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地下旅馆住客多为大学毕业生 100平米住20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6日 转载)
    来源: 南方网
    
     从正月初七开工到现在,上班族还沉浸在欢快的节日氛围中。在新年的欢乐祥和中,上班族可能不会留意到,在广州购书中心附近的出租房中,有这样一群“地下旅馆”青年,他们都是从外地来穗,多数是大学毕业生,每天住宿费不到20元,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竟住着20个人。 (博讯 boxun.com)

    
    他们为一日三餐发愁,他们白天四处奔波,晚上蜷缩在被窝里,没有夜生活。他们过年如同“过劫”,但他们依然坚守,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实现自己的广州梦。
    
    他们是漂在广州的“南漂一族”,他们如何过年,新年有什么打算,记者试图通过对广州购书中心附近的这家地下旅馆进行考察,探寻“南漂一族”的广州生活。
    
    有的走了,有的还在坚守。对在广州继续奋斗的这群“80后”来说,更多的是无奈和茫然。大学毕业生“高不成,低不就”,“农民工二代”缺少一技之长,干不了苦力,又不会创业。
    
    1月30日下午6点,房东陈文又出去“跑业务”了。陈文是“85后”。
    
    陈文站在天河路兴业银行门口的垃圾桶旁抽着烟。中午,他接到一个电话,两位从外地来穗的青年需要有个落脚的地方,陈文和他们约好在广州购书中心“接头”。陈文举着从网上花50元买的诺基亚手机向人群中招手示意,然后深吸了一口烟,把烟头弹在地上,带两人到了出租房。
    
    光着头,背着单肩包的叫范希,北京来的。一进门,陈文和范希就坐在椅子上谈房租,范希的意思似乎是要再便宜一点,陈文不紧不慢地说,“住六人间呢,比外间的贵100元,住久点就便宜,我都是明码实价,固定好了的。”
    
    范希选了外间的上铺,8号床,交了15天共225元的住宿费,就出去了。一直坐在旁边无所事事的杨晓龙问,“是北京的啊?那还来我们这儿。身份证上写着是北京的?来干嘛呢?”
    
    “他说来旅游,来玩的。你信吗?”陈文随口答道。
    
    1
    
    “二手房东”的“二手生活”
    
    陈文说自己是个“二手房东”,老家在茂名电白县,这套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是2010年夏天从房主那租来的,然后再购置了床、柜、被子等物品,改造成男女混合公寓。合同是一年一签,但没有工商营业执照,属于“地下旅馆”。知道记者的身份时,陈文显得很紧张,生怕报道后相关部门会来查处。房子的具体租金一直不愿透露,说是“商业秘密”。
    
    房屋是三房一厅两卫,宽大的床铺使空间显得逼仄。最里间是女生宿舍,六人间,每人每月550元,平常房门紧锁;出来侧边是男生六人间,也是550元一月,里面堆满了没整理的物品;最外的八人间,和所谓的“厅”连在一起,里屋的房客上下班都得经过,房客看电视也在床铺旁,就显得嘈杂散乱,所以每月只要450元。
    
    陈文以“大学毕业生”的身份自居,以及租客多为大学毕业生的身份,又增加了出租屋的人气。实际上,陈文初中毕业后就再没读过一天书了。
    
    最让陈文得意的是,2010年夏天,他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找到了这块地处广州核心却租金便宜的“风水宝地”。根据网上的报价,2012年2月,出租屋所在楼栋(二手房)价格也达到了1.7万元/平方米,而同一区域楼盘均价都在2.5万元/平方米,可见其繁华程度。所以,陈文总是不愁客源,平常20个床位都能住上十几个人。甚至春节期间,还有房客预订了床位,租金照付。
    
