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吕耿松:卡扎菲的死日与陈光诚的生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吕耿松
    
     (参与2011年11月13日讯)汉语中有句成语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典故出自《晋书•苻坚载记》:“坚与苻融登城而望王师,见部阵齐整,将士精锐;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类人形”和《晋书 •谢玄传》:“闻风声鹤唳,皆以为王师已至”。说的是公元四世纪的淝水大战中,前秦的九十万大军被东晋的八万军队打败。秦王符坚登上寿阳城眺望,发现晋兵布阵严整,以为八公山上草木都是晋兵。那些败逃的秦兵听到风声和鹤叫声,都以为是东晋的追兵,于是秦军一溃千里,九十万大军只剩下十万人。后世用“草木皆兵”来形容人在极度恐慌时,一有风吹草动便疑神疑鬼的样子;以“风声鹤唳”来形容人极度恐慌以致于自相惊扰的样子。屈指数来,淝水大战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闹剧又在上演。远在万里之遥的蕞尔小国的独裁者卡扎菲的死日和中国山东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生日,在中国都成为“敏感”的日子,这是一种现代版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它充分说明了中共当局是何等的虚弱,何等的外强中干。 (博讯 boxun.com)

    
    10月20日晚,世界各大媒体报道了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死亡的消息。21日上午,我准备到杭州吴山去和朋友们一起喝茶。刚要出门,杭州西湖区国保和翠苑派出所副所长、片警及巡防队员八九个人立即围上来,不让我出门。我责问他们为何不让我出门,有什么法律依据。他们说不出道理,但就是不让我走,还拔走了我电瓶车的钥匙。我跟他们对峙了二十分钟左右,最后只好把电瓶车拉回车棚,国保一直跟到车棚,直到我把电瓶车锁上才离开。与此同时,吴山上的朋友也受到了杭州市国保的冲击。事后我们分析国保为什么要大打出手的原因才明白:卡扎菲死了,当局害怕我们集会庆祝这个独裁者的死亡,所以才如临大敌一般。
    
    昨天(11月12日),我们本来约好到毛庆祥家附近去吃火锅。那里有一家火锅店开张,第一天打折优惠。对于我们这些“叫化子革命家”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毛庆祥几天前就把消息告诉了我们。我们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一来可以解解馋,二来可以借这个机会聚一聚,聊聊天。但早上不到八点,毛庆祥就被国保叫去“喝茶”了。九点多一点,我准备到医院去看病,因自行车没有气了,我到我妻子那里去拿两毛零钱打气,因这个方向是朝大门的,只见片警气喘吁吁地赶过来,问我到哪里去。我说不到哪里去,拿两毛零钱打气。接着他便跟我到修车店,帮我把气打好,然后又跟我到家里。到家后,我见车篮的镙丝松了,便拿出镙丝刀和老虎钳紧固镙丝。这时翠苑派出所副所长(他专职监管我)和片警又跑过来,问我车修好后是不是想出远门。我说我不想出远门,但想到医院去看病。他说今天不能出去,哪儿也不能去。下午快到四点的时候,我骑车去医院,大概守候在我家前后的探子通风报信了,我出门后不久就在路上碰到了片警,他开着一辆小车过来,问我到哪里去,我说就在前面医院里(医院离我家不远)。也许是由于已经比较晚了,也许是片警已厌倦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他竟然放了我一马,让我去医院,只是关照了一句“早点回来”。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毛庆祥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回到家了。回家后我打电话给吴义龙,吴义龙说他今天也被国保请去喝茶,晚上还要请他吃饭,要到九点才能回家。我在网上跟朋友聊天时,对今天国保又大打出手的原因进行探讨,认为可能是国保怕我们讨论给艾未未“借款”的事,但罗勇泉的提醒使我恍然大悟。罗勇泉说:“今天是陈光诚的生日啊!”这就对了。11月12日是陈光诚的生日,全国有许多民众在庆祝他的诞辰。但为朋友庆祝生日有什么可怕?难道天会塌下来吗?也许在当局看来,这会影响社会稳定,会威胁中共政权。所以,在当局眼里,陈光诚的生日和卡扎菲的死日一样,都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于是疑神疑鬼,自相惊扰。
    我们再来看看上海和山东。在上海,11日上午10点左右,王扣玛、陈国贵、张燕红等六位上海市民登门拜访冯正虎,他们正在冯家聊天听民歌,五、六位五角场派出所的警察奉国保的命令敲门而入,要驱赶他家里的客人,国保担心这些客人约冯正虎出门聚餐为陈光诚过生日,要求冯让客人离开他家,并传唤他到派出所。
    
