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位北京独立参选人访谈录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3日 转载)
    
    来源:“巴黎动态”转载于 法广中文网站
     (博讯 boxun.com)

    北京市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投票活动刚刚结束,与五年前的中国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明显不同,这次中国各地出现了为数不少的独立参选人。在北京市 60几个独立参选人中,13人联合参选就是其中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但是,独立参选人之路并不容易,从登记到成为正式的候选人,过程艰难曲折,有些人的遭遇很离奇,有些人甚至遭到警方绑架,最后真正能够成为正式候选人的寥寥无几。这里介绍的是北京市联合参选的13人中的四位,他们四人,只有海淀区的韩颖女士通过了初选,但最后还是没有进入正式的候选人名单,而且历遭威胁、恐吓、甚至绑架;朝阳区王秀珍女士被取消了“被选举的权利”,还不让去投票站,官方派人找上门逼她在家中投票,王女士笑称“这简直是一场闹剧”;东城区的杨凌云女士虽然现在还有点后怕,但表示五年后还会参选;海淀区的湛江先生则表示,自己为什么要参选,就是现在百姓对真正的人大代表很不满意,不替大家说话,“许多代表都让公司的经理和老板全占了”。四位独立参选人的命运像绝大多数中国独立参选人一样,最后全都被排斥出局。
    10几个人拿着摄像机抱着票箱到我家逼我投票
    
    王秀珍女士谈起自己参选的遭遇又可气又可笑。她自己的参选资格被取消后,却被一伙人堵在家里“投票”,而且,他们还要把她投票的场面拍摄下来,以示“行使了公民权利”。“投票那天,10多个人就把我监控了起来。监控我是怕我到投票站,发表演讲,让别人来投我的票。所以就不让我去投票,可是又不剥夺我的投票权。他们抱着票箱子到了我家里。带了三台摄像机,还有照相机。来了十多个人。非要我投票。我说我不投了。他们问为什么呢?我说因为宪法规定我有选举权,我也有被选举权。现在你剥夺了我的被选举权,剥夺了我的百分之五十的权利,我弃权,不投! 行不行?他们说不行。必须得投。后来我就说了半天,我给他们讲,我为什么要当人大代表。你们现在强迫我投,不投你们就不走。那我就投,还有我儿子也投。他们让我看一看名单,我说不用看,我和我儿子把别人的名字都划了,写上我的名字。他们一句话也没说,在我们家照完相、录完像就走了。抱着票箱走了。出去以后,他们对我们那里的片警说:你们那位老太太真能说,你怎么不说她两句。这位片警回说,‘我那能说得过她呀,你们那么多领导去都不说,让我说。警长、所长、办事处的主任、社区的主任都去了,去了一大屋子人’。这件事,我就觉得好像是一场闹剧”。
    
    王秀珍被旅游
    
    王女士能说善辩,当局怕她发动选民,最后在警察的陪同下“被旅游”了。她说:“这件事就像演戏一样:我们单位正好组织去扬州旅游,他们就开车把我送到火车站。一直要看着我上了火车。一块旅游的那些同事都问我,‘你儿子当了警察,来送你来了’。我说他不是我儿子。他们不信,‘不是你儿子怎么看着你不走’?我笑着说,哎呀,你们别说,我够烦得了。特别逗。觉得特别可笑。你有什么办法呢?有些采访我的人问,你不会跟他们讲讲理嘛?我说,道理,他们比我都明白。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个人权的问题。文件是上面规定的,你可以找10个人联署推荐,但底下执行的时候不能兑现。这属于政府行为,警察他也不愿意这样做。说句不好听的,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好多人就是敢怒不敢言,就是这么个道理”。
    
    交推荐表当天被送到平谷
    
    王秀珍最后终于没有能够成为正式候选人:“候选人根本就不让我们当,连推选的票都不发给我们。交表那天,就把我带到平谷去了。让你离开你的地方,你就不能找人推荐你,推荐的表也不给你,所以候选人你就当不上了。投票的时候,还怕我去做拉票的工作,就把我又看起来了”。
    
    杨凌云到现在也有点无奈和后怕。她说:“从头到尾什么事情也不让你做成。我们13个人根本就见不着面,好不容易联系联系也是处在警察控制下。作为一个公民维护权利太难了。权力让人感觉太害怕了。让人真觉着有点拿着鸡蛋碰石头。
    
    湛江的情况也差不多。“我这里也是不断有警察监视。从10月13号到17号,天天有警察陪着,出门也得坐他们的车”。
    
    两名冒充选举办的人绑架了韩颖
    
    韩颖女士的遭遇最曲折,她说选举中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本来我们13个人联合参选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就是行使自己的权利。选举本身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我们当时想的特别简单。就是参选。但是一参选,就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让人特别无奈的事:经历了很多阻挠、威胁、恐吓、绑架、甚至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抢手机、搜身等等。当初想就是依照选举法,运用我们每个人的权利,去履行参加选举的义务。经历了这些之后,心情很复杂。我本来进入了初步候选人的阶段,但是到正式候选人时就没我了。阻挠我们宣传造势,到后来,很多选民也不知道我们参选。所以,对于落选,不是正式候选人,其实也在意料之中。除了感觉无奈之外,我们现在怀疑这个选举的真实性”。
    
    说道自己被绑架的经历,韩颖似乎还心有余悸:“当时其实特别恐惧,因为他们不亮明身份。尾随跟踪,然后用那种流氓手段绑架。还是很害怕的,但是后来我还是一直坚持选举完。我是这样认为的,我们做的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我们没有必要惧怕他们。他们是在黑暗中做事,他们应该见不得光,我为什么要害怕呢。我就一直坚持了下来。因为他们毕竟是违法,他们不敢亮身份,当时他们要把我绑架走的时候,冒用的是选举办的名义。后来我报了警,经过警方的核实,说他们是海淀分局的警察。”。
    