    生意不错,一有空闲,陈文总会去菜市场买点好吃的,总之,顿顿有肉。
    
    因为有厨房,或多或少减少了租客在食品上的支出。陈文从二手市场买了电磁炉、电饭煲、锅、热水器……尽可能减少投入是他获得更多收益的一种方法。
    
    有了存款之后,他希望再租3间房,去办个营业执照,名正言顺地走下去。
    
    2
    
    进医院上班是渺茫的事
    
    坚持了一个多月后,杨晓龙决定继续等待。他生于1987年,安徽阜阳人,在湖南衡阳医学院读的麻醉学,这是他5年里最后一个假期了。一年前跑到广州第二人民医院实习,回去一段时间后,忍不住又在2011年圣诞节那天回到广州。不过,这次的任务不仅仅是实习,还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他很瘦,显得头很大,为此还自嘲是阜阳毒奶粉事件的直接受害者。1.8米的个子,瘦削英俊的脸庞配上一副眼镜,平时穿上黑色风衣,倒显得斯文儒雅。现在,他已经“白吃白喝”一个多月了,说是2月上旬就可以去面试,却迟迟不见动静。他还在吃老本,就连那台近4000元的三星笔记本电脑,也是花父母的钱买的。
    
    坐吃山空也是没办法的事,在找到工作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省吃俭用。经常下午1点才见他从里屋出来,然后煮一碗白粥,就着榨菜或黄豆酱勉强糊弄一顿;他爱吃面食,一包2.5元的龙须面也能吃好几天。有时候,也会到天河汇新街市买带肉馅的饺子吃。
    
    在他看来,进广州的医院上班是很渺茫的事。他海投简历,抱着电脑看各大网站的招聘信息。
    
    “我觉得我不适合医生这个职业。”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他自言自语。
    
    晚上,几个还没找到工作的年轻人坐在椅子上闲聊。
    
    “到了医院之后,你能开处方吗?”一旁的房东陈文插话道。
    
    “我没那资格,得考证呢。”杨晓龙正吃着韭菜猪肉馅饺子。
    
    “你毕业不包分配啊?”1987年出生,16岁就辍学的倪海军问道。
    
    “都什么年代了,我们连找关系、走后门的门都寻不着。”
    
    杨晓龙显得有点失落。
    
    “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一定会来广州的,对吧?”杨晓龙忽然放下饭盒,抬起头问道。
    
    3
    
    柜子当桌蹲着吃年夜饭
    
    “有工作的羡慕没工作的清闲;待业的羡慕就业的充实。”生活总是这样爱捉弄人。那些睡到正午才起床的男生,每天清晨总会朦胧中听到高跟鞋“啪嗒——啪嗒”的声音,接着“嘭”的一声,光线又被阻挡于门外。
    
    严云,1986年生于湖北枣阳,至今单身。在2009年房地产大热的时候,在上海“花自己的力气,卖别人的房子”,做起了房产销售员。2011年11月,她来到广州,住进“地下旅馆”。
    
    严云平常不喜欢化妆,却做起了美容产品的销售工作。为了省两元钱的地铁费用,每天都要花半小时徒步到越秀区寺右新马路附近工作,“就当是晨练了。”她这样说服自己。
    
    “朝九晚六”的日子千篇一律,完全没有假期可言,连除夕夜都忙到晚上7点才能下班。严云每天早上7点40分起床,简单梳理之后,8点下楼,在早餐铺挑了一个2.5元的面包就开始赶路,提前10分钟到办公室打扫卫生……2000元的底薪,通过加班,可以赚到3000元。春节长假7天时间,4倍底薪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她坚持下来,一个月赚了5000元。
    
    除夕夜,陈文约了留在广州过年的5名房客,买了年货,到住在棠下城中村的老乡那里一起吃年夜饭。柜子当餐桌,蹲在地上吃火锅。在外过年的众人感慨万千。
    
    “喝杯二锅头,辣!”杨晓龙有点泪流。
    
    老家湖北襄阳的张素平沉默着,他的母亲坐在小椅子上缓慢地夹着菜,张妈在深圳已经呆了十几年,年二十九刚从深圳赶过来。
    
    “青瓜沾上芥末,爽!大家都不敢吃。”陈文突然咧嘴笑了。
    
    晚上9点,饭毕,4个男生大摇大摆地在满地湿泥的街上溜达,抽着烟。冷风瑟瑟,没有烟花和鞭炮,只有几个顽童在放“三响雷”,惹得严云捉住张素平的袖子不放。
    
    4
    
    群居青年没有夜生活
    
    忙碌的工作,略显微薄的收入,这群“80后”房客忍受着市中心高昂的生活成本压力,“不管赚多少,能省则省,少吃肉,多吃菜”,是房客们坚持的物质生活原则。而根据2011年中国城市消费水平排名,广州高居第四,仅次于上海、北京和深圳。
    
