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贩子称贩婴为帮人圆“儿女双全”梦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6日 转载)
    来源: 新华报业网
    
     来自云南的刘黑子(文中均系化名),通过买来贫困人家的孩子,再经中间人转卖,两年内贩卖多名婴儿。后经举报,警方顺线追查,一举捣毁了这个贩卖婴儿的特大团伙,3名贩卖婴儿的上下线犯罪人员被抓获。2011年7月,刘黑子等3人被法院判刑。 (博讯 boxun.com)

    
    随着这起贩婴团伙的覆灭,警方又查获刘黑子的妻子曾参与倒卖婴儿,昨日,郑州市高新区检察院将曾陪丈夫刘黑子在郑州贩卖儿童的曾晓霞,以涉嫌拐卖儿童罪提起公诉。
    
    想挣大钱
    
    他跟随人贩子走上贩婴路
    
    32岁的刘黑子是云南巧县人,靠打零工生活,想发财的他就打起了“做小孩子生意”的主意。在云南当地,一些贫困家庭生了孩子养不起,就将孩子卖出去。
    
    2008年初,刘黑子在西昌市认识了“做小孩子生意”的“木姐”(正在侦查中),表示想跟着她做事,“木姐”同意了。
    
    2008年4月份,刘黑子跟着“木姐”参与第一次贩婴,他们抱着一个用红毯子裹着的婴儿,坐火车前往郑州。到郑州后,在一家儿童医院,刘黑子见到了前来“接应”他们的陈保玲。和“木姐”一样,陈保玲也是做“小孩子生意”的,他在“木姐”和买主之间充当中介。
    
    陈保玲一个电话,一个买家很快来到。买家先单独查验婴儿,然后又把婴儿抱到医院检查身体。第二天中午,孩子体检一切正常,买家给他们送来了厚厚一沓钱。
    
    “第一次跟着‘木姐’‘认路’,我也不好意思问她要工钱,也不便问她孩子卖了多少钱。”刘黑子说,从陈保玲家离开的时候,“木姐”对陈保玲说,刘黑子是她的老公,以后送小孩,由刘黑子直接和她联系就行了。从此,刘黑子就开始单独给陈保玲“供货”。有次来郑州做“买卖”,刘黑子还带着他妻子曾晓霞一同参与。
    
    花钱买儿
    
    人贩子被他夸成“好心人”
    
    陈保玲在当地名气很大,四邻八乡都知道她本事大,能让云南、四川等地做“小孩子生意”的人送“货”上门。所以,谁家不会生育,谁家想儿女双全,都会通过各种关系联系陈保玲,陈保玲一般都有求必应,且先“验货”后收钱,充分赢得了“顾客”信任。正是如此,陈保玲的生意一直很好。很多客户都对陈保玲心存感激,觉得她是个“好心人”。
    
    已经40多岁的王小四与妻子生有两女。为了传宗接代,王小四决定抱养个男孩。通过亲戚介绍,王小四找到陈保玲。陈保玲说有个还没满月的男孩,给王小四开价3.8万元。
    
    “孩子圆脸,大眼,长得可好了。有了儿子,我心里舒坦多了。”王小四从陈保玲那买走了孩子,终于满足了心愿,还给孩子取名“王高兴”。同时,他十分感激陈保玲,逢人便夸陈是个“热心人”。至于陈保玲是从哪儿“弄”的孩子,犯不犯法,王小四没有想过。
    
    从买到卖
    
    她“成人之美”也开始贩婴
    
    李五妮也是陈保玲的一名客户。十几年前,李五妮生下第一个孩子后,因产后大出血丧失了生育能力。看到亲戚邻居家都有两三个孩子,儿女双全,生活美满,李五妮十分羡慕。
    
    为了满足有个男孩的心愿,李五妮打算花钱买个儿子,她去找陈保玲帮忙。
    
    20天后,陈保玲给李五妮打电话,说有个刚出生没几天的男孩,要价2.8万元,让她去抱。随后,李五妮又通过关系,给买来的儿子上了户口。
    
    有了儿子,李五妮满足的同时,也对“做小孩子”生意有了想法,“这钱挣得真容易,打个电话,当当中间人,就有几千块的收入”。
    
    后来,李五妮在陈保玲家认识了刘黑子,互留了手机号后,与刘黑子开始了“业务”往来。至此,李五妮接连从刘黑子手中买来孩子,再转卖他人。至案发,她共贩卖婴儿5次4人。
    
    对于自己的行为,李五妮认为是“成人之美”,“既落了人情,又能挣个小钱”。
    
    不服判决
    
    他们称帮人圆了“儿女双全”梦
    
    2010年5月11日,经群众举报,陈保玲被公安机关抓获,随后,刘黑子、李五妮也悉数归案。经审讯,几人对各自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供述,两年内,刘黑子贩卖婴儿多名,大的不过几十天,小的刚刚出生两三天。而陈保玲从2003年起,8年内通过各种渠道购买婴儿再转手卖出十几次,其中9个男婴、5个女婴分别被她以几千元到几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当地的一些村民。
    
