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口风很紧 赖昌星还有东西没说出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6日 转载)
    
    来源:《明鏡月刊》作者:黃舒心
    
    中國政府承諾在賴昌星被遣返後,不判處死刑、不施酷刑,也允許加拿大人員探監及參觀聆訊。曾對賴昌星進行百多小時訪問的《遠華案黑幕》作者盛雪在接受《明鏡月刊》專訪時表示,中國特殊的體制,令中方對賴昌星案的承諾沒有太大的司法效用,只能說有一定期限的權力效用,可保證在一段時間之內不動賴昌星。不論如何,在賴昌星這名“主犯”被遣返之前,中國已處死8名“從犯”,如今“主犯”卻暫時得到免死金牌,中國的司法正義與司法獨立,都是中方無法自圓其說的問題。
    
    盛雪為加拿大作家、時事評論員、記者,曾多次獲得加拿大主流社會全國性新聞和寫作獎項,1999年賴昌星逃往加拿大溫哥華後,盛雪開始深入調查此“中國第一大案”。賴昌星外,盛雪也對死刑犯家屬、律師、420專案組成員、紅樓服務員、專家學者等進行採訪,2001年盛雪所著之《遠華案黑幕》一書由明鏡出版社出版,至今仍為瞭解遠華案的重要參考著作。盛雪另著有《覓雪魂》、《敵對抒情》。
    
    以下為明鏡對盛雪的採訪:
    
    明鏡出版社出版的《遠華案黑幕》一書
    口风很紧 赖昌星还有东西没说出来


    中方在一段時期內會保障賴昌星安全
    
    明鏡:賴昌星的案子經歷了12年,現在有了結果,純粹是賴昌星在加拿大的司法程序走完、加拿大也相信中國做出的承諾,或是有其他政治、外交上的原因?
    
    盛雪:賴昌星的司法程序走完是一個因素。賴昌星於1999年8月從香港逃到加拿大,2000年6月申報難民,2001年7月3日難民案開始審理,加拿大移民及難民局委員會在2002年6月拒絕賴昌星的難民申請。其後的9年,賴昌星經歷上訴、駁回上訴、進入遣返程序、要求進入遣返前的風險評估、司法複核、要求暫緩遣返等一系列環節,直至2011年7月21日,才走到司法環節的最後一步,照理說,如果賴昌星的律師堅持繼續上訴,並非不可行,但律師已表明不再上訴,因此法律程序已到終點。
    
    中國官方和中國老百姓,特別是華人社會,有一個極大的誤解,他們不知道如何把政府政權、黨派和獨立的司法體系分開。過去12年間,中國官方和官媒曾無數次說:賴昌星馬上要被遣返了!甚至一些所謂的專家,比如一位司法專家楊誠(註:澳門聖若瑟大學國際法講座教授)多次公開預測賴昌星幾月幾日會被遣返回中國。我相信包括中國政府在內的很多人,不知道加拿大的政權不能干預司法,如果試圖干預,一定會出大亂子,因為社會各方面的法律、架構已經完全定型。
    
    明鏡:您認為加拿大的司法不受任何政治、經濟壓力左右。所以是否也不認同“許多貪官攜帶鉅款潛逃加拿大,反而對加拿大有利,因此加拿大政府只是以司法獨立做藉口,實際上拖延賴昌星遣返”的說法?
    
    盛雪:我相信加拿大政府一直想遣返賴昌星。你想想,把他硬留在加拿大,對加拿大有什麼好處?況日持久的法律訴訟,對加拿大來說也是很大的經濟負擔。賴昌星的難民審訊是由獨立的難民裁決委員會進行聆訊後,交由加拿大移民部起訴,所以賴昌星之後的對手是加拿大移民部。當司法程序走到盡頭,加拿大政府可以立即採取行政手段,進入遣返程序。
    
    但中國官方長期以來也給加拿大施加壓力。從2000年賴昌星在加拿大申報難民開始,時任中國總理的朱鎔基就表示不判賴昌星死刑,要求加拿大將賴昌星遣返回國。過去幾年裡,這樣的壓力從未間斷,如今中方再次做出承諾,不酷刑虐待也不判死刑,外加兩個重大的讓步:公開審理賴昌星案,加拿大可派觀察員出席,以及允許加拿大官員定期到獄中探視賴昌星,尤以後者更是史無前例。賴昌星沒有加拿大公民身份,他完全是持中國護照的中國公民,中國政府有充足的理由拒絕加拿大提出的要求,所以中國方面的作法幾乎等於允許加拿大干涉中國主權了。
    
    明鏡:加拿大有什麼理由如此關心賴昌星回中國後的情況?主要還是人權問題?
    
