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医院“天价药”更比药店价高 垄断地位无人冒犯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7日 转载)
    
    来源:深圳新闻网
    
    医院“天价药”更比药店价高 垄断地位无人冒犯


    一家药店的六味地黄丸价格比医院低了三成多。
    
      据央视报道,同一厂家生产的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北京卖近40元,在山东只有不到10元。这样类似的情况在深圳也存在。记者在连日追踪“天价利润药”的过程中,随机抽取了10种常用药进行调查,发现其中6种药品在公立医院的售价高于药店。
    
      8种药6种医院价更高
    
      公立医院通过全省医药采购平台采购的药品,价格水平到底怎么样?记者随机抽取了10种市民居家常用药品,包括感冒药惠菲宁、清热解毒药蓝岑口服液,小儿感冒发烧药柴黄颗粒、香雪抗病毒口服液、六味地黄丸(水蜜丸)、三九胃泰颗粒、胃药吗丁啉、心脑血管药物西比灵、降压药络活喜和复方利血平,就医院和药店的药品价格进行对比。
    
      昨日,记者分别通过两家参与广东省医药采购平台阳光采购药品的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拿到了上述10种药的中标价和加成15%之后的零售价,经与友和医药公司的价格进行对比,其中除柴黄颗粒和香雪抗病毒口服液两种药因规格不一难以比较外,其余8种同一厂家、同一规格剂型药物中,除三九胃泰颗粒价格持平,惠菲宁药店价格高于医院外,剩余6种药品医院价格均高于药店,价差幅度在1.3%-32.8%之间。
    
      “药店没有的处方药更贵”
    
      医院和药店价格相差最大的当数北京同仁堂生产的六味地黄丸(360粒水蜜丸),医院售价为13.39元,药店最低的售价为10.08元;其次为北京双鹤药业生产的复方利血平,医院售价为10元,药店售价为8元,医院售价贵25%。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对南北药行、海王星辰和亚洲大药房的上述药品价格与医院进行了对比,发现3家药店的蓝岑口服液、吗丁啉、络活喜、复方利血平的价格均低于医院,但海王星辰和亚洲大药房的西比灵和六味地黄丸价格略高于医院。
    
      南北药行一家分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记者所选的都是一些常见药,市民比较容易购买和对比的,一般医院和药店的价格不会相差太大。医院的药贵更多地体现在一些药店无法供应的处方药、抗生素、注射液等药品上,“因为没有对比,没有竞争,卖多少钱市民很难去判断贵了没有、贵了多少”。
    
      部分药品零售价对比
    
      蓝芩口服液
    
      (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
    
      医院零售价40.02
    
      友和医药39.5
    
      南北药行39.5
    
      海王星辰39.8
    
      多潘立酮片
    
      (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
    
      医院零售价16.04
    
      友和医药15.5
    
      南北药行15
    
      海王星辰15.8
    
      盐酸氟桂利嗪胶囊
    
      (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
    
      医院零售价26.45
    
      友和医药25.5
    
      南北药行28
    
      海王星辰28
    
      苯磺酸氨氯地平片
    
      (辉瑞制药有限公司)
    
      医院零售价38.1
    
      友和医药35.5
    
      南北药行35
    
      海王星辰35.2
    
      六味地黄丸
    
      (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制药厂)
    
      医院零售价13.38
    
      友和医药10.08
    
      南北药行15
    
      海王星辰14.5
    
      复方利血平氨苯蝶啶片
    
      (北京双鹤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医院零售价10
    
      友和医药8
    
      南北药行8.8
    
      海王星辰8.8
    
      医院说法
    
      药价高也“无法干预”
    
      对于记者所调查的10种药品中,有6种高于药店售价,我市一家三甲医院药剂科的负责人表示,医院只能在全省统一中标价的基础上加成15%进行销售,只要不超出政府规定的最高零售价即可,这是符合相关规定的。对记者所调查的价高现象,医院也无法干预。
    
      采访中,记者联系到两家有部分自主采购药品的综合性民营医院,但医院负责人均表示,药品价格问题比较敏感,在此事上他们并不想与公立医院“较劲”,更不想得罪有关部门。
    
      记者在福田区两家专科民营医院采访时发现,其中一家医院西比灵价格甚至高出公立医院4.55元,另一家医院的复方利血平高出0.87元,三九胃泰颗粒多出0.16元。
    
      内部人士
    
      “潜规则”定下层层药价
    
      药店部分药品价格为何能做到低于医院价格呢?中联大药房的商品部有关人士表示,连锁药店在定价时,会参考政府最高零售价、医院零售价以及其他药品零售商的市场价格。目前中联大药房的进货渠道一般是通过批发公司或者生产厂家购进,在采购基本药物和医保报销药物时,遵循的基本原则是,不高于医院零售价。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药品价格都比医院低,主要是看进货成本。”该有关人士称,药品流通环节有个“潜规则”,一般是生产厂家要求的,比如批发商卖给下一手经销商时不能低于某一个价格,经销商卖给零售终端时不能低于某一个价格。而零售药店作为最后一环,能分到的利润很薄,有时候为了赚人气搞促销,甚至要亏本卖药。
    
