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被精神病者钟亚芳诉桐卢公安:我要摘帽 我要赔偿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13日 转载)
    民生观察工作室按:近日,浙江省杭州市桐卢县被精神病者钟亚芳连续向本工作室发来多份申诉信,表示她被扣上精神病的帽子关进精神病院后,精神、身体、物质各方面受到巨大的伤害,离开精神病院后讨说法一直未果。近期,她又将使她被精神病的桐庐县公安局告上法庭,下面是钟亚芳的起诉状:
    行 政 起 诉 状
     原告: 钟亚芳,女,汉族,1967年3月5日出生,浙江省桐庐县人,原系桐庐县中医院主管护师,住址浙江省桐庐县桐庐镇惠民小区,电话: 15306516215。 (博讯 boxun.com)

    被告:浙江省桐庐县公安局,住所浙江省桐庐县桐庐镇城南街道白云源西路28号,法定代表人周郑,局长。电话:(0571)64622064。
    诉讼请求:
    1、依法确认被告将原告羁押于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的行为违法:
    2、依法确认被告“委托对原告做精神病司法鉴定”行为违法;
    3、依法确认被告“对原告收容治疗”行为违法;
    4、判令被告因违法行政、滥用职权、粗暴报复给原告及家人造成的巨大身心伤害,进行经济、精神、名誉,及其它损失的赔偿,数额为300万元;
    5、 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一、本案的基本事实
    2006年12月21日,原告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下称“浙一医院”)做甲状腺ECT检查。由于该院管理混乱,加之医生不负责任,误将核元素“氯化89锶 ”(89Sr,用于治疗晚期骨转移癌止痛)注射到原告体内,造成原告严重身体损害。在投诉过程中,原告遭到核医学科主任李林法的威胁(李系浙江桐庐县人)。2007年10月,原告在校读书的单亲女儿钟知含(8岁)也突然发病!同年12月及08年1月经苏州、上海放射医学专家确诊为:体内存在放射性核素污染。
     后经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鉴定显示:“浙一医院”核医学科的科室设置不符合医疗规范;在对被鉴定人钟亚芳做同位素扫描检查用药过程中,“浙一医院”误注氯化89锶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如排除了通过其他途径接触到氯化89锶,则医院的医疗行为与被鉴定人钟亚芳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
    对原告女儿的鉴定显示:“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特别说明:2008年10月13日,国家级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原告女儿钟知含的鉴定,是由被告桐庐县公安局委托并提供鉴定材料做的,见附后)
    原告与女儿双双受害!----核素毒害!原子弹爆炸的后果!
    放射性核素为国家严管严控的危险物品!
    为此,原告提起诉讼,要求“浙一医院”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女儿受到的核素毒害,原告要求桐庐县公安局依法立案,查清事实,严惩凶手----“浙一医院”的医生嫌疑重大。
    2008年12月2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以《母女遭受核污染谁之责》为题进行报道。
    此后,在民事案件审理中,浙一医院自己提供的材料及李林法的答辩显示:该院对放射性核素管理混乱,如:进货单显示,“浙一医院”2006年12月20、21日购进4支原装89Sr(即原装氯化89锶,批号为:061222)。该院称这两天4支已全部使用完毕,但其“治疗登记目录”、“知情同意书”、“治疗单”却显示,只有3支有使用记录(用于癌症患者),另外1支去向不明,等等。尽管铁证如山,但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于2009年10月30日枉法判决钟亚芳败诉。判决当日,原告正被被告非法羁押在度假村。
    在要求对女儿遇害立案过程中,被告百般刁难,既不依法立案侦查,又拒绝进行听证,原告被逼进京上访。
    2009年10月1日上午,被逼逃亡在京的原告,在北京公话亭打电话时,被控告对象---桐庐县公安局的局长周建杭抓住(现任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局长)。10月2日 押回桐庐后,即被非法羁押于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7102室,长达2个多月(即公安局及精神病鉴定书中称的“学习班”)。期间,每天由被告与桐庐县卫生局派8-10人24小时看押。10月25日,被告桐庐县公安局以《关于对重点信访对象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进行鉴定的报告》为由,委托对原告精神病司法鉴定(见鉴定书P7)。