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乌坎风波只因汪洋爱迟到——乌坎村将陷入“外示宽松内更紧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5日 转载)
    
    
     作者:朱家台 (博讯 boxun.com)

    
    2011年12月21日,《南方都市报》披露:始终沉默的“迟到官”汪洋,昨日首次公开就“乌坎村群体事件”发指示:“乌坎事件的发生有其偶然性,也有必然性,这是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长期忽视经济社会发展中发生的矛盾积累的结果,是我们工作‘ 一手硬一手软’的必然结果。”这一指示由中纪委委员、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陆丰市干部群众大会上传达,其时以朱明国为组长、副省长林木森为副组长及八个厅级官员组成的“十人省工作组”,正式进驻陆丰市乌坎村,宣称“高度重视和关心乌坎村群众的利益诉求,……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尽快恢复乌坎村正常的生产生活和社会秩序。”
    
     汪洋四次迟到让乌坎风波一再升级
    
    上述消息在显示官府终于向乌坎人表面上让步时,更让人痛感:粤王汪洋太爱迟到了——汪洋四次迟到让“乌坎风波”一再升级!
    乌坎村民的维权投诉上访——告官商勾结强夺农田建工业园和商品房,始于2009年6月21日,至2011年9月21日,已日复一日“正常上访”了整整两年!但“正常上访”始终如泥牛入海无消息!长达七百三十天里,自诩“以民为本”和“网络问政”的汪洋,既没有对写给他的许多投诉信作任何批示,也没有对网上议论纷纷的“乌坎上访帖”有任何关注!此节可称“汪洋对乌坎第一次迟到”——迟迟不理乌坎人的维权状。
    如此告状无门,忍无可忍的乌坎村不得已在召开村民大会后,于2011年9月21日“揭竿而起”——400多村民代表一万三千多村民,勇敢地以“非正常上访”包围代表官商腐败的合泰工业园,后又“静坐”于市政府大门,并连续两日与前来维稳护官的警察“肢体冲突”,以上百村民受伤的代价,焚烧六辆警车,伤十多名凶警。如此激烈局面,汪洋仍然沉默,放纵地方政府升级武力弹压,企图以高压强迫访民向腐败低头——在大批警力和军队的威慑下,以陆丰市委副书记、市长邱晋雄带队的市委工作组于9月26日进入乌坎村,要求村民必须“配合政府做好工作;绝对不能组织过激行为”,结果是,“11月21日,广东陆丰乌坎村4千村民游行抗议村委会倒卖集体土地”,直到调集大批警力和军队包围乌坎村,才有“11月26日再次恢复正常秩序”。 此节可称“汪洋对乌坎第二次迟到”——对地方官府悍然动武迟迟不制止。
    12月9日,汕尾市政府通报称:当地政府已对9月21日发生在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的少数村民聚众滋事及故意毁坏财物事件进行妥善处理——在对乌坎村党支部书记与副书记予以免职处理的同时,拘留了五名组织闹事的主谋——将张建城、洪锐潮、庄烈宏、曾昭亮、薛锦波等犯罪嫌疑人分别关押于汕尾、深圳、广州三地看守所。由此宣布:“政府经过两个多月的安抚处理,目前该村村民的合理诉求已基本得到解决。”此节可称“汪洋对乌坎第三次迟到”——对将上访者当作犯罪嫌疑人拘留的防卫过当迟迟不纠正。
     12月11日,羁押在汕尾市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薛锦波“猝死”。虽然警方极力否认“有外力致死的迹象”和“死者骨头被打断、指甲被抽离、皮开肉绽”,但乌坎村全体村民皆不信多次撒谎的政府,于是一万多村民全部投入了与“政府军”的肢体冲突和设置路障——仅从官方报道:“12月11日凌晨5时,广东汕尾、陆丰二级公安机关组织出动公安、武警、边防、消防警力及指挥车、水炮车、消防车、救护车等开展清障行动。”就可知其时乌坎村已在再现“北京六四风波”。 此节可称“汪洋对乌坎第四次迟到”——对“乌坎版六四风波”也迟迟不予以紧急刹车。
    坐视乌坎版“六四风波”持续了九天后,始终沉默的汪洋才首次公开评述“乌坎村事件”,可以说,汪洋对“乌坎村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四次迟到,才让一个小小的投诉村官腐败违规卖地事件演变成一个震惊全球的“乌坎版六四风波”。
    也许汪洋对乌坎事件早有过对官员的内部指示,但那并不等于与民对话。二者的效果有天壤之别。若是汪洋能及时与村民对话,乌坎问题早在2011年9月21日前就可化解了。若是汪洋只迟到一次,早早表态“乌坎村民9.21一些不理性行为可以理解”,又何至于有“11.21” 四千人大游行?!更不会有“12.11”的一万多人与政府诸兵种(公安、武警、边防、消防警力)大决战!可惜,广东遇上了对民迟到迟到再迟到的汪洋,这就不能不让岭南民变四起。
    
