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乌坎双赢 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登场?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9日 转载)
    来源:苹果日报   
    
     乌坎风波和平解决,政府全部接受村民诉求,外间舆论纷纷给汪洋加分,岂知得高分的应是乌坎村民,他们维权勇敢坚决,不屈于任何恐吓和分化,坚持两个月义旗不倒,并在间不容髮之际,迎着官方最后通牒而誓师,矢言周三全体村民抛头颅洒热血也突围到镇上游行。最后一刻,人民胜利了。 (博讯 boxun.com)

    按说农民基本权利被侵害,举国皆然,乌坎村民之胆气和组织能力从何而来?陆丰一带民风强悍固系因由,却还要提到华南农村尚存的宗法馀脉,宗族和乡绅素为中国乡村自治两大支柱,中共土改彻底摧毁了乡绅制度,北方农村之宗法社会也被铲除,惟独华南若干地区尚未连根拔起,别看平时宗法的力量似有若无,一旦风起于青萍之末,它却是在威权政府之外惟一有组织能力的民间社会;加上经济改革三十多年,乡间能者先富(不是指依傍权力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在乡亲中说话有份量有威信,某种程度上类乎乡绅制度复活。是次乌坎抗争,便可悟出老百姓多一点公民社会空间,对党权官威就多出几分制衡力量。难怪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抱怨:现在做官很难,老百姓要求多又不服管。
    郑书记完全是胡锦涛第四代的思维,而汪洋多少有点第五代新思维,若说汪洋得分,笔者完全同意;至于朱小丹我原就了解,他八十年代思想活跃,为官清廉。我读《李鹏六四日记》,看到被他表扬的那些坚决拥护甚至敦促中央镇压的藩镇大吏,不由想起良知未失守的官员,朱小丹为其中之一,儘管他其时正下放当县委书记。
    汪、朱化解乌坎危机之举措,恰与那位不清不楚「辞职」黄华华相左,黄的名言:「不出事就是本事,出了事就是大事」,这既是本朝护官符,更概括了胡锦涛维稳至上的治国方略。汪、朱之法突破了稳定压倒一切、把不安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的老谱,似乎显示第五代将尝试走出越维越不稳的怪圈。
    然而乌坎事件确系官民双赢吗?且勿言之过早。乌坎聚义逾两个月,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早就恨得牙痒痒,胡锦涛若非看在汪、朱都是团派嫡系份上,亦不容延宕至今。目下似乎皆大欢喜,孰料其他中央大员和地方藩镇多不乐见其成,只缘乌坎民变起于土地纠纷,而「土地财政」早就是各级政府的收入支柱,尤其决定着层层官吏的财政、GDP、政绩和个人利益,这已制度化而非潜规则,要权力者和「土地」这个聚宝盆脱鈎,根本不可能。
    乌坎模式的放大效应已在周边显现,邻近龙头村又闹腾起来,潮汕海门镇更有几万人示威,佔领镇政府大楼,堵塞公路……此情此景,党内铁腕镇压的声音必然加大,只要重温一下《李鹏日记》,就晓得这是比赛党性的时候了。树欲静而风不止,汪、朱输赢尚在未定之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919824104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实拍 12月24日的乌坎村 (图)
·声援乌坎村广州网民遭清算
·媒体赞叹:乌坎村是中国民主里程碑
·海门镇、乌坎村继续外弛内张
·“乌坎转机”的时代意义和国家样本意义
·朱明国从乌坎事件谈群众工作
·官员谈乌坎事件:群众被激怒才知什么叫力量
·纽约时报: 中国至少还有62万个“乌坎村” (图)
·乌坎事件起因经过事件特点全解密 (图)
·乌坎土地风波走向良性互动 (图)
·广东乌坎村民恢复正常生活 挂横幅拥护共产党
·海门电厂后台是李鹏儿子 想复制乌坎没门
·陆丰乌坎村所谓的「犯罪分子」 (图)
·乌坎日记
·乌坎村事件:拉开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序幕
·乌坎被拘三代表“取保候审”回家 外界持续声援官方手法被质疑
·视频:在京访民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视频:访民在北京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乌坎公民持续抗争维权 网民进村探访唤更多关注 (图)
·乌坎模式
·乌坎村抗争局部胜利的启迪/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秦永敏: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乌坎事件,中共中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刨根问底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张三一言
·罗茜:透析乌坎事件转机
·刘逸明: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乌坎侥幸免屠村,浴血恰逢侨博会/草虾
·乌坎村事件为村支书体制敲响丧鈡/项守信
·公民运动让乌坎有转机但无保障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乌坎——中国社会转型之坎/南云楼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的方向/陈维健
·曹长青:要乌坎自治还是中南海专制?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乌坎民变,拷问中南海/陈破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