    2011年7月,经法院审理,以拐卖儿童罪分别判处陈保玲无期徒刑、判处刘黑子有期徒刑十五年、判处李五妮有期徒刑十一年,陈保玲等人不服,提出上诉。
    
    陈保玲声称自己并不全是为了赚钱。在他们当地,有严重的“儿女双全”、“养儿防老”、“女儿是父母的贴身小棉袄”等旧思想。没有男孩是“大绝户头”,没有女孩是“小绝户头”,只有儿女齐全,才是圆满。甚至有些人家一儿一女还嫌人丁不旺,瞅机会还想再抱养一个。正是这些现象,才为他们贩卖婴儿提供了广阔市场。
    
    刘黑子则说:“在我们那儿,有人穷得连肚子都吃不饱,更别说养孩子了。倒不如给他们的孩子找个好人家,还能给家里带来收入。”
    
    2011年9月,陈保玲等人的上诉被驳回,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处境尴尬
    
    检方认为对买方家庭打击不够
    
    随着犯罪分子的落网,被贩卖婴儿的下落逐一落实。随之,也产生了新的问题,这些被父母卖掉的孩子何去何从?
    
    “找到他们亲生父母的可能性很小。他们卖孩子,我们买孩子,只说价钱,其他的都不问。”已在服刑的刘黑子回忆,“有次去抱一个小孩,孩子还在吃奶。看见钱,做母亲的立即把奶头从孩子嘴中抽出,接过钱,一句话都不说,扭头就走。”
    
    “亲生父母认领的希望渺茫,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又不利于孩子的成长。”一名参与解救被拐婴儿的公安民警说,继续生活在买主家里,可能是这些孩子的最好归宿。事实上,大多被拐孩子被解救后仍然生活在买主家里。今年6月,山东聊城警方解救的29名被拐婴儿,因为无法找到亲生父母,只能继续寄养在买主家里,等待未知的命运。
    
    贩婴猖獗
    
    被解救孩子还要生活在买主家
    
    同时,收买儿童的犯罪成本较低,刑法规定不虐待被买儿童、也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不追究刑事责任。为此,作为打拐行动的主要职责部门,公安部曾下发方案指出,“对于暂未找到亲生父母的来历不明儿童,可责令买主继续抚养,并告知不得虐待、转卖,待找到其亲生父母后无条件解救。”
    
    “可以说,轻罚、不罚买主,在客观上放纵了收买行为。这使得买主的犯罪行为被忽略,司法机关不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很可能会给公众造成收买孩子不会受处罚的错觉,从而鼓励了这种犯罪行为的发生。”郑州高新区检察院侦监科科长刘涛说,之所以打击了几十年拐卖儿童现象还屡禁不止,是因为对买孩子家庭打击不够。 (博讯 boxun.com)
161982510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年女人贩子变身少女逃亡7年
·幼子被拐十多年起诉人贩子获赔28元
·人贩子受审语出惊人:超生孩子不卖掉会被溺死 (图)
·云南15名人贩子受审 称超生儿不卖掉将被溺死
·人贩子狱中讲述拐卖儿童经历 女童卖不出好价钱
·公安部A级通缉令 在逃人贩子刘秀清投案自首
·湖南洞口县人贩子杀死小孩卖器官!政府干嘛去了?(图)
·我被人贩子拐卖到妓院,血泪往事绝对真实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卜少夫傳
  • ABC神学的蔓延
  • 香港需要放放血
  •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香港运动延烧大陆人发声为何那么难?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 陈泱潮10.实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样板:英国、丹麦等國家
  • 李芳敏144000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 陈泱潮9.軍委主席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理應兼國家元首,兩職
  • 胡志伟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 谢选骏共产党有多少钱
  • 陈泱潮8.中國光榮革命所要建立的【聖君立憲民主共和憲政体制】六
  • 曾节明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疾病、健康
  • 谢选骏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 陈泱潮7.中国唯有【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才能为万世开太平
  • 曾节明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 姜维平薄熙来秘书车辉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 谢选骏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 陈泱潮6.党天下和家天下一样寿命有限,不可能为万世开太平
  • 李芳敏144000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论坛最新文章:
  • 陈同佳案大翻转 台明派人押犯 港府称万不可行
  • 专家惊曝以色列谍战半世纪力阻朝鲜核武器武装中东
  • 续去宗教 四川凌云世界最长石刻卧佛遭毁
  • 法媒:中国间谍瞄准布列塔尼国防军事重地
  • 自由搏击74秒KO"花拳绣腿"引争议
  • 日本隆重举行天皇的“即位礼正殿之仪”
  • 港警蓝水射清真寺事件仍没了 基督教堂印度协会没摆平
  • 受制于墙 四分之一在华外媒有报道许可也被屏蔽
  • 中国拘留2美国人加剧在华美国人不安
  • 总统选举反对派或指控莫拉莱斯贿票
  • “华为面临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 日Av秽片或防盗版封面竟刻写“六四天安门事件”
  • 陈同佳案引发台湾眼泪战
  • 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就业响警铃
  • 韩国人放飞50万张传单批金正恩 韩足球队平壤遭冷冻气难消
  • 中国一亿人民富拥百万美元惊了全世界
  • 四中全会会期仍秘 贪虎罕群状落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