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君伟:上海,吹响了反独裁的号角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君伟
    
     ——被独裁政府“终结”的上访者,不必灰心,不要被它的气势汹汹吓倒,它今天“终结”了你,明天,你可以宣布“终结无效”! (博讯 boxun.com)

    
    读王学义的《对上海静安区政府信访事项非法终结的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有感
    
    《告知书》,使人肃然起敬,他不畏恶法、富有正义感,他是一位长者,值得尊敬的一个人,《告知书》思路清晰,文笔流畅,据理力争,值得一读。
    
    今天,王学义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每个人心态调整好。对付恶霸当局,第一,不怕,第二,充分的自信,第三,胜利一定属于自己!!!
    
    信访责任单位在没有《建设用地批准书》、《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建设项目批准文件》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了王学义的房屋,还将其土地使用权另行转卖给开发商。这是典型的明抢暗夺!当局不但推翻了自己早先的规定、鼓励“回搬”政策,还把人家的诉求终结掉,使人寒心,区政府抢了人家的房子,还把人家仅有的一点上访权给剥夺,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王学义被强拆有12年了,比我迟了一年,我的情况与他的基本上一样。也是坚持“回搬”诉求。上世纪90年代末,因为当时的政府在舆论上大肆宣传、鼓励老百姓回搬,可是,事实上,它的“鼓励回搬”政策实质是在蒙蔽舆论,套用文革时期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叫做“形左实右”。政府始终站在开发商一边!
    
    今天,当局竟然拿当初鼓励回搬的政策变成了今天的“过高诉求”,干脆来一个“上访终结机制”,妄图把王学义老人置于死地,这是赤裸裸的什么行径?
    
    但,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而已。因为,今天的大陆,由于是一党专制。老百姓没有话语权,任人宰割。但是,全世界人民心中清清楚楚:今天,中国大陆的政府是多么的残暴、多么的没有人性,老百姓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
    
    上海电视台的主持人陶淳说,“终结机制”是从2009年开始实行的,其实,在2003年就已经开始!
    
    2003年10月13日,在虹口区育才路小学二楼,由虹口区区政府“隆重”召开了我的被抢房子的所谓的“听证会”。 “听证会”上,除了我们姓张的是访民,没有任何一个访民参加旁听,而整个房间洋洋洒洒坐满了几十个所谓的党政领导干部加上动迁组的经理等人,还像模像样地要求讲普通话,还有摄像机、录音机等等现代化的设备,这,为他们向中央政府提供伪证做了充分的准备。
    
    “听证会”里,动迁负责人贺耀荣拿出一张伪造的、所谓的“动迁协议书”。因为,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动迁协议书”,发现,上面根本就没有我的签名!感到非常奇怪,因为第一次看到“协议书”时,上面有所谓的我的签名,但,字体好像是小学生写的。我当场向主持人陈君鸣提出,这是一张伪造的“协议书”!
    
    主持人名叫陈君鸣,在“听证会”临近结束时,他最后问我说,你是否对今天的陈述内容负法律责任,我郑重而爽快地答应:“我负一切法律责任”!可是,当他同样的问题问到动迁组经理贺耀荣时,贺耀荣迟迟不答,过了十几秒钟后,勉强小声回答“负责任”,对于这么明显的漏洞,虹口区党政干部们竟然没有觉察出来?区政府对于动迁组经理造假之事,不了了之。
    
    “听证会”后,我的名字从“上访人员”名单上划去了,他们上报给中央政府“此人已经解决问题”。“听证会”后至今2011年12月21日,再也没有任何部门找我谈房子的事情了,这是后话。
    
    2005年,我去北京上访,在上海火车站被市府的便衣特务截住,因为他认识我是上访者,可是,他的笔记本里面却始终找不到“黑名单”里有我的“名字!可是,他还是蛮横的把我的火车票抢去了,并把我交给了虹口区区政府,被关押在虹口区公平路周家嘴路口的黑监狱里。
    
