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辛亥革命还是茉莉花革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5日 转载)
     转载于 法广中文网站 rfi.fr
    作者 雅尼克
     新年伊始,借用龙年所谓龙马精神之喻,不少舆论开始重提中国改革话题,呼吁龙年为改革注入龙马精神。不过,与此同时,革命的话题也不绝于耳。刚刚过去的一年,两岸三地以不同方式和不同的解读今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当年有孙中山领导的以建立宪政共和国为宗旨的革命的任务至今没有完成。最近中国网络作家韩寒发表关于民主、自由、革命的文章,更是加强了人们对革命与改良关系的讨论。 (博讯 boxun.com)

    在众多的回顾辛亥百年的论述中,不少论者将清末民初的形势同目前中国的形势进行比较。比较典型的有著名学者张鸣有关这一主题的一个演讲,他表示:
    
    后意识形态时代
    
    忧心改革被革命或者暴乱扑倒,是近年来知识精英们或隐或现的一种焦虑。因为,在近代历史上,清末的新政的确曾经被革命扑倒过。张鸣甚至表示:从总体上讲,清末的政局的确跟现在有很多相似之处。最大相似,是两个历史阶段,都已经进入后意识形态时代,所有的政治关系,都变成了利益格局。社会上宪政的呼声都相当高,但最高统治集团,最关心的问题,却是自己集团在日后宪政格局中的位置,即如何保住“领导地位”。
    
    从社会冲突的角度,他也认为:现在的情势比那时还要紧张,辛亥革命的前一年,中国全国的民变事件,差不多有1 万起,而2007年的群体性事件,已经达到9万多起,2008年估算,肯定比上一年要多。
    
    不过,目前的中国当然不是清朝后期的中国,即使二者存在比较的可能性,但分析其区别至少同样重要。张鸣提出了两点区别,一是当初,清朝社会的上层,依然保持了改革的激情,人们对于制度变革所能带来的好处,充满期待。而现在的中国人却滑入了物质主义的快车道,换句话说,今日中国社会的整体性腐败远远超出清朝末年。第二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犬儒主义。
    
    言论封禁程度今非昔比
    
    张鸣提出的这两点区别甚为重要,因为这两点很可能决定着中国今后社会与清末的不同走向。其实除了这两点之外,当今中国社会同清末民初的一个重大不同则是政权对言论的掌控。尽管目前的中国处于全球化席卷世界的二十一世纪,中国互联网已经拥有超过五亿用户,近年异军突起的微博获得飞速发展,据称已经有两亿人注册使用微博。但是,不仅互联网牢牢的掌控于国家之手,微博也不过是政权予取予夺的舆论工具而已。近期微博实行实名制后,新浪微博接连传出或者如于建嵘、贺卫方、张鸣等影响甚大的学者“搬迁”或者如有“民主小贩”之称的著名网络作家杨恒均的微博被关闭等消息。
    
    同清末民初相比,当时中国社会上下新知新学一浪高于一浪,科举考试废除之后一代新型知识人横空出世,传统与现代、保守与创新激烈交锋。思潮激荡中,催生出如康有为、梁启超等思想巨子。当时中国社会言论虽然受到清廷打击,但是办报纸、开书局一时成为时代风气。换句话说,清末的文网虽然存在,但其严苛与封禁程度却远不能同今天相比。
    
    同清末相比,此种情势下的中国社会,虽然有着经济发展的不同,但同哈维尔所描述的后极权社会更为相近。在这样一种社会,会不会发生革命?如果发生革命,是类似辛亥革命式的革命,还是更类似于天鹅绒革命,抑或是离我们更近的茉莉花革命? _(博讯记者:巴黎动态) (博讯 boxun.com)
45004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家图书馆辛亥革命展拒绝儿童参观引不满
·陈树庆:辛亥革命精神指引我中国民主党人继续前进
·辛亥革命百年 武昌首义路戒严 起义门冷清/视频 (图)
·辛亥革命纪念大会期间,江泽民不时露出笑容 (图)
·江泽民亮相纪念辛亥革命大会 胡锦涛多番失态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图)
·胡锦涛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周年大会讲话全文
·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大会 江泽民会场打瞌睡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大会会场高挂孙中山巨幅画像 (图)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大会举行 胡锦涛江泽民等出席
·辛亥革命百年:武汉做最后的准备/视频 (图)
·江泽民出席中共辛亥革命纪念大会
·罗志军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江泽民将出席辛亥革命100年纪念活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大会上午在京举行 (图)
·武汉抓紧筹备辛亥革命百年庆典 驱赶维吾尔摊贩/视频 (图)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各界不同期待 武汉庆典深夜排练被指扰民
·看大陆与台湾如何纪念百年辛亥革命 (图)
·共同的信念和使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中国人为何在美国国会山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文新平 (图)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中)——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姜福祯:向共和致敬——辛亥革命本质上是一场共和革命
·陈树庆:华侨乃辛亥革命之母
·回首辛亥革命,重建价值观念/余英时
·对辛亥革命爆发原因的看法 /余英时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陈泱潮 (图)
·谈共产党现在对辛亥革命的禁与忌 /余英时
·谢选骏:纽约知识界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发言
·一齣不伦不类的“统战骚”—评北京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淳于雁
·中国民主革命之殇---辛亥革命百年追本溯源/达尔
·我们都是辛亥革命纪念的受益者吗? /汪华斌 (图)
·辛亥革命有无必要
·辛亥革命:近代化的刮骨疗法点击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纽约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座谈会发言大纲/贡噶扎西
·有感海峡两岸分别的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和庆典/秦晋
·世纪回首,莫忘国耻---辛亥革命100周年发言稿/钱沁
·庆祝国庆,还是纪念辛亥革命?/林保华
·谢燕益:我是如何纪念辛亥革命的(一)
·辛亥革命百年纵观/韩杰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