅解,我们也是要生活的。我问他,我的自行车、背包和展板丢失,是不是公安处的人拿走的?他说不知道,但他承认11月26日我贴出的海报很快被撕,是他指使人去干的(此事的现场录像已在网上发)。他还告诉我选票的开票工作并不在学校进行,而是把票箱拉到校外的选举委员会开票,我心想在此过程中是否有人造假,那真是天知道。
    
    
    
    最后在餐厅里遇到一个周日到我家的学生,他说回去后被党委找去谈话,威胁他不要再接触我,他的解释是那天我在餐厅被人推倒,是他扶我起来后送我回家的。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6)(视频、图)


    
    图6至图8:12月15日的庆功会有15人参加,其中有90后青年也有30后的老者
    
    
    
    今天晚上停止了夜间监控,我召集这次选举过程中曾帮助过我的朋友一起吃饭,也算是“庆功会”吧。一共来了十五个人,其中有两个在读大学生,很难得。大家谈了很多心得和建议,有的写证词证明因参与选举而遭到公安威胁。
    
    
    
    2011年12月16日 星期五 选举日记
    
    
    
    当局的惊恐
    
    
    
     早晨下楼发现仍有公安在值班监控,我去餐厅他们也跟着。饭后我离开餐厅准备去市场买些东西,听说选举结果已出来,贴在知新楼(党委、校长的办公大楼),路过此楼门口时我想进去看看。跟着的公安问我想做什么,我回应到里边看看,他们好像很惊恐,我迈开大步要进楼。这时从楼内突然冲出约二十个公安人员,不让我进门,我大声质问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为什么禁止教师进知新楼?他们不讲道理,就是不让我进,看来这几天知新楼中常备十几、二十几个公安人员,防备有人来冲击。我向他们讲明情况是来看选举结果的,有人进去把贴板抬出来让我看,我拿出照相机拍了照。回来后我才发现这个选举结果公告没有日期,除了官定候选人外其他人的得票数并不公布。这次山大的选举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也说明当局的心态是很脆弱的,他们的恐惧超过了独立候选人和一般选民。
    
    
    
    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选举日记
    
    
    
    今天中午去餐厅又搞了一次宣讲活动,因为学生们23日开始期末考试,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活动。主要是揭露选举中校方当局如何侵犯人权、搞了多少违法违宪的活动,散发了《选举实报》第三期,其中有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播杨宪宏电话采访孙文广的录音内容。
    
    
    
    早上在餐厅遇到一个新闻学院的研究生,他说上次我在餐厅广场上的演讲被公安录了像,还给在场的很多学生拍了照,然后把录像和照片发到几十个院所,让他们识别这些学生并找去谈话,让他们不要听孙文广的演讲,不接传单也不要围观,带有威胁之意。有的同学问我选举结果是否已出来,他们班很多同学投了我的票,他们不知道选举结果贴在知新楼下,那座楼是戒备森严的党委、校长办公大楼。看来对这次选举山大当局意图很明显,就是让人们处于闭塞状态,很多人对这次选举不知情、不了解、不关心,当局希望在悄无声息中把官定候选人送进区人大。直到官方通知投票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选举这回事,他们一些人最早是从我口中得知今年要选举的。山东大学有每周一期的《山东大学学报》和山大官网,我查了一下,没有看到关于这次选举的报道、通知和讨论,校方极力封锁这次选举的信息。
    
    
    
    2011年12月18日 星期日 选举日记
    
    
    
    今天赶印了《选举实报》第四期,其中头条是《山大选举违法,求索人证、物证》。午和晚间去餐厅散发,校公安有三人对我监控,他们坐在餐厅边上,听我演讲,看我散发《选举实报》。
    
    
    
    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选举日记
    
    
    
    今天遇到一个同学,跟我说管理学院的一个学生,因为听了我的演讲而被党委找去威胁,还让他写保证书。他感到很恐怖,对我讲话声音都很小。山大当局就是要在选民中制造恐怖气氛,在这种气氛的笼罩下他们才有可能得心应手地进行暗箱操作,他们用各种手段对独立参选人进行阻挠、破坏,甚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极力分化、瓦解、威胁和恐吓公开的支持者。
    
    
    
    在餐厅遇到哲学院的一个博士生,他说现在很多教师也包括一部分博士生,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关系生存问题。我听过一位五十多岁的博导说,他拖家带口,如果出来参选或把真实想法讲出来,会是什么结果呢?砸了饭碗,我何以生存?从事一辈子的专业不就全泡汤了吗?这就是中国的现实,中国青壮年知识分子的现实。即使我这样一个退休将近二十年的人,因为有了“出格”的言行,私有住房被抢、退休金每月扣发两千元长达三年时间、五次遭抄家,更何况是中青年知识分子呢?
    
