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6日 转载)
    
    
     中国三十几年的民生发展,早已经到了不改善民权无以使社会向前,不确立民权无以保三十几年民生改革成果的时候了。乌坎村民奋起讨要属于自己的土地使用权、村务知情权、公民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正是为了给几十年民生奋斗成果一个制度性保障,正是为了捍卫自己血汗奋斗成果。 (博讯 boxun.com)

    如果说当年安徽小岗开启了中国民生改革之路,那么今天乌坎村民的诉求就是提出了中国保障改革民生成果的制度性要求。所以,从小岗到乌坎,事实揭示的是中国社会发展一条从民生追求到民权追求之路,而这条路是社会发展的逻辑必然,是中国突破困局,提升改革的内在要求。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从目前广东乌坎村村民理事会负责人林祖銮被任命为村支书,薛锦波的女儿当选为村代表来看,乌坎未来走势还是值得期待的。我曾经多次跟与我面谈的国保坦言:“我时刻准备为共产党当权者鼓掌,只要这些当权者真正做出值得民众为之鼓掌欢呼的功绩!”那么今天的乌坎是否真到了值得鼓掌之时?显然还为期尚早,因为乌坎距离真正的成功还有一段艰难的路程。
    
    
    那么乌坎何日才算取得成功呢?真正落实乌坎村民的诉求——保障村民土地权、知情权与选举权,落实村民自治!那才是成功。就此而言,今日的乌坎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的选举与村民代表委员会的选举正是走向自治的路径,也就是说今天乌坎的选举是走在通向成功的路上,所以也是值得期待的。
    
    
    作为一个广东偏远的渔村的乌坎的变化,何以这么值得期待?是因为它集中反映了中国这个时代的历史变因,揭示了当下解开中国困局的秘径。如果乌坎可以成功,它将在历史上媲美于当年率先承包到户的安徽小岗村,甚至从人类文明发展长远而论,更要胜过小岗村的意义。
    
    
    回望当年小岗,我们能从集中报道小岗变化的《风起青萍末》文中读到:小岗村位于凤阳县东部的小溪河镇,“大包干”前隶属于梨园公社,当时仅仅是一个有20户、115人的生产队,以“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而闻名,“大包干”前全村拥有517亩耕地和10头牛,1955年到1970年这15年间小岗村年均每亩耕地生产粮食17斤(133000/517/15)。一九七八年年末,中国正处在历史转折关头,经济改革的冲动却在坚冰冻土下缓缓涌动。78年12月一个寒夜,小岗村18户农民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冲破了极“左”路线的重重禁锢,按下了十八颗鲜红手印,首创农业大包干。“大包干”第一年,小岗村发生了巨大变化。全队粮食总产13.3万斤,相当于1955年到1970年粮食产量总和;油料总产3.5万斤,相当于过去20年产量的总和;人均收入400元,是1978年22元的18倍。至此,拉开了我国农村改革的序幕,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大包干在保证国家税收和集体收入不减少的同时,使农民富裕了起来。小岗村的改革,推动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农村的推广,促得全国农民不断走上富裕的道路。应该说,小岗村不仅带动了中国农村改革,事实上后来全面的经济改革,也是直接吸取了小岗改革的经验。
    
    
    由此可见,安徽小岗18村民承包的“血手印”印出了中国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的新途,开启了中国社会三十年来的变化,使中国广大农民告别了缺吃少穿的在温饱线挣扎的时代,而走上了一条奔小康、求富裕之路。就此而言,小岗在中国经济改革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今天我们回头来看当年小岗,可以发现村民改革冲动本于求生,即为了活下去而选择面对政治风险,他们的诉求就是将土地承包经营,至于承包多久、承包后自己如何自由支配等等,根本没有考虑,也容不得他们考虑,他们只是希望承包当年能多产点粮食,让自己的肚皮充实一点,所以安徽小岗的改革是典型的民生改革。
    
    
    从人类历史来看,一切的民生改革都是为了“口粮与口袋”,即为吃饱与有钱。应该说小岗开启的中国经济改革至今始终坚守着为“口粮与口袋”而奋斗的宗旨,所以中国至今的改革都是为民生而战。
    
    
    为民生而战的经济改革在一定时代的确是历史的需要,是绕越不开的生存之坎。但是,人类毕竟是一种高级动物,她不能长久仅仅局限于动物的生存需要之中,不能长久局限于口粮与口袋的拼搏之下,应该承认人类在口粮与口袋之外还有着广泛的需求。而事实上,从人类的发展历史来看,人类如果不能不断改善、提高、满足其他需求,最后单纯的口粮与口袋的需要也是不能得到保障的。
    
    
    翻开最近三十几年的经济改革旗帜下为民生奋斗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今天中国社会出现了贫富两极分化、环境恶化、资源枯竭,支撑社会运转的基本公平、正义平台丧失,社会普遍道德沦丧、是非颠倒,官权横行,民权无存,在所谓效益优先,GDP政绩下,中国社会进而出现大批农民无地种,大批工人无岗上,大批居民无房住,大批学子无业就,城市与农村都有返贫的趋势。一个原本改革开放初期就解决的基本生计问题,再一次又回到中国社会中来。这就揭示出单纯的民生改革绝不可能最终解决民生问题!
    
