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友探访陈光诚,11月12日山东临沂魔窟之旅
请看博讯热点:白色恐怖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9日 转载)
    网友探访陈光诚,11月12日山东临沂魔窟之旅


    
    
    
     来源:参与 作者:一网民
    
    (参与2011年11月18日讯)11月12日魔窟之旅
    
     (一)
    11月11日晚6时许到达临沂火车北站,匆匆赶到市里。怕引起注意,专门跑到八腊庙街找了一家私人小旅馆开了一个电脑间。
    看到老板娘是手写登记资料,而不是电脑输入的那种,心想这样兴许还安全些。问这里夜间查房吗,老板娘说几乎是从来不查,心里稍安。
    买了泡面、泡椒凤爪、一小瓶牛栏山二锅头,边喝小酒边上网,甚是惬意。
    10时就寝,11时被敲门声惊醒。听敲门声如此急促,不像是夜间上门服务的小姐。问:干什么的?答:派出所查房的,赶紧开门。心里一惊,NND,真是怕啥来啥。起来开门,涌入三套警皮,小房间顿显窄小。
    身份证拿出,看完问:“一个人?”
    “是。”
    “干什么来的?”
    “销售渔具。”
    “去临沂什么地方?”
    “美多商贸城。”
    “那怎么跑到这里来住?”
    “这里的旅馆便宜。”
    仔细检查了我的鱼竿包和背包,没什么问题,遂撤了。
    虚惊一场,幸有先见之明,在家走时带了推销渔具的样品竿包以作掩护道具,打印“FREE光诚”的A3纸也被我藏到了塑封笔记本的封皮里面了。
    一夜相安无事。
    (二)
    天明与北京的新浪网友赵未ABC联系,约好在市政府碰面。收拾结账时听老板娘说五个月没查房了,昨夜整条街的小旅馆挨个被查,旁边的网吧带走了8人。也不知有没有战友。
    打车去商贸城,将竿包放客户那儿,然后直奔市政府。这时赵未来电说不等我了,他和网友先去沂南。
    接到一奇怪电话,接通楞是不说话,赶觉不对劲,赶紧挂断。打电话让网友帮差号码归属地,一查是临沂当地的。应该是被监控了,果断关机,取下电池、电话卡,换上备用号码。
    到了市政府广场,这里略显冷清,也没见大批警察,看来都去车站或是路上设卡了。趁人不注意,手举“FREE光诚”,让一小伙子帮拍了一张照片。
    
    
    
    
    在路边等车时,见两武警手持警棍疾步向我走来,心里很是害怕,该不会是看见我手拿标语拍照了吧?赶紧打车向市区狂奔。找一网吧将照片下载,传到邮箱,将相机清空。
    打车至汽车总站,买了临沂至跺庄的车票,10点半登上发往蒙阴的大巴,开始了魔窟之旅。
    (三)
    
    大巴开出车站,心里一直忐忑,不知此行结果将如何。行至兰山区一路口时,见路东一停车场外约有十几辆警车,遍地警皮,如临大敌。心想不妙,莫不成是大批网友被控制了?后在微博上得知,此处正是44名网友被控制之处。前行约百米,见一桥,回望,桥上书:半程桥。
    复行几里,一路口有两辆警车,四张警皮。心想不妙,又要检查了。不知何故,四警皮如死人一般,没有检查。
    继续前行到了青坨,又一路口,警皮正在检查单行蒙阴方向车辆,连私家面包车都要检查。糟了,难逃此劫了。但见司机果断把方向右打,驶入一乡间小路。后转入一村,路面坑坑洼洼好不难行。村头有碑,村名颇怪:吉拉子。行几公里转上205国道,方知因为车上超载一人,司机逃卡,无意间助我逃过此劫。听司机讲,今天所有往蒙阴方向的车辆都要检查,大巴旅客要挨个查身份证。有客问原因,司机说因为双堠那儿有个瞎子据说反党,好多网友来看望,连外国人都来了。
    前行几十公里,见路左一单立柱广告牌,心里开始紧张,双堠镇地界到了。顿时感觉气氛紧张诡异,路上行人车辆似乎也见少了……
    远远看见一道高架水渠横跨公路,犹如地狱之门一般,知道过了这个标志性建筑马上就是冻尸骨了,肾上腺素分泌立马增加。
    紧张西望(上车时故意坐左边,就是为了观察路西方便),一片速生杨、一片速生杨、一辆面包车。是了,就是这里,这里就是软禁着光诚的人间地狱!一条路向西通往不远的村子,路北一蓝白小屋,门口或坐或站立或游荡着十几个打手,有几个正往车上看。
    
