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酷刑之下,北京15岁农民承认强奸21幼女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4日 转载)
    酷刑之下,北京15岁农民承认强奸21幼女


    
      内容提示:北京人王占有,15岁时因“强奸21名幼女”入狱,户籍被注销。刑满释放回京时,无释放证无法落户。再度入狱,他自称只为拿张释放证明,但释放证未换来户口本。31年黑户人生,一家人靠假证在北京过着“躲避”的生活。为落户北京,他数次起诉派出所不作为,2008年终于恢复户口。近日,王占有妻儿再次起诉派出所,讨要北京户口。
      
      
      
      凤凰卫视7月19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1993年4月的一天,北京市丰台区五里店村附近的一个水果摊旁,几个村民和小贩因为一点小事发生了口角,就在短暂的争吵快要平息的时候,正在一旁看热闹的村民王占有,却突然冲了上去。
      
      王占有:他们嚷嚷了,我这就下手了。
      
      陈晓楠:觉得机会来了。
      
      王占有:那没问题,那谁不知道拿秤砣拍脸什么概念,不至于造成什么太严重的后果,鼻梁骨折了,撑死了。到派出所,所长说我一句我还骂他两句。后来保安说你知道你骂的什么人,不知道,他说所长。我说爱什么的什么的,政委怎么了,我说他不是人啊。那你也快了,我说随便吧,就这百十来斤。
      
      陈晓楠:王占有58岁,北京市丰台区五里店村的一个普通农民。1993年4月的一天,平日里在邻居眼里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他,突然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觉得太过匪夷所思的事,因为一件和他毫不相干的事件,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小贩大打出手,打完人了别人都跑了,他还专门站在原地等着警察来抓。周围的人都说老王这回是不是疯了。
      
      事发之后,丰台法院以流氓罪判处了王占有有期徒刑4年。拿到判决书的时候,细心的人士发现,王占有脸上居然流露出了一丝窃喜,甚至一点点得意的表情。入狱之前王占有曾经对老婆孩子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别着急,等我四年,四年之后咱们家一切都会改变。38岁的王占有其实这已经是第二次入狱了,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是,如今这第二次入狱的确是他精心策划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总结要改变命运。
      
      而这样一个在别人看起来近乎荒诞的逻辑,实际上的确是王占有苦苦研究的几十年的人生课题。他走到今天这一步说起来还真的话长。40多年前王占有曾经是个“强奸犯”。
      
      
      
      文革中父母遭迫害 酷刑下15岁的王占有承认强奸21名幼女
      
      
      
      解说:2009年,时年55岁终于拿到了一张自己40年前入狱时的判决通知书。
      
      王占有:强奸犯王占有,男,15岁,王犯自1964年至1969年7月,利用各种可耻手段多次强奸4至13岁幼女21名,罪行严重,民愤极大,为维护首都革命秩序,保护幼女身心健康,依法判处强奸犯王占有有期徒刑八年。
      
      陈晓楠:这个判决书是当年的判决书?
      
      王占有:当年的,因为。
      
      陈晓楠:但始终没给你看过。
      
      王占有:我不知道,我没看见过。
      
      陈晓楠:他说你是从。
      
      王占有:1964年。
      
      陈晓楠:1964年你多大年纪?
      
      王占有:十岁,我1954年生人。
      
      陈晓楠:你十岁到十五岁期间强奸了多少个人?
      
      王占有:21名。
      
      陈晓楠:21个,还是三到三十岁,现在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这个罪名。
      
      王占有:该杀了都这个罪,应该杀。
      
      解说:王占有出生在北京市丰台区五里店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58年,父亲因为说了一句“大跃进”的坏话,从此就遭到无休止的批斗,由于不堪忍受,1963年,父亲王宽卧轨自杀。三年后,一个更大的灾难再次降临到王占有的家。
      
      王占有:1966年,我三姐15岁就被别人强奸了,可是这个凶手,那会儿没地儿告去。我母亲去上人家找去了,让人家那肇事者连我妈给打一顿。
      
      
      
      陈晓楠:那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势力?
      
