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二十三)——神与高智晟同在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郑恩宠
    
     (博讯 boxun.com)

    日前,中国杰出的律师高智晟有消息了,高智晟是一位基督徒,神与我们同在,上帝拣选了我们这些中国维权律师,我们重责未了。
    
    
    
    今年农历春节前,我曾通过上海律师、司法界的朋友得到高律师的消息,但无论如何接不通耿和与格格的电话,我在与美国纽约陈破空先生的短暂通话中透露过此事,但当时通话的主要内容是,第二天我的一位亲属要到陈破空院长的学院报到学习……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国正在闹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上海有一大批初、高中毕业生未能升学和就业,成了社会青年,相当多的人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终生将户口迁出上海。
    
    
    
    1966年6月,我初中毕业,4月报名参加新疆兵团,但6月发生文革,因此留校参加了两年的文革。1968年8月,我正式成为解放军黑龙江兵团的一名农垦战士,一去就是十一年。我曾多次代表黑龙江兵团第六师后勤部,到过乌鲁木齐炼油厂,采购计划分配的拖拉机齿轮油,到过石河子参加过会议,那也是艾未未成长的地方……
    
    
    
    《圣经》第二卷《出埃及记》中,摩西是个传奇式的英雄人物,人生的前80年,头40年是王子,后40年是在旷野中经受磨难,上帝拣选了魔西带领以色列民族走出埃及。在旧约时代,埃及的鼎盛时期,以色列人是奴隶,被赶尽杀绝……
    
    
    
    中国的律师、基督徒要担当起社会转型的重责,也要经历魔难,现正经历的磨难,也是上帝为我们所作的预备,每个人都要经历救恩。
    
    
    
    当年许多上海赴新疆的知青考取律师资格,成为当地的律师、律师协会的副会长、公安局的局长、政委、监狱警察和干部,他们先后回到上海工作。有的监狱警察到上海管辖的安徽白茅岭、江苏大丰农场监狱当警察,家属先回上海,本人退休再可回上海。
    
    
    
    我当律师期间,多次到监狱受理过服刑人员的离婚案件,与这些监狱警察、干部很熟,同时在中国律师与监狱都同归司法局管。
    
    
    
    在我同一律师所工作的一位律师,就曾在新疆任某县公安局的副政委,他的夫人也是一位疆青,曾任我居住区的居委会干部,他们家的拆迁案由我在上海H区法院代理……
    
    
    
    通过上述关系,我很快得知高律师的种种信息,高智晟一家是神的儿女,是我们主内的弟兄姐妹,高律师是我们中国律师界的骄傲。2006年6月,我出狱后曾与高律师通过两次电话,我也与远在美国的耿和、格格通过话。我女儿曾在纽约与耿和一家生活在一起,耿和对待自己女儿一样照顾我女儿,也克服了南方人、北方人在生活和文化方面的差异,郑昭佳和格格成了好姐妹……
    
    
    
    耿和在美国谈起,他们家在北京最困难时,只有四人愿与他们秘密保持联系。同样,我入狱后,也只有二十人愿帮助我家,其中十六人是我的亲属,因我出生上海,在上海长大。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我的小姨夫夏,他比我大八岁,从小就是我患难的邻居,后来成为我的亲属。当年,我们住在上海长宁区梵皇渡路(曹家渡)1165弄18号三楼连体石库门的房中,原设计一家人的住房变成“72家”房客居住。在石库门房为防雨防晒的三角顶下,两家人用不到一厘米厚的纤维板隔开,朝南的10平方的木板阁楼,祖母、哥哥、我、母亲的妹妹居住,朝北的10 平方的阁楼,居住姨夫一家。我母亲和姨夫的父亲同在达丰第一纺织厂工作,后来我母亲的妹妹和大姨夫结婚,大姨夫与徐匡迪市长是北京钢铁学院同届不用班的学生。
    
    
    
    小姨夫1964年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中共预备党员,分配在外交部新闻司工作,早于前外长李肇星进入外交部四年。夏先后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的英文助理(局级)、芮在上海的官比江泽民大一级。夏还是邓小平的女儿邓楠的环保英语翻译,成为李鹏总理派往联合国环境保护署的中国代表(大使级),先后与联合国三任副秘书长共事,最后由联合国环保署派往常驻中国代表处的代表,成为联合国的高官。
    
    
    
