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村民用浑水洗菜煮饭 水坝水呈棕色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6日 转载)
    来源: 云南网
    
    云南村民用浑水洗菜煮饭 水坝水呈棕色


    东华镇莲华村一条沟渠里的水因持续的干旱已渐渐干涸 郎晓伟 摄
    
    2010年3月13日,正值云南大旱之时,云南第一口抗旱井在楚雄市东华镇莲华村委会寺登村成功出水,这口井解决了当地1200多人的饮水问题。2年来,在连续3年干旱的今天,这口井仍为村民们发挥着解决饮水困难问题的重要作用。
    
    抗旱井成村民储备水源
    
    昨天,记者再次来到楚雄市东华镇莲华村委会寺登村回访云南抗旱第一井。一路上,一些原本承担农业灌溉的坝塘已彻底干涸,里面长满了杂草。农田里的麦子、油菜,由于长时间没有有效降雨,已经开始发黄渐渐枯萎。
    
    位于寺登村中一空地上的抗旱井,被一块盖板封住,抽水的时候打开插上电就可以从管子里流出清澈的水。
    
    “目前村里用的还是镇上的自来水,随着旱情的不断加重、供水的日益紧张,很快就要启用井里的水了。”村委会支部书记说,这口井从出水以来一直没有干过,村民们都把这口井里的水作为最后的储备水源。去年最干旱的时候,附近1000多人的饮水全靠这口井。
    
    说起这口井,村民们都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出水的热闹场面。“当时来了很多人,场面十分壮观。在大旱的时候,大家喝着井里的水十分高兴。”一名村民说。
    
    “因为地质原因,井里的部分漏网被泥沙堵住了,出水效果没有刚开始的时候好。”东华镇人大普主席介绍,目前正着手对井进行维护,确保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正常为村民们供水。
    
    2010年云南省遭遇60年一遇的特大干旱,省国土资源厅迅速启动了抗旱救灾地下找水突击行动,云南第二地质勘察院派出精兵强将进驻楚雄灾区连夜奋战,在楚雄市东华镇莲华村委会寺登村经过5昼夜的奋战,成功打出第一口井,解了群众生活用水的燃眉之急。据介绍,云南抗旱第一井深69米,每天的出水量在30方左右,基本能够满足全村人的生活用水。
    
    放弃农田把水留给村民喝
    
    2010年,东华镇自己筹集资金,并在国土部门及外界的帮助下共打了17口井,目前有10口正常供水,5口需要维护后才能正常供水,另外2口因为地质原因无法供水。“这些井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不仅可以解决当地村民的人畜饮水问题,还可以为农业生产提供灌溉。”东华镇人大普主席说。
    
    昨天记者来到该镇本东村委会小泽河村小组,村前一口抗旱井正在源源不断地往外面供水。“出水量很大,附近上百户人家的供水都可以解决。另外,坝区里的几百亩田地还可以用这些水浇灌。”负责看管这口抗旱井的村民说,接下来实在干旱了就不灌溉了,把水全部留着给村民喝。
    
    2400多村民饮水靠人背马驮
    
    东华镇位于楚雄市西南方紫溪山脚下,距市府鹿城20公里,面积448平方公里,全镇辖11个村委会、182个村民小组、343个自然村、7567户农户、30346人,耕地面积36425亩,盛产水稻、烤烟、玉米、小麦、蚕豆、油菜等农作物,是全市重要的粮烟主产区。
    
    去年1月1日至12月13日,全镇降雨量为653.9毫米,比往年平均降雨863毫米少209.1毫米,是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小值。目前库塘蓄水584万立方米,占全镇总蓄水量的64.8%。
    
    由于降雨偏少,库塘蓄水严重不足,干旱已造成全镇11个村委会、35 个村民小组、184 户、2627人和807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其中一些山区因为水源枯竭,导致2400多人的饮水需要靠人背马驮。全镇小春损失200万元。
    