      王占有:人家是一级组织,革命委员会,文革嘛,你好歹是个红色人物,根红苗正,贫下中农说话就管用。
      
      解说:1966年“文革”爆发,王占有的母亲被列入批斗对象,一次批斗会上,母亲神色慌张地回到了家。
      
      王占有:我妈见着我了,说你赶紧走吧,人家要把你弄死。我说那上哪,说你赶紧躲躲吧,我说上哪躲去。
      
      解说:少不经事的王占有万万也没有想到,有一天灾难也会落到自己的头上。这天深夜15岁的王占有就被同村的几个大人带到了一间小黑屋。它烧了一大通条,这通条有一米二长,就是农村垒的土炉子,烧的是煤球,插在里面,他说你说吧,你耍过流氓没有,我说没有。他说你要不说,我烫死你。那会儿咱们的确是吓破了胆子,不知怎么回事。人家问我你想你妈吗,我说想啊。那想,你得好好说,我说说什么?我告诉你啊,他就教给我,我强奸了什么什么,那一天强奸几名,那一天强奸几名,就这么跟我说。
      
      陈晓楠:那时候你知道强奸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王占有:不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强奸,我就记住一句话,说完了就让我回家。
      
      解说:一心想要回家的王占有,在一份他连字都认不全的口供上画了押。随后,王占有被连夜送上了一列火车。送到列车上以后,天几乎都要亮了,去哪不清楚,往哪拉也不清楚。到了那个地方,门口挂着牌子呢,叫邯郸地区五号信箱,很醒目的四个大字,重新做人,这一个字就两米高,一看里面的人穿着衣服后背是两个字,教改。
      
      解说:在被送到河北邯郸的一座劳改农场后,王占有与几十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被关到了一间牢房。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15岁的王占有不知所措,他无法想象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王占有:突然到10月25号,门开了,门都是锁着的,你出来。我特别高兴,是不是让我回家。夜里头,开了这门让我进那门,一个警察说,都把手背过来,你们都面对墙,都蹲下吧。一字排开,面对墙,蹲着脑门贴着墙。我头一个姓王,叫王占山音,我记得特别清楚是长辛店人,你十年,记住了吗,记住了。你八年,记住了吗?
      
      陈晓楠:就一个动作,你,八年。
      
      王占有:对对,就这么简单。因为一字排开这十个人,点你,你十年,你八年,你八年,你七年,你七年,都记住了吗,记住了。
      
      陈晓楠:你这八年就这一句话。
      
      王占有:就一句话,一指手指头,就两千九百多天,特别黑暗。
      
      陈晓楠:人生中最好的年纪。
      
      王占有:浪费掉了。
      
      解说:1970年初,河北省大名县监狱,15岁的王占有成了这里年龄最小的犯人。
      
      王占有:白天干活,砖坯,我是,按照我这年龄最小,两百块,七块一斤。那一车就是1400斤,你拉。也有沟,也有坎,也有坡,那不是说从上坡奔下坡拉。很难,你完不成任务,人家蹲那吃饭你看着。你得向毛主席请罪去,你今天没完成任务。没事的时候,有一万年历,自个转,玩。一是7月16号被抓,10月25日号上火车给拉走,1月18号一点你名八年,就这个日子是刻骨铭心的呀。就拿那万年历自个回去转去,1969年7月16号星期几。
      
      解说:时间随着王占有手中的万年历一天天流逝,入狱后的第二年,王占有被安排照顾上了年纪的犯人,就这样完全不同世界里的人却在狱中不期而遇了。
      
      王占有:人民大学的,清华大学的,北京师范的,法国留学的,英国留学的这帮留学生。那帮人犯,百分之九十九的全是反革命。从来有一个从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毕业的,1954年的律师,这个人姓魏叫魏宗北,我学字就从他那学来的。他给了我一本中华书局1954年出版的新华字典,这字典就是我的老师。
      