11月17日上午,原告被被告桐庐县公安与桐庐县卫生局15人强制押送到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在恐吓威胁下做所谓的“精神病司法鉴定”。12月2日,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2009】司鉴字第148号《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偏执性精神障碍(处于发病期)、无受处罚能力、建议医疗监护”。12月4日,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以“鉴于钟亚芳存在肇事行为,又经桐庐县卫生局申请对钟亚芳进行精神病鉴定为偏执性精神障碍且处于发病期”为由,填报《杭州市公安局肇事精神病患者收容治疗呈批表》,建议收容治疗,呈报桐庐县公安局审批(见附后行政复议决定书)。12月7日傍晚,被关押在度假村的原告被桐庐县公安局及信访局,以“看妇科病”为由,强制押送到桐庐县第三人民医院,在妇科检查为“盆腔炎”后,即被强行关进该院精神病病房,仍由桐庐县公安局与卫生局人员看押,且加大了警力。而精神病医生却没有跨进病房一步,原告也没有被使用任何精神病药物治疗(因确实没有精神病)。12月8日,被告桐庐县公安局批准对原告“收容治疗”,并于同日呈报杭州市公安局,杭州市公安局即作出内容为“钟亚芳家属:兹有钟亚芳因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行为,经本局批准同意现已送杭州市安康医院收容治疗”的第139号《杭州市公安局肇事精神病收容治疗通知书》。(见附后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通知书)。12月9日上午,被告桐庐县公安局将原告强行关进(精神病院)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收容治疗”。而这一切,钟亚芳的家人概不知情。
    直到2011年7月22日,身患重病(肝脏占位及核污染病体骨骼上长出几十个肿块等多种疾病),严重危及生命的原告钟亚芳以死相拼,才得以离开安康医院,由救护车接回。至此,已被非法羁押长达近20个月!在此期间,因原告言行、思维正常,没有被安康医院使用过任何精神病药物治疗。回家后,原告仍未获得人身自由,直到现在,仍被被告雇佣的6名社会人员非法监视居住,甚至不准家人单独陪同原告接受手术等治疗……
    二、被告将原告羁押于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的行为违法,
    “委托对原告做精神病司法鉴定”违法。
    1.对非鉴定对象实施鉴定,严重违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第七条规定:对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的下列八种人员应当进行鉴定:①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被害人;②民事案件的当事人;③行政案件的原告人(自然人);④违反治安管理应当受拘留处罚的人员;⑤劳动改造的罪犯;⑥劳动教养人员;⑦收容审查人员;⑧与案件有关需要鉴定的其他人员。
    而原告钟亚芳不属于上述8种情形中的任何一种。但 2009年10月25日,在不存在委托精神病司法鉴定的法定事由的情况下,被告桐庐县公安局却以《关于对重点信访对象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进行鉴定的报告》为由,委托对原告进行鉴定(见鉴定书P7),严重违法。
    2. 在程序违法下,又提供虚假鉴定材料做鉴定,严重违法。
    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十三条规定:委托人应当向司法鉴定机构提供真实、完整、充分的鉴定材料,并对鉴定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
    而被告桐庐县公安局提供的鉴定材料几乎都是伪造(其中包括利害关系人的“证言”,及所谓的“公信证明”),因无法一一例举,现仅例举其中伪造的5个公信证明:(特别说明:放射性核素有衰变期,时间是关键,故被告就在提供的鉴定材料中把“时间”进行了伪造,更为荒唐的是把“放射性核素”伪造成了“放射线核素”……等等)。
    ①. 钟亚芳是2006年“12”月21日上午……,去浙一医院进行甲状腺ECT同位素检查(见附后病历及北京华夏的鉴定)——但在被告桐庐县公安局提供的鉴定材料中却被伪造成 ‘2006年“10”月21日钟亚芳因……,去浙一医院做ECT甲状腺同位素扫描检查’。(见附后精神病鉴定书P7)
    ②. 钟亚芳女儿钟知含的尿样是2007年11月“12”日才送到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报告是2007年12月7日出具的(见附后苏大出具的检测报告)——但在被告桐庐县公安局提供的鉴定材料中却被伪造成‘2007年11月“3”日至“4”日对该尿样进行检测,该报告是2007年12月7日出来的。’(见精神病鉴定书P5)
    ③. 钟亚芳与女儿钟知含是受到“放射性”核素污染(见病历及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的鉴定)——但在被告桐庐县公安局提供的鉴定材料中却被伪造成受到“放射线”核素污染。(见精神病鉴定书P3案情摘要)。
