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连审31小时 乌坎首获释村民曾想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3日 转载)
    
    来源:明报 
    
    
连审31小时 乌坎首获释村民曾想死

    广东陆丰乌坎村民抗争事件暂告平息,当局遵守承诺,昨日释放该村被拘捕的村民代表张建城。被拘14日的张建城在获释后表示,他在看守所遭公安戴手铐坐铁上连续被审问长达31小时,此种经历非常人可忍受。而他亲眼看见死去的村代表薛锦波被抬出监仓,还听有人说薛「全身都黑了」。
    今年26岁的张建城本月9日在外出吃饭时遭公安拘捕。「当时他被公安压在地上,然后被抬上车带走。」张的妹妹张少情表示,几天后就传来薛锦波的死讯,村里更盛传其他几名被捕者亦被打致重伤。当局随即安排张少情前往汕尾看守所探哥哥,虽然哥哥称无被人打,但原本健壮的哥哥满脸憔悴,且消瘦许多。
    昨晨,张少情和父亲带哥哥年仅4岁的女儿,前往陆丰市公安局,在苦等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接回张建城。张建城描述他在狱中的遭遇表示,在汕尾看守所内,他和其他狱友一样,早上食白粥,午晚餐都有饭吃,但无肉和菜。
    「令我毕生难忘的,是在被抓进去看守所连续审讯的那31小时。」张建城表示,他9日下午3时被送到看守所,随即开始审讯,直到10日晚10时结束,其间警方不让他休息和睡觉,「实在很想睡觉,眼皮都打不开,可是马上被公安叫醒,根本不让我合上眼睛。」张称他被固定在铁上,双手戴手铐,公安分批轮流审讯,同一个问题问完再问。
    他形容当时「虚脱,很睏,全身麻痺,也几乎会令人发狂,曾想过一头撞死在牆上算了,可是想到自己并没有犯罪,不能就这样死去,终于忍了下来。」
    在其后的日子里,他每天被提审最少6小时,主要审问他2009年以来的上访问题。在谈到薛锦波在看守所死亡的事情,张建城眼泛泪光,他称亲眼看到薛被4人抬出监房,当时还听到有人说薛「全身都是黑的」。他隔铁门大叫「锦波」,叫了十多声,但薛毫无反应。他说他与薛是同时被捕提审,但薛早他两小时审完,最少也审了29小时,他并不愿猜测薛锦波的死因,但指狱中被殴打是十分平常的事。
    对于今次遭遇,张建城表示不会后悔,他说为改变村民生活,揭露贪污村官,他不惜放下自己的事业也要去争取。至于另外两名被拘捕的乌坎村代表,目前当局仍未通知家属释放的时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16885062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建利:乌坎村民维权阶段性成果的启示
·人民日报批评乌坎事件地方政府失误
·陈忠和声援乌坎村民众 鼓励民主党同仁互勉 (图)
·陆丰乌坎更完整的视频
·乌坎前途未卜 网友怀疑中共当局秋后算账
·洪深:乌坎风波引发广州军区加入地方维权大潮
·学者:乌坎处理方式可能给中共带来启示 (图)
·张铁:“乌坎转机”提示我们什么
·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关于乌坎事件讲话的阴阳文本
·乌坎村民杀鱼慰劳 境外记者争相付费 (图)
·改变世界 乌坎事件成中国民主运动起点
·独立验尸遭拒 乌坎死者家属不信政府解剖 (图)
·乌坎打赢真民主漂亮一仗 两个领袖是关键
·建国62年首次!汪洋亲批乌坎自治组织变合法 (图)
·乌坎92天抗争成功全村欢呼 高官承诺还尸究责
·女歌手张悬声援乌坎不畏封杀 网友致敬 (图)
·乌坎维权事件引爆新农民运动
·当局放低姿态首次进行谈判 乌坎维权发生变数 (图)
·碧桂园称并未实际介入乌坎土地开发 (图)
·乌坎模式
·陈泱潮就【乌坎事件】致函胡、温、习、汪洋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乌坎——中国社会转型之坎/南云楼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的方向/陈维健
·曹长青:要乌坎自治还是中南海专制?
·查建国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乌坎民变,拷问中南海/陈破空
·紧急呼吁:村民必须坚守乌坎,万不可离开村庄一步!!
·何不索性将航母驶向乌坎村?/廖祖笙
·乌坎女孩在哭泣/爱我中华 (图)
·九曲澄:俚词咏乌坎烈士薛锦波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从乌坎村--盘道村看体制之癌/项守信
·北京观察:乌坎事件唯一出路是严惩司法暴力 (图)
·就陆丰乌坎事件告解放军全军官兵书
·唾弃中共、实施民主权利的典范——乌坎村万岁/上海闸北杜阳明
·刘逸明: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声援乌坎村人民维权抗暴的正义斗争/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廖祖笙:在精神上加入乌坎的对峙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