      陈晓楠:你其实全部的知识都是从监狱里来的。
      
      王占有:对。
      
      陈晓楠:反倒是上了个学。
      
      王占有:等于是吧。
      
      解说:狱中的王占有一边改造一边学习,渐渐地,他从刚入狱时的小孩长成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1978年,23岁的王占有结束了自己漫长的牢狱生涯。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却并没有获得期待已久的自由。
      
      王占有:这出去了,走吧。出了监狱大门,这一小门他拐进去了,你上西院,完了。咱知道那西院在哪,就跟这个监狱一墙之隔,他那边人说话,咱这边能听见。
      
      解说:根据当时国家的政策,北京、上海、天津三大城市的刑满释放人员解禁后不准回原籍。王占有从监狱走出没几步,就被转到了与监狱一墙之隔的河北省大名县农场工作。
      
      王占有:说天黑了拿个马扎,板凳,能在门外头坐会,你在监狱里头那是不行的。
      
      陈晓楠:就这点差别?
      
      王占有:有这点差别。
      
      陈晓楠:你觉不觉得其实还是在一个限制自由的环境?
      
      王占有:很压抑,还是压抑。我曾经也说过这就是二劳改,这是我们流传的口号。
      
      解说:在农场王占有每天依然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依然过着没有自由的生活。为了能够争取到回家探亲的名额,王占有没日没夜的干着活。三个月后,王占有如愿以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探亲。
      
      陈晓楠:终于回到北京一下火车站什么感觉?
      
      王占有:想哭,确实想哭,这是我家,终于回来了。从北京站一直走到广安门。
      
      陈晓楠:但是走着心里很高兴。
      
      王占有:特别激动,这是奔家走呢,往西这是我家,因为那条道是我走过,年轻的时候我走过,那条路还是那样的路,几乎那门脸还是那样的门脸,这就是我家。我进去以后喊我妈,没人说话,我姐姐出来了,她没认出我来,她说你找谁呀,我说我找我妈,你妈是谁?我说我马是曹友兰音。这我姐才认出我,我妈没了。这么多年你没告诉我,姐说,告诉你有什么用。
      
      出狱后没有释放证 王占有过起了31年的“黑户”生活
      
      陈晓楠:从15岁被送到河北农场劳改,王占有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而八年之后,当他再次回到北京,一切早已经是物事人非。短暂的假期结束之后,带着对母亲的思念对家乡北京的留恋,王占有还是很无奈的回到了河北农场继续工作。那时候他对未来可以说是一片茫然,他觉得有可能自己将会永远留在这个农场。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农场的管理也越来越松了,王占有开始有了一些自由。1982年经人介绍,他和附近一个村子的村民石青云结了婚。几年的时间两人先后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而随着孩子的出生,一个巨大的问题就开始摆在王占有面前了。
      
      从15岁离开北京到河北服刑,王占有的户口就已经被注销了。出狱之后因为被留在当地农场就业,他的户口也一直没有着落,而妻子石青云和王占有结婚之后,村子也依照惯例把她的社员身份抹掉了,所以说夫妻两个人都没有户口,孩子出生之后也就成了“黑户”。于是王占有开始琢磨着要带老婆孩子回北京。
      
      解说:1988年,王占有从河北农场辞职。32岁的他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了北京。一家五口就住在母亲留下的一间不足10平米的老房子里。
      
      王占有:我回来以后没几天,后来我找派出所,我说我释放了。你释放了你拿什么证明你释放了。你释放最起码有个释放证明啊,我说那我没有啊,没有你跟我说不着,你得让你们单位给你出了。我说那成,我坐车又去了。到那以后人家说,这么回事啊,行。王占有,本农场,没有释放证,没有户口,盖上了。
      
      解说:此后,王占有曾多次往返于北京与河北之间,但因为没有释放证明,他的户口始终也没有落下,无奈之下,王占有一家在北京继续着他们的“黑户”生活。他和妻子靠在街上摆摊卖菜艰难度日。
      