    陈文每次上街买菜,都会路过一家叫“电白海鲜楼”的饭店,“那是我们电白人开的,那一顿得花多少钱啊。不过,他又不会请老乡免费撮一顿。”他买烟的话,也会专门跑到电白人开的店,一包红双喜,便宜五毛钱,只要6.5元。
    
    大部分房客下班后,偶尔在晚上8点之后,到一家外资超市,买些特价熟食,否则几乎都不出门。
    
    “原来从北京来的范希是摆地摊卖儿童玩具的,我亲眼见到他在广场放飞一只会亮的蜻蜓,‘呼’地飞到天上,又接住了。”陈文发现后,竟然偷偷地躲在花圃后面观察。
    
    和范希一起来的李先生,操着地方口音很重的普通话,他推销保健品,“我们公司的总部在珠海,在香港已经上市了。保健品都是运动员使用的。”
    
    晚上回到出租房,他给记者看图片,所谓的“保健被”1.5万元,枕头4000元,还有按摩器、被毯……李先生前一个晚上没回来,向一个老人推销去了。可惜,他一件产品也没卖出去。
    
    手机电视、网络小说、斗地主、魔兽世界,出租房里有免费的网络可供使用;有时候,大家会围在只有6个频道的电视机前,看《寻宝》节目,看《72家房客》;天气阴冷时,就索性躲进被窝,不一会儿就能睡着。
    
    1月31日晚,正月初九,陈文从网上下载了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大家都凑在他的二手电脑前看,看一段,笑一段。
    
    “这就和我初中时候一样,逃课、作弊、调戏女生。”陈文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记者手记
    
    房东被警察带走 房客被要求搬离
    
    他们的广州梦
    
    何处能安放?
    
    房东陈文的话一语成谶。2012年2月2日,正月十一,他被派出所的警察带走了,原因是无证经营。
    
    这一天来得过于突然,睡梦中的陈文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登记了房客的身份证号码,陈文辩称是某咨询服务公司的员工宿舍,填写表格时,他甚至忘了“询”字怎么写。民警在屋子里逛了一圈后,问了房客几句话,和站在门口的保安下了楼。
    
    本来计划住半个月,来自肇庆的李先生有点害怕,直接把房退了。他一早出门,就撞见一伙人要进来检查。大家都有点气愤,“广州这种出租屋多得是,没想到今天轮到我们了!”陈文站在阳台上,显得手足无措。
    
    半小时后,来了更多的警察和保安。警察把所有睡觉的房客都叫醒,召集到大厅,一一刷了身份证,讲了利害关系。拍完照片后,民警就把陈文带走了。
    
    陈国站在床边,身上还穿着睡衣,不慌不忙地说道,“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行政拘留7天左右,就放出来了。”陈国专门做购物卡回收和专卖的生意,每天出门都会往身上拼命喷香水。
    
    对于“一日之内搬出去”的要求,女生显得很紧张,温州瑞安的林慧慧马上联系朋友,希望找个新住处。“好不容易安顿下来,真的不想再搬了。”
    
    更倒霉的是刚从湖北孝感来广州的肖梅。她花了15个小时,2月2日凌晨3点到达广州火车站,回到了在天河的出租房。早上7点才睡下,晚上就要被赶走。因为春节回老家过年,她已被老板辞退,正准备过完年再找份新工作。
    
    几个男房客显出无所谓的样子,“我不搬,也不知道要搬哪里去,等他们赶走我们好了。”杨晓龙有点破罐子破摔。
    
    南方日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随着广州越来越多城中村的消失,可供外地青年选择的住房房租越来越贵,房源越来越少。因此,类似陈文这样经营的“地下旅馆”,刚性需求则越来越大。
    