    不到一分钟,车在孟良崮站点停下。
    
    
    
    
    (四)
    
    一同下车的还有一小伙儿,和我一样环顾四周,似乎一下子难以适应,看样子也是头一回来此地。上前轻声问:老弟来旅游的?小伙儿犹犹豫豫轻声说:也算是吧。我说我也算是来旅游的,遂相视会心一笑。问及网名,知道是新浪网友Diss_Game_澜渡,我掏出相机说,我们先在这里拍张照吧。
    拍完转到站牌前,几辆面包车停在那儿。一司机上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告诉他来旅游的,另一车上司机冷眼望着我们。司机邀请我们坐车上山,一个人15元。正犹豫间,又来一彪形大汉,高约185,重约180,凶神恶煞般,斜眼恶狠狠地看着我们。赶紧和澜渡使了眼色,问司机能不能便宜一点,司机不同意。我赶紧说好吧,我们上车走。
    到景点下车,司机走时留下名片,让我们下山时打电话给他来接。
    我们松了一口气,澜渡笑道:我们这也算是被旅游了一回。
    这里是张灵甫将军殉国处,不打算看那些歌功颂德的狗屁东西,免得伤感。
    和澜渡商议步行下山,然后到半山处一农家饭店吃饭。
    饭后拦了一老乡的三轮车,10元拉到孟良崮展览馆门口。为了减小目标,商议分头行动。
    在路边灌木丛里撒了一泡尿,澜渡已走出三四十米了。于是也向着孟良崮站点走去,虽然远远看见那里站着几个人。
    
    (五)
    在孟良崮路东站点南望,澜渡已顺着205国道快到冻尸骨村头了。不管那么多了,赶紧跟上吧。
    穿过公路,去一小超市买了一包烟。出来刚上公路,一辆牌照鲁QL5316的破普桑停在了身前,下来两个人快步走来。其中一年约45岁、白白净净、穿西装的男子很和善地问:干什么的?我说来旅游的,刚从景点下来,要回临沂。又让我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我问你们是警察吗?说是。掏出身份证给他,另一年约30多岁、个矮、面黑、鼠目、眼镜男马上凑过来,看一眼身份证没啥表示(看来我不在黑名单)。西装男将身份证还给我,问从哪儿来的?告诉他从临沂来。又问什么职业,回答经销渔具。我承认那时我怂了,心里很害怕,只是强作镇静。
    两人回到普桑车,但车没开走。我只好装作到路西站牌下等车,经过车旁时,见车上共有三人,鼠目男在车上玩手机,应该是在监视微博上的网友动态。
    来了一辆到临沂的大巴,客满没停。继续边和等车的老乡闲聊边等车,破普桑开到路西站牌后停下熄火不动,离我不到5米。
    南望已不见澜渡了。14号才联系上了他,知道他在冻尸骨村南公路上被劫持,被套头套至小屋子挨打被抢,关到晚间9点送到蒙阴县郊外,手机被抢,600元抢了400元,给了200元路费,于14号早上回到了北京。此是后话。
    又来了一辆去临沂大巴,在普桑三人的注视下,无奈上车。
    车行至崖子,越想越不甘心,也不知道澜渡咋样了,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大喊停车,也不要退车票钱了,在售票员奇怪的眼神中下了车。
    
    (六)
    知道这里离冻尸骨不足1800米,决定走回去。坐在路边连抽了两支烟,调整一下情绪。步行往回走还不到500米,就有一高一矮农民模样两男迎上前来。高个平头,褐色布夹克;慌乱间记不清矮个什么样了。高个厉声问干什么的?我说去孟良崮旅游完了回临沂的。又问咋没坐车步行,而且方向不对。赶紧说因为在山上饭店不知吃啥了,拉肚子下车了,现在走去孟良崮坐车。这时只见矮个慢吞吞走开约5米,掏出手机拨号。心里大骇,心想完了完了,这是要调集人手抓我了。我要挨揍了,还有包里的手机、相机都要没了,这可是我不多的值钱家当啊。
    着急不安之间,北面又来了一辆大巴,赶紧跑到路中间,拼命挥手拦车,动作突然,高个一时间楞在了那儿。10米外车停下了,狼狈狂奔上车,连催司机快开车。
    