    盛雪:加拿大法律不允許把人遣返到可能面臨死刑判決或酷刑虐待的地方。賴昌星的案件已是國際知名大案,引起整個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也是加拿大持續12年的熱點新聞。審理過程中,賴昌星的律師無數次提出賴昌星遭遣返後,可能遭受死刑或酷刑,所以加拿大不得不一再要求中方做出正式承諾,同時採取新手段,確保賴昌星的人身安全。
    
    明鏡:您覺得賴昌星在中國是否會得到公正的審判?中國政府會遵守對加拿大做出的承諾嗎?
    
    盛雪:我相信這些被中國採納的要求,都將直接影響賴昌星在中國的處境。在一段時期內,中國政府會保障他的安全,也保證他不會受到非常明顯的酷刑虐待。賴昌星案已成為中國的形象工程,他的處境將是一個櫥窗,而中國政府搞形象工程和櫥窗設計相當在行,因此短期內沒必要動賴昌星,而讓自己在國際上失信。
    
    明鏡:1999年負責遠華案的“420專案調查組”成立,調查了600多人,起訴300多人,21個人被判死刑或死緩,其中8人已被處決,遠華案的調查已結束,除了賴昌星外其他人的審判已完成,如今賴昌星被遣返,會對此案掀起什麼樣的波瀾嗎?
    
    盛雪:中國政府在這個案子上沒有出路,這完全是一筆爛賬,怎樣對待賴昌星都沒辦法自圓其說。遠華走私案1999年爆發,賴昌星被控走私逃稅800億人民幣,在那樣的年代,這筆錢絕不是1、2年能積聚起來的,賴昌星的生意做了20年,為什麼1999年一揭出來就是一個驚天大案?難道過去20年間,中國政府部門、監察機構都不作為?
    
    賴昌星的確建構了一個上至江澤民和朱鎔基、下至各省市人員的龐大人際關係網,如果不是這個關係網給他提供了保護、方便,與之共謀,賴昌星能發家到這種程度嗎?
    
    1999年事情爆發後,中國政府迅速成立了420專案組,前後有將近3000人處理此案,受查者裡則有多人自殺,賴昌星的大哥賴水強被判7年徒刑,按理說7年不是一個絕望的數字,但賴水強與遠華的一名會計師都在獄中原因不明地死亡,政府未提供驗屍報告,也沒給說法。
    
    而賴昌星是本案的“主案犯”。今天如果中國政府如它所承諾的,不判賴昌星死刑,那21名被判死刑的“從案犯”,包括8名已經被執行槍決的,是不是很冤枉?司法正義存在嗎?如果賴昌星回中國被判死刑,那中國政府做出的承諾就是無稽之談。
    
    此外,不管做出承諾的人是朱鎔基或胡錦濤,都因為中國特殊的體制,使得承諾本身沒有太大的司法效用,只有一定期限的權力效用而已。舉例來說,如果朱鎔基做了不判賴昌星死刑的承諾,朱鎔基下台後,他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保證了;就算是胡錦濤做出承諾,他有一天也會下台。所以出於政治上的考量,只能說在一段時間之內不動賴昌星。
    
    雖然可以說,這樣的承諾是由中國法院、檢查院所做出,但中國的司法能獨立嗎?中紀委都是共產黨高官組成,不都是黨說了算?所以中共在遠華案和賴昌星案上,完全陷入無法自圓其說、無法理出清晰頭緒的境地。
    
    明鏡:在一定時間內,賴昌星應有人身安全的保障,那長期來說呢?
    
