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乌坎日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4日 转载)
    
    导语:此时,距离乌坎9·21事件已经过去3个月,在一周前,通往乌坎的主要道路均被警察和武警封锁,每个过路人都要经过检查才能通过。
     (博讯 boxun.com)

    来源:经济观察网 记者:朱文强
    
    乌坎突然间成为一个禁地。
    
    这曾经是广东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一万多名村民在这里平静地生活着。
    
乌坎第一日

    3个月前的一次数千人的集体上访事件,彻底打破了往日的平静与祥和。
    
    此时,距离乌坎9·21事件已经过去3个月,在一周前,通往乌坎的主要道路均被警察和武警封锁,每个过路人都要经过检查才能通过。
    
    与此同时,乌坎村民也在村口设立关卡,他们试图阻止政府人员进入村子。
    
    由北京到州,我决定进入乌坎,探寻这个村落的故事,记录发生在那里的这次不寻常的冲突。
    
    12月20日,从广州出发,4个小时路程,大巴车通过陆丰收费站,司机师傅将我放在一个高速路出口,他说,要从这里转车才可到达乌坎。
    
    事实上,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便是当地公安的第一个关卡。
    
    高速路旁停着两辆摩托车,一个30来岁的男子见我下车,便过来搭讪。
    
    我说要去乌坎。男子笑了笑说:“乌坎你去不成的,那里被封锁了。”
    
    “有什么办法能进去?”我试探着问。
    
    他说,可以尝试带我走小路。
    
    在这名当地人的带领下,我们开始在陆丰的街巷中穿梭。
    
    男子是个健谈的人,一路滔滔不绝地给我介绍着乌坎近来发生的故事。他说乌坎人现在处境很艰难,政府封锁了消息,外面人根本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记者吧。”他突然问我。我给了他肯定的回答,并告诉他我是从北京来的。
    
    原来,这几天,他已经载过很多记者去乌坎,但都是外国人。
    
    他的摩托开的很快,但一直在绕路,他说警察在这里设了太多关卡,只有部分小巷才能避开。
    
    我无法记录带我走的路,有些路来来回回好几次,最终,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无法绕过的关卡。两名警察,一辆警车。
    
    男子小声跟我说,你低下头,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讲话,我来和他们讲。
    
    他加快了速度,朝着警察驶去。
    
    我们很幸运,警察瞟了我们一眼,竟让我们通过了。
    
    当天晚上6点,我顺利抵达乌坎。
    
    在村民们看来,他们已经与世隔绝了。
    
    村民们在进村路口设置了路障,碗口粗的大树被放倒,横在3米多宽的土路上,一条深一米、宽半米的沟更是把乌坎与外界隔绝开来。
    
    十来个村民在村口摆上桌椅,喝茶,抽烟,聊天,算是看守进村要道。
    
    我说我是从北京来的记者,想进村采访。
    
    他们很仔细的查看了我的证件和名片,其中一个中年男子便用对讲机与村内人汇报。
    
    大约5分钟,一辆摩托车便驶来,直接将我带到一座两层民宅内。
    
    这里被称为媒体接待中心,在门口,村民们再次查看了我的证件。
    
    “还没吃饭吧。”村民们很热情。
    
    这里聚集着几十家来自港澳及海外的记者,每晚,这里会举行简单的新闻发布,村理事会的负责人会向记者们通报他们与政府的交涉结果和各种计划。为方便记者发稿,这里还有免费的WIFI。
    
    晚饭后传来一个很好的消息。当晚,中纪委委员、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发表了对乌坎事件的处理意见,调查组进驻海丰。当地政府决定撤掉所有关卡。
    
