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曲靖政府卖地获利2.4亿 2亿“奖励”开发商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7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开发商买了它,政府要把两亿元土地出让收益“奖励”给开发商;它没有施工许可证却能开建。 (博讯 boxun.com)

    
      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赴云南省曲靖市,调查这块“奖励两亿元”土地的来龙去脉。
    
      两亿元几乎是卖地的全部收益
    
      这个开发商未建成就“白得”两亿元的项目叫明珠东方城,位于曲靖市中心地段,占地约281.91亩,也是曲靖市的重点标志性工程之一。
    
      该地块是土地储备中心从部队收购的,于2009年12月17日以招标方式出让。
    
      在曲靖市人民政府与开发商深圳东方置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曲靖中心城区东方置地广场商务区开发项目投资协议书》上有一条:“土地成交价款与土地成本的差额部分,以财政支持的方式给予奖励,用于该项目的配套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记者查阅曲靖市财政局的《土地出让金和收益核算报告》,令人震惊的是,这返还的两亿元几乎是政府的全部收益。
    
      在这份报告上,这块土地的地块总成本约为4.14亿元。6.83亿元的卖地款,减去4.14亿元的总成本,纯收益约为2.69亿元,再减去应上缴省里9%的纯收益,曲靖市政府实际纯收益是24671.2万元。
    
      曲靖市分管副市长在市财政局的呈报件上表示“同意”,并“建议先返还两亿元”。
    
      “这样的‘零地价’出让,显然是违规的。”房地产法学者、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才亮律师指出。
    
      “第一,‘零地价’的做法可能损害了中央财政。”王才亮解释说,土地出让金是缴纳到国库后,由中央、省、市县三级财政分成,各省具体比例有所不同。早在2006年,国务院就下发了《关于规范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支管理的通知》,规定从2007年1月1日起,土地出让收支全额纳入地方基金预算管理。收入全部缴入地方国库,支出一律通过地方基金预算从土地出让收入中予以安排,实行彻底的“收支两条线”。在地方国库中设立专账,专门核算土地出让收入和支出情况,“这使得地方政府不得随便减免或返还土地出让金”。
    
      “第二,事后返还两亿元,明显违反了我国土地的招投标制度。”王才亮分析说,“这家公司出价6亿多元,实际上是4亿多元就拿到了地,这对其他出价低于6亿元而未中标的竞标人是显失公平的。”
    
      而到底是谁负责签订了这份“奖励合同”呢?
    
      据曲靖市对外宣传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介绍,虽然署名是笼统的“曲靖市人民政府”,实际上,这样的房产开发项目合同是曲靖市建设局负责签订的,具体情况要问建设局。记者多次前往曲靖市建设局,办公室工作人员都告知负责此工程的吴副局长在外面开会,不接受采访。
    
      项目未建成,怎么知道“配套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要两亿元?如果建设完成有剩余,如何处理?这些问题至今没有答案。
    
      谁动了我的土地
    
      在这场奖励的另一头,开发商说起这一“奖励”却是一肚子苦水。
    
      “这笔专项资金,曲靖市财政局根据市政府决定,已拨付两亿元给市建设局。但实际上,我公司至今未收到一分钱。”开发商深圳东方置地公司的代理律师郑根成说。
    
      据他介绍,去年10月,曲靖市建设局领导约见该公司负责人,告知“奖励资金”中已有5000万元付给了曲靖东方置地公司。
    
      “这个合同实际是我们的合伙人、当时担任曲靖东方置地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刘锦春负责签订的,现在我们发现他把钱私吞了,已经撤销了他的法定代表人职务,正在起诉。”郑根成说。
    
      由于财务纠纷,深圳东方置地公司把刘锦春告上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3月,深圳市中院依法冻结了曲靖东方置地公司的两个账户,里面只剩2000多万元。
    
      政府专项资金“奖励”的5000万元去了哪里?至今仍是待解的谜。
    
      漩涡中的明珠东方城,也被法院查封了土地使用权。法院的《查封通知书》上明确写着,“查封期限为两年,从2011年2月24日到2013年2月23日”。这意味着这块土地“不准动”,但吊诡的是,这块土地并没有依法“不动”。
    
      11月14日,曲靖市政府主持的明珠东方城协调会上,国土局副局长施宗敏说:“我们接到市领导指示,要求对这块地的土地使用权进行拆分,已拆分成7个地块,并分别办了7本土地证给曲靖东方公司。”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却表示,从来没接到任何单位申请“拆分土地使用权”。
    
      变相违规预售,如何收场
    
      更令人震惊的是,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这个曲靖市繁华地区的地块,发现“不能建”的土地上已开工建设。
    
      在政府文件上,它是一个“30亿元的大项目”,而现场,大门敞开,没有悬挂任何证照,面积上百亩、5米多深的地基坑里,只稀稀拉拉有20多个工人在打桩。
    
      深圳东方公司表示,工人不是他们请的。“这群工人大约是在11月1日开工的,恰巧,我们在10月30日就向建设局再次声明情况,但至今仍在违法开工。”郑根成说。
    
      要建楼,通常需要办三个证。它们依次是:当地建筑主管部门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规划局颁发的建设工程许可证、政府质监安监站颁发的建筑施工许可证。
    