    在我入狱期间,夏到上海来见到我哥,告知他一定要见到我,可想而知,一个人在落难时,亲情和友情是多么重要,况且夏还是个高官。现在可以透露的是,上海有些“访民”,到联合国北京代表处上访,有时实际到了我姨夫的办公地上访,联合国驻北京有二十多个代表处。
    
    
    
    此类事,不仅发生在耿和以及我们两位律师的家中,目前也发生在类似冯正虎先生的家中。当冯正虎知名度很高时,有些人伴名人,自己想当名人,试图让上海当局向他们低头,赔他们数百万、几千万。当冯正虎将可能被上海当局无理长期软禁时,这些人会向何处去?或许他们很快会找到比冯正虎更“有用”的人。
    
    
    
    这些人中,有的不仅先后伴过马亚莲、陈小明、沈婷、赵迪迪、焦东海等维权知名人士,北京律师高智晟、莫少平、滕彪、范亚峰、李柏光等著名律师的旗号,他们哪个没有打过?
    
    
    
    这些人中,有的人策划过三百人聚餐,高举刘晓波的旗帜、大捧香港那个居民,当刘晓波获诺贝尔奖,受到中国政府打压时,又策划80人签名并称将有2000人参加,授权某人在美国大骂刘晓波是狗。发觉香港那个居民不中用了,将一切祸水向她身上拨……
    
    
    
    有些人到了美国,哪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反共”人士名声,没有被他们利用过?可是这些人历史了解很少,流亡在海外的民主人士,哪个没有坐过牢?哪个没有被人出卖过?
    
    
    
    当胡锦涛到美国夏威夷出席会议,这些人到处要钱,要到夏威夷抗议。据说在美的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婉拒了他们几千美元的要求。事后我也给傅申奇秘书长去信,表示了我个人的看法,肯定他们的理性。当年上海许多参加过民主墙,六四,法轮功等坐过牢的人士,十个出狱也只有一个成功到海外,留在上海生活的人士中,有的经我传福音已经受洗、信基督、重生蒙恩得救。在神面前不能说谎,也对海外的难友负责,不要被那些拿着共产党的“工资”,而当“职业”访民的人骗了。
    
    
    
    至于我本人,不知被这些人伴名、冒名、谩骂、“活埋”过多少次?现这些人又在纽约打着高智晟、耿和的旗号来状大自己的名声,策划一些人到美国申请避难,策划冲外国领馆。我建议这些人先学一下1951年制定的《联合国国际难民公约》,到美国找个专业律师咨询一下,费用是多少?把握有多少?中国有多少访民被批准成为难民的?
    
    
    
    近日,这些人又在挂靠在某国ⅹⅹ罗网的ⅹ暴政网称,我这个退休律师收了上海杨浦区平凉地块21人每人3000元,不办任何事情。我理解这些谎言者的苦楚,这些人可能已经被当局认为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了。十八大前,当局将如何处置他们?届时,又可骗取多少人的同情?历史的事实,多行不义必自毙。
    
    
    
    以上,我想用这个机会与耿和作个交流,神与高智晟同在,神与他所有的儿女同在!
    
    
    
    3月26日,温家宝在国务院召开的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他表示,执政党的最大危险就是腐败。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政权的性质就可能改变,就会“人亡政息”。事实证明,颠覆中共政权的恰恰是中共自身体制性腐败,而并不是高智晟等律师和异见人士。不进行普世价值方向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共就没有更多的明天。
    
    
    
    中共十八大前,上海又抛出一些小贪官:
    
    
    
    3月27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原中共上海市闵行区梅陇镇党委书记吴顺弟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涉案2800万元的吴顺弟因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决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吴顺弟出生于1950年,曾于1994年至2004年7月,任中共闵行区梅陇镇党委副书记。2004年7月,在任职期间,吴顺弟全面负责陇兴村党务工作及经济工作,全面管理陇兴村所有集体资产及下属企业,先后担任陇兴村下属集体企业华兴公司总经理、陇兴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等职。
    
    
    
    检方指控吴顺弟一共有3节犯罪事实,2002年至2003年10月,吴顺弟利益担任中共梅陇镇党委副书记、陇兴村党总书记兼陇兴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华兴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利,指使他人将陇兴集团和华兴公司共计人民币98万余元资产以支付水电费等名义转移,隐匿于吴顺弟控制的点聚公司和上海鹏展刀具有限公司。
    
    
    