     汪洋迟到是秉性所致
    
    汪洋为何在乌坎应对上一再迟到?表面上,是眼光昏瞆“视不明”,看不到乌坎维权事件会由小变大,成为激起搅乱广东震动全国的大动乱,看不到今日广东农民的维权意志已非传统的暴力高压可以控制,还在用老皇历办事。
    而深层次观察,则是汪洋对民意领悟常常迟钝的秉性所致。
    汪洋离开重庆后,重庆揭露了市司法局长当黑社会保护伞等一系列惊天司法腐败案,可见,汪洋对民众反腐呼声的应答从来是迟到的。
    2007年底到广东后,渴望迅速推高GDP的汪洋厉行拔苗助长的“腾龙换鸟”,让广东的中小民企成片倒闭,连温家宝在北京都坐不住了,2008年两次赶到广东催促救中小企业,但汪洋仍然对中小民企的哭声感觉迟钝,坚持以“不救落后企业”为“解放思想”和“科学发展”,拒绝宽容中小民企和传统企业。
    2011年,广东因“腾龙换鸟”造成的经济大衰退和通胀领先全国,民怨鼎沸,水深火热,但汪洋却上演“皇帝的新衣”,声称广东可率先在全国建成“幸福省”,强令全省人民在“手停口停”的困境中高唱 “幸福广东”。汪洋所以一直拒绝支持乌坎村民维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官商勾结强夺乌坎农田建工业园和商品房的政策依据,就是贯彻汪洋的“腾龙换鸟”方针。汪洋根本不管“腾龙换鸟”让千万农民失地,让千万贪官如虎添翼。
    10月13日出现佛山女童小悦悦被两车碾压18过路人不救后,汪洋不仅自己始终一言不发,而且大贬曾及时到医院看望小悦悦的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小悦悦事件后,原来主持省委日常工作的朱明国 ,被拿掉“省纪委书记”兼职,不再让主持省委日常工作,贬成长期到基层搞调研搞中心工作、“白板听用”的“闲差书记”。
    再细品汪洋称“乌坎事件的发生……是我们工作‘ 一手硬一手软’的必然结果”,可见其虽然公开评论“乌坎事件”了,却丝毫没有检讨自己应对迟到的责任,仍然在对民意的顺应上迟到,弦外之音似乎还在抱怨下属治理群体事件硬得不够——也许“十人省工作组”进驻陆丰市乌坎村的真正意图后,只是以“外示宽松内更紧控”,乌坎村民将受到更加严厉地控压。
    这样看来,汪洋至今毫无悔改,仍然坚持他的迟到传统——既然胡锦涛可以对全国一再频发的校车安全惨剧一声不响,始终对中小学生的痛苦感觉迟延,汪洋又何必为自己一再迟到乌坎而自责呢?上行下效。“迟到官”汪洋只是模仿“胡和谐”而已。总书记爱迟到,汪洋岂能不亦步亦趋?
    但汪洋坚持迟到只会让广东更加“乌坎扩大化”——中国军网2011年12月21日透露:乌坎风波已引发广州军区支持战士到地方维权抗拒非法强拆,20日汕头又出现“几百名不明真相群众因发电项目堵塞高速公路”, 广东动荡正在日益加剧!
    
    2011年 12月21日
    (《争鸣》2012年1月号) (博讯 boxun.com)
3755831208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国媒体:“乌坎村民胜利了!”
·福建近千回民土地被侵上街游行 高呼“向乌坎学习”
·晋江溪边村民千名村民游行 高呼“向乌坎村学习” (图)
·中国媒体首次披露: 乌坎薛锦波被活活打死 (图)
·洪深:北京媒体揭露广东监狱暴力惩罚新犯人激化乌坎风波 (图)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乌坎未平中山又起 中国土地纠纷冲突不断 (图)
·乌坎翻版? 中山警民冲突传一人死 (图)
·乌坎事件调查:维权村民曾在看守所遭虐待 (图)
·乌坎未平 濠四又起 中国土地纠纷冲突不断
·支持乌坎村民 网民遭打压
·广东查实乌坎村土地转让中多人受贿
·广东乌坎土地转让存受贿等问题 村出纳被“双规”
·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广东通报乌坎村财务违纪问题
·乌坎村问题调查取得重要进展
·官员骚扰乌坎村老汉自杀亡
·乌坎村选举被官方推倒重来
·广东省工作组查实乌坎土地转让中多人受贿
·乌坎模式
·乌坎人必须握紧手中的权利/项守信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乌坎村事件留给人们思考/王学勤 (图)
·乌坎土地抗争颠覆了“中国模式”/姚监复 (图)
·官退民进话乌坎/王在安
·乌坎村抗争局部胜利的启迪/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秦永敏: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乌坎事件,中共中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刨根问底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张三一言
·罗茜:透析乌坎事件转机
·刘逸明: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乌坎侥幸免屠村,浴血恰逢侨博会/草虾
·乌坎村事件为村支书体制敲响丧鈡/项守信
·公民运动让乌坎有转机但无保障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