      王占有:这都是计划经济有指标的,凭票供应,你没有,只能求人。什么大姐啊大姑啊叫。瞧那油瓶子,油瓶子剩下半瓶的时候,就开始琢磨这个该找谁,你像那煤块见了底了,不用见底。剩下二百块的时候心理就犯毛了,该找谁,该怎么办。
      
      解说:一年春节,大雪纷飞,家中只剩下了5块煤,一位好心的邻居借给了王占有一个煤本,为了不让一家人过年挨冻,王占有骑着三轮车冒雪去买煤。
      
      王占有:五百块,两千斤。我就自个儿走在路上说,一个驴拉多少啊。摔了无数个跟头,鼻子脑门全跄破了,别看流着血,回家特别高兴心情特别爽。不用挨冻,有煤烧了。
      
      陈晓楠:几个月有着落了。
      
      王占有:啊,没有问题。
      
      解说:在北京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王占有一家艰难地生活着。而最让王占有担心的事一家人还面临着被收容的危险。
      
      王占有:那几年就是害怕,查暂住人口的来把你清走,这是最担心的。
      
      陈晓楠:来过吗?
      
      王占有:来过,踹门。一大帮民警上我们家,上我媳妇那,她本来就害怕。哪儿的你,孩子爬床底下去,人家给你装车上,那几年,我那孩子十八九时候那几年马路上隔不远就有一个什么警车,或者面包车,警察在那,一瞧,过来,身份证,暂住证。在我们家门口亲眼看过,暂住证有吗?有,拿过来,一撕,还有吗?没有,上车。
      
      王占有为上户口精心策划第二次入狱
      
      解说:九十年代初期,王占有听说一些和他一样没有户口的人因为犯罪入狱出来后不仅拿到释放证明,来办理了户口,这个消息让在绝望中挣扎的王占有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经过一年的纠结,王占有作出了一个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他要通过再次入狱来改变一家人的命运。
      
      王占有:这个人犯没有户口的时候跟我是一样的,我们都在一块干,就药各庄恩菜市场,人家回来顺理成章就办了,他能办我为什么不能办,都是一样的人。
      
      陈晓楠:这可跟你普通去办个事不一样,这是进监狱啊。
      
      王占有:孤注一掷了,就走这条道了,反正正道咱也走过,找,诉求,有关部门找的也不少。
      
      陈晓楠:如果你说你上次你是被冤的,你还可以跟别人说。这次你是真的就是犯罪。
      
      王占有:就是故意的。
      
      陈晓楠:你不在乎这个名义吗?
      
      王占有:不在乎,你说我十恶不赦也好,你说我什么也好,我户口立这了,我子女,我媳妇一个一个全来了。你说你王占有再不是人,解决了,我没有后顾之忧,哪怕马上我就完了。
      
      陈晓楠:当时这件事已经是你脑子里想的唯一的一件事,已经就快疯了,想这件事。
      
      王占有:正经途径解决不了啊。
      
      解说:1993年6月,王占有因为寻衅滋事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时隔15年,38岁的王占有带着几分期许再次走进了监狱。
      
      陈晓楠:这时候心里有没有想,好不容易熬过了以前那个特苦的时候,终于回了北京,能过点舒服日子呢,现在又回到这么苦的生活。
      
      王占有:没有,不是,不舒服也不轻松啊,心累啊。我这样受点累,我总觉得我回去还。
      
      陈晓楠:有希望。
      
      王占有:对,其实我尽管这回这罪比上回那还大,因为你毕竟年岁大了,警察岁数都没我大。这警察都管我叫老家伙,那小警察,有时候就跟他聊聊,乾隆怎么回事啊,雍正怎么回事啊,是吧。这努尔哈赤怎么从科尔沁草原起兵啊,南下到哪他就没了。
      
      陈晓楠:上次监狱学的东西都用上了。
      
      王占有:他说你这老家伙瞧你,你这个貌不惊人,艺不压众的,你行啊你,你能不能管管咱这黑板报。我说能啊。后来我给他编点顺口溜,编点七言绝句,就是现实的情况,歌颂歌颂民警,鼓励鼓励犯人。
      
