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亲经历安徽芜湖的黑暗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2日 转载)
    
    亲经历安徽芜湖的黑暗拆迁


    亲经历安徽芜湖的黑暗拆迁


    我是安徽省芜湖市劳动路95号商铺的拆迁户,我们当地政府的黑暗拆迁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老百姓怨声载道,严重威胁到社会的稳定,希望中央高度重视。
      我的商铺房产证土地证齐全,临街宽近8米,深只有2米多,房证面积20.44平方。位于芜湖市主要商业区主干道(原劳动剧场正对面)。离沃尔玛不到两三百米,是芜湖最主要的商圈之一,周边5万一平米的价格已经买不到商铺,最高卖至十万每平米,而芜湖市政府打着国有土地收购储备中心的牌子,企图以每平米9000元的价格强行收购我的门面,我们不同意,受政府委托的拆迁公司就采取剪断我的电源,在门锁里灌502胶水封门的方法赶走我们的商户,(至今没电,门锁胶水也在)。胶水封门这种事报了警也查无结果,老百姓都知道是谁干的,只是警察他们查不出来。我隔壁商铺业主是个盲人,已经被拆,我们去他家咨询,他叹口气说:搞不过他们我在门面的墙上挂了一块白布,几天时间就签满了群众的意见,反映出人民群众对地方政府的强拆行为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很多人留下电话,希望如果来记者,让我通知他们,他们有很多话要说,他们中很多人被打、被关、被恐吓、被砸窗、被叮哨、被送精神病院。 
      我们商铺的后面,是一家老国有企业芜湖纺织厂的职工宿舍,这块土地拆迁之初,他们宣称是造老年活动中心和公园,后来被群众查出规划是商业用地,他们就谎称后面没有住房,芜纺职工一个都不让回迁,住了几十年都不让回迁,有一户因为坚持要回迁,结果把人家绑到警车上,老母亲架上救护车,强行把人家房子敲掉(我有证人录音和当事人电话号码)。一对烈士后代老泪纵横的说:我们的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就为的是让后人过上好日子,可是我们现在连自己的住房都保不住,两位老人每天守着5个煤气罐,墙上贴着烈士证,军属证,法院强制执行的公告,老人义愤地在墙上写下“抗日烈士家庭,惨遭灭门强拆”随时准备与上门强拆人员同归与尽。(我有老人家讲话录音与照片,法院的强拆公告已发,尚未行动,老人尚在)
      
      我们所在的这一地块的实际用途是卖给深圳华强集团开发商住楼。建商铺为什么不还我商铺?政府凭什么用一纸红头文件就可以低价剥夺我的商铺给开发商呢?
      宪法和物权法为什么都敌不过地方一纸城市改造的文件,保护不了公民的合法财产呢?
      共和国公民的合法财产难道非用鲜血和生命才能捍卫吗?这难道不是国家和时代的悲哀吗?国家的领导人不应该反思吗?
      一个老人家说,当年共产党的队伍因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有别于其它土匪,赢得了人民的支持,成就了全国的解放事业,今天我们要求的无非就是买卖公平,不拿我们的房子,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连拆一还一都做不到呢?拆老百姓还老百姓更好的房子,这叫改善民生,老百姓自然会拥护,拆老百姓如果是为了要用老百姓脚下的这块土地去谋取暴利,老百姓一定会反抗。鲁智深三拳打死郑关西,不是因为郑关西抢人家,是因为人家值一千两银子的铺面他只给人家五百两说我要买下,而我们现在芜湖地方政府干的与过去恶霸们干的事有什么区别呢?关于这方面的内幕,请参看凤凰网记者邓飞的报道 芜湖拆迁中的巧取豪夺http://bbs.news.163.com/bbs/society/169121477.html
      