    
    
    苏联能和平变革是因为有选举制度
    
    
    
    这位博士生还谈到了苏联,苏联为什么能比较顺利地完成和平演变?他说因为早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就已经开始建立起党内外的选举制度,尽管还不完善,但有了这种选举制度才有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脱颖而出。中国的选举制度至今还很陈旧,还是苏联早期的制度,所以中国要出现像苏联那样的和平演变是很困难的,中国将来的出路可能是突尼斯或埃及的模式。我心想北非、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都是不满的民众到广场表达诉求,最后推翻了专制,但也造成不小的动荡和很多死伤。中国如果能改进选举制度,就有可能和平过渡到民主化的道路上去,苏联和台湾都如此。建立一个和平、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需要体制内的开明派,如苏联的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如台湾的蒋经国。中共当局过去有过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开明派,现在还有吗?不得而知。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和民间力量的聚集,是民主和平过渡必不可少的条件,现在中国很多独立候选人所追求的不正是这样一个制度吗?他们揭露暗箱操作不正是要追求选举的透明、公正吗?当局的打压会阻碍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但打压也是对某些人的锻炼和考验。
    
    
    
    人类社会进入民主时代,总要伴随着各种选举,这种选举是否完善,是否有成熟的选将、帅才,不但要有理论还需有实践。现在的参选条件极其恶劣,这种条件不也正是培养选举干将的好机会吗?
    
    
    
    青年人的从政道路
    
    
    在这次参选过程中我也和很多大学生讨论过从政的问题,很多大学生把考公务员作为从政的一种途径,但公务员的环境能培养出独立的政治家吗?公务员和政治活动家不是一个概念。作为公务员首先要听从上级要求,根据上级脸色行事,想上级所想急上级所急,对民间的呼声和疾苦可以不闻不问,只要伺候好上级、博得上级欢心,他们就可以步步高升,他们整天想的就是如何升官。
    
    
    
    从政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就是选举的道路,这条道路现在被中国当局封堵。但这条道路是世界潮流的大趋势,是民间的道路、政治活动家的道路,也是世界民主国家的道路,他们坚守民间、紧随民意、了解民间诉求和疾苦,有振臂一呼喊出民众心声的勇气,通过选举和帮助他人选举成为政务官员。很多著名政治家都是经过多年选举风雨,摸爬滚打,最后成为国家领袖的。有人说在一个中等国家总统可以任命的职务达几千个,这些人也或多或少都有选举的经历,这才是民主国家的从政道路,是未来中国的从政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可以出很多杰出的人才。
    
    
    
    我女儿高中毕业时问我将来在中国从事什么行业最有前途,我说有两条路:一是从商,中国开始建立起市场经济,必然会为商人开拓出广阔的道路,投身商业运营,英雄终有用武之地,将来的中国会出现很多亿万富翁;二是从政,我说的从政是从事选举政治而非当公务员,中国终有一天要实行民主政治,这里有广阔的道路,就如市场经济一样会为人们提供很多机会。可以看看一些民主国家的建立,他们的总统是些什么人,总理、部长是些什么人,他们都是民主政治坚定的信仰者,有些是很普通的人。波兰总统瓦文萨原来只是造船厂的电工,捷克总统哈维尔民主化之前是一位剧作家,南非总统曼德拉原来是一位律师。他们都不是沿着科长、局长、厅长这种中国的公务员升迁道路发展的,美国很多总统也不是公务员出身,而是沿选举的道路当上国家元首的。
    
    
    
    选举是未来从政的基本道路,现在很多年轻人看到社会的黑暗、官场的腐败,心怀变革志向,有些人想从政,甚至下定决心把未来的人生投入政治中。这次选举过程中我接触了不少大学生,他们有这种志向,我劝他们关心政治,关心民间疾苦,关心选举活动,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是目前政治体制下唯一直选代表的方式,应该关心这个选举,关心选举的现状和弊端。自己参选或帮助一些独立候选人,大胆揭露选举中的违法行为,对那些利用权势、胡作非为、打压我们的人,要大胆地向他们说不,对那些素不相识的官定候选人可以投弃权票或反对票,强权之下不要当驯服的羔羊,更不要做独裁的工具。有朝一日一旦条件成熟,自己就可以挑起大梁参加选举,从事竞选活动。选举可以从眼前开始,班干部选举、学生会选举、协会选举,都有施展才干、锻炼能力的机会,为何不出来选一次?如果有人操控、打压,也不妨用各种方式挑战他们。
    