      而曲靖市建设局的建筑业管理处肯定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们没有给这个楼盘发过许可证。”工程安全监督站也当场查阅了今年批准施工的备案文件,回复记者称:“我们这里登记颁发施工许可证的楼盘里,没有这一个。”
    
      处处违规的明珠东方城,今年4月14日还被曲靖东方公司带到了昆明,在第七届云南地产文化节春季房地产展览交易会上堂而皇之地“亮相”。
    
      在2010年的曲靖房交会上,明珠东方城推出了俱乐部性质的“东方会”,短短五天的时间,就招募“东方会”会员5000余名,这些人按照开发商的许诺可以在购房时享受更多的优惠和便利。
    
      曲靖市房管局严局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2010年,他们用会员卡搞过实际的预售,金额大约几百万元,已经被我们查处了。他们应该没有参加昆明房交会。”
    
      深圳东方置地公司已多次向曲靖市公安局报案。在2009年的一张《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上,该局经侦支队支队长王震云批复:“同意开展立案审查”。
    
      曲靖市公安局政治部负责人告诉记者,此案侦办了一年多,目前已接近尾声。“由于结论还未正式作出,不便透露案情。”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博讯 boxun.com)
151982811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政府卖地2.4亿 拿两亿奖励开发商
·云南一家医院强制科室使用即将过期抗生素 (图)
·云南师宗县煤管局副局长因矿难事件被刑拘
·云南师宗矿难涉嫌失职人员被立案调查
·云南保山一辆小货车因严重超载侧翻致6死25伤 (图)
·云南保山一辆载人小货车翻车造成6死25伤
·云南保山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致6死25伤
·云南师宗矿难 监督员被矿主收买疏忽监管
·云南师宗矿难21人遇难 二号副井救援遭积水 (图)
·云南师宗矿难续:矿工举报领导伪装带班下井逃生 (图)
·云南师宗县长承认事故矿井违规生产 (图)
·云南泸西爆炸枪击案追踪:涉事矿山枪支泛滥 (图)
·云南大姚县6名乡镇卫生院院长因受贿受审
·云南墨江:渔政执法大队长醉驾公车撞死人
·云南大姚6卫生院长受贿 同一职位1年内两人落马
·云南师宗矿难已致21人遇难 22人下落不明 (图)
·云南双柏发生泥石流灾害致3死3伤
·云南师宗矿难已致20人死亡 救援仍在继续
·云南私庄煤矿事故43人被困 现场已展开救援
·云南电视台员工发誓揭开传媒腐败不可告人的秘密
·云南昭阳女访民王永莲女儿被抢 判刑后关水牢 (图)
·云南昭通女访民张永会上访被抓下落不明 (图)
·云南省镇雄县:信用联社无信用,受害群众有伤痛! (图)
·云南富源:洒居煤矿隐瞒矿难 死者妻儿0赔偿 (图)
·云南被奸杀少女案,家属喊冤 (图)
·看云南法院的荒唐传票 一个永远无法开庭的时间 (图)
·云南镇雄县一对夫妇被结扎三次(图)
·黄载菊控告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法院枉法导致八个月内痛失两子
·黄载菊控告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及其上级人民法院
·云南访民白翠如第五次致理事会的求救呼吁信
·云南白药呈贡职工住宅区事件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县的腐败/楊建中.、关桂英
·云南普洱思茅工行买断员工赖俊平的起诉状
·云南蒙自刑警杀人案:潘俊的家属致高院公开信(图)
·云南的一桩执政坑民的集资诈骗大案:3325名离退休人员受骗!
·控诉云南大学的无耻罪行
·严正控诉云南大学的无耻罪行
·支持云南某领导以诽谤罪起诉云南电视台李瀛!/王建军
·从云南电视女总监撤职事件看网络的力量/邹铭
·云南铬毒污染的四大未解之谜
·一奸杀少女摔死幼童凶犯改判死缓 云南高院称重新审核
·噶玛巴的“巨款”风波/端云南杰
·杜光:谁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忘记过去 ——《往事微痕·云南保山专集》序言
·云南省陆才俊参战补助待遇申诉书 (图)
·云南旱灾的天灾人祸/李斌
·云南大旱因为中共封建主义/曹兴
·云南哈尼族的梯田为何不干/丁东
·云南旱区何以崩溃
·含泪追问温总理:什么才是云南大旱的最坏准备?/司马平邦
·云南大旱:是历史循环还是纸企破坏
·云南大旱是伪环保破坏生态环境的必然结果/水博
·不是云南怪事多,而是我们更敢于公开 /伍皓
·云南盐化——请政企分开吧,别再盐猫猫了
·缅甸难民进入云南:中国处境十分复杂
·强烈谴责云南景谷“穿越雨林”行为/黄恩鹏
·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