      解说:1996年6月,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王占有被提前10个月释放。他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那张在他看来能够改变一家人命运的释放证明。
      
      王占有:就这纸释放证我拿到手里我都直哆嗦,写着呢,交由北京市公安局在多日之内就办理户口。法律文书,有章啊。这你有什么不激动的啊,都没敢折,汗衫,装在里面,把它贴在胸前,没敢折,折了算什么,怕人说。
      
      陈晓楠:还怕丢了,得贴着自己。
      
      王占有:我是6月17号,18号连释放证交到派出所,说你留几张相片,我特高兴,回家等着去吧。回来我还跟我媳妇说呢,这回真没问题了。
      
      解说:就在王占有觉得牵绊他们一家人几十年的户口终于要解决了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派出所以王占有已经结婚,不符合在京落户条件为由,再次拒绝为他办理户口。
      
      王占有: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夜里头,哭去。夜深人静趴在车里头好好哭,不用出声。直到眼泪不流了,再想想往后该怎么去做,怎么争取,就过去了。
      
      解说:2008年,无计可施的王占有一纸诉状将北京市丰台区卢沟桥派出所告上法庭,不久卢沟桥派出所向王占有提出和解。这一年3月24日,54岁的王占有终于落上了户口,结束了自己长达40年的“黑户”生活。
      
      王占有:终于拿到了,还得亲一口,确实,很难,太难了这东西。因为这是我的全部家当啊,我这么多年就等着这张呢,我还不仔细看看,身高多少,什么文化程度。
      
      陈晓楠:可别错了。
      
      王占有:不能错了啊,翻开这一篇,婚姻状况,未婚,我说你打的不对,他说怎么不对。他说你还别这么多事,你这么多事连户口给你销了,我拿着结婚证又把法院又给诉了。到那刚立案,你过来吧,你已婚,有配偶。1月11号已婚了,12号打电话,早起,老王在家呢,我说在家呢,你过来一趟吧,带着户口本,我说哎,哎呦,昨天我们这给你打错了,你这不行,我说不行怎么着啊,未婚,11号已婚,12号又未婚了。我说你们拿这闹笑话呢,又给诉了法院。
      
      王占有的户口解决了 但他的老婆孩子依然过着“黑户”的生活
      
      解说:婚姻状况未婚,意味着王占有的老婆孩子不能随他把户口落在北京。还没顾上为自己落户的事高兴,王占有就又开始为老婆孩子的户口奔波。
      
      陈晓楠:你这个人生大半辈子就跟户口两字纠结在一起了。
      
      王占有:对,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张纸,一张卡片,从15岁注销,一直到54岁之前没有,这一段是空白。
      
      陈晓楠:这张卡片没有,你在这个社会上就谁也不是。
      
      王占有:没法生存,对,什么都不是。
      
      陈晓楠:就像幽灵一样的。
      
      王占有:对,飘着。
      
      陈晓楠:飘在这个城市里的。
      
      王占有:还是某一个角落里,很不被人发现的这么个地方。
      
      陈晓楠:王占有时常觉得自己过了大半的人生,好像是过的稀里糊涂乱七八糟的。15岁“文革”当中,被人稀里糊涂用指头这么一点,就在监狱在农场过了16年。回到北京为了小小的一纸户口,他又忙活了20多年。这人生中最宝贵的40年好像一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左右着,有时候觉得像一个提线的小木偶就这么摇来摆去。如今已经56岁的他,依然还在为孩子的户口奔波,他说其实自己这把年纪有没有户口倒真的不重要了,可是三个孩子无论是上学还是就业,没有户口寸步难行。所以他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重复像他这样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吊诡的命运。
      
      王占有:有时候我看人家那个,什么电视剧的主题歌啊,写那歌词我特别喜欢。
      
      记者:哪句喜欢?
      