    为做好抗旱救灾工作,镇党委、政府及时安排了5万元抗旱经费到11个村委会,解决抗旱资金不足的问题。同时,科学合理制定2012年大春种植规划,有效化解蓄水少给农业生产带来的影响,同时积极争取抗旱救灾项目,认真抓好抗旱救灾项目的落实,发挥好抗旱救灾项目在抗旱救灾项目的重要作用。
    
    ●直击
    
    鲁家村村民
    
    打一桶水要等4个多小时
    
    前往鲁家村村民小组土路上的尘土不时漫天飞舞,就像沙尘暴一样遮住了视线。狭窄的土路两边树木部分已经枯死,地里的油菜花被太阳晒得低下了头。
    
    在一片荒田埂边上,十几个男子提着水桶、拿着扁担,全都围着一个小水坑,目不转睛地盯着坑里有些浑浊的水。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双手拿着瓢,将池子里的水小心翼翼地舀到自己的水桶里,生怕洒了一滴水。鲁家村村民小组长李正前介绍,全村29户人仅靠着眼前这个宽70厘米、深30厘米的小水坑来维持生活饮水。这个叫蓝黑田的取水点是村子唯一的饮用水取水点。而取水点旁的荒田原来是种小春作物的,如今由于干旱,田地无法耕种。
    
    旁边一个皮肤黝黑的村民李正才面颊晒得通红,他一边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一边说,这个取水点水量非常小,平均一天一家只能挑上一桶水,几乎天天都要在这里守水,出水的时候能打一点,否则就一直守着。昨天他已经等了4个多小时,还没有打上水。
    
    “这里打的水只能够烧开水吃,洗菜、洗脸和喂牲口都是到旁边的一个水坝去挑。”顺着李正才指的方向看去,一个水坝出现在眼前,水坝里的水呈棕色,而这一潭浑浊的污水,就是村里70多头牛和100多头猪的活命水。面对这样的情况,村民们欲哭无泪。
    
    为省水煮饭不淘米
    
    鲁发旺打好了水后娴熟地用担子把两半桶水挑了起来。每天太阳刚升起,他就要走一公里的路程去挑水,每次挑水、等水大概要耽误半天的活计。有时候一天都等不到水,他就只能到亲戚家讨一桶水,勉强度日。来到鲁发旺家,他放下水后找来了烧水壶,小心翼翼地将水灌进去,然后又端着一锅米往里倒了水直接拿到厨房煮饭。
    
    “没有水米不淘啦,直接煮了吃!”鲁发旺说完将饭煮上。随后,他又端着一盆菜来到院子里,从水缸里打出一盆从附近坝子里挑来的浑水开始洗菜,洗完后才用少量的清水进行冲洗,洗完菜的水又拿去喂自家的两头牛。
    
    走出鲁发旺的家,外面的院子里阳光格外刺眼,烈日无情地烘烤着大地。子午镇的副镇长郎文升介绍,面对旱情,政府采取集体送水的应急措施,但水很少,只能轮流送。
    
    ●数字
    
    楚雄市3.3万人饮水困难
    
    今年1月1日至2月16日,楚雄市降雨量仅4.5毫米,与历年同期相比偏少13.2毫米,与去年同期相比偏少9.9毫米。旱情仍在加剧。
    
    截至2012年2月24日,楚雄市小春农作物受旱面积4.97万亩,15个乡镇、71个村委会、197个自然村、3.31万人和0.86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
    
    如果5月底仍无有效降水,全市将有6.43万农村人口、2.03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同时,通过农业生产用水平衡分析,农业需水量6547.5万立方米,可用水量5182.6万立方米,缺水量1364.84万立方米。
    