     ④. 钟亚芳是被误注“放射性核素89锶”(见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的鉴定)——但在被告桐庐县公安局提供的鉴定材料中却被伪造成误注“治疗用放射线” (见精神病鉴定书P3案情摘要)。
     ⑤. 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对钟亚芳做的鉴定结论为‘……在对被鉴定人钟亚芳做同位素扫描检查用药过程中,“误注”了放射性药物氯化“89”锶…….,“如”排除……’(见北京华夏鉴定)——但在被告桐庐县公安局提供的鉴定材料中却被伪造成‘……“误治”了放射性药物氯化 “69”锶……,“若”排除……’(见精神病鉴定书P6)。
    
    三、 被告对原告“收容治疗”行为违法
    1、原告没有待处理的违法行为,不应被采取行政强制措施。
    几年来,原告的行为归结起来就是申诉、控告,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仅有的一次行政处罚,是被逼无奈之下“天安门广场散发上访材料”,且早于2009年8月21日被被告桐庐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0天)处罚完毕,没有待处理的违法行为。被告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为由,对原告“收容治疗”,要么是编造事实,强加于人,要么是 “一事二罚”,公然违法。{见被告作出的(2009)第1042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2、原告没有“精神病”,不应被“收容治疗”。
    被告依据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下称鉴定书),对原告“收容治疗”,而鉴定书是不具法律效力的。
    ①.对非鉴定对象实施鉴定,程序违法,鉴定无效。
    ②.杜撰鉴定事由。被告以《关于对重点信访对象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进行鉴定的报告》为由委托鉴定,并不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的表述。但是,鉴定书却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为由做出鉴定,杜撰事由,鉴定无效(见鉴定书p7)。
    ③.违反法定程序。《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四条规定:“对被鉴定人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的,应当通知委托人或者被鉴定人的近亲属或者监护人到场”。然而,鉴定过程中,上述人员均不在场,鉴定在秘密中进行。
    ④.检材缺失。在桐庐县公安局不能证明原告有待处罚行为的情况下,鉴定书却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三条得出“无受处罚能力”的鉴定结论。无应受处罚的行为,何谈无受处罚能力?!(见鉴定书p12.13)。
    ⑤.鉴定材料虚假。 ⑥.鉴定人员没有签名。
    综上几点,鉴定结论缺乏事实基础,违反法定程序,不具法律效力。被告以此行政,错上加错。
    另需说明:此份鉴定书是被告委托,绝非被告所称 “是由桐庐县卫生局申请委托”!(见精神病司法鉴定书及行政复议决定书)
    3、被告适用法律错误
    退一万步讲,即便原告上访违法,也有精神病,也不应被“收容治疗”!
     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13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违反治安管理的,不予处罚,但是应当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看管和治疗。”
    《刑法》第18条规定了“政府强制医疗”的适用条件:是精神病人造成了刑事危害(刑事犯罪),并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精神病人。而原告钟亚芳显然不存在刑事违法,更没有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为“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
    《人民警察法》第14条规定“可指定场所监护”,但其适用条件是“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他人人身安全”,而被告给原告的定性是“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两者概念不同。
    可以看出,穷尽所有法规,均不见将“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精神病人“强制收容治疗”规定!被告以其混乱的逻辑、浅薄的法律知识、依据无效的鉴定结论,滥用职权,粗暴报复,将原告非法羁押20个月,草菅人命!