    2002年至2003年3月,在陇兴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系陇兴集团全资子公司,下简称陇兴房地产公司)转制期间,吴顺弟指使他人以支付华兴公司房租、绿化费等名义,分别虚增90万元、50万元和69万余元三笔款项,致使陇兴房地产公司净资产减少209万余元,后吴顺弟等将90万元归还至梅陇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
    
    
    
    2005年至2006年,吴顺弟等人将上述218万余元资产私分、挥霍已尽。在2008年下半年,吴顺弟利益职务便利,经与他人商定,由上述人员以点聚公司和自然人李明德的名义与上海森都实业有限公司(下简称森都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上海森陇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并将陇兴村429坊1丘地块交由该公司开发。
    
    
    
    2004年9月至2006年10月,森都公司法定代表人窦长彦先后多次给予吴顺弟等人“投资回报”款共计1750万元,其中吴顺弟分得700余万元。2006年9月,被告人吴顺弟还收受了窦某给予的86.5万元“购车款”。此外,吴顺弟挪用陇兴集团、华兴公司697万余元公款进行营利。
    
    
    
    庭审时,吴顺弟辩称,对于起诉指控其侵吞公共财产308万元及挪用公款697万余元的事实,其不持异议,但认为自己并非国家工作人员,其行为不构成贪污罪及挪用公款罪。法院认为,吴顺弟在指控的受贿事实中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在指控的贪污及挪用公款事实中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
    
    
    
    吴顺弟利用其职务便利,伙同他人共同收受或单独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800余万元,个人实得800余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同时,吴顺弟利用其经营、管理集体资产的职务便利,伙同吴某等人将本单位财物共计300余万元予以侵占,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且数额巨大。
    
    
    
    他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挪用本单位资金共计600余万元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进行营利活动,其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且数额巨大。
    
    
    
    一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吴顺弟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其个人财产30万元,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吴顺弟发迹于1994年,在1989年六四镇压后,邓小平于1992年发表南巡讲话,1994年黄菊成了上海一号人物,吴顺弟于2012年才受到法律制裁,充分证明上海帮就是一个庞大的贪腐集团。吴顺弟的犯罪事实主要在2002年-2006年间,这是中共十六大的领导班子主政期间,陈良宇、韩正是上海的一、二号人物,土地和房产长期以来是由韩正总负责。
    
    
    
    2006年,陈良宇倒台,吴顺弟于中共十八大前才倒台,这都是韩正包庇的结果,习近平和俞正声只是在上海短暂成为一号人物。不解决韩正的问题,上海只能是越来越腐败,中共若发生“人亡政息”,胡锦涛保住上海韩正帮是主因之一,这种太低级的错误,证明这些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几天前,上海教会的一些弟兄姐妹告诉我,他们的孩子在美领馆前排队五小时,才轮到签证官面试,结果数分钟就通过了。其中,签证官问,你的信仰?答:我家信基督,到我已是第四代了。问:你属那一派?答:在中国,现只有联合派。签证官:OK!
    
    
    
    一个假信徒是混不过去的,我们感谢美国政府对中国青年基督徒的尊重。据说,上海的一个小教堂-灵泉堂,年轻人去的很多,那儿外国人多,有些人想突击一下,尽快领到签证。我建议,在神的面前还是谦卑、谦卑、再谦卑。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31144923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恩宠:薄熙来免职传上海人心大快!
·郑恩宠:俞正声不要做薄熙来,张学兵不要学王立军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二十)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十九)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十八)
·郑恩宠:人心向背天要亮
·郑恩宠:春回大地(八)
·郑恩宠: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四)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三)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
·郑恩宠: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一)
·上海维权人士郑恩宠夫妇结束软禁获释回家
·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传唤
·郑恩宠:上海大火、上海真相与反思(三)
·上海郑恩宠律师今天下午被抄家传唤
·快讯:上海郑恩宠律师下午3点被抄家、传唤
·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郑恩宠:俞正声派人要“打断我的腿”
·郑恩宠:祝刘晓波获奖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上海政协主席冯国勤被举报/郑恩宠 陈建芳等46人
·上海政协主席冯囯勤受贿两套别墅/郑恩宠、陈建芳等38人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事实与反思(二十二)∕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二十一)∕郑恩宠
·郑恩宠:向俞正声提出第一次抗议!
·事实与反思(十七)∕ 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六)∕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五)∕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四)∕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三)∕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二)∕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一)∕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九)∕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八)∕郑恩宠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七)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六)
·事实与反思(六)∕郑恩宠
·今又春回∕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五)∕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四)∕郑恩宠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