    公开数据显示,警方曾经查处过越秀区矿泉街的一栋楼,楼房里藏着类似的“地下旅馆”122家,个个都没有经营证照,真可谓“家家开旅馆”。
    
    春节前,团省委曾呼吁,广东应借鉴外省经验,将新毕业大学生纳入公租房保障范围。此前,团省委、省学联针对新就业大学毕业生进行住房状况专项调查,结果显示,很多大学生一毕业就成为“蚁族”,生活艰辛,看不到希望。
    
    广州市曾表示,2011年将扩大保障覆盖面,让不符合经适房购买条件,但存款却很少的大学毕业生等“夹心层”也能住上公租房。时至今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依然没有几个大学毕业生成功申请到公租房。这些外地青年要想在广州市中心区廉价居住,只能选择“地下旅馆”。
    
    有识之士警告,外地青年在广州的居住问题越来越考验基层政府社会管理的智慧。 (博讯 boxun.com)
231982911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洪深:南都报支持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 (图)
·河北将面向大学生村官公选乡科级干部
·大学生考试作弊被开除 告学校处罚过重胜诉
·女大学生还未毕业被聘为公司总监 年薪15万
·山东规定高校大学生每天需做广播操
·北大学生竟想出这招在春运抢票 秘籍受热捧
·贫困大学生组织卖血获利600元被判6个月
·五台山失踪清华大学生获救:2人自行下山 1人受伤
·大学生父亲患心脏病需手术用血 同学踊跃捐献
·内地女大学生帮黑人男友运毒在厦门被判死刑 (图)
·女大学生帮外籍男友运毒品被判死刑
·大学生毕业3个月打劫26名女子 称有“快感” (图)
·山东泰安722名大学生考高中毕业证
·大学生感染肺结核 结核病传染势防治需加强
·江苏科技大学40余名大学生感染肺结核
·两名大学生校门附近被学校班车撞死
·武汉30余大学生准考证出错无法参加四六级考试
·网曝广州佛山学生当援交女 声称不乏高中大学生
·安徽23岁大学生村官 居然被提名为副镇长 (图)
·女大学生惨遭毒打后死亡,校方却称是自杀 (图)
·大学生惨遭官二代马坤殴打后反被拘留 不准小便惨死
·大学生被殴雪地惨死
·丑陋的 中国当代大学生
·下岗职工、大学生就业补助变老板吃喝娱乐资本
·山东大学生村官史进利冒死揭露江西省公务员考试中的骗局
·六警察打死大学生林松岭案 死亡原因确认
·当一个大学生想当狗时……/郑德鸿
·中国前首富张茵:这帮香港大学生想搞垮国内企业(图)
·南宁警察刑讯逼供 广西女大学生屈打成招
·盐城杨集镇惊天丑闻:大学生女志愿者惨遭凌辱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湖北荆州醉酒警察将大学生脑浆打出死亡,引发学生暴动
·一个女大学生跳楼自杀-家长的血泪控诉!
·潍坊警察打残就餐的12名大学生:图片(慎入)(图)
·潍坊警察打残就餐的12名大学生,警方颠倒黑白
·[求助]村委会乱收费百般刁难,大学生被逼无奈上吊自杀
·家产被夺,一个女大学生的悲哀呐喊!!!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乡村大学生看农村:天翻地覆、彻底崩溃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刘逸明
·“大学生掏粪工”一种新的“脑体倒挂”浮现
·大学生秀裸体表达“裸婚”该不该? (图)
·“红歌”进高校餐厅,求你饶了大学生的耳朵
·教育能否让女大学生不榜大款和当三陪?
·当代大学生的六大"死穴"
·论大学生个人权利意识的淡薄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与大学生就业难/张凯臣
·还有多少女大学生守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刘逸明: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重庆大学生“再学工农兵”难比薄瓜瓜“又红又专”/夏小强
·刘逸明: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图)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我爸是李刚”-李一帆撞死女大学生之歌/吕梁远
·何必拿开除大学生二奶来祭道德之旗(图)
·女大学生自述:当二奶是不得已为之,社会太苛刻
·涉嫌强奸女大学生,李一道长也敢犯色戒?
·冒牌“韩国富二代”骗女大学生,为何屡试不爽?(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