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萧瀚:余杰一走,不知何年回来。他们一家已在去往美国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13日 来稿)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萧瀚继续说:【离别】下午17:21一老友短信:“我们顺利到了登机口,盼早日重逢。”此前,他将精挑细捡出来的一千册书花了四万元邮费寄往美国,房子也低价甩卖了。他们夫妇,还有包括我在内的一群朋友都知道,这一走,不知何年回来。现在他们一家已在去往美国的飞机上。朋友,珍重。(这是十天前给他拍的照片)
    萧瀚:这一走,不知何年回来。他们一家已在去往美国


    @萧瀚继续说:【说几句】以前余杰还没走,为了不给他惹麻烦(也是余杰自己的意思),大家没说并非如@笑蜀 君所误解不敢说。现在可以说了。挖苦甚至诅咒余杰去国的人,不知道你们是五毛还是真心话,余杰在国内已完全无法生活,他的待遇是毒打、软禁,不许他夫人工作,屋外六个摄像机。这样的生活,你们它玛德能过吗?.
    @萧瀚继续说:【朋 友】朋友,至少得有对道的基本共识,没有共同价值观,要成为朋友很困难——仅有共同价值观当然也未必能成朋友。余杰一家今天去美国了,回想13年来交往, 有相互支持有争论甚至争执与批评,但一直有基本价值伦理共识。他曾差点被熊猫活活打死,对他缺乏善意的人们,你们知道吗?他在为我们受难。.
    @黎学文在北京:去 年几次聚会,朋友们都说余杰张大军在准备移民,我还疑惑:会让他们走吗?这次他们都走了。良心知识分子纷纷用脚选择离开,类似逃亡,当一个证券用暴力来对 付手无寸铁的文弱书生的时候,精英只有被迫离开,尽管他的末日还在持续,丧钟其实已经敲响。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这是给耻辱国最后的悲鸣.
    @萧瀚继续说:【毒打】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余杰被毒打的事,当时极其震惊,因为此前没听说消息。立刻给他打电话,他说找个地方吃饭面谈。见面后他告诉我,事情发生在2010年12月9日,熊猫将他脱光衣服套上麻袋拳打脚踢至于休克,送医院,医院说这人救不了了,他夫人刘敏坚持送去第二家医院才救活
    
    
    争做好奴隶 的原帖:
    
    感谢余杰,感谢萧翰,感谢一切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奔走呼号的人,更感谢那些为此而身陷囹圄的人。
    深深地为他们祝福,祝他们平安。
    泪流不止!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3184092213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异议作家余杰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 (图)
·浙江民主党邹巍被抄家传讯 异议作家余杰全家远走美国 (图)
·余杰出走美国幕后 曾遭公安脱光酷刑打晕
·余杰好友覃里雯的一封送别信:写给前往美国的余杰 (图)
·昝爱宗:好运,余杰!好运,美国!
·余杰携全家三口前往美国 几年不会回来了
·著名作家余杰全家离开中国前往美国 (图)
·湖北省省长李鸿忠:先抢笔,后升官/余杰
·信友堂弟兄姊妹致余杰夫婦的問候信
·艾未未深夜探访被困家中多日的余杰未果
·艾未未闯关夜会余杰 国保让其“相信政府”不许见面
·余杰仍被软禁,其妻生病去医院被阻
·余杰:如今谁在阻挡我出门?(图)
·余杰从家中发出的呼吁短信:警察桌子摆在楼下
·范亚峰被警察带走,陈天石、余杰被警方限制行动
·小熊:温家宝以批评深圳和广东停滞倒退回应余杰
·余杰:上朝文网无穷密,鲁国春秋一字删——我被第二次传唤的经过
·余杰:取消国保是中国长治久安的第一步—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余杰批评温家宝影帝遭警告(图)
·余杰:准备去教会做礼拜,被三个警察堵住
·自由市场经济不可能靠独裁政权来实施 ——读《弗里德曼回忆录》/余杰
·狱中与家中:刘晓波与余杰同命/曾建元
·刘晓波、余杰与中国未来/林保华
·胡温非同道,再来一次六四你支持谁?--对余杰新书的一点商榷/忆梅
·大象被老鼠玩弄于股掌中/余杰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姜维平
·余杰: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毒奶粉的黑手成为第六代接班人/余杰
·余杰: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图)
·余杰: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的争论看中国社会的转型正义
·阅兵是极权体制的一种洗脑术/余杰
·斧头帮的《建国大业》/余杰
·斧頭幫的《建國大業》/余杰
·余杰:为什么说爱国主义是一个巫术词?——读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杰: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
·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余杰
·多少罪惡,假愛國之名而行!/余杰
·寫給31歲英年早逝的陳文成博士/余杰
·余杰:公义如光辉发出—访台北义光长老教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