    在山东,来自全国的44位维权访民前往“尸骨村”为陈光诚庆祝生日,上百名手持冲锋枪的特警对他们进行阻拦。警察用枪口对准他们说:“凡是来临沂‘旅游’的都这样对待。”随后他们被关在临沂南山派出所一个停车场内。可见,全国各地都是草木皆兵。
    
    毛庆祥告诉我,国保对他说,吕耿松是最危险的人,请喝茶、吃饭其他人可以叫,但吕耿松不能叫。这话真让我大吃一惊,国保竟然有这样的“高见”。这使我想起我在看守所的时候,有几个犯人(与我关在一起的都是已决犯,他们是看管我的)叫我“拉登”。我跟他们解释说,我不是拉登。我们是搞民主的,不提倡暴力,这跟拉登的主张和做法完全不一样。我当时以为他们把反对共产党的人当英雄看待,所以我是他们心目中的“拉登”。现在想起来,这可能是当局的阴谋,是故意给我设的套。如果我自以为是地把自己当作拉登,向他们宣传拉登的那一套,那么很可能会栽进去。在法庭上,公诉人曾对我喜欢研究军事说成是主张暴力革命,这跟犯人说我是“拉登”、国保说我是“最危险的人”如出一辙。凡和我相处过的人都会说我是一个温文而雅、宅心仁厚、忠诚老实的人。但想不到国保会说我是“最危险的人”。说我这样的人是最危险的人,那么共产党确实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方面说明貌似强大的中共政权已弱不禁风,一方面说明它还要作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35584002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吕耿松:与西郊监狱打官司系列诉讼之二:起诉杭州市司法局
·陈树庆:吕耿松遭国保约谈警告
·吕耿松:与杭州西郊监狱打官司
·何永全被杭州警方带走后 仍无下落/吕耿松
·上海作家何永全到杭州探望吕耿松被国保带入派出所
·吕耿松:向杭州市西郊监狱索还被非法扣押财物的私人函
·吕耿松:狱中诗词
·民主党成员被禁为吕耿松接风
·民主党人为吕耿松接风受阻 天网义工北京上访被警殴 (图)
·吕耿松出狱聚会被冲!大家只好挤进狭小的家 (图)
·杭州异议人士庆吕耿松出狱盛况空前 反对派的集结已起飞
·浙江民主党人探望吕耿松被驱散
·祝福吕耿松民主战士!兼分析中共流氓统治策略。
·吕耿松出狱杭州国保行动!/黄伟东
·吕耿松出狱未享真正自由 (图)
·社会各界冲破阻扰 隆重迎接吕耿松先生归来!(多图) (图)
·范燕琼:吕耿松先生出狱跟我有关吗? (图)
·吕耿松今天出西郊监狱,杭州异议人士仍然被控
·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图)
·与杭州西郊监狱打官司/吕耿松
·向杭州监狱索还被非法扣押财物的私人函/吕耿松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我的自我辩护及法庭最后陈述》的纠错说明/吕耿松
·致海内外朋友和国际媒体的感谢信/吕耿松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吕耿松:贺新郎 感怀——狱中寄朱虞夫先生暨诸友
·陈涌贺:吕耿松失去自由一周年随想
·吕耿松和奥运/陈永和
·中共为什么要以“煽动罪”判吕耿松?/末代公民
·中国和解智库就吕耿松被判刑致浙江党政当局公开信
·安均评:吕耿松煽动了谁?
·吕耿松煽动了谁?/张鹤慈
·记中国民主党人的杰出代表-吕耿松先生
·民主英雄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张三一言
·阿永:吕耿松即将开庭 弟弟妹妹都拿不到旁听证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抓了吕耿松究竟有利于谁?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
·当局抓捕网络作家吕耿松,是中共在国内上演的一场“文字狱奥运”的开端/安均
·呼吁援救吕耿松 制止文字狱/李国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