    
    
    2011年12月29日选举日记
    
    
    
    广东的主动参选
    
    
    
    今天的《南方周末》第二十二版,有一篇《主动参选》的报道。广东的广州和佛山,分别有两位主动参选者,他们主动联名推荐甚至贴海报,扫街拜票,结果当地的选务机关也很开明,支持他们的要求,使他们成了法定候选人,名字上了选票,最后都当选了。其中一个是维权的律师,常年从事公益法律服务的魏济民;另一个是佛山的老农民郭伙佳,他平日坚持为农民维权,过去曾是村子里的民办教师。2008年秋,他和乡亲们向广东省国土局争取到了十九份征地批文的公开,发现了违规批地的诸多嫌疑,他的维权活动受到广大农民的拥护。
    
    
    
    这两位主动参选者 ,平日在选民中都有着很好的形象,他们有为公益事业服务、为农民维权的良好经历,正是他们的服务精神而博得了选民的支持,这种服务精神也是他们的出发点,他们的当选还与当地政府的开明态度有密切的关系。广东的主动参选者获得成功的事例,会鼓动很多独立参选人在2012年继续参选。
    
    
    
    广东这两位主动参选者,也给各地的政府机关、企业、学校做出了榜样。在过去一年中,很多地方的人大选举工作还停留在二十几年前的水平,他们内定候选人,候选人毫无积极性,躺在家里也可以当选。选务工作人员的主要任务就是,保证这些内定候选人当选,对主动主动参选的独立参选人极尽打压之能事,有的限制人身自由,有的强迫到外地旅游,有的强抢房屋,有的威胁恐吓支持者,这些人不但败坏了社会的风气,而且以身试法,等待他们的应该是法律的制裁。
    
    
    
    希望广东的主动参选行为能在全国发扬光大,各地选务机关应坚持依照法律开展选务工作。最重要的是,保护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公安机关应该保护公民的权利,而不是用暴力侵害公民的权利。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51144802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文广:清明去英雄山半途而返(附图)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5)(图、视频) (图)
·孙文广:公园悼念孙中山、赵紫阳(附多图)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新书《参选纪实》(4)(图、视频)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新书《参选纪实》(3)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参选纪实》(2) (图)
·参与首家连载:孙文广新书《参选纪实》(第一章) (图)
·孙文广:纳粹、苏联特工头子下场(附多图) (图)
·孙文广:《参选纪实》即将香港出版 (图)
·孙文广:听温总理谈选举有感——兼说台湾乡镇长直选 (图)
·孙文广:山大选举违法理应重选——给人大的公开信(附视频、多图) (图)
·孙文广致人大指参选权被剥削
·孙文广、倪文华等山东维权人士呼吁废劳教放李红卫(附多图) (图)
·孙文广:六四判刑6年解金玉昨日婚礼 (图)
·二会期间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被监控
·孙文广、倪文华以及维权人士看望济南被强拆户/视频 (图)
·黄晓敏调查地震捐助款被限制 孙文广给拆迁户拜年送温暖
·孙文广等人春节看望济南“窝民”和拆迁户 (图)
·孙文广教授居住26年的家被强搬/王宁 (图)
·孙文广: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
·孙文广: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图)
·孙文广 邀您去英雄山祭奠英烈(图)
·孙文广: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 (图)
·孙文广: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
·孙文广:一位初中学生的问题
·孙文广: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
·巩磊:读孙文广先生文集有感
·孙文广:2010清明节声明—悼念英烈 拒绝遗忘
·孙文广:请听疆民心声——再论索赔和究责
·孙文广:普选、直选和竞选写进中国宪法
·孙文广: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有感柏林墙倒20年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
·孙文广:郭泉的伟大母亲
·孙文广:声援东明民众反污染争人权
·孙文广:获奖感言
·鲁扬:殴打孙文广的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声援孙文广君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杜光:愤怒谴责毒打孙文广教授的暴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