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乌坎土地风波走向良性互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5日 转载)
    
    导语: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进入乌坎村与村民见面,面对乌坎数千村民,他再次做了五点承诺
    
    来源:经济观察网 记者:朱文强
    
    渔村乌坎,坐落在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边陲,这里曾经是富甲一方的“全国文明村镇建设先进单位”,人称“汕尾第一村”。
    
    土地群访
    
    2011年9月21日,大约三四千名乌坎村民因选举和土地问题到陆丰市政府上访。陆丰市长邱晋雄当天亲自接受了乌坎村民的请愿书,并承诺一定解决好村民的合法诉求。
    
    村民手举标语汇集在村委会门口要求村支书薛昌给一个说法。
    乌坎土地风波走向良性互动
    村民们认为,乌坎村村委会私自将村集体土地卖给开发商,卖地款项达七亿元人民币。港商陈文清成为最大获利者,但十几年来,村民们并未获得任何土地收益。就在今年上半年,村委会欲再次将村里最后一块400多亩的土地出售给碧桂园进行商业开发。
    
    9月21日当天,村支书薛昌并未露面,村主任陈舜意的答复也并未获得村民的认可,村民来到丰田畜牧公司,将部分设备砸毁。
    
    次日早上9点左右,警察进村后,发生冲突。
    
    9月24日,由乌坎村全体村民推选的13位代表与陆丰市和东海镇多次沟通并向政府提出3项诉求:查清乌坎村改革开放以来土地买卖情况;查清村委换届选举情况;公开村务、财务。
    
    陆丰市长邱晋雄代表市委、市政府作了答复:市、镇两级将组成强有力工作组进驻乌坎村,调查核实村民代表提出的问题;工作组于9月26号进入乌坎村,每7天公布一次工作进展;乌坎村“两委”干部要全力配合市工作组开展工作,村民代表参与监督。
    
    村民决定给出20天时间,11月21日10点30分,乌坎村民决定再次到陆丰市政府上访,有数千名乌坎村民聚集到陆丰市政府门口,他们打出“打倒贪官”、“还我耕地”等标语。大约一个小时后,上访村民自行离去。
    
    随后,村民自行罢市、罢渔3天。11月24日,暂时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消失的土地
    
    这曾经是一个靠种田和打渔为生的村庄。
    
    3个月来的维权行动,让这个村子一下子陷入困境,村民们不得不自发组织了捐款活动,一是为村里一些困难村民,二是位村里集体的维权行动。
    
    目前,村里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来自村民薛锦波的哥哥薛锦双,5000元。有村民粗略统计,3个月的维权行动差不多花费近百万元。
    
    “我们目前已经没有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被村委会私自卖掉了。”村民吴穗度说。

    乌坎土地风波走向良性互动

    卖地肇始于1993年,这一年,陆丰县人民政府在2月26日做出批复:“同意乌坎港实业开发公司经营一次性房地产开发业务。”
    
    乌坎港实业开发公司是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公司法人是当时的村支书薛昌。
    
    当年4月5日,乌坎港实业开发公司与香港佳联置业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合作开发的可行性报告。
    
    双方决定成立陆丰佳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开发港区道路滩涂建设及各项配套工程,项目总金额为3200万港元。
    
    自此,乌坎村委会开始与港商陈文清的合作。
    
    在接下来的近20年里,乌坎港以北、厦深高铁以南三公里长的区域内的土地被慢慢吞噬。而村民们的收益却再没人提起。
    
    目前,在乌坎村周围,坐落着丰田畜产场、亿达洲集团有限公司、合泰台商工业区、海马水产养殖公司和南海庄园,这里都曾经是农田。
    
    2010年3月25日,薛昌与陈文清签订了一份《关于陆丰丰田畜产场延长经营期的内部协议》。
    
    经营期限由1995年10月25日至2010年10月24日,延长至2015年10月24日,双方的利润分配为村里20%,陈文清80%。
    
    而事实上,村民们并未获得任何土地收益,“这些年村民们获得的补偿款只有550元。500元是修东海大道时政府征地的补偿,50元是卖宅基地的分红。”村民杨色茂说。
    
    多年土地的流逝,让村民们早有怨言,今年上半年,村民以为村委会再次决定将村里最后一块土地出售给碧桂园,这激起了村民压抑已久的愤怒。
    
    陆丰市第一时间澄清了这种猜测,政府回应称,碧桂园还在和陆丰市政府谈,并没有签约,村民看到的是碧桂园在勘测土地质量而已,并非真正动工。而碧桂园也公开否认了他们参与这块土地的开发。
    
    村民家杨色茂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内容为1991年乌坎村与东海鸿峰商业经理部签订的协议,村里划出乌坎公路以西彩旗埔1.17万平方米的土地,按照每平方米10元的价格卖给鸿峰商业经理部,“该土地所有权永远属乙方(鸿峰商业经理部)所有”。村里的代表是村主任陈舜意,乙方签字被认为涂抹掉了。
    
    12月21日,广东省调查组进驻乌坎,一名陆丰国土局的官员说:“买地大部分没通过国土资源局审核,碧桂园项目不一定会继续。”
    
