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视频:年前武汉返城老知青发起请愿活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年前 武汉返城老知青发起请愿活动
    年前 武汉返城老知青发起请愿活动

    拜 年 信
    六十年代初被政府下放到农村的同胞们:大家好!
    值此新年之际,向大家恭祝新年快乐,老少平安,一切如意!过去的一年有诸多的烦恼,都让它随风而去,总有日出的时候。人在旅途总得向前看,什么是福,健康是福,愿大家福如东海!
    回顾过去的一年,我们一直在上访,“老有所养,老有所医”提了近十年。借此机会想同大家共同探讨一下。我们要求政府效仿恩施州解决支农人及随同下放子女的务农算工龄的问题,和自费参保的困难如不公正。政府给我们的回答是:你们不是招工回城,没有工作阅历,精减压缩中央没有政策等等托辞来推诿。年末才不得已将低保延长,给参保借贷人一次性救助。政府为什么久拖不决,本人认为有二点:
    一、同胞们参与的人寥寥无几,大多数人在观望,事不关已,你有我有,大家有。积极参与的人傻吗?他们为什么敢言、敢闯、敢拼,为了谁?为了向政府讨回一个公道,为了我们人生的权益不受践踏,为了下放农村三十年的冤屈。他们在呼喊,在维权,在艰难地抗争。
    二、方向不明!我们下放农村,特别是六一年到六三年由政府统一下放到荆门、钟祥、京山、潜江、宜城等地的群体。政府一直没有给一个正确的界定。六一年至六三年根本没有“三支”政策,只有精减压缩政策。支农吗?又不是支农政策下的放,支援农村三至五年,只是说词不是政策,是地方行政的作为。精减压缩吗?我们不是精减对象,中央有规定。大家会问:那我们为什么下放,我们错了,还是政府错了,不知道,是啊!我们糊里糊涂被下了放,现在被政府变成一个非工、非农的弱势群体,一个对社会毫无贡献的群体,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群体。在农村风霜雪雨三十载,家家都有一本倾不尽的辛酸史,你们的付出,换来的只是什么都不是,没有任何工作阅历的人,二代人的白白付出,大家不觉得冤吗?还等什么?还看什么?再等下去就连顺延的低保也会终止,一切都会被政府划上句号。大家都默守陈规,守着小家过苦日子,就算参保了,还清了债务,最低的保费,也只能维系基本生活开支。如果有个三病二疼,退休金只能顾一头,用于吃饭就得病死,用于看病就得饿死。要想讨回公道,大家必须团结起来,心往一处想, 劲往一处使,有更多的能人智士加入上访团队。我不怕政府说我煽动,因为这是事实。大家也扪心自问,我们该何去何从?放弃还是争取,这是大家的权利。
    我们有很多话要说,新年将至,我们不想太扫大家的兴,有不对之处望大家批评指正。过完春节后,欢迎大家共同探讨,武汉市上山下乡全体代表再一次祝大家新年快乐,吉祥如意!
    
     柴建明、戴应龙、向金凤、李殿全、陆建军
     2012年1月20日午夜
    调查问卷
    
    
    姓名: 性别: 年龄: 家庭人口:
    
    家庭住址:
    
    何年何月下放何地 何年返城 联系方式
    
    是否参保 是否有低保 是否享受节日补助 参保一次性补贴是否领取
    
    望大家认真填写
    
    看过信后,您有何感慨望批评指正。2012年您想政府为我们解决什么具体问题,您对上访维权有何建议和良策,谢谢您参入进言!
    
到底为什么下放我们

尊敬的党中央、国务院、各级党委,人民政府领导:
六十年代前我们是湖北省武汉市常住居民,在职职工,六十年代初由武汉市人民政府将我们组织集体下放到本省荆门、钟祥、京山、潜江、宜城等地插队务农,下放时政府承诺《支援农村三至五年,待形势好转后,有优先回城参加工作的权利》下放后,我们一直坚守农业第一线,披星戴月劳作在田间地头。改革开放后,农村面临分田到户,我们无土地可分,因此失去了生活保障,不得已被迫举家返城。返城后市人民政府不但不给予安排,还给这个群体扣上一顶“倒流人员”的帽子,使我们过着,无户口、无粮食供应、无住房、无职业的中国黑户、黑口的黑人生活。直到向政府上访诉求十年,于1995年才解决我们的城市居民户籍问题。因而我们失去了就业的年龄和时机,也沉积和造就了一个非工、非农的弱势群体。
2010年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启动集体企业未参保人员进入社会养老保险序列,下放人员并列其中,“只认身份,不计工龄”。必须自行缴费十五年,最高达四万一千元。我们认为这个决定不公平,其它的下放群体,回城后均能按政策享受,“下放农村时间,视同缴费年限”的待遇。唯独我们不能享受,政府以种种借口给予推诿,我们还提出效仿本省恩施州,劳社发(2009)6号文件对返城及随同一起下放子女的解决方法给予解决,仍然得不到政府认可。
为什么由政府统一、组织的下放,回城后什么待遇都没有了呢?二代人的青春都奉献给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到农村劳动几十年,到底为了谁?到如今我们什么都不是,几十年都白干了吗?当年政府是以什么政策将我们下的放。《支援农村三至五年》还算不算数,这些都一直困惑着这个群体,为了解开这个谜,因此我们请求:
一. 常住城市居民,六十年代初政府以什么政策将我们组织到农村插队务农。
二.对于我们在农村三十年的生涯,二代人的青春奉献,政府给予什么界定。
三.自行缴费十五年,“只认身份,不计工龄”是否合理。
以上诉求请各级党委,人民政府给予明确回示,但求历史遗留问题得到真正解决。




