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陶铸之女陶斯亮:反腐败是政治改革的突破口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6日 转载)
       对话人物
    
       大家还是有一定共识,比如中国还是要走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西方的道路走不通,回到过去也走不通,要继续往前走,还要走出自己的特色。 (博讯 boxun.com)

    
      这几年,政府也用心良苦,搞了很多民生工程,社保、卫生改革、养老保险、保障住房等,功德自在人心。做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
    
      首先从我们干部的任命上改革,保证每一个提上来的干部,像这个干细胞一样,是优秀的,健康的,而且让他自始至终都是在监督之下。
    
      蛋糕无论多大,都应该往均里分,但是你应该尽量把蛋糕做大,让每一个人能得到的那块多一点。
    
      ——陶斯亮 全国政协委员、陶铸之女。中国市长协会专职副会长、中国医学基金会副主席。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陶铸之女陶斯亮接受本报专访,畅谈改革。她认为,目前和平渐进式改革的路子正确,中国还是要走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西方的道路走不通,回到过去也走不通,要继续往前走,这已成为共识。
    
      渐进改革的路子是对的
    
      新京报:今年是小平南方谈话20周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也进行了30多年,取得了很大成就,你对改革怎么看?
    
      陶斯亮:改革开放,咱们在前30年主要取得的成就是经济改革。对于后面的改革,我认为重点应该是放在政治体制改革上。
    
      我们应该全面去贯彻邓小平的思想,邓小平不光讲经济改革,他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也有非常明确的政治改革的思想理论,他说中国一定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话,整个经济体制改革成果也保不住。
    
      新京报:政治体制改革怎么推进?似乎各种争论都有。
    
      陶斯亮:现在大家对改革可以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好的方面是说大家都敢说了,言论畅通了很多,这是个好的现象。但是不好的是各说各的,很混乱,分歧非常大。
    
      新京报:分歧这么大,该怎么办?
    
      陶斯亮: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还是有一定共识的。比如中国还是要走有自己特色的道路,西方的道路走不通,回到过去也走不通,要继续往前走,还要走出自己的特色;还有,大家基本上要走和平、渐进式改革的路,不要搞极端的天下大乱。
    
      新京报:这种共识很重要。
    
      陶斯亮:现在走的这条路大家还是认可的,特别是这几年,政府也用心良苦,搞了很多民生工程,社保、卫生改革、养老保险、保障住房等,功德自在人心。做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老百姓认为和平渐进改革的路子还是对的。
    
      反腐败是改革突破口
    
      新京报:在你看来,政治体制改革的途径是什么?
    
      陶斯亮:对于政治体制改革,反腐败是它的突破口,因为这个突破口是大家都能认可的,能得到最大的响应。在反腐败里头,突破口又是吏治的改革。好比治疗癌症,我们用干细胞治疗,让新生的细胞快速生长去代替那些癌细胞,比化疗直接去杀死癌细胞好。
    
      我是医生出身,化疗能杀死癌细胞,但也杀灭正常细胞。对整个肌体摧毁得很厉害。现在新的方法是干细胞的治疗,我给你种植干细胞,让这个新生的健康的细胞来代替你这些不好的不健康的细胞。而不是同归于尽。
    
      新京报:这个比喻怎么解释现实?
    
      陶斯亮:就是首先从我们干部的任命上改革,保证每一个提上来的干部,像这个干细胞一样,是优秀的,健康的,而且让他自始至终都是在监督之下,逐渐去替代那些癌细胞。那就要有一套机制跟上去。
    
      新京报:这个机制是什么?
    
      陶斯亮:把竞争机制引入党内干部选拔,实现干部差额选举。干部从选拔开始就是健康的,再强化监督,腐败就能得到治理。
    
      新京报:你刚谈到监督的重要性。
    
      陶斯亮:对。谁一开始就是贪官啊?一开始都是廉洁的,也是想干一番事业的,但是他基本没法被监督,权力越来越大,又接触到一些经济活动,所以很容易就产生腐败了。
    
      做大蛋糕与分蛋糕不矛盾
    
      新京报:改革就是放权,放权很痛苦,所以有人认为,危机不到眼前,就不会去改革。
    
      陶斯亮:是,但最重要的是不能激进,不能搞激进。我是特别反对用革命的方式来进行变革。因为这个代价太大了,我们经历过“文革”知道,这样搞中国不知道得倒退多少年,过去战乱让人民遭受的苦难难道还少?
    
      新京报:当前社会上有两种“分蛋糕”的说法,一种认为现在还应主抓经济建设,把蛋糕做大。还有一种说法,现在要着力分好蛋糕。你怎么看?
    