    薛锦波之死
    
    12月9日,村民薛锦波、张建城、洪锐潮在乌坎被警方带走。村民曾昭亮和庄烈宏分别在深圳和佛山被警方带走。
    
    乌坎土地风波走向良性互动

    传言说官方将村民为讨还土地权益而自发组织的“理事会”和妇女联合会定性为非法组织。“它们是9月25号成立的,十三个代表。”薛键婉说。
    
    但十三名代表却领到了东海镇政府发放的2000元补贴。
    
    12月10号,凌晨一点多钟,警车再次来到乌坎。
    
    当天,村民决定封路。所有进出村的路口都被设置的路障,由村民轮流守着,他们害怕警察再次到村里抓人。
    
    12月11号凌晨4点多,正当村民熟睡的时候,村口再次响起警笛,警察来了,村民们纷纷穿衣聚集在村口。
    
    这天晚上,村民收到薛锦波死亡的消息。
    
    官方公布消息是心源性猝死。
    
    根据薛锦波的家属介绍,薛锦波尸体上从头到脚都有淤青,最大的一块在后背,直径大概有七八厘米,手臂也有被捆绑过的痕迹。
    
    家属人要求带走遗体被拒绝。
    
    12月17日,乌坎村举行村民大会,要求在5天内交出薛锦波的尸体,否则将到陆丰市政府进行游行示威。
    
    “现在的问题就是,必须要解剖尸体,我和我妈也说过这事,但意见不统一。”薛键婉说。
    
    薛家一直希望能让薛锦波早点入土为安,他们不愿他一个人再呆在殡仪馆里边。
    
    省委:还乌坎村民一个公道
    
    12月20日,广东省委正式成立由中纪委委员、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为组长的调查组,当天上午,朱明国驱车赶往乌坎村南海庄园。
    
    一下车,他手指向天空,说:“我朱明国这次来乌坎,不把乌坎事件完整处理好,还乌坎村民一个公道,我朱明国绝不回去!”
    
    当天,村民代表与朱明国在陆丰市信访接待室会面。
    
    林祖銮代表村民向朱明国提出三点建议。第一,要求当地公安机关立即放出当地三名青年,第二要求对薛锦波确认死因。确定死因后要求尸体还给家属处置。第三恢复民选代表,也就是临时代表理事会的合法身份。
    
    林祖銮认为,第三条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他表示,13位代表村民自行推选的,代表着乌坎,不恢复合法身份就没有解决乌坎事情的渠道。
    
    当天中午,林祖銮回到村里,他说这次会谈是成功的,省里已经接受了他的建议。
    
    走向良性互动
    
    12月22日下午,村民张建城被释放。
    
    “村委会40多年财务、选举都没公开过,卖了那些土地我们都不清楚,我们一直以来都很老实,不敢吭声。2009年上访,我们不敢公开,偷偷去。原本的良田都没了,我们肚子饿,为了吃饭,我们要点地来种。一直都没得到解决,原本每家每户都有几亩多的十几亩,现在一点都没有。”
    
    乌坎土地风波走向良性互动

    他觉得乌坎人应该团结起来去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被拘13天让这个年轻人消瘦了许多。
    
    他想做一些澄清:“第一点我没有被打;第二,我们村民的上访,达到我们的合理诉求,没有境外组织,与境外媒体勾结,这些都没有。”
    
    他相信政府还是站在民众立场,为民众办事的。
    
    目前,张建城还是取保候审的身份。当天他向公安局写了一份悔过书,并承诺不再参与上访,配合政府工作,才得以释放。他说他在维权过程中从来没后悔过:“如果现在再不起来争取,以后的生活更加困难,我们现在没有一点耕地了,我们更害怕,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大家都是有觉悟的,自发起来的,不是谁去组织或者煽动的,我们要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12月14日,陆丰市纪委批准对乌坎村涉及违纪的薛昌和陈舜意采取“两规”措施。同时,中共陆丰市委、陆丰市政府决定暂时冻结丰田畜产有限公司与碧桂园项目合作事宜。
    
    12月22日,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进入乌坎村与村民见面,面对乌坎数千村民,他再次做了五点承诺:第一,村民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我们部分干部在工作中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第二,村民在诉求中的一些不理智行为是可以理解的,政府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第三,只要没有新出现的闹事打砸行为,警察不进村抓人。第四,曾经有过参加一些打砸的,只要没有新的行为,只要配合政府做好工作,我们都既往不咎。第五,保证村民自由安全。
    
    乌坎事件开始走向良性互动。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Modified on 2011/12/25) (博讯 boxun.com)
1119819194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乌坎村民恢复正常生活 挂横幅拥护共产党
·海门电厂后台是李鹏儿子 想复制乌坎没门
·陆丰乌坎村所谓的「犯罪分子」 (图)
·乌坎日记
·乌坎村事件:拉开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序幕
·乌坎被拘三代表“取保候审”回家 外界持续声援官方手法被质疑
·视频:在京访民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视频:访民在北京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乌坎公民持续抗争维权 网民进村探访唤更多关注 (图)
·乌坎村结束对峙局面
·连审31小时 乌坎首获释村民曾想死 (图)
·杨建利:乌坎村民维权阶段性成果的启示
·人民日报批评乌坎事件地方政府失误
·陈忠和声援乌坎村民众 鼓励民主党同仁互勉 (图)
·陆丰乌坎更完整的视频
·乌坎前途未卜 网友怀疑中共当局秋后算账
·洪深:乌坎风波引发广州军区加入地方维权大潮
·学者:乌坎处理方式可能给中共带来启示 (图)
·张铁:“乌坎转机”提示我们什么
·乌坎模式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乌坎侥幸免屠村,浴血恰逢侨博会/草虾
·乌坎村事件为村支书体制敲响丧鈡/项守信
·公民运动让乌坎有转机但无保障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乌坎——中国社会转型之坎/南云楼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的方向/陈维健
·曹长青:要乌坎自治还是中南海专制?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乌坎民变,拷问中南海/陈破空
·紧急呼吁:村民必须坚守乌坎,万不可离开村庄一步!!
·何不索性将航母驶向乌坎村?/廖祖笙
·乌坎女孩在哭泣/爱我中华 (图)
·九曲澄:俚词咏乌坎烈士薛锦波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