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葛洵探访丁子霖遭绑架殴打 天安门母亲境况堪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4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2-02-03报导
    
    海外民运人士葛洵回中国为母亲奔丧,回国期间计划探访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却遭绑架并被殴打,丁子霖被当局监听严控,并时常遭到电话骚扰。
    
    图片:北京机场等候登机,手持准备送给蒋同学(丁老师儿子)的鲜花(葛洵提供)
    葛洵探访丁子霖遭绑架殴打 天安门母亲境况堪忧


    前“美国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理事会主席葛洵日前从美国回到中国为其去世的母亲奔丧,据海外维权网报导,星期三下午他计划前往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家中探访她时被多名便衣人员强行架走,隔天又在当局所派人员陪同下回到家中取走行李,家人并不知道葛洵发生何事,他只向家人说明抵达机场后会报平安,而后他弟弟接到陌生人电话称“葛洵已经过关”。葛洵于星期五凌晨在推特上表示平安,说“谢谢!北京国安,你们非法暴力对待我,我不会沉默的。”
    
    已回到美国的葛洵星期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时我去看丁老师,当时他们强制把我压在车里面,失去自由二十多个小时,第二天就到家里拿下行李,被带往机场。
    
    记者:他们怎么知道你去探望丁老师?
    葛洵:我也不知道,我说你们怎么知道,他们说你们所有行动都在我们注视之下。
    
    记者:他们有问你什么问题吗?
    葛洵:问我很多,包括我的朋友,我的社会关系,所有的东西,还有关于我发起“自由光诚”博客网站的事情。
    
    记者:你这次回来是拜祭母亲?
    葛洵:我是回来为我母亲奔丧,2月1日我在丁老师家楼下就被控制了,强行把我控制了,还没收了手机之类的,被拘押的过程中,不仅有审讯,还有罚站、蹲、殴打,有两个人对我拳脚相加,他要我推特账号、密码,我不给他们就打我。
    
    葛洵表示, 海外的民运人士都十分关心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身体健康状况,也关注她经常受监控情况。因此他才利用这次回国专程去探访,没想到却被绑架出境.
    
    而丁子霖周五向本台表示,她的电话一直被当局窃听,外界经常致电给她,她却无法接到电话,反而经常接到一些骚扰电话。
    
    对于该次葛洵要求见面却被绑架回国,丁子霖表示:你阻止一个朋友来看我,就说明你把一份良知一份爱阻挡在你的国门之外,还把人家赶回去,人家做了什么了?尤其残忍的是人家是回来给母亲奔丧的,如果你不让他来见丁子霖,你就光明正大的和他说,丁子霖是我们控制的敏感人士你不能见,如果是这样那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用这种龌蹉、又黑社会的手法绑架?
    
    不少计划探望丁子霖的人在去探望她的路上甚至自己家里被当局阻拦甚至逮捕。北京作家余杰曾在推特上说,他计划去探望丁子霖老师,国保偷听了电话和电邮,故而阻止。而著有《西行漫记》的美国记者斯诺的妻子也曾在探望丁子霖的途中被保安人员阻拦。同时有十几名保安人员封锁了丁子霖的家,以保证阻止她不能出门。
    
    当时在儿子陪同下前往丁子霖住所的斯诺夫人说:“这并不令人惊讶,但令人失望。”
    
    作为天安门母亲代表性人物的丁子霖接受来自境外的捐款,当局也时常令她接受捐款账号里的资金莫名消失。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181981602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葛洵回北京期间探望丁子霖遭国安绑架暴打
·各界悼念赵紫阳逝世7周年,丁子霖到场/视频
·丁子霖不满范太六四言论要求道歉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赞诺贝尔和平奖鼓舞到世界上每一个追求民主的人 (图)
·丁子霖解除软禁 大骂“共产党太卑鄙了” (图)
·北京空前严厉 丁子霖大骂共产党疯了 (图)
·丁子霖祭奠儿子被阻 访民京沪呼应纪念“六四”
·丁子霖介绍北京公安与六四难属接触的过程
·丁子霖:那白雪覆盖着的埃德加·斯诺墓地——“天安门母亲”扫墓纪实(多图) (图)
·丁子霖:思念冰娴——难友苏冰娴逝世十周年祭 (图)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下)
·丁子霖 蒋培坤: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上)
·失去联系两个多月 丁子霖教授已返回北京
·丁子霖老师依旧被软禁 连女儿也不准见面
·像人间蒸发 丁子霖夫妇失踪逾两月(图)
·“天安门母亲”抗议丁子霖通讯被截
·在京天安門母親嚴正聲明:必須立即恢復丁子霖夫婦的人身自由
·丁子霖夫妇与外界通讯中断多时
·天安門母親運動2010年10月17日聲明__停止對「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軟禁要求中國平反六四、釋放所有良心犯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我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交往点滴/郭保胜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寻找丁子霖夫妇--请多多少少的也在雪中送点炭/张鹤慈
·关于日本关西地区89-64捐款转送问题,给丁子霖老师的公开信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丁子霖 蒋培坤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蒋培坤 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丁子霖:“汶川母亲”在行动
·真相是一种力量 ——介绍甄铧先生文章“何须‘怕谈以往’?”/丁子霖
· 《六四播客采访录》序/丁子霖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组图)(图)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丁子霖:从获选“亚洲英雄”说起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丁子霖 蒋培坤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丁子霖、蒋培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