      一家连锁药店的内部人士也表示,相比连锁药店,医院也是药品的销售终端之一,其药价之高可想而知。“据我们行内人了解,医院药品最大的利润其实是到了最后开药的人手里,换句话说,还是医院、医生,药品卖不动,利润从何而来,关键还是要把药卖出去。”该内部人士称,她的有些同学就是医院里的医生,还有朋友是做医药代表的,这些“潜规则”行内人都知道。
    
      患者
    
      药店难买医院开的药
    
      昨天,记者在福田人民医院采访时,一位黎姓患者正好在西药房领取了两盒蓝岑口服液,价格为每盒40.02元,比药店贵了0.22元。看到记者提供的药店价格后,黎女士舒了一口气说:“幸亏没有贵很多”。黎女士说,对于老百姓来说,肯定是哪里的药便宜到哪里买,但关键是医院开的有些药在药店买不到。
    
      针对黎女士提出的问题,记者选取了3个月前在深圳市中医院购买的治疗鼻炎的药物福建省泉州罗裳山制药厂生产的鼻炎宁胶囊、回音必集团抚州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盐酸斯塔斯汀片、辅舒良(丙酸氟替卡松)鼻喷雾剂,前两种药海王星辰、亚洲大药房、南北药行均无销售,辅舒良三家药店均有销售,但价格比医院便宜了0.69元。
    
      记者手记
    
      查药品价格
    
      真叫难
    
      在追踪“天价利润药”的过程中,记者感受最深的是,查询药品价格真的很难。央视曝光“天价利润药”第一天,记者试图从市卫人委和各大医院查询深圳是否有“天价利润药”,却被告知市卫人委的官方网站查询窗口无法显示,而各医院仅以电子显示屏滚动方式公示,且无法显示生产厂家。
    
      昨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市人民医院、市中医院、市妇幼保健院的药房,试图查询两三个药品的价格,仅有市人民医院药房工作人员给记者报了一个药品的价格,旋即又表示很忙无法查询;而市中医院药房工作人员直接表示无法查询,市妇幼保健院药房和收费处电话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又来到市中医院药房,拍开了药房的窗口,找工作人员帮忙查到记者想要了解的10种药品医院有其中3种,但排了10分钟队到收费窗口时却被告知无法查询药价。
    
      药品信息涉及到生产厂家、通用名、商品名、规格信息,对于一个与卫生行政部门、医疗机构长期打交道的记者来说,查询一个具体药品的价格都有难度,可见这事搁在普通市民身上该有多么不容易。进入网络时代,许多信息在网上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查询,为何药品价格信息上网查询却如此之难? (博讯 boxun.com)
3716886094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反垄断致使广电与电信系矛盾激化 广电系主动要求配合调查
·央视谈电信联通垄断调查:公布立案是国际惯例 (图)
·重罚垄断当进入坚冰领域
·杨培芳:反垄断调查不会对宽带市场格局产生大的影响
·反垄断要拍苍蝇更要打老虎
·史炜:网速慢与价格贵和行业垄断不存在必然联系
·宽带反垄断调查扩大 广电加入战局上演“三国杀”
·央视网驳人民邮电报:发改委调查宽带垄断没有错 (图)
·首开重罚,反垄断敲山震虎更要动真格
·光明网:沉默的电信垄断 高调的硬嘴鸭子
·山东两家私营药企涉嫌垄断遭发改委处罚
·两药企涉嫌垄断遭发改委重罚 为首起垄断重罚案
·电信联通遭反垄断调查 缘起铁通断网事件
·中电信联通反垄断充满封杀 宽带接入利益链调查
·山东两家私营药企因涉垄断遭发改委处罚
·人民日报来论:电信业反垄断调查不是“神仙战”
·围观反垄断首案:与消费者无关的神仙战 (图)
·垄断实质无可辩解,戮力破除势在必行
·反垄断调查剑指电信联通 认定还需大量证据支撑
·谁管垄断行业/马骧
·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全世界最黑心的垄断寡头/李悔之
·电信业到底垄不垄断? /于华鹏
·舒圣祥:宽带垄断降价比罚款更重要
·打破通讯垄断的坚冰 /冀勇庆
·调查电信巨头反垄断“动真格”
·中山原市长李启红案的要害是权力垄断市场
·何不对淘宝发起反垄断诉讼 /邹卫国
·土地有偿使用先瞄准垄断国企
·给驾考垄断许个崩溃期限
·油价跟涨不跟跌 评论:不能让企业垄断
·为垄断辩护没有道理
·垄断庇护下的高福利破坏社会公平/新华两会时评
·建议对垄断性国有企业坐地自肥进行违宪违法审查/胡星斗
·《政治垄断竞争与宪法革命》前言后语/余元洲
·行政性垄断是高收费乱收费的根源
·“全民所有”旗号下“官权所有”的垄断/颜昌海
·金融垄断是严重的政治问题/金恒
·童大焕:看看央企是怎样垄断有功的?
·吴敬琏疾呼:中国贫富差距 腐败垄断害的
·不懂议政的老板 官商垄断的政协/洪巧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