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发展论坛2012” 政治改革紧迫是共识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2日 转载)
    
     【财新网】2月18日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举行的“中国发展论坛2012”上,政治改革的紧迫性是几名中国学者的共识。
     (博讯 boxun.com)

      中欧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许小年主张,中国应该回归“华盛顿共识”。他说,中国改革开放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78年到1995年,是按照“华盛顿共识”方向的改革,改革成果包括取消中央计划、从农村到城市的“半私有化”,价格自由化、财政改革、从固定汇率转向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从1996年以后的第二阶段则是“发展国家”(developmental state)模式。
    
      “第二阶段的改革除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几乎没什么成就。”许小年认为。在他看来,这阶段国有企业改革只为国家垄断的重现铺路。
    
      他说,现有的所谓“中国模式”并不新鲜,历史上的德国、日本、韩国都曾出现。这种模式下,通过操纵要素价格获得了出口竞争力,各种产业政策又浪费了大量财政资金,国有企业挤出私有企业。
    
      而这种模式不可持续。一方面,土地、劳工和环境意识的觉醒、外需弱化、产能过剩等问题都使经济增长脆弱;另一方面,收入分配不均、腐败、市场准入不公等,又妨碍社会稳定。
    
      “中国应该回到‘邓小平时代’。”他总结,也就是应该进行私有化和“去监管化”,回到“华盛顿共识”,虽然金融危机后这个概念已经有些“臭名昭著”。而要这么做,首先就需要进行政治改革,他说。
    
      许小年对政策的批评犀利。与在场多位中国学者对中国大规模铁路建设投入持部分肯定意见不同,他狠批这是“巨大的浪费”。当被在场听众问道“这种浪费指的是长期还是短期”时,他举了长城的例子:“两千年前这是个巨大的公共工程了,长期来看,现在我们从这个工程里获得了巨大利益,但是这个工程让一个王朝毁灭了,你说这是长期浪费还是短期浪费?”
    
      许小年对“去监管”的主张也并非广泛接受。贝莱德(Blackrock)受信委托投资团队(Fiduciary Mandate Investment Team)的投资主管奥荣(Richard Urwin)就提醒到,历史上美国等几个国家对银行业迅速“去监管”,结果银行业都出现了严重问题。中国的银行业“去监管化”需要“务实、谨慎,要慢慢来”。
    
      当财新记者提问如何对“去监管”作更具体的定义时,奥荣坦承,虽然他对中国银行体系了解不足以提出具体建议,但“至少可以看其他国家失败的历史记录,看他们以前做错了什么,避免这些错误的做法。”
    
      许小年认为,现在又应该回到那个曾经的争论:渐进改革还是“大爆炸”(big bang)式改革?他担心,渐进改革会使当权者“抓住一切机会成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和许小年意见类似,认为政府受牵绊于利益集团,并且官僚总是“风险厌恶”(risk aversion),这是改革的掣肘。
    
      目前的改革动力很弱。“我们有领导人(leaders),但是没有领导力(leadership)。”张维迎说。
    
      他同样认为,国有部门过大、产权保护过弱、城乡差距、政府主导型经济、汇率扭曲、政治改革不确定性等,是中国向“新增长模式”过渡的障碍。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认为,需要从一个“做得到”的政府,转变为一个“有想法”的政府。
    
      但政府内部的政策能力很差。表现在,大部分政府机构都缺乏政策方面的培训和思考;政府机构内部的政策制定能力差,因为政策研究办公室通常“都给领导写演讲稿”去了;缺乏系统性、有深度的政策分析,相反总是拍脑袋决策;缺乏一个政策的市场使各种政策能够优胜劣汰;在处理涉及多方利益团体或利益相关者的棘手问题上缺乏制度化机制。
    
      “除非这些问题得以解决,下一阶段改革无从前进。”薛澜说。
    
      他认为,改革的关键议程包括:保证市场的开放环境;在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资本之间找到平衡;对垄断现象进行有效经济管理的机制;有效的社会管控机制等。
    
      但他认为,很大的挑战在执行过程中:一是不应把公共物品与公众利益混淆起来,不要把关于效率的讨论变成一场道德争论;二是不要把市场发展程度不足与市场失灵混淆起来,因为后者实际上要求政府加大干预力度;三是不要把市场失灵和政府失败混淆起来,后者归咎于政府所为不足。
    
      几位中国学者对中国改革急迫性的强调、对现有模式的批评,其“言而无忌”或许部分是因为这只是一个在英国举行的、中国留学生组织的论坛。但时值2012年,这或许也显示改革派知识分子对未来领导人改革意愿和能力的强烈召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6415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韩志国发最后一篇微博:没有政治改革就没有市场经济
·地方两会进行时 学界吁司法及政治改革
·香港新书预测习近平将启动政治改革 (图)
·柳传志:希望中国进一步经济改革、文化改革和政治改革 (图)
·国庆讲话 温家宝再提政治改革 (图)
·温家宝谈政治改革司法要独立
·政治改革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胡锦涛政权的[笼中民主化]/朱荣
·中国民盟副主席张梅颖呼吁政治改革引关注 (图)
·胡锦涛讲话中关于改革开放和政治改革的内容
·温家宝访问马来西亚再提政治改革
·温家宝:中国有必要推动政治改革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
·呼吁国家主席副主席胡锦涛习近平依邓小平理论设立政治改革特区
·《炎黄春秋》呼吁政治改革 挂出习近平父亲十年前题词 (图)
·政治改革话题发酵 郭伯雄强调部队稳定
·胡星斗等六学者致温家宝总理的政治改革建议信
·党报开始宣传政治改革
·太子党习近平上位 不会带来政治改革大变局
·温家宝为什么现在提政治改革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茉莉花革命”说明了政治改革 “瘸腿效应”/朱浩阳
·中组部老干部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经济改革巨人与政治改革矮子张之洞 /史东
·薄熙来上位只能走政治改革之路/右志并
·薄熙来上位能否推动政治改革/右志并
·政治改革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胡锦涛政权的“笼中民主化”/朱荣
·雷火丰:中共高层再度发出拒绝政治改革信号
·中国大陆的难局须以政治改革纾解/台湾《联合报》社论
·中国政治改革的核心问题/张雪忠
·中國形象與政治改革/邱立本
·《公民》社论:制约官员权力已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当务之急
·吴高兴:政治改革的成本收益分析:一个理论模型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从温家宝提政治改革,钓鱼岛事件,看党内斗争的激化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萬沐
·刘逸明: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揭露邓小平政治改革真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