    2001年4月,虹口区区政府内,虹口区副区长主持协调,姓陈,他告诉我,他是浦东地区的乡下人,陈区长一脸虔诚的态度、还说要帮我介绍工作,使我相信他是一个清官,帮老百姓说话、站在人民一边的。参加协调会的有蒋荣、王建华,此二人,后来先后当上了虹口区信访办主任。
    
    当动迁组经理贺耀荣第一次拿出“动迁协议书”时,试图证明我是签了协议书的,蒋荣当时插了一句:“这叫倒翻水”。当我接过“协议书”一看,上面的确有我的名字,可惜,我姓名的那三个字是小学生写的。说明动迁组伪造证据。我明确的向陈区长声明,那份“协议书”是假的!
    
    当时,我以为那个区长是好人了。可是,事实证明,那个陈区长当时只是逢场作戏地敷衍了我一下,因为,从那以后,陈区长就蒸发了,连影子也见不到了。
    
    正是这么一次荒唐的、所谓的“听证会”后,他们把我纳入了“终结机制”,把我的问题残暴地实行“终结”。在此,我要澄清的是,“听证会”后,我没有继续上访,是因为妻子病了,她的病,是被淞南派出所派来的流氓骚扰、惊吓而突发脑出血,它们不是人,把铁门敲得震天价响,然后,逃跑。有一个警察事后说,他的手都敲得骨折!当时,我正在北京上访。
    
    “听证会”,说穿了是当局为腐败分子、贪官污吏、动迁组精心设计、提供造假材料的一出闹剧!对于急于想解决问题的访民来说,遭到的将是灭顶之灾,没有丝毫的意义!
    
    对王学义执行“上访终结机制”,展示了一个执政党在一位被抢窃的长者面前,是那么的耀武扬威、飞扬跋扈、不讲道理,不可思议!
    
    俗话说,人人要脸,树树要皮。一个组织,当它连脸皮都不要的话,那么,鬼见了都会害怕。
    
    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王学义老人奋起反抗的实际行动,他的《告知书》犹如强有力的一巴掌,打在独裁者俞正声之流脸上!
    
    上海的访民们也终于觉醒,不会参加任何所谓的“听证会”!让“听证会”见阎王爷去吧!
    
    反独裁的号角已经吹响!访民们,前进!!!
    
    2011年12月21日 14:02:13张君伟写于上海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811441003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张君伟的标语:共产党是一个缺德的党(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 哲学就是对话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 禁蒙面法会不会让暴力升级?“一国一制”正在悄然实行?
  • 博客最新文章: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 高洪明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金光鸿各国要重新确立主权在民原则
  • 谢选骏“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台湾小小妮238
  • 李芳敏144000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 谢选骏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基督化生活如何求解人生的迷思?
  •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心灵的埃及地
  • 曾节明“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牧草地謝松齡:耶穌是信心的根基(修訂)
  • 李芳敏144000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论坛最新文章:
  • “承认台湾是国家”10万人联署今达标 白宫回应与否都是大
  • 港独恐怖主义幕后
  • 反送中示威锤砸锁定亲政府蓝店
  • 人权世界离取消死刑又近一步
  • 好莱坞去中国发展经验多 好事者建议NBA借鉴
  • 广发浦发滥发信贷逾700亿遭震怒 有人挨罚
  • 北京酝酿取消直飞布拉格 报复要删一中原则
  • 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之一: 柏林墙的历史
  • 土耳其军队继续与库尔德武装力量激战
  • 港版民主女神像夜登狮子山
  • 微博透露军密 歼-20战机已装配空军“王牌部队”
  • 港网疯传黑警也外逃选台湾 台诺严把
  • 暴增!“承认台湾是国家”白宫请愿人数达标倒计时
  • 胡锡进在港大吹和风指风波像“闹事小孩大家很快会忘了”
  • 克鲁兹访港警察“忽悠”执法晚间却出动“黑衣卧底”开枪抓
  • 抗议禁蒙面法 港人周末举办“蒙面大派对”
  • 土耳其军队占据叙北重镇 法德暂停对土所有武器销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