    
    中国社会在民生中奋争三十几年后所产生的困局在广东的乌坎得到了集中的体现。无庸置疑,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广东乌坎也受惠于当年的承包责任制落实,使一个相对偏远落后的渔村得以脱贫,以致大量的村民借改革之风而外出打工或发展企业,民生问题在一定时期确实得到过巨大改善。然而,几十年大家忙碌之后,蓦然回首,却发现自己的家园居然无存,村中6000多亩土地不知去向,村里数亿计钱财不见踪影,村支书41年岿然不动。当年轻奔波于外的身影在夕阳中日益苍老,而准备回到家乡安度余生时,却发现家乡已远,故园成梦,村子已是个空壳。一生劳碌的村民,最终认识到几十年发展下来,自己赖以寄生之处都丧失时,那种失落,那种奋斗后的挫折,那种经济改革换来的结果,实在让人不敢苟同。而这种情况不正是中国今日农村的普遍状况?
    
    
    于是乌坎村民提出了清查村中土地,将未经得村民同意而外卖的土地追回;清查村中帐目,将几十年村中数亿计的帐款去向弄明白;落实村民选举与被选举权,选出村民满意的干部,以最终保卫自己的家园。这些早就在法律上赋予村民的权利,在几十年村民为生计的忙碌中无暇顾及,直到最后发现民生也无保障时,就自然成为村民追讨的对象。可见,广东乌坎今日的困局事实是在单纯为民生奋斗几十年后的权利被剥夺的结果,虽然在改革开庭初期,随着村民自己掌握劳动而使民生得到极大改善,但是,单纯的民生追求,而没有落实公民的权利保护,结果后来民生却在民权被侵害下无以保全。
    
    
    应该说,中国自从1978年底安徽小岗村民开启以承包为形式的民生改革之路后,中国社会几十年来就一直挣扎于民生的窠臼中,由于没有民权的改善,最后民生奋斗的成果在民权被侵害中荡然无存,而乌坎村民就是在这种民生成空下的奋起抗争。
    
    
    乌坎的现实昭示出:
    其一、单纯的民生改革是欺世盗名的,最后必将使民众民生无保,一切劳动成果尽失;
    其二、没有民权保障的民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无皮之毛,是不可能得以长久改善与健康发育的;
    其三、由于历史的原因,一定时期在民众温饱成问题下,先侧重民生,来求得发展是必然的,但如果长久以民生为目的,而不致力于改善民权,以民权保民生,以民权促民生,那么社会就必然陷入官权肆虐而民权无存的状态,最后民生改善必是痴人说梦;
    其四、中国三十几年的民生发展,早已经到了不改善民权无以使社会向前,不确立民权无以保三十几年民生改革成果的时候了。乌坎村民奋起讨要属于自己的土地使用权、村务知情权、公民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正是为了给几十年民生奋斗成果一个制度性保障,正是为了捍卫自己血汗奋斗成果。
    
    
    如果说当年安徽小岗开启了中国民生改革之路,那么今天乌坎村民的诉求就是提出了中国保障改革民生成果的制度性要求。所以,从小岗到乌坎,事实揭示的是中国社会发展一条从民生追求到民权追求之路,而这条路是社会发展的逻辑必然,是中国突破困局,提升改革的内在要求。
    
    
    当年小岗村民在按下血手印后,迎来的是丰收,是当年安徽省委书记万里及后来邓小平的认同,进而最后提炼成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广至今,成为中国全局性民生改革之路的起航。那么,今日的乌坎是否能有昔日小岗的幸运?这显然需要历史来验证!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首发《零八宪章》论坛 (博讯 boxun.com)
7772023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零八宪章》论坛:就朱虞夫先生被判刑七年声明!
·《零八宪章》论坛:这张“反对票”是对中叙两国人民的侮辱!
·《零八宪章》论坛卷首语:为中国“不是共产党国家”而奋斗!
·“零八宪章论坛”元旦献词:以“革命”促“改良”
·《零八宪章》论坛:2011年度十大公共事件
·《零八宪章》论坛:2011年度十大“丑闻”
·《零八宪章》论坛:2011——十大年度维权人物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刊 七十四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刊 七十三
·"零八宪章"第二十七批联署者名单(112人)签名总数现已达12777人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刊 七十二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刊 七十 -- 七十一
·零八宪章签名者留言选刊 六十八--六十九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36期
·《零八宪章》论坛:“援交部”的风光与底层人民的悲剧!!
·《零八宪章》论坛:严正抗议武汉地方当局对秦永敏先生的长期威胁和迫害!!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支持提名陈光诚先生为2012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公告!
·《零八宪章》论坛:“北京选举”与“最坏者当政”
·“零八宪章论坛”:拒绝“被代表”,8号“我”做主!
·《零八宪章》论坛:“维稳”杀人:从钱云会到薜锦波!!
·《零八宪章》月刊:浅谈“十月一日”集团的背叛和溃烂!
·《零八宪章》月刊:就“茅于轼讨毛事件”致“左派”同胞的公开信
·《零八宪章》论坛:迈好“中国公民的一大步”!
·《零八宪章》半月刊:“徐武事件”的国家责任
·艾未未为什么令当局恐惧抓狂?维权理念体现《零八宪章》精神/李平
·《零八宪章》月刊:纪念胡耀邦先生逝世22周年
·雷风恒: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进行“茉莉花革命”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陈维健
·零八宪章:现代版的公车上书/张兆林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雕塑揭幕
·牟传珩: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雕塑揭幕
·雷鸣声: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克服“千年极寒”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诸玄识: 西方文明与西方民主之反思:为什么人类正在走向毁灭? ——兼驳《零八宪章》[附文:严家棋的反驳]
·春天的太阳 《零八宪章》/张民昌
·雷火丰:《零八宪章》运动必将让我们走出政治寒冬
·杨宪宏VS王光泽:刘晓波案使《零八宪章》逆风飞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