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吴英案呼唤政冶家的良心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2年2月1日讯)尽管吴英在押期间曾检举多名政府官员受贿以求立功减刑,但浙江省高院仍然在今年1月18号二审裁定一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因此维持对她的死刑判决。很多人认为吴英必死无疑! (博讯 boxun.com)

    
    她不死众多贪官就要纷纷浮出水面走上法庭,她不死浙江省官本位的利益集团就要一个个地暴露无遗,她不死浙江省就再不会有金融的黑幕,她不死浙江省将成为人民共和国难以成为一方净土。所以,为了贪官的利益、权贵集团的利益、金融黑幕的存在,中共必杀30岁弱女子的吴英。连知名刑责律师刘晓原也说:“浙江高院的判决和主要官方媒体的态度显示当局严打所谓“非法集资”的决心已定,吴英的命运凶多吉少。“高级法院驳回她的上诉、维持原判,我个人判断这个结果很有可能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请示过最高人民法院。当然,我个人对她的死刑复核是悲观的。(浙江高院)它已经是一直在上面请示了。当然最高法院也好,他们会根据中央官员的讲话精神对这类案件在这个特定的时期--浙江温州不是出了很多金融的问题吗,一些企业家逃跑。结合这种事情,因此它会获重判。”
    
    有的朋友知道我挺吴英,批评我“天真幼稚”,“看不透中共政权的反动本质”,“不理解现今中国大陆是个一切以利益集团为取舍的‘利益国家’,根本不顾及人民死活”。甚而嘲笑我力吴英奔走呼号,是“自作多情”。一位叫南岛的朋友来信中写道:“先生说的同样没有错,但是需要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在这个环境下是可以说理的,而且说理必须是对等的,透明和公平的。笫二个前提就是法律必须是独立的且对于非法集资在法律条文上必须有详细明确的规定。显然在现有体制下我所说的这二个前提一个都不具备。我国当前这个社会的主宰者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黑社会流氓,强盗式的山寨土匪帮。从上到下都是流氓,请问你到那里去说理。司法机关是它们开的,一切全都是维护它们这群土匪流氓的利益,谁能奈何得了它,人民基本上可以说都是奴隶,这些土匪强盗你碰都碰不得。没有絲毫权利的人民真所谓是爱莫能助啊!吴英显然是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我们的法律是没有法律的法律,所谓的法律全都是用来对付老百姓和维护这个山寨土匪帮控制13亿奴隶用的。因此吴英肯定是死定了,吴英如果不死那么这批东阳土匪如何面对13亿人民,又如何面对它们的帮主,帮主又该如何面对百姓。因为说了62年自己是伟光正的公仆俨然都是一群土匪,婊子。因此这和吴英的态度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可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匪要民“活”民“活”着比死还难。”
    
    不过,我不这样看问题,也不完全同意这些朋友的观点。巴尔扎克有句名言:“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改革开放”自1978年邓小平主政中国算起,己有32个年头。我认为这32个年头是喜忧参半,善恶平分,好坏有定,是非循序。要不经济能长足发展,人民基本能安居乐业吗?如果全是邪恶、全是贪腐、全是匪言,能立足于世界?
    
    在这32个年头中,我整整有28个年头生活在平民百姓群体之中,打拼商海,混迹底层。我的体会是:要想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中生存、发展、壮大,得一靠权力、二靠关系、三靠本事,要不只能吃碗“平安饭”。要想吃这碗“平安饭”,有后台得敢硬,没后台得敢横。横的前题是要有道理,要不横不走,甚至会横进监狱。我无论在“商海打拼”,还是在“右派维权”的抗争中,就是一个敢横的人,有点“天不怕,地不怕,除了老子我为大”的丈夫气慨。但有两次有理的“耍横”,要不遇上有良心的政治家,早就死定了,哪还有今日的铁流?
    
    一次,1988年3月我接手承办中国经济记协主办的《中国市场信息》。这是个“内部刊物”,“准印证”一年一办,我接手不到半年“准印证”就过期。我不知道大办特办的干下去,在全国十多城市建立记者站和办事处,搞得风风火火。谁知有人向新闻总署和北京市新闻局举报,1988年7月总署就下发红头文件,宣布“中国市场信息”为“非法刊物”,并“明令取缔”。我不接受,仗着此刊“不黄不黑”,有利于“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当时是“胡赵”主政,大环境较为宽松,一直顶着办下去。1989年“64”事件后中国政治逆转,我顶办顶到1990年11月,为新接办的《当今农民》杂志,与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的老师何某某,发生利益冲突,这样由北京市委宣传部牵头,联合公安、工商、法院、检察院和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进行取缔查封。在当21日的《中国新闻出版报》和《北京晚报》,在头版刊出大黑标题新闻“抗拒国家命令达三年之久的《中国市场市息》非法一刊被取缔”,接着公安对我进行立案侦察。一次在北京市宣传部联合召开的公检法司头头们的内部讨谈会上,北京市新闻出版局竭力主张抓捕我处以重刑。理由是态度恶劣,抗令达三年之久,且非法收入数额巨大(六百余万元)。在这捕与不捕命悬一线的关键时刻,时为北京市工商局局长孟学农先生说话了:“黄泽荣(铁流)不应该逮捕,更不应该判刑,他办的“中国市场信息”不黄不黑’,有利益“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三年来上交了百万元税收,还解决了七八十个待业青年的就业问题。”
    