      陶斯亮:我觉得蛋糕无论大小都应该把它分均了,但是你肯定是做得越大,每个人分得越多,两个命题不抵触。难道蛋糕做大了就分不均了?还是说分均了蛋糕就做不大了?不是这样的。蛋糕无论多大,都应该往均里分,但是你应该尽量把蛋糕做大,让每一个人能得到的那块多一点。
    
      新京报:是否重点在于用什么方式去做大蛋糕,做大蛋糕的同时也就能分均了?
    
      陶斯亮:只有经济发展了,蛋糕才能做得更大一些,大家才能分得更多一些。我们共产党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应该要关注广大的弱势群体,我觉得只有关注广大的弱势群体才能把蛋糕分得比较公平一点。所以一点都不矛盾。
    
      新京报:说到“分蛋糕”,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你怎么看?
    
      陶斯亮:分配制度改革中我觉得首先应该推进税收改革。国家现在比以前富裕。有些地方大手大脚花钱。比如高铁和航空,就应该做好整体规划,否则高铁建多了,航空又亏损了。
    
      国家强大的重点应该是她的软实力,她的凝聚力,她的文化,她的思想。
    
      新京报:如果民不富,天天为生计奔波,国家也产生不了优秀的文化、思想。
    
      陶斯亮:原来叫“国富民强”,现在应该主张“国强民富”。民富促进国强,应该让富于民,通过减税,征收富人税,让老百姓多提高收入。老百姓有收入了,才能产生内需,从而来拉动我们的经济。用内需拉动我们下一轮经济改革,这是我们核心的问题,中国现在投资拉动型的经济模式不可能长久了。民不富不可能有内需。
    
      红色传承应当潜移默化
    
      新京报:现在课本上一些红色文章删掉了,比如狼牙山五壮士。你对推行红色教育怎么看?
    
      陶斯亮:红色是共产党的基本色,应该把它作为一种传承的基因潜移默化,而不是靠形式。
    
      新京报:那怎么做呢?
    
      陶斯亮:不要运动式的,那样效果不是特别好。
    
      现在开展红色旅游,电视台走基层特别好。去年因为郭美美,官办慈善机构遇到很大挫折。但却是草根慈善的元年,因为什么原因?就是因为走基层。这个走基层把基层的贫困现状通过媒体让中国老百姓知道,所以那些老百姓都自愿地去捐,把中国人的善良一面都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做好事的人就越来越多了。我觉得这种扶贫帮困的传统也是一种红色文化,值得弘扬。
    
      新京报:不在于外表做什么,而在于把好的传统继承下来?
    
      陶斯亮:对,通过一种坚持不懈的努力和一种更巧妙的办法。
    
      新京报:你认为好的传统是什么?
    
      陶斯亮:好的传统就是有信仰,有奉献精神,有坚定的目标,有利他主义,理想主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7521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俞可平:政治改革的合理路径
·“中国发展论坛2012” 政治改革紧迫是共识
·韩志国发最后一篇微博:没有政治改革就没有市场经济
·地方两会进行时 学界吁司法及政治改革
·香港新书预测习近平将启动政治改革 (图)
·柳传志:希望中国进一步经济改革、文化改革和政治改革 (图)
·国庆讲话 温家宝再提政治改革 (图)
·温家宝谈政治改革司法要独立
·政治改革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胡锦涛政权的[笼中民主化]/朱荣
·中国民盟副主席张梅颖呼吁政治改革引关注 (图)
·胡锦涛讲话中关于改革开放和政治改革的内容
·温家宝访问马来西亚再提政治改革
·温家宝:中国有必要推动政治改革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
·呼吁国家主席副主席胡锦涛习近平依邓小平理论设立政治改革特区
·《炎黄春秋》呼吁政治改革 挂出习近平父亲十年前题词 (图)
·政治改革话题发酵 郭伯雄强调部队稳定
·胡星斗等六学者致温家宝总理的政治改革建议信
·党报开始宣传政治改革
·吴敬琏:中国当务之急是推进政治改革
·温家宝总理推动政治改革已有重大成果/王会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茉莉花革命”说明了政治改革 “瘸腿效应”/朱浩阳
·中组部老干部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经济改革巨人与政治改革矮子张之洞 /史东
·薄熙来上位只能走政治改革之路/右志并
·薄熙来上位能否推动政治改革/右志并
·政治改革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胡锦涛政权的“笼中民主化”/朱荣
·雷火丰:中共高层再度发出拒绝政治改革信号
·中国大陆的难局须以政治改革纾解/台湾《联合报》社论
·中国政治改革的核心问题/张雪忠
·中國形象與政治改革/邱立本
·《公民》社论:制约官员权力已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当务之急
·吴高兴:政治改革的成本收益分析:一个理论模型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从温家宝提政治改革,钓鱼岛事件,看党内斗争的激化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萬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