      王占有:喜欢,生活是七彩,那也是一幅难描的画,生活像一杯酒,总有那酸甜苦辣,生活就是一团乱麻,总有那解不开的小疙瘩。
      
      陈晓楠:其实应该多次设想,最终问题解决的那一天吧?
      
      王占有:老考虑,我儿子都幻想过,假如那一天真的到来,亲戚、朋友,曾经帮助过我的人,聚到一块,什么泰丰楼、贵宾楼,找大地儿,气派点,好好坐那儿庆祝庆祝,我也就瞑目了,历史使命就终于完成了。
      
      陈晓楠:老设想这一天。
      
      王占有:不断地盼望那一天,尽管这么去努力去,不是还是为了这一天早日来吗。 (博讯 boxun.com)
1618402110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官员涉嫌强奸未成年坐台女 六次笔录均不承认
·温州一名镇干部强奸未成年女子 6次笔录不认罪
·中学教师因强奸未成年坐台女被诉
·镇干部涉嫌强奸未成年坐台女被起诉
·4男子涉嫌强奸12岁少女追踪 警方定性嫖宿幼女罪
·13岁女童被拐形同囚徒 15岁遭强奸17岁产子
·大学男生尾随师妹入厕强奸未遂后杀人 (图)
·女子遭强奸后爱上对方并帮其组织卖淫
·女子遭强奸判入狱 嫁给强奸者可获释
·浙江丽水强奸14名女初中生案主犯被执行死刑
·女出租车司机遭乘客强奸 嫌疑人称是酒后乱性
·新疆一所中学教师涉嫌强奸学生被除名 校长辞职
·男子涉嫌强奸潜逃17年变亿万富翁
·"杨武案"涉嫌强奸联防员"反攻" 起诉媒体报道失实
·女子网上实名举报遭官员强奸
·在校女生醉酒后被两名男子强行拉走并强奸
·女子网上实名举报遭官员强奸 警方成立专案组
·网曝河南信阳一名官员强奸民女 警方成立专案组
·副局长协助强奸女公务员被撤职 (图)
· 山东海阳禽兽村支书强奸我妈,殴打我爸,敢问天理正义何在
·惨!惨!惨! 教师陪酒惨遭强奸,举报无果惨遭枪击点
·被强奸者因强奸者折断阴茎死亡被判刑
·国务院遭强奸!谁来管/张小玉
·女医生反抗强奸时咬掉青岛儿童医院中医科主任舌头,求公正处理!
·强奸与强拆
·悲哀,在党的生日,我又被天津开发区法院强奸了/张建中(图)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妻子遭强奸,报案确遭公安的恐吓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被两领导实施锁门强奸的详细过程/周莉(图)
·“我不恨那个强奸我的人,我恨派出所!”
·当新闻被资本权贵野蛮强奸,谁来为她哭泣?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一个十九岁小姑娘被拐卖、强奸的控诉状
·韶关刘泽雄强奸女孩:警察漠视、继续在酒店非法开赌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杨涛:“强奸”一夜变“嫖宿”的司法反思
·以关心为名,仆人就能强奸主人?/丁华
·强奸案闹大才立案是二次伤害
·初一女生遭8人轮奸10人围观,到底该定多少个强奸犯? (图)
·缓刑三年 谁在监管强奸犯黄波?
·被强奸出快感的女人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的说法太有才
·江泽民为何说六四女生被狱警强奸是“罪有应得”?/解龙将军
·一党员干部17年强奸妇女116人(38人未遂)
·农村强奸案频发不仅是治安也是权利问题
·电影不能有凶杀强奸暴力,政协委员请不要用力过猛
·局长强奸少女后为何若无其事?
·强奸受害人要讨什么清白?/长平
·“疑似强奸犯”是不是法治社会的倒退?
·徐明轩:“男男强奸”的法律空白
·刘逸明: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质问政府:商业拆迁——先强奸再恋爱模式何以流行?/原烟台大学讲师张忠顺
·强奸卖淫女,民警为何色胆包天?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