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8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作者:吴祚来
    
    ●2月3日至4日,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在广东考察时,提出要保护农民土地财产权,中国学者吴祚来结合近期乌坎土地维权事件撰文,提出要把土地确权给农民,把选票确权给农民。
    
    去年底,乌坎村民爆发大规模的土地维权行动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直到乌坎村村民因土地问题而发生"起义",中国乡村民主自治才被真正撕开一个裂口。广东省政府顺时而变,尊重乌坎村民的民主意愿,村民直选村官成为可能。尽管村民直选被列为基层民主制度,但一直被各地上级部门掌控,正是上级部门的掌控,使村民直选成为空头支票。没有真正的村民直选,造成地方公权力无任何制约力量,村民的权益被侵犯,房子被强拆,土地被贱卖或强卖。
    
    中国共产党中央年年的"一号文件",都关于农村与农业,新华网北京2月1日受权发布新世纪以来中共中央指导"三农"工作的第9个中央一号文件。文件题为《关于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持续增强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见》,共分六个部分23条,包括:加大投入强度和工作力度,持续推动农业稳定发展;依靠科技创新驱动,引领支撑现代农业建设;提升农业技术推广能力,大力发展农 业社会化服务;加强教育科技培训,全面造就新型农业农村人才队伍;改善设施装备条件,不断夯实农业发展物质基础;提高市场流通效率,切实保障农产品稳定均 衡供给。农业部一句话解读这份文件的担忧,将来的土地由谁来耕种?
    
    我的一句解读是,农村的事,农民的事,到底应该由谁来做主?中央三农工作一号文件,年年发布,但有哪一次谈到了农村民主或村民自治?中央将农村问题中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不解决,只解决形而下的问题,令人匪夷所思。这两个根本问题是,农村是谁的农村?土地是谁的土地?
    
    农村是农民的农村,土地是农民的土地,这个问题解决了,其它问题就会应刃而解,这两个问题被弃之不顾,必然问题丛生,农民的悲剧会接连不断。城市不向农民开放,农村土地与住房不向市场开放,农民在这个国家永远都是二等公民,二等公民面临的,必然是受剥夺与受压迫的不公平对待。
    
    城乡二元户籍制,不仅阻断了农民成为城市自然居民,也阻断了城市市民到农村投资农业的可能。而这些现状一直从中共建政以来,没有根本的改变,这样不仅造成了农村与城市之间巨大的贫富落差,国家将有限的资金更多的投资在城市,也制造了教育、医疗、养老保障等等方面巨大的不平等。国家基本国策中,莫名其妙的写着,中国是一个由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这基础的国家。城市劳动者成为领导者,而农村的劳动者成为被领导者,成为基础群众的一部分。农民的政治地位一直没有根本的改观,这具体表现在,农村人口的人大代表比例远远低于城市人口,农村人口即便在城市购买了住房,仍然不能在城市获得市民待遇,农村自建住房叫小产权房,不能进入市场流通,农民的土地被集体化,无法真正私有,也无法进行投资。
    
    尽管胡温时代在农村政策上有所扶持,减免了农业税,一些地方还正始了农村医疗保险与养老保障试点,但农村村民自治,却鲜有真正的进步,村级民主直选,或被上级政府把持,或通过贿选搞定,甚至由黑恶势力控制,只要村庄有利益可图,必然有政府的手或其它无形的手,伸到哪里,任何试图搞真正的村民选举者,都会遭到沉重的打压,甚至死于非命。这样的案例屡见报端,但却难有真正的改变。中央政府没有向村庄输送真正的价值,就是村民自治、村庄民主的价值。而这些天然属于百姓拥有的价值,村民们却要用生命的代价换取。
    
    媒体报道说,广州汪洋治下的乌坎,经过村民前期的抗争,2月1号以60年来从未有过的选举方式,一人一票选出11名村民委员会,对以后3月的村委会选举的进行监督。约7千3百多村民有投票资格,许多在外地的村民赶回村中投下一票,当天投票率达85%。而且,这次投票引来大批中外媒体的报导,这是汪洋继怀柔手法处理乌坎抗争事件之后,又一次利用乌坎为自己做了免费的世界性的开明形象广告。
    
    广东乌坎村,在灰霾深重的中国冬季里露出一丝亮色,村民们旷日持久地与地方政府抗争,不愿意自己的土地被贱卖,不愿意受非民选的村支书欺压,希望要回自己的土地,希望选自己的村官,这样的要求,其实也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共和国村民的权利,也是执政党打天下时对人民的承诺,现在却又一次要用血与火的方式,要用生命的血祭,才能赎回自己的基本权利。
    
    改革开放之初,有一个安徽小岗村,村民们私自分包了田地,全村吃饱了,国家也开始吃饱了。现在,乌坎村,村民们将属于自己的选票, 分发到每一个人手上,在政治治理上,实现自给自足,村庄和谐了,民间政治民主了。当年有一个开明的省委书记,他叫万里,而今天有一个开放的省委书记,他叫汪洋。省委直派工作组到村庄与村民对话,通过妥协与和解,村庄一夜之间得到了和平,村民打出旗帜感谢执政者的开明,村民要的是基本权利,既没有境外敌对势力煽动,又没有境内敌对势力谋划,一些都可以在常识与规则中达到和解。
    
    当年执政者的开明,给了村民以生存的土地与希望,现在,执政者的开放,给人民以政治希望。村民有了承包的土地,就可以实现自给自足。村民有了自己的选票,就可以实现村庄自治,这是在政治上给执政党减负。
    
