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久敬庄成黑监狱分流中心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21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2-01-20报导
     (博讯 boxun.com)

    春节将至,北京加强将各地访民截访送返家乡。河北访民指,数十名访民被关黑监狱,其中约7人下落不明。(海蓝报道)
    
    被截访的河南焦作访民李百凤表示,她周一被截访回老家,期间,发现六十多名同乡访民被关押在“事路通招待所”,距离国家信访局约一公里,部分访民从久敬庄被截访人员送到那里,等待各县派人来接走,有的谈成便走,没谈成条件的唯有留在该黑监狱﹐截访人员把访民的身份证扣起,但他们可以自由出入。
    
    李百凤又指,河南邓县约七名访民,被有关人员带走后,不知所踪。她说:他也同时想留北京上访,但是谈不成条件,你肯定不回去,回去还得回来,主要是想解决问题。河南邓县有七、八名访民,他们没达成协议,当地跟北京警察联合起来把他们弄回去,弄回去关在那,这情况她不大清楚。
    
    另一名河南访民李女士指,她曾在上周二,被驻京截访人员抓进久敬庄,现在那处规定是24小时限制自由,之后会被遣返老家,但她等了3天没有当地派人来接走,于是在半夜逃离该处。在久敬庄的第一天晚上,黑龙江截访人员曾向两母女访民威胁,女儿用刀片割血管自杀,但没有人理会,约3小时后才送医院。
    
    李女士又指,河南部分同乡被关在黑监狱,那里关了很多人,有一老访民有病,不让她看病,也不让她联络外界,手机被没收。李女士指,现时她在北京流浪,到处匿藏,这两天,北京南站停了几部大巴,截访人员在抓人,从车站、天桥下到处抓访民。
    
    她说:那个警察的公交车,就在南站停了几辆,抓到了就往久敬庄放。有的睡在马路边,有的睡在地下室,桥洞下面,特多了,那个城管、警察不让住到处抓。
    
    就当地访民被关在黑监狱,河南驻京办人员向记者表示,这个情况不属实。
    
    他说:真不好意思,你说这个情况我们驻京办不太了解,我们办事处也没有这方面。河南跟北京都有相关部门在做这样的工作,我想你说这种情况应该不属实。
    
    久敬庄目前滞留了大批访民。四川双流县访民胡金琼指,上周二,她与七名成都访民从国家信访局,到中南海向总理温家宝递请愿信,约六时多,警官说太迟了,他们没地方住,被送到阜右派出所,其后转送久敬庄。那里大约千多名访民, 她在久敬庄被关一天,周三早上被黑保安送抵家乡。
    
    她说:应该是在过年之前的话,你在北京上访,久敬庄接出来的话,它是不超过24小时,把你接上当地去。久敬庄是分流中心,由各个地方政府派人去接,我们在那个地方,被成都巿的驻京办接出去,找黑保安押送回来。
    
    胡金琼又指,七名访民被送回成都后,部分人被送到派出所,他们向成都公安局报警,表示自己没违法,为何要送到派出所,最后才获准返家。
    
    中国天网负责人黄琦认为,黑监狱起临时覊押点的作用,民众既不能回到家乡团圆,也不能在北京继续上访,当中扮演黑监狱,非法限制访民的作用。严格说来,类似二战时期德国的集中营,他们强烈强烈谴责当局的做法,并希望停止打压访民依法上访的做法。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191981800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图片新闻 年关将至南站大搜捕 访民被送久敬庄 (图)
·访民熊德凤被关进久敬庄
·一百多访民集体逃离久敬庄
·访民被关押在久敬庄,一新疆男性访民突发急病不及时抢救死亡
·新疆男性访民关押在久敬庄发病死亡
·人权日访民赴联合国驻京办求助 千警围堵冤民逼爆久敬庄 (图)
·从联合国驻华办抓的李小贞等访民送往久敬庄/视频 (图)
·世界人权日久敬庄爆满 北京南站访民被拒绝上车 (图)
·法制宣传日300多名上海访民冲出久敬庄黑监狱大门(附视频) (图)
·普法日当局严加戒备 大批访民抓往久敬庄
·新闻目击 久敬庄接济站收容50天女婴访民 (图)
·六中全会期间 久敬庄访民被送到时的情景/视频
·强拆逼死南通妇女 访民大闹久敬庄黑狱
·久敬庄内:特警按住访民头部,令人想起钱运会 (图)
·女访民久敬庄割腕自杀死亡
·六中全会把久敬庄变黑监狱 访民开始反抗
·福建八旬老人林贞廉在故宫散发呼吁书被抓进北京收容遣送中心久敬庄
·视频:六中全会第一天的京西宾馆外,和久敬庄 (图)
·快讯 从久敬庄发出来的短信
·第二冤——冤上加冤(2)——在全国人大信访被强送久敬庄——拘留 (图)
·刘杰:致民政部发起对“久敬庄”组织机构信息公开申请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