    另外,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是专门羁押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场所,被告有什么理由将原告羁押于此!
    四、被告应当依法赔偿
    被告违法对原告“变相羁押”、“委托做精神病司法鉴定”;将"精神病"强加于原告,将“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强加于原告,对原告非法“强制收容治疗”,严重侵犯了原告的人身自由及名誉,人格受到侮辱,身心遭受摧残,给原告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身心及精神等伤害!
    在二十几个月的时间里,原告与精神病人关押在一起,整日惊慌、恐惧、气愤、抑郁,过着非人的生活;不能照顾受到核污染致多种严重损害的女儿;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不能行使民主权利;被剥夺核污染病患仅靠休息加强营养延续生命权,致核污染病体加速恶化,骨骼上长出几十个肿块等;与“浙一医院”民事赔偿诉讼也被迫停止;核素毒害8岁女儿一案“石沉大海”;社会评价降低,身体、精神受到巨大伤害,真的要被逼出精神病来!原告年迈71岁的父亲,因承受不了女儿上访维权反遭公安机关致死报复迫害的残酷事实,而一病不起;离开精神病院后,经诊断,“肝脏占位”等危及生命的病变已经形成……
    五、需要说明的问题
    由于被非法羁押,进行复议时,由原告父亲(钟宜根,71岁)代为进行,复议决定作出后,他病恨交加,再也无力支撑;原告于2010年4月22日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违法错误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的裁定{(2010)浙杭民终字第412号民事裁定},剥夺了诉讼等公民权力,直至2011年12月27日,原告才收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纠错再审撤销裁定书{(2011)浙杭民再字第7号},对此予以纠正。
    现原告请求人民法院查明事实,依法公平、公正、公开确认被告将原告羁押于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的行为违法、被告对原告“委托做精神病司法鉴定”行为违法、被告对原告“收容治疗”行为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及家人康复治疗、误工费、精神损失、名誉损失及其他损失共计300万元,并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此致
    桐庐县人民法院
    具状人:钟亚芳
    二○一二年一月六日
    附:1、副本一份 2、证据目录一份
     (博讯 boxun.com)
2085612149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永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被精神病的钟亚芳女士
·“毛泽东的孙子”陆柏权和上海访民吃饭,谈被精神病以及毛家的事/视频 (图)
·核污染受害人、上访被精神病非法羁押受害人钟亚芳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联合国控告团新成员呼吁释放“被精神病”七年的上海被强拆户洪玲玲 (图)
·5名“被精神病”受害人致信全国人大法工委
·5名“被精神病者”致信人大 建议修改监护制度 (图)
·武汉秦鑫安、越战二等功臣,上访被精神病 (图)
·王万星:“被精神病”能否成为历史?
·大陆立法禁“被精神病”事件
·中国审议精神卫生法草案 “被精神病”问题再引关注
·精神卫生法首审 防“被精神病” (图)
·五旬护工被精神病人打死 已不止一次遭病人殴打
·武汉马秀云被精神病 行政起诉状
·武汉邹斌“故意伤害案”将于9月20日开庭 重残病人疑“被精神病” (图)
·武汉段昌海、马秀云、徐武被精神病/视频
·武汉市被精神病群体探望徐武受到国保阻挠 (图)
·两被精神病者被禁见面 吕耿松出狱前家门已建警务室 (图)
·武汉市严防媒体深入了解被精神病迫害事件真相
·深圳拟规定“被精神病”致严重后果医生负刑责
·被精神病钟亚芳给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血泪投诉书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图)
·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控告书/被精神病钟亚芳 (图)
·杜绝“被精神病”需要学术和审判独立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为避免“被精神病”,应尽快出台《精神卫生法》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