    传统中国社会,执政者的权力没有延伸到县以下的乡村,农业生态中的社会,村民靠自己的方式实现自治,而当代中国社会,权力之手延伸过长,要触及的是民间最基本的利益,主要想摄取土地的利益,完全是经济利益的争夺,被意识形态化到政治权力的控制,而这种意识形态与经济利益的错位,正是导致县级以下骚乱与上访的根本原因。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在微博里说:我认为,乌坎问题实际上就是中国问题的缩影。乌坎实验的意义就在于,看我们能不能同时实现两个目标:民众具有表达自 己利益和进行博弈的权利,社会具有化解矛盾保持基本稳定的能力。而这恰恰是当前中国社会的两个症结。同时解决这两个似乎矛盾但却是分不开的问题,是对中国 社会智慧的挑战。这个实验中,包含着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基本逻辑。这个比包产到户那次更难,因此也就更有意义。如果成功,我们有可能找到新路,如果失败, 将是对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大打击。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问题专家于建嵘则在微博里谈到了农村土地确权问题:村庄社区生活中个人财产权利不清,特别是土地等生存资源的集体所有,是当前社区生活紧张的根本性原因,明确村民权利并由国家公权 力予以保障是解决问题的基础。在确权的基础上,还原社区组织的多样性和服务性,是未来要进行的工作。
    
    把土地确权给农民,把选票确权给农民,执政党要做的,就是这两件事情。它既是回归常识,也是回到宪法法治的轨道。
    
    (作者简介:吴祚来,文化学者,专栏作家,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著有《文化是一条河流》、《中国古典艺术观照》、《通往公民社会的梯子》等多部文集与专著。多次被评为年度百名公共知识分子)
    
    本文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181981600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释永信称十方禅院卖给登封领导 少林被强占土地
·作家洪峰隐居云南被打 疑因租用土地引发纠纷
·河南洛阳强征土地 多个村庄发生暴力抵抗事件
·哈尔滨市委书记盖如垠不经国家批准乱动农民土地被下台
·总理强调:土地增值要让农民分享
·河南固始县农民集体抗议要求归还土地依法换届选举(附视频、多图) (图)
·长沙无头女尸案告破:姐夫为占土地掐死姨妹子 (图)
·内蒙古近半土地被积雪覆盖 中东部局部形成白灾
·温家宝《求是》撰文谈农民土地权
·山东莱州石柱村民因土地问题上访被抓/视频
·外媒:在中国土地上实现民主是可能的
·马桥镇农民要求上海市政府公开土地批文信息 (图)
·内蒙古托克托多座村庄土地因污水无法耕种 (图)
·残疾人李喜春被强占土地并遭殴打呼吁帮助 (图)
·静坐法院一百一十七天 农民问题思考之一——农民的集体土地和宅基地补偿问题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图)
·广东中山土地冲突再有村民被捕
·福建近千回民土地被侵上街游行 高呼“向乌坎学习”
·柳州因土地出动警察进村抓人、打人(续):受害人讲述/视频
·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 上海许建军为了生存讨说法 (图)
·政府任命的村组干部成了官员掠夺土地的帮凶/陕西省咸阳市乾县
·安徽访民请求许志勇律师和周曙光记者关注安徽合肥中级法院霸占农民土地案。
·县政府违法裁决引发的土地权属纠纷案/黑龙江依兰县赵守水
·广西都安18亩土地被野蛮霸占的控告书(三农问题)
·合肥中级法院集体腐败长期非法霸占鲸吞农民土地的黑幕/凌德柱
·安徽砀山信庄村51户农民状告砀山县政府强抢信庄村土地案 (图)
·江苏建湖县政府竟然如此忽悠、推诿土地被抢农民的诉求/查春东 (图)
·强烈要求渭南市临渭区政府退还多占我们的土地 (图)
·建国后的4次土地革命
·是谁拿走了北京3236.4亩土地的征地补偿款
·河南固始县农民为何因土地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谁动了我的土地使用权
·甘肃省文县石鸡坝乡书记和村支书联合侵占出卖集体土地上千亩和贪污5.12地震救灾款(图)
·抚顺农民的土地使用权谁来保障?
·青海西宁湟中:官商勾结致使十万农民失土地
·河南固始县失地农民要土地、要活命
·土地被霸占/辽宁东港市李青(图)
·村委会贪污土地款7百万/哈尔滨村民刘凤和
·牟传珩: 中共“十八大”面临 “新土地革命”
·土地有偿出让 背后一把大剪刀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乌坎土地抗争颠覆了“中国模式”/姚监复 (图)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中国未来之路(四)土地决定国家政权/华先忧
·把生命留在这片“荒瘠”的土地上/孙林
·土地使用权凭什么最多70年?/党国英
·土地有偿使用先瞄准垄断国企
·上海奉贤区 霸占土地 侵犯人权/程玉兰 (图)
·马未都: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自然生长起来的中央集权制 (图)
·强拆事件频发 背后现“土地财政”利益链条
·土地私有化好处多/蔡继明 (图)
·土地财政一旦破裂地方政府还债没戏 (图)
·百姓眼里的“建党伟业”:打土豪、抢房子土地财政/俞忠欢
·我的中国梦:土地、国企民有化
·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的十个亮点”/ 三鞠请安
·中国有多少土地和住房能挡住投机/季铸
·土地是最大的政治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