    盛雪:長期來看,中國政局非常不穩定。今年以來,要求民主化、司法獨立、開放言論和媒體的呼聲越來越高漲,中國社會的變革,肯定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賴昌星案。比如一旦社會體制開始轉型,原來中國領導人做出的承諾還算數嗎?在司法獨立的過程中,也有很多問題得重新檢視,都會為賴昌星案帶來變數;我們持續將這台跌宕起伏的戲看下去吧。
    
    中國經濟改革是條血淋淋道路
    
    明鏡:賴昌星曾坦承自己鑽了法律和海關法的漏洞,但他也說“做生意就是這樣”。您覺得確實當時有“做生意潛規則”?此外,比起賴昌星的作為,您似乎更重視此案背後的權力鬥爭?
    
    盛雪:我在《遠華案黑幕》的後記中特別說明了,我還在中國時,曾參與創辦過兩本經濟和企業管理方面的雜誌,給了我相當多的啟發。中國30年的經濟改革,是在一黨專政的控制下進行的,完全是依據政治權力鬥爭和共產黨高層的利益來調整,目的都是讓自己在經濟改革中首先獲利,所以經濟改革的過程充滿了血腥不公,是用無數人生命鋪出的一條血淋淋道路,通向的則是共產黨的權力核心。賴昌星是這條道路上的一顆石子,只是這顆石子比較大而已。
    
    賴昌星是福建晉江的農民,上過兩年小學。他能成為呼風喚雨的首富,如果不是共產黨龐大的關係網作為一張互惠互利的共犯網、提供他機會,他不可能走到這裡。中國很多經濟問題都是通過政治權力的鬥爭才浮出水面,遠華案就是一個非常有中國特色的案件,深深將高層權力鬥爭捲入其中。
    
    明鏡:中國把捉拿賴昌星當成反貪腐的宣傳。賴昌星扮演的是行賄者的角色,許多人相信遠華案中仍有收賄的官員沒受處分,賴昌星只是這場反貪行動中被抓出來祭旗的,您怎麼看?
    
    盛雪:這要理解起來非常簡單。如果按照審理遠華案的標準,李鵬家族是否都是貪官?朱鎔基的子女是否都是貪官?按此標準,今天中共核心官員的家屬全都是貪官,而賴昌星偏偏不是貪官,他沒有官職,他確實利用了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政策漏洞,他的經營方式在某程度上是不合法的,但若說打擊賴昌星可彰顯中國打擊貪官的力度,那完全是無稽之談。
    
    明鏡:您覺得怎樣做才能真正的打擊貪腐?現在貪官打不到,尤其是高官動不了,是因為中紀委不敢打?
    
    盛雪:貪官打不到,因為他們自己就是貪官,打什麼呢?中國的貪腐問題如果不能經過政治體制改革,而讓中國進入民主體制,那麼這個問題不但永遠不可能解決,還會越來越嚴重。中國《刑法》規定,個人貪污受賄數額在10萬以上,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以死刑,用這個標準,現在有多少貪官要被判死刑了?比起剛開始搞改革開放時,現在的貪腐程度豈不嚴重千萬倍?如今幾乎所有官宦子女都在海外,他們在掏空中國後,卻為自己和家人取得人身安全的保障。
    
    明鏡:中國官員因貪腐落馬時,往往見到百姓拍手稱快,但廈門當地的百姓至今對賴昌星的評價仍舊挺不錯的。
    
    盛雪:賴昌星在發家致富的過程中,還不忘回報鄉里、搞慈善事業、捐助教育,反過來看看這些手中掌握權力的官宦,直接壓榨百姓獲取利潤,不知道比賴昌星惡劣多少倍。
    
    明鏡:我們也見到不少所謂的中國優秀企業家,最後卻變成中國的重大經濟犯,這是什麼原因呢?
    
    盛雪:這種情況太多了。我過去在雜誌社工作時,採訪了一個全國十大優秀企業家,文章寫好了,還沒刊登,這名企業家就成了全國十大經濟罪犯。所以我說中國改革的過程是條血淋淋道路,成千上萬的人在經濟調整當中一下子合法、一下子非法。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就是共產黨不肯放棄手中的政治權力,和所能攫取的經濟利益,所以在進行經濟改革的時候,完全沒有進行政治上的調整,也就根本沒有一個公平的市場競爭。
    
    中國必須進行體制改革,西方國家不是沒有貪污腐敗,但機率和程度絕對千百倍低於中國,因為西方有反對黨、媒體、公民社會的監督,比如2006年加拿大自由黨政府一個維護國家統一的撥款案,就可以導致政府下台。
    
    賴昌星回中國難影響政局
    
    明鏡:一個普遍說法是,中共急著遣返賴昌星,是怕他爆出什麼料。而賴昌星掌握的資訊並沒有全部曝光出來,他自己曾說,願意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向北京交代遠華案的秘密。您認為賴昌星的遣返可能對中國政局造成影響嗎?
    