    车开了,长嘘了一口气,却依然惊魂未定。
    
    司机笑着看我,中年售票妇女也笑问是不是去看瞎子的,我点头承认。妇女话匣子打开了,说现在几乎每天都有来这里的外地人。他们跑上趟车次去蒙阴时还看见打手们抓了一男一女。不过话语间,似乎他们对光诚误会颇深。于是,给他们讲了一路光诚的事迹。
    
    
    (七)
    平安到临沂,经过蓝山半程时,路南停车场外依见四五辆警车。南京奴隶二代短信告知秀才江湖在枣庄,想想今晚住临沂可能还是不安全,赶紧买票去枣庄吧。
    3小时后与秀才相见于枣庄西站,与秀才商议等明天看情况决定是否返回临沂。
    第二天得知网友们已全部被遣返或被放出,于是与江西新余老六、彭新莲、闪闪大王等人相约于徐州火车站一叙。
    买了14点40去徐州的车票,秀才也买了14点20的车票回浙江。
    与闪闪等人在徐州短暂一晤后,悻悻然地登上了开往威海的火车回家。至此,临沂之行再次以无果而告终。
    FUCK,你大爷的!我还会回来的!
    
    
    11月12日山东临沂魔窟之旅
    (一)
    
    11月11日晚6时许到达临沂火车北站,匆匆赶到市里。怕引起注意,专门跑到八腊庙街找了一家私人小旅馆开了一个电脑间。
    看到老板娘是手写登记资料,而不是电脑输入的那种,心想这样兴许还安全些。问这里夜间查房吗,老板娘说几乎是从来不查,心里稍安。
    买了泡面、泡椒凤爪、一小瓶牛栏山二锅头,边喝小酒边上网,甚是惬意。
    10时就寝,11时被敲门声惊醒。听敲门声如此急促,不像是夜间上门服务的小姐。问:干什么的?答:派出所查房的,赶紧开门。心里一惊,NND,真是怕啥来啥。起来开门,涌入三套警皮,小房间顿显窄小。
    身份证拿出,看完问:“一个人?”
    “是。”
    “干什么来的?”
    “销售渔具。”
    “去临沂什么地方?”
    “美多商贸城。”
    “那怎么跑到这里来住?”
    “这里的旅馆便宜。”
    仔细检查了我的鱼竿包和背包,没什么问题,遂撤了。
    虚惊一场,幸有先见之明,在家走时带了推销渔具的样品竿包以作掩护道具,打印“FREE光诚”的A3纸也被我藏到了塑封笔记本的封皮里面了。
    一夜相安无事。
    
    (二)
    天明与北京的新浪网友赵未ABC联系,约好在市政府碰面。收拾结账时听老板娘说五个月没查房了,昨夜整条街的小旅馆挨个被查,旁边的网吧带走了8人。也不知有没有战友。
    打车去商贸城,将竿包放客户那儿,然后直奔市政府。这时赵未来电说不等我了,他和网友先去沂南。
    
    接到一奇怪电话,接通楞是不说话,赶觉不对劲,赶紧挂断。打电话让网友帮差号码归属地,一查是临沂当地的。应该是被监控了,果断关机,取下电池、电话卡,换上备用号码。
    到了市政府广场,这里略显冷清,也没见大批警察,看来都去车站或是路上设卡了。趁人不注意,手举“FREE光诚”,让一小伙子帮拍了一张照片。
    
    
    
    在路边等车时,见两武警手持警棍疾步向我走来,心里很是害怕,该不会是看见我手拿标语拍照了吧?赶紧打车向市区狂奔。找一网吧将照片下载,传到邮箱,将相机清空。
    打车至汽车总站,买了临沂至跺庄的车票,10点半登上发往蒙阴的大巴,开始了魔窟之旅。
    
    
    
    (三)
    