      有人可能会问,你为什么不上法庭寻求法律的帮助呢,法庭我一定会去的,但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我一直都十分佩服的,大学教我法律的老师现在芜湖开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他跟我说:现在是镜湖区政府要拆你的房子,你的标的物只能向镜湖区法院起诉,区法院院长的帽子是区里给他的,区法院打官司你一定输,上诉到市中院最多也就是调解一下,城市改造是政治任务,市里要求各部门配合,你也赢不了。由此我想到:为什么到北京上访的人这么多,因为老百姓已经没有了可以讲理的地方了。中国老百姓本来就怕官,很多人一辈子也没去过法院,自己的房子住的好好的,却因为政府要他的地要拆他家的房子,不答应,就要送你上法庭,然后拿发着法院的判决强拆你的,芜湖光华地块有两姐妹因为稍做反抗,就把人家以妨碍公务给关了起来,本指望法庭还老百姓公道,结果却是上人民法庭的经历成为普通老百姓的一场噩梦,封建官员们尚且知道,当官不与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而今在良心与公务员的金饭碗之间,法官们能选择什么?
      刚刚提到,这个地块开发的商住楼,却不让任何一个这里的原住民----芜纺的职工回迁,但是坊间却传闻,芜湖市委所在地的范罗山的一幢领导宿舍却准备拆迁安置到我们这个地块。我们希望得到证实,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一个老人家跟我说她从三十多岁就住在这里,今年已经八十多了却非要她搬走,市委领导们却可以搬到这块好地方。希望上级纪委来调查组,给群众一个答案。
      我现在是24小时坚守在我的小门面,用汽车电瓶上网,欢迎媒体采访。我的QQ171810610 (博讯 boxun.com)
3416889171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亲历安徽芜湖的黑暗拆迁 (图)
·揭中国拆迁领域“小官大贪”路线图 (图)
·史上最大胆地方拆迁办—腾冲! (图)
·南京部分基层干部借房屋拆迁骗取巨额补偿款
·武汉拆迁户、精神病病人邹斌被判处死缓/视频 (图)
·武汉处理花楼街拆迁事宜一靠忽悠 二靠镇压/视频
·开发商暴力拆迁,济南市政府、110不作为 (图)
·湖南官员因拆迁户自焚事件引咎辞职3月后仍在原职 (图)
·湖南官员因拆迁户自焚事件辞职3个月后仍在原职 (图)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六期)
·无锡拆迁暴力扰民致老人死亡 (图)
·北京官员虚报奥运拆迁预算 贪污10万元获刑11年 (图)
·江苏无锡拆迁办采取断电断水等手段强拆
·江苏无锡居民控诉暴力血腥拆迁
·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2名被免官员复出 (图)
·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两名被免官员复出 (图)
·昆明一所学校因城中村拆迁致学生需爬过废墟上学 (图)
·一样维权两种命运,美中拆迁户境遇对比 (图)
·江苏徐州村民因拒绝签拆迁协议遭软禁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图)
·投诉 北京是恐怖主义“腾退.拆迁”
· 贵州省桐梓县违法占违法乱纪强行地拆迁
·上海动拆迁受害者陈建芳行政申诉状(二) (图)
·上海动拆迁受害者陈建芳行政申诉状(一) (图)
·暴力拆迁与自杀式的抗争!-湖南宁乡夜幕下的疯狂 (图)
· 北京丰台区花乡草桥村暴力拆迁行为令人发指!事发天朝脚下!
·海淀区暴力拆迁,老百姓无家可归 (图)
·杭州市被拆迁户持续在市政府上访遭公安打压 (图)
·台湾拆迁是这样吗?/陈茜
·朔州拆迁惨案律师公开信
·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陈淑媛的血泪控诉信 (图)
·村委书记王成良非法承包拆迁并无法无天
·拆迁求救信/李莉
·官员违法征地拆迁后,用黑白两道打压农民的律师 (图)
·拆迁补偿商铺仅28元/㎡——武汉房管局创三个史无前例/杜正国
·看上海普陀区政府囤地、对市民实施强迁、伤害被拆迁户的事实 (图)
·第一奸商万科勾结武汉站北新村干部,请黑社会拆迁!
·临沂市政府暴力拆迁,受害人上访遭遇渣滓洞 (图)
·湖南株洲回应“因拆迁自焚事件辞职官员3月后仍在任” (图)
·恶霸”地主刘文彩是怎么征地、拆迁的
·拆迁困局再思考
·暴力拆迁何时休?/张兆林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7.7版本)
·征地拆迁“以党代法、以党代政、以党乱国”的“文革”历史回潮/朱福祥 (图)
·刘逸明: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