六十年代初下放返城人员
2012年1月15日
合情合理妥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们武汉市支农返汉人员是政府在2010年12月22日界定了六十年代为祖国事业做出贡献的人,那么,到今天为什么不能妥善解决我们的民生之本呢?
六十年代初期听党的话下放到湖北荆楚各地,至此今日,全国各地相继解决了“三支”问题,湖北武汉难道不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了吗?虽然认定了我们下放的过去,那么,今天的成果,改革的春风我们不能品尝吗?我们未来的生活在何方?
现在提出来要我们这群弱势者交四万余元的社保门槛费,我们希望政府正确对待我们的过去贡献,结合即将生效的劳动保障法去公平正义排除岐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精神比较妥当。
1、只能得到百分之五十七的享受,还有四十三到哪-里去了,不得而知。纯属岐视。
2、六十年代下放,按国家劳动保险法的规定,应从十六岁开始计算工龄,现在大多数已是六十岁左右的人,还有七、八十岁的,工龄找谁要?
3、其它省市(如湖南、河北、四川、湖北的蔡甸、恩施、恩施州的巴东、汉川)他们又是怎样解决的,见各地的相关文件。
4、按鄂政发【2006】42号文四:统一缴费基数,调整个人帐户规模,逐步做实个人帐户。
“劫波过后度余生,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实在等不了啦,疾呼政府、新闻媒体参与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吧!

武汉市全体支农返汉人员跪求!!!
2012年1月1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2/1/28) (博讯 boxun.com)
41184051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访民热议(视频):共产党说得好做不到 专给百姓发公告
·武汉访民万少华党代会前被关法教班
·武汉访民万少华人权日后从驻京办宾馆失踪 (图)
·武汉访民邹桂兰李玉琴等在市政府门前遭抢 (图)
·武汉访民陈明光“失踪”逾三月 家人焦急盼回家
·武汉访民张能芳到中船(重工)门口第五天 (图)
·武汉访民张能芳又来到中船(重工),敲盆讨饭
·武汉访民张能芳又到中船(重工)总公司贴控告书,撒传单/视频 (图)
·武汉访民李玉琴屡屡被关押 丈夫陈建国突然去逝 (图)
·武汉访民吴桂娥、付桂友等抗议雇佣黑保安打压 (图)
·六中全会被抓武汉访民连夜由黑保安押回武汉 (图)
·国庆节遭暴打 武汉访民张秋桂到久敬庄报案/视频 (图)
·久敬庄保安殴打武汉访民并协助地方政府截访
·武汉访民吴桂娥等在首义路接受电视台采访/视频 (图)
·国庆节武汉访民张能芳到中船(重)工总公司前打横幅 (图)
·武汉访民万少华等到医药总公司打横幅/视频 (图)
·实拍:武汉访民在安局信访接待大厅前打横幅 (图)
·9·18 武汉访民李玉琴来到北京/视频 (图)
·新闻目击,迎中秋武汉访民堵门忙(二) (图)
· 武汉访民汤素芳家被强拆如同抢钱 (图)
·武汉访民扬素群到经济日报上访 (图)
·非法关押黑监狱,武汉访民李玉琴到北京控告 (图)
·武汉访民在京被关“黑监狱”每天一顿饭 (图)
·武汉访民陈寿田给拆迁公司老总的一封信
·武汉访民代芳致市委书记杨松市长阮成发的求救信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法教班”逼良为娼,依法治吏迫在眉睫/武汉访民
·武汉访民张淑华 张萍萍致胡锦涛总书记、国务院温家宝总理
·武汉访民:哪里可以申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