    一锤定音,我自此兔除牢狱之灾,最后工商以“投机倒把”罪收去二百余万元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我不认识孟学农先生,自今未有面晤,我一生一世感激他。2002年他荣升北京市市长,遇上“非典”免职,后出任山西省长又遇上“矿难”,被国内外网站骂得一塌糊涂,我破例写了“好官孟学农”为他辩诬。尽了“有恩不报非君子”的义务。
    
    再一次是1991年,我以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名义发起“中华国产精品推展活动”,到了1993年发展起来,集累又高达数百万元,协会几个退下来的部级领导为劫夺此资金,借用一些高层关系把我送进看守所,但高层有几位有良心的高官再次出来为我说话,其中有位副总理级的人物像孟学农先生一样,至今也不认识,他们也是出于良心。我和吴英一样都是民营企业家,她不会写我能写,她不敢横我敢横。
    
    所以不能认为共产党的官全是贪官、恶官、黑官,像孟学农有良心的好官大有人在,不然这个政权根本存活不到今日。为此,我不断为吴英呐喊呼号,希望有良心的高官出来拯救吴英性命。我坚信中共党内有这样的人物。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师邓小平就是这样有良心的政冶家。这里使我想起当年小平拯救安徽芜湖“傻子瓜子”年广久一事。因年广久引领“改革开放”大潮,雇工一百余人,为“计划经济”保守势力所不容,在十年时间内,官方连续分别以“投机倒把罪”、“走资本主义道路雇工罪”和“流氓罪”,三次判刑入狱,而邓小平同志三次站出来为年广久说话(《邓小平文选》收录了其中两次)。这三次分别为1980年,1984年,1992年,刚好是改革开放的三个重要转折点。年广久命运的起承转合被认为暗合着我国个私经济(亦即民营经济)的发展进程。
    
    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在中顾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说:“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相当震动呀,大家担心得不得了。我的意见是放两年再看。那个能影响到我们的大局吗?如果你一动,群众就说政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你解决了一个‘傻子瓜子’,会牵动人心不安,没有益处。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 1992年初,在南巡讲话中邓小平再次谈到了“傻子瓜子”问题:“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像这一类的问题还有不少,如果处理不当,就很容易动摇我们的方针,影响改革的全局。”
    
    他救的不是“傻子瓜子”年广久,而是救的整个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的民营企业家(当时叫私营个体户)。当今中国的“改革开放”又处在十字路口:不少毛式领导人物大搞“国进民搞”,不肆伤害民营经济,不少民营企业家成了“改革开放”的罪人。是保护民营企业家还是剿杀民营企业家,成了中国前进道路上的焦点。在这权力操纵司法的关键时刻,十分需要中央一个有胆量有良心的政治人物站出来说话:吴英在经营决策上犯有错误,但不能杀头!!!
    
    中国会有吗?会再有第二个邓小平吗?会有更多更多孟学农似的好官吗?我坚信会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4558123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向中央政法委书记建言:重审吴英案
·铁流:杀吴英,就是杀中国民营企业家
·铁流:我终于当上外公了!--龙年新春寄语兼致国家主席胡锦涛
·铁流:就“活埋”说说我的心里话
·铁流:中国大陆还会再有余杰吗? (图)
·铁流谈余杰之出走他国 (图)
·铁流:艾未未妈妈的声音
·铁流:见证历史--在成都市人民委员会办公厅工作的日子
·铁流:为救爱子未未,高瑛决意贱卖住房
·铁流:旧文新意说文改
·拜访著名作家铁流先生纪事——一个铁骨铮铮硬汉的人生经历给国人留下的思考
·铁流:为人格尊严而战是五七人共同的声音
·铁流:2011年《人民日报》十一社论,不提毛泽东是明智之举
·铁流:还原历史真相,痛悼亡友丘原
·铁流:奠父祭友再遭禁,共和风光把示君 谢韬老人周年追思会寻记 (图)
·铁流:无产阶级专政与“革命人道主义”的残忍
·铁流:盛产“反革命”的“新中国”《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废物利用”的魏针灸和安神针《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铁流:60年大陆中国为何无大师级人物?读雷一宁女士编著的《“阳谋”下的北师大之难》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