    目前,全市共争取各级抗旱资金883.23万元,计划新建蓄水池30个,架设或改造管道108.426公里,共拟建抗旱应急工程120件,现已完成95件,在建25件。全市共投入抗旱救灾人数1万人次,新打机电井20口,投入提水泵站2处,抗旱机动车辆700台次,抗旱用油5.33吨,抗旱用电1.72万度,抗旱浇筑2.1万亩,临时解决3.31万人、0.86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 (博讯 boxun.com)
11940312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水库年久失修加剧旱情
·云南西双版纳2·23贩毒案在逃嫌犯落网
·杭州陈树庆云南刘家财被抄家传唤
·云南今年来全省平均降累计水仅3.3毫米
·云南连续三年遭遇干旱 242万人饮水困难
·云南富源持续干旱 部分民众入百米深洞背水 (图)
·云南干旱持续 村民为节水卖掉牲畜 (图)
·云南干旱致32万亩农田绝收 损失超6亿元
·薄熙来去云南考察见团派大将秦光荣为哪般
·薄熙来参观驻云南某集团军陈列室 (图)
·数万缅甸难民涌入云南 民间基督徒施援官方不理 (图)
·薄熙来率重庆党政代表团考察云南 在滇池喂海鸥 (图)
·旧城改造为何半夜进行 云南昭通赵庆龙全家流离失所(附多图) (图)
·云南回应公车上香:系保卫处职工接送受伤母亲
·云南一杀人凶手死刑改死缓 被害人家属10年后才得知 (图)
·云南回应“官员公车上香”:省政府职员所为 (图)
·云南省直机关公车大年初一现身寺庙 纪委回应 (图)
·云南泸西县政府放完开门炮继续放假 称为补假期 (图)
·作家洪峰隐居云南被打 疑因租用土地引发纠纷
·孩子!天堂里的云南 没有血染风采
·云南电视台员工发誓揭开传媒腐败不可告人的秘密
·云南昭阳女访民王永莲女儿被抢 判刑后关水牢 (图)
·云南昭通女访民张永会上访被抓下落不明 (图)
·云南省镇雄县:信用联社无信用,受害群众有伤痛! (图)
·云南富源:洒居煤矿隐瞒矿难 死者妻儿0赔偿 (图)
·云南被奸杀少女案,家属喊冤 (图)
·看云南法院的荒唐传票 一个永远无法开庭的时间 (图)
·云南镇雄县一对夫妇被结扎三次(图)
·黄载菊控告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法院枉法导致八个月内痛失两子
·黄载菊控告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及其上级人民法院
·云南访民白翠如第五次致理事会的求救呼吁信
·云南白药呈贡职工住宅区事件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的腐败/楊建中.、关桂英
·云南普洱思茅工行买断员工赖俊平的起诉状
·云南蒙自刑警杀人案:潘俊的家属致高院公开信(图)
·云南的一桩执政坑民的集资诈骗大案:3325名离退休人员受骗!
·控诉云南大学的无耻罪行
·支持云南某领导以诽谤罪起诉云南电视台李瀛!/王建军
·从云南电视女总监撤职事件看网络的力量/邹铭
·云南铬毒污染的四大未解之谜
·一奸杀少女摔死幼童凶犯改判死缓 云南高院称重新审核
·噶玛巴的“巨款”风波/端云南杰
·杜光:谁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忘记过去 ——《往事微痕·云南保山专集》序言
·云南省陆才俊参战补助待遇申诉书 (图)
·云南旱灾的天灾人祸/李斌
·云南大旱因为中共封建主义/曹兴
·云南哈尼族的梯田为何不干/丁东
·云南旱区何以崩溃
·含泪追问温总理:什么才是云南大旱的最坏准备?/司马平邦
·云南大旱:是历史循环还是纸企破坏
·云南大旱是伪环保破坏生态环境的必然结果/水博
·不是云南怪事多,而是我们更敢于公开 /伍皓
·云南盐化——请政企分开吧,别再盐猫猫了
·缅甸难民进入云南:中国处境十分复杂
·强烈谴责云南景谷“穿越雨林”行为/黄恩鹏
·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