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校车列入预算,各方应为孩子“挤一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30日 转载)
    稿源:南方都市报
    
     日前,国务院通报甘肃庆阳“11·16”校车事故相关情况,认为该事故暴露出有关部门责任不落实、措施不到位、监管有漏洞等突出问题,并明确提到要“加大校车购置经费的投入力度”。11月27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亦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在一个月内出台《校车安全条例》,做好校车工作所需资金“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担,多方筹集”。 (博讯 boxun.com)

    
     校车问题成为公众关注焦点,代价过于惨痛。孩子是人类情感最柔软和敏感的部分,让孩子承受那些不该发生的苦痛,足以让整个国家、几代人愧疚。但开始做就不算晚,决策层能够正面回应舆论有关“校车投入应纳入公共财政”的呼吁,一步步做起来,令人期待。而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10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曾提交一份《关于实施全国校车安全工程的议案》,但教育部在随后长达4000余字的回函中表示,在全国范围内的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购买校车,政府需投入3000亿的预算,且一年的运行、维护费用为1500亿,“4500亿的政府买单费用太大”。
    
     前前后后,似乎都在说钱的问题,教育投入不足,校车投入无从谈起,也一直被归类到“财政投入不足”的范畴,然而,也有观点坚持认为,校车投入从来就“不是钱的事儿”。政府财政有没有钱跟愿不愿意在这方面投钱,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跟钱(尤其是政府财政)相关的新闻,最近特别密集。前几日,有报道称,因担心财政预算被收回或缩减,各级政府将不得不在余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突击花掉超过3.5万亿的财政资金。不断出现的个案则一次次对此予以印证。据报道,仅国资委一家,2010年度预算决算情况就“结余超28亿元”,从中也可窥见预算编制科学性的现状。3.5万亿,如此庞大的数字,是个什么概念?用“政府买单费用太大”的4500亿元校车投入来做参照系,那意味着一次性解决3000亿的买车投入,并同时包办20年的校车维护费用。
    
     校车投入需要4500亿的多寡衡量,须看与其比较的参照系究竟是什么。2010年我国教育支出为12550亿元,如果把这4500亿放在此处,将占去年教育支出的三分之一。但与其比对的数据若是“三公消费”,则可能就是另一番情状。被频频引用的“三公消费9000亿”数据,来自多位学者不约而同的估算,始终无法坐实(或者证伪),在这一方面一直欠缺官方的权威发布(可以检索到的信息是,2010年底,中纪委发布数据称,“三公消费”的财政预算,在2009年缩减158.06亿元的基础上,2010年又压缩57.51亿元。但亦未给出压缩比例等可导引出总额的基本数据)。毋庸回避的是,三公消费的数据极其庞大,多少年,不仅压不下来,还升了上去。此次甘肃校车事故后,涉事地方表态称将“停公车,买校车”,尽管有网友呼吁各地效仿,但鲜见明确回应者。有论者甚至负气地表示,无须“停公车”,只要工信部新发布的“发动机排气量不超过1.8升,价格不超过18万元”公车标准能得到严格执行,可能一年就能省出校车的费用。持论固然满是愤懑,但读来依旧戚戚然。
    
     惨剧换得对校车问题的重视,但究竟如何“加大投入”,却依然千头万绪。由于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差异极大,有年投入数千万的机关幼儿园,亦有窗不挡风、户不见光的僻野乡校,有就近入学、无需校车的情况,亦有距离遥远、没车不行的现实困难,但解决校车隐患的重点,应当放在最需要的地方(以目前的情况看,则应是偏远农村)。需要明确的是,“被加大的投入”应当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中央和地方财政的分担”应当在财政预算中留出足够的份额,而非长时间停留在口号层面。将校车投入列进财政预算,并且要尽快改变财政预算编制粗糙的现状,同时出台紧急措施杜绝出现“年底突击花钱”的闹剧。或者,把钱“突击”花到校车上,则善莫大焉。
    
     很多时候,人们喜于谈论“泱泱大国”,而偌大的国家,为了让孩子先安全起来,为了让孩子上学不用再挤,各处的花销实在已经到了该“挤一下”的时候。 (博讯 boxun.com)
1216883185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财政预算不透明就没有科学性和完整性
·调查称各级政府年底突击花钱 财政预算机制引争议
·有多少收费罚款,预算应当看得见
·明晰标准落实监督,深化预算制度改革
·预算制度改革再忽悠 中共预算公开或打折
·财政部:中国不存在维稳预算
·财政部:不存在维稳预算 6244亿是公共安全支出
·新京报:买贵为花完预算,预算改革需加速
·北京首次公开31部门预算执行审计报告
·湖南回应部分部门采购“买贵不买对”:为花完预算 (图)
·湖南回应政府采购“只买贵的” 称为花光预算
·北京国税局4195万元预算支出违规
·中央部门因公出国预算不降反升
·广州首次公布亚运预算 场馆建设花费72亿元
·农业部今年三公预算2.38亿 人均2500元
·中央单位三公经费首公开 预算公开需推进
·去年中央公共财政赤字8000亿元 比预算减少500亿
·88中央部门公开部门预算 预算公开再迈新步伐
·88个中央部门已公开部门预算 时间提前内容细化
·新西兰财政预算、贾甲和本拉登/王宁 (图)
·必须明确预算公开目的是为了有效监督
·莫让“其他支出”成为预算监管“黑洞”
·审议政府预算是关键
·人大为什么不能否决不合理预算
·以预算改革和转型破解财政单边增长
·新预算法缺失关键环节远未满足法制要求/李炜光
·让预算“活”在阳光和真实之中/李炜光
·刘兴伟:阳光采购不被认可或因预算未公开
·世界上最昂贵的“财政预算模式”/冼岩
·世界上最昂贵的“财政预算模式”
·上海的答复极具代表性:财政预算何时成为了国家秘密?(图)
·广州:未公开公费出国预算是财务制度问题(图)
·“费用未超预算” 腐败分子太狂/朱四倍
·地方政府也该提前公开预算数据
·“参与式预算”唤醒民主意识
·“参与式”预算改革:“温岭模式”溯源/洪其华
·财政预算不该是国家秘密 否则政府花钱没监督
·刘长锋:公开预算支出,还差点睛之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