    大巴开出车站,心里一直忐忑,不知此行结果将如何。行至兰山区一路口时,见路东一停车场外约有十几辆警车,遍地警皮,如临大敌。心想不妙,莫不成是大批网友被控制了?后在微博上得知,此处正是44名网友被控制之处。前行约百米,见一桥,回望,桥上书:半程桥。
    复行几里,一路口有两辆警车,四张警皮。心想不妙,又要检查了。不知何故,四警皮如死人一般,没有检查。
    继续前行到了青坨,又一路口,警皮正在检查单行蒙阴方向车辆,连私家面包车都要检查。糟了,难逃此劫了。但见司机果断把方向右打,驶入一乡间小路。后转入一村,路面坑坑洼洼好不难行。村头有碑,村名颇怪:吉拉子。行几公里转上205国道,方知因为车上超载一人,司机逃卡,无意间助我逃过此劫。听司机讲,今天所有往蒙阴方向的车辆都要检查,大巴旅客要挨个查身份证。有客问原因,司机说因为双堠那儿有个瞎子据说反党,好多网友来看望,连外国人都来了。
    前行几十公里,见路左一单立柱广告牌,心里开始紧张,双堠镇地界到了。顿时感觉气氛紧张诡异,路上行人车辆似乎也见少了……
    远远看见一道高架水渠横跨公路,犹如地狱之门一般,知道过了这个标志性建筑马上就是冻尸骨了,肾上腺素分泌立马增加。
    紧张西望(上车时故意坐左边,就是为了观察路西方便),一片速生杨、一片速生杨、一辆面包车。是了,就是这里,这里就是软禁着光诚的人间地狱!一条路向西通往不远的村子,路北一蓝白小屋,门口或坐或站立或游荡着十几个打手,有几个正往车上看。
    
    不到一分钟,车在孟良崮站点停下。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55581001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支持提名陈光诚先生为2012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公告!
·陈光诚一家照片被疑不实发放 探访行动要求自由光诚 (图)
·笑蜀再对陈光诚发谬论 遭中国网友批判
·陈光诚据称还活着,但新照片被质疑 (图)
·陈光诚家人被隔绝联系,只有去年上坟时有人见过
·出小狱入大监 陈光诚“刑期”遥无边 (图)
·中国妇权合肥陈光诚生日祝贺活动受到警方阻挠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 (图)
·视频:44访民到临沂给陈光诚送生日蛋糕来回全记录 (图)
·旧金山华人中领馆前抗议中国政府暴力对待陈光诚一家 (图)
·陈光诚生日特警冲锋枪对拦截数十探望者 (图)
·实拍 44访民赴临沂为陈光诚被大批警察押送到交通队停车场 (图)
· 安徽中国妇权义工庆祝陈光诚生日快乐 (图)
·吕耿松:卡扎菲的死日与陈光诚的生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
·探望陈光诚40多人访民维权团已返回北京
·葛志慧在北京卢沟桥放孔明灯祝福陈光诚 (图)
·中国网友祝福陈光诚四十岁生日快乐 (图)
·沈佩兰等30多上海访民在沪为陈光诚贺生 (图)
·正义盲人陈光诚,令我悲愤令我忧
·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和妻子或遭当地警方殴打 (图)
·陈光诚严重腹泻达七个月未得到治疗
·陈光诚事件放大着邪恶和虚弱/廖祖笙
·廖祖笙:陈光诚使“新社会”再现原形
·黑暗的诅咒:陈光诚40岁生日的献辞/杜斌 (图)
·孙文广: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 (图)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陈光诚事件让中国政府心虚/钱沁
·陈光诚你顽强的生命力让政府头疼
·小悦悦事件与陈光诚案例之间有何共通性?/雅尼克
·北京观察: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图)
·孔杰荣:陈光诚——中国的民意与网络审查
·雷无声:用实际行动让陈光诚迎来自由的阳光
·温暖我们光与诚(陈光诚)/曾金燕
·声援陈光诚!/在澳中国访民夏恩燕
·廖祖笙:用什么温暖你?悲凉的陈光诚!
·陈维健: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廖祖笙:谁来救赎你?苦难的陈光诚!
·刘国慧:我在探访陈光诚后的遭遇
·声援陈光诚:北京政权在鲁南孟良崮下制造了中国茉莉花/单小双
·廖祖笙:写给“生死成谜”的陈光诚
·可歌可泣: 请海外民运力量都来支持国内援救陈光诚的集体行动/ 侯文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