    千方百计让你成不了候选人
    
    为了不让成为候选人,当局采取了种种办法。王秀珍是在规定交推荐人表的时候被送到平谷,韩颖通过了初选,但再也不让她宣传造势。韩颖说:“要参选,就得宣传。作为一个独立候选人,人家也不了解你。也不像那些政府官员,或者说有职位的人。可以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我们只是想用自己一颗朴实的心,想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心,去做宣传和普法,让老百姓不要放弃自己的权利。但是他们阻挠,我们没有办法宣传,也不可能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而且在中国这种环境,我们也不可能挨家挨户去敲门,人家会有戒心的。宣传被阻止了,下一步的工作就非常难”。
    
    大约独立候选人还是让官方害怕,所以得不到官方的支持吧?韩颖觉得,“他们一直说,作为独立候选人是违法的。我也不愿去跟他们去争论,我们没有用独立候选人的名义去说话,我们始终说的都是公民参选人。我们一直强调我们是公民,今天参选,就是公民参选人。不跟他们争论这个名义。其实在宪法上,在选举法里也没有明确说独立候选人是违法的”。
    
    我的心愿首先是要让那些枉法的法官受到制裁
    
    为什么要当独立参选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呢?韩颖的想法就是要为百姓说话。“03年我们家那边拆迁,拆迁过程中发生了好多暴力事件,比如说断水呀断电呀,威胁呀恐吓呀,还有强拆什么的。这些拆迁都是违法拆迁,我们通过法律诉讼找到了一些他们的违法证据。但是,每次诉讼的时候,无论我们的证据多么有力,都是以失败告终。比如,开发商呀、政府就算提不出任何的证据,到最后也是胜诉。经历了这些事情,我们就想找一些人大代表反映我们的问题,但是,人大代表看似很多,但真想找到解决我们问题的人大代表你找不到。所以我们就想,这么多年,遇到了这么多事,却找不到一个人大代表来替我们说话,那今年正好是直选年,所以我们要争取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一旦当选,我们的想法是,能够让老百姓随时随地找到我们,替老百姓说话,把老百姓的意见带到人大会议上。我在竞选宣言上说,如果我当了代表,首先要监督法院,让那些枉法裁判的法官受到法律的制裁。因为在法院,他们完全不依法,随随便便就裁定、判决。枉法裁判特别地明显。还有就是如果我当上了代表,就是要为拆迁户说法,为他们争取到合理的补偿。我是一直想这么做的,这么多年,我也是一直帮助拆迁户维权。我也是拆迁户,特别懂得拆迁户的那种无奈和无助的感觉”。
    
    想在政府和人民之间做桥梁
    
    王秀珍的心愿是想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做一个沟通的桥梁:她告诉记者,“我为什么要参选,就是为的是发挥余热。我要把我作为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桥梁,把老百姓的意见反映给政府,把政府的意见反映给群众。让政府能知道我们最底层的人在想什么。让政府能为我们老百姓多做点事,别老为有钱的人,做官的人做事。共产党是说要民主吗?那就要真正地走上民主这条线上来吗”?
    
    杨凌云觉得自己参选是爱国,是为了国家的进步和民主,她说:“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很多的事情都看得很透。但还是希望这个国家慢慢能够变好。但是就是变得太慢了。我们这样做也是促进社会进步吗?”
    
    这次选举是一个闹剧 下次再来
    
    他们遭到了种种阻挠,以后还会不会再参选呢?刘秀贞的态度是肯定的,她说“如果再能活五年,还要再争取”。韩颖觉得五年以后的事情很难说。年龄67岁的王秀珍最乐观:说起话来嗓门很亮,时时夹杂着笑声。一点也不隐晦:“后来有人问我,你下届基层人大选举,再会参选吗?我说,只要我身体条件允许,我还活着,社会条件允许,我就还要参加竞选。把我的余生余热贡献给这个社会,贡献给老百姓。这次选举真是一个闹剧,我跟警察说,我这叫游戏人生,选上我也不见得特别高兴,选不上我也不气馁,下届再争取”。 _(博讯记者:巴黎动态) (博讯 boxun.com)
1616889095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成都十位独立参选人投诉被政府背景人士殴打 (图)
·英国媒体报道中国独立参选人受到打压
·区人大选举前夕独立参选人被夺自由
·独立参选人张德锦成为正式人大代表候选人 (图)
·北京独立参选人柳红与选举组织者的争议
·江西独立参选人李思华向人大要书面答复遭拒
·北京独立参选人仅一人进入初选 (图)
·北京独立参选人遭警电击昏迷两天 陈西被拘七天警方拒答复 (图)
·北京独立参选人孙宝妹在选民小组会议上遭围攻
·中国百名独立参选人通过网络争取选票 (图)
·“维权网”声明:应切实保障独立参选人和公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
·当局多重设障阻吓独立参选人 此举被指违法选举法 (图)
·四访民北京救济中心遭打伤 成都独立参选人京城遭扣押 (图)
·北京人大独立参选人活动再受破坏
·中国独立参选人首次当选 随即被监控 (图)
·王成律师到新余市问询独立参选人李思华被殴打
·北京独立参选人遭打压后提起行政复议及控告
·西独立参选人李思华上诉中国人大揭露选举舞弊
·北京独立参选人:我要当代表,请投我一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