    盛雪:他是一個相當聰明的生意人,我對他前後做了百多小時的採訪,我相信他透露了很多實情,例如他與中國高層的緊密關係,以及他所介入的中國公安、軍情、國安三大系統的事務,包括他為中國的軍情和國安收買台灣情報的事情。
    
    但他肯定還有東西沒說出來,在加拿大的難民審理過程中,哪些東西可能對他有利,他就會說。但在中國政治鬥爭的過程裡,他也會衡量哪些東西說了對他毫無利益,他會自己封口。
    
    我不覺得賴昌星對中國政局會有戲劇性的影響。今天的中國政治格局和他逃出來時相比,已經有了變化,朱鎔基早已下台、江澤民面臨死亡,當時在台面上的官員現在各自有新的去向。中國現在面臨的問題,已經與遠華案爆發時的局面遠遠不同,當時他們可能更熱衷於通過遠華案整治政治對手,但現在中國的處境比當時艱難得多,今年以來的茉莉花革命、維權抗暴、獨立參選人大代表等等事件,才是令中國共產黨特別頭疼的事,必須全力應付。賴昌星回中國後,除非有人確實想將他作為棋子或武器,在關鍵時候肅清階級隊伍,他才會被派上用場。
    
    明鏡:中共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與遠華案的關係一直是外界談論的內容。雖然賈慶林妻子林幼芳曾公開否認自己認識賴昌星,但賴昌星表示自己確實認識賈慶林與林幼芳,不過與賈慶林之間絕無不正當往來,與林幼芳之間也沒有金錢關係。據您瞭解,賈慶林涉入遠華案的程度如何?
    
    盛雪:賴昌星確實好幾次強調他跟賈慶林的關係不深,賈慶林曾到他的遠華公司考察,也確實合過影,但他說自己與賈慶林以及其妻,是三分錢的關係都沒有,我作為一個採訪者,在這點上很難做更多的猜測。
    
    明鏡:您在《遠華案黑幕》中曾問賴昌星,有傳言說賴昌星被遣返的話, 一下飛機就會有政治局的委員自殺,賴昌星馬上說:那肯定不是賈慶林。您是否有瞭解到哪個政治局委員更可能涉入遠華案?
    
    盛雪:賴昌星口風很緊,沒說那個人是誰。
    
    明鏡:另有說法認為,賴昌星被遣返後,胡錦濤將利用賴昌星打擊江澤民的“上海幫”,您怎麼看?
    
    盛雪:照賴昌星自己的說法,他和江澤民和其他江系人物的關係不錯。胡錦濤上台後,一直受制於江澤民的勢力,胡錦濤窩囊了這麼多年,依共產黨90年的鬥爭歷史以及體制的特點,不可能不進行黨內鬥爭,但還要看胡錦濤願不願意冒險,讓共產黨權力結構再出現一次明顯的動盪。
    
    中國與加拿大關係沒淡過
    
    明鏡:您能否談談賴昌星案對中加關係的影響?
    
    盛雪:過去十幾年間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使得中國與加拿大之間的“中國公民旅遊目的地國家協議”擱置了10年,一直到2010年才簽署。加拿大旅遊局駐中國的首席代表,是我叔叔的大學同學,他2002年到多倫多跟我見面時,親口告訴我:2000年時,中加旅遊協議的文件都準備好了,馬上就要簽字了,但因為賴昌星向加拿大遞交難民申請,使得整件事被揭發。
    
    賴昌星1999年就到溫家華,但他悄悄地來,沒人理他,他報難民後,中國要求遣返他,加拿大移民部扣押賴昌星,當時中國旅遊局局長就把這位加拿大旅遊局駐中國首席代表叫到他的辦公室,說協議要先擱置,首席代表問:什麼都準備好了,為什麼不能簽?對方說:要等到你們把賴昌星送回來。首席代表問:旅遊協議跟賴昌星有什麼關係?中國旅遊局局長說:我們就是要讓你們這樣的人去給你們政府施加壓力。由此看出賴昌星案影響了協議的簽署。
    
    明鏡:2010年賴昌星尚未遣返回中國,“中國公民旅遊目的地國家協議”為什麼在那時簽了呢?
    