    乌坎出现一丝转机。
    
    12月21日上午,村民代表林祖銮将代表乌坎村和政府进行第一次面对面正式谈判。这将决定着整个事态的发展方向。
    
第二日

    昨晚一夜未眠,有些疲惫,但困意并不浓。
    
    清晨6点,我洗漱完毕,独自一人在村里游荡,没什么目的,只是想仔细看看它。
    
    这是一个很有味道的村子。
    
    大大小小的庙宇坐落在民宅中间,乌坎人有信仰。老人们说,这里最灵的要数“仙翁”,家家户户逢年过节都要去祭拜。
    
    我步行走到一座叫玄坛庙的地方,这是一座中等庙宇,平日里香火很旺。
    
    乌坎最大的庙宇还是仙翁庙,这里有一个大的广场,村民们说,每年七月初七,这里便要做台戏,一唱便是半个月。
    
    村里还有两个“古物”,一个是坐落在村中央的古井,这座直径将近2米的井据说至少存在了100多年。现在,井水被村民用来洗衣服。
    
    “井水现在已经不能喝了,不干净。”一个村民说。
    
    在距离古井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棵有着500多年历史的榕树,郁郁葱葱,这里是孩子们的乐园。
    
    乌坎人习惯早睡早起,但自从12月12日以来,他们的生物钟便被打乱了。
    
    村民代表薛锦波的死亡给整个乌坎带来的巨大阴影,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全,每天巡逻队都要轮流守夜,遇到紧急情况便鸣锣。
    
    邻近9点左右,广东省关于乌坎事件的调查组将抵达乌坎村东南方向的南海庄园,获知消息的中外媒体一早赶到这里。
    
    遗憾的是,调查组临时改变了主意,对话地点被安排在陆丰市信访接待室。据说,当地政府并不愿面对如此多的中外媒体记者。
    
    其实,这个古老的村落,曾经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而今,他们似乎难以走出悲伤和愤怒的阴影。
    
    昨晚,我和薛锦波的女儿聊了很久。她依然不愿相信爸爸死亡的消息。
    
    本来她今年年底要出嫁的,爸爸的死让她的婚期不得不拖一拖。
    
    明天便是冬至,在乌坎人的习俗里,这是个大节。过了这一天,人就又长了一岁。这一天,家家都要包汤圆,杀鸡,杀鹅,祭祖,拜神,求平安。
    
    但今年的冬至,乌坎人已无心过节。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博讯 boxun.com)
371981220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乌坎村事件:拉开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序幕
·乌坎被拘三代表“取保候审”回家 外界持续声援官方手法被质疑
·视频:在京访民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视频:访民在北京举牌支持乌坎人民 (图)
·乌坎公民持续抗争维权 网民进村探访唤更多关注 (图)
·乌坎村结束对峙局面
·连审31小时 乌坎首获释村民曾想死 (图)
·杨建利:乌坎村民维权阶段性成果的启示
·人民日报批评乌坎事件地方政府失误
·陈忠和声援乌坎村民众 鼓励民主党同仁互勉 (图)
·陆丰乌坎更完整的视频
·乌坎前途未卜 网友怀疑中共当局秋后算账
·洪深:乌坎风波引发广州军区加入地方维权大潮
·学者:乌坎处理方式可能给中共带来启示 (图)
·张铁:“乌坎转机”提示我们什么
·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关于乌坎事件讲话的阴阳文本
·乌坎村民杀鱼慰劳 境外记者争相付费 (图)
·改变世界 乌坎事件成中国民主运动起点
·独立验尸遭拒 乌坎死者家属不信政府解剖 (图)
·乌坎模式
·乌坎村事件为村支书体制敲响丧鈡/项守信
·公民运动让乌坎有转机但无保障
·乌坎是胡锦涛设定的胡江隔空角力战场,汪洋被绑上战车/冼岩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乌坎——中国社会转型之坎/南云楼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的方向/陈维健
·曹长青:要乌坎自治还是中南海专制?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乌坎民变,拷问中南海/陈破空
·紧急呼吁:村民必须坚守乌坎,万不可离开村庄一步!!
·何不索性将航母驶向乌坎村?/廖祖笙
·乌坎女孩在哭泣/爱我中华 (图)
·九曲澄:俚词咏乌坎烈士薛锦波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北京观察:乌坎事件唯一出路是严惩司法暴力 (图)
·就陆丰乌坎事件告解放军全军官兵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