    盛雪:中國那時後已經跟世界上200多個國家簽訂協議。這個協議本身非常具有中國特色,其他國家的公民到哪旅遊,根本不用政府說了算,只有中國這樣的專制國家,才能規定公民可以到哪旅遊,中國政府把中國公民的旅遊權當作一種恩惠,施給那些想跟中國政府搞好關係的國家。
    
    明鏡:加拿大保守黨重新上台後,中國與加拿大的關係曾一度緊張,“中國公民旅遊目的地國家協議”確實有助改善中加關係嗎?
    
    盛雪:保守黨在2006年2月份上台後,中國認為保守黨對中國的人權批評太過嚴厲,那時被視作兩國政府間較冷淡的時期,後來加拿大總理哈珀和眾多加拿大高層官員訪華,兩國的關係又熱絡起來。
    
    但我一直強調,其實保守黨重新上台後,兩國關係沒有受到多少影響,因為必須全方位來看這件事,不是只看兩國政府方面走動勤不勤。在此之後,中加的貿易額一直在大幅度的增長,民間的文化、教育、技術往來,從來沒有停滯過,也從來沒冷淡過,從這個角度來看,根本沒有兩國關係進入冰期的說法。(《明鏡月刊》第19期)
    
    本文来源:《明镜周刊》 (博讯 boxun.com)
391934001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赖昌星是十八大政治斗争白热化的产物
·传赖昌星近日受审 权斗砝码功能引猜测
·涉及两岸数百人 赖昌星世纪大案开审
·法律专家建议轻惩赖昌星 称将有利于引渡更多贪官回国
·赖昌星涉嫌走私和行贿罪被公诉
·赖昌星在厦门被提起公诉
·厦门检方对赖昌星涉嫌走私行贿案提起公诉 (图)
·赖昌星的律师敦促加政府要求中国信守承诺
·赖昌星认罪只是一场戏 不会得到公平审讯? (图)
·赖昌星洗澡入厕都全程监控 案情牵动18大布局
·赖昌星对走私、行贿事实供认不讳 曾送官员虎皮 (图)
·赖昌星承认走私行贿 曾给官员送虎皮等礼品 (图)
·赖昌星案侦查终结移送检察院
·赖昌星走私行贿案已侦查终结
·赖昌星以走私治罪可免死刑
·海关缉私部门正在侦查赖昌星案
·海关总署称正全面侦查赖昌星案 目前进展顺利
·张俊以:赖昌星爱过哪些美女 (图)
·十八大前的诡异局势:赖昌星VS江泽民/博讯独家
·与赖昌星侄儿签了3年婚约 "某歌星"为何不涉案?
·master2001T:就赖昌星案件问盛雪女士
·赖昌星被审,多少贪官肝颤?
·赖昌星送什么不重要,送给谁才重要/乔志峰
·赖昌星送什么不重要,送给谁才重要
·北京观察: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图)
·北京观察:查办赖昌星还有多大的政治意义? (图)
·曹长青:赖昌星是刑事犯不是政治犯
·赖昌星算不算是一条”好汉”/淳于雁
·“盗亦有道”从赖昌星谈商人文化特务文化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李原风打工文学集(中国世事如棋局)
·不必对赖昌星的遣返抱太大期望/郑现莉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盛雪
·“人渣” 赖昌星遭遣返, 是他咎由自取/秦岗
·黄河边 :赖昌星“回流”后的N种死法
·江泽民“死”了,赖昌星“活”了/林保华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姜维平
·赖昌星自传即将出版
·白求恩与赖昌星
·中国有着一大串赖昌星正结队准备出发加拿大
·杨钰莹董文华上春晚,能钓回赖昌星吗?
·重新审视赖昌星罪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