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角马抢渡马拉河——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秦永敏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1年11月9日讯)五年前,四川德阳的李宇写到:“今天(06年6月30日)在CCTV-3晚上7点的《动物世界》看了一个片子,是《勇猛系列——角马抢渡马拉河》,角马抢渡马拉河的镜头我已经看过多遍了,而每次看片都会有不同的感受,那种大规模的、为了生存而进行的迁徙,那种面临危险而毫不退却的勇气,真的让人叹为观止!”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李宇动情地说:“在领头的角马腾空而起跳下马拉河时,难道他不知道河中有正张开血盆大口的鳄鱼吗?他一定是知道的,但是他更知道在他身后有千百万的同胞为了生存需要马上到达河对面的丰美的草场!而他身后的角马群,也知道,只有跟着他奋不顾身的抢渡过马拉河,他们才能自由的享受生活!他们才会有真正的明天,也许,他们中的一部分将不可能再见到明天!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从高空俯视,角马的队伍浩浩荡荡,鳄鱼在这样的队伍面前,变得是那样的渺小与无足轻重!经过马拉河洗礼的角马!虽显身心疲惫,但是,他们用他们的勇猛证明了他们的强大,他们用抢渡上帝设置在他们面前的马拉河,证明了他们无愧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正是本着这种作为弱者的草食动物的角马精神,李宇创办了角马俱乐部。
    也是本着这种精神,李宇于今年10月29日开始了带头冲破当局布下的鳄鱼大阵前往探望陈光诚。
    几年来,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乡下住所已经成为举世关注之地。一个盲人作为律师帮民众打官司,揭露计划生育的残酷,究竟何罪之有?判处几年徒刑也罢了,出狱后为什么仍然不不是准其过正常的公民生活而要安排几十几百甚至几千人专门来加以对付,甚至既不准他出门,也不准任何人见他?难道这个盲人具有无边法力,一和常人见面就会天翻地覆日月无光江山变色皇位易主?
    对当局来说,这是一个比军事基地看管还严密的地方,对中国广大维权人士来说这,却是一个比个人安全更值得关心的地方。
    一拨又一拨中外人士前往,一拨一拨被打被抢。
    在那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完全无效,匪帮抢劫则成了合法行为。
    然而,人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奇心或者说逆反心理,越是不可思议的恐怖离奇之地,人们越是要去探险,何况眼下东尸骨村已经成了中国人权状况的标本!
    为了向世界证实“民不畏打,奈何以打惧之”,一批又一批“愿意挨打”的人也就前赴后继,而且滚雪球般的越滚越大。这样,山东临沂成了最火爆的“红色旅游线路”,“到临沂挨打去”成了今天最时髦的事情。尽管一个又一个公民被打伤再送走,仍然有一个比一个更大的“红色观光团”乘兴而来!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李宇和著名人民代表参选人刘萍、退役军医单亚娟等7人于10月29日从全国各地来到了属于蒙阴县的孟良崮景点。在这里,他们和另外31人会合了,这些人多半是访民,很多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而且女性占多数。就这样,他们组成了几年来规模最大的“红色观光团”。李宇清楚,仅仅几天前,一个27人的“红色观光团”就被打跑了,许多人被打的头破血流,从而使这种观光名副其实。
    李宇豪情满怀的想,现在轮到我作为带头的角马,来强渡今日中国的马拉河了!
    10月30日,他们一行37人准时出发,开始从蒙阴向沂南前进,为了做全程报道,李宇走在马路的另一边,边走边给大家拍照,以便全程报道这一次探视陈光诚行动。
    不久,李宇就发现来了两辆可疑的汽车,这两辆车都没有牌照,紧紧地跟着探望队伍,而且一再从车里向他张望,其中一个人明显是个头,虎视眈眈不怀好意,并且显然在通过手机传达命令。这使李宇的角马精神顿时油然而生:“在领头的角马腾空而起跳下马拉河时,难道他不知道河中有正张开血盆大口的鳄鱼吗?但是、、、、、、只有、、、、、、奋不顾身的抢渡过马拉河,、、、、、、才能自由的享受生活!”
    这样,他仍然毫无畏惧的独自在一旁前行,不住的拍照,不住的发送消息,并且,在进入沂南县后,开始走到队伍的最前头。
    进入沂南县五百米左右有一座桥,就在这时,李宁发现桥栏杆旁伸出了许多脑袋,这一情况太不寻常!
    很显然,这是红色江山创建者的拿手好戏——如临大敌的布下口袋阵“诱敌深入”!
    他立即发出微博说“前面危险大、、、、、、”
    后面的内容还没有发完,那些人就如狼似虎的猛扑过来,李宇一愣,很快决定了既不逃走,也不对抗,先返回大队里去再说。
    那些人起步向他冲过来的距离有五十米,李宇的短跑速度很快,一般人追不上,如果要躲避倒也还来得及,但是,考虑到大队人马中以老人和妇女为主,他不能独自逃走扔下他们不管。
    但是,他刚快步返回队伍,几个暴徒就冲过来把他拉到路边,一边疯狂的殴打一边抢劫他身上的财物,不仅抢去了手机、相机,还对他身上进行了搜查,抢完后,几个人用脚揣着他把他往蒙阴方向赶。
    和众人一起被打得往蒙阴方向走时,李宇对大家大声说了一句:“怎么不打110报警遇到了抢匪?”
    这一下可了不得!
    那帮匪徒居然一起冲上来,把李宇踹倒在地不停的用脚踢!
    没完没了的乱踢乱打使他眼冒金花不知所措,头晕脑胀疼痛难忍中,李宇真以为自己会成为第一个探望陈光诚的牺牲者了。
    就这样,李宇被那伙暴徒打得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强迫他跟在众人后面往回走,由于头部遭受连续猛击伤势很重,一路上他都处于昏昏沉沉的半梦半醒状况。
    东尸骨村位于蒙阴县和沂南县交界处,沂南当局的暴力守护范围只在本县之内。
    那班暴徒让这37位“红色观光团”人员领教了“革命根据地”的红色恐怖,明白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懂得了“红色江山万年长”的道理,这样,进入蒙阴县后,在他们就退了回去,只留下了两个人原地大模大样的观察。作为一方恶霸,现在他们已经不担心李宇他们敢于再“冒沂南之大不韪”——虽然正是他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好歹出了“红色禁区”,惊魂稍定的众人开始商议该怎么办,刘萍、单亚娟二位女士愤怒的说,凭什么无缘无故打人?凭什么把李宇打成这个样子?离开这里就说不清楚了!和李宇商量后,她们提议大家原地等候,替李宇打110向当地公安局报案,看他们来怎么处理。
    此时被打得头晕目眩几乎人事不省的李宇只好躺在路旁,迷迷糊糊中,蒙阴县垛庄派出所的警车来了,这样,刘萍、单亚娟扶着李宇上了警车,警车就把他们三人带到了垛庄派出所。
    在垛庄派出所,李宇以为作为报案人警察主要会询问自己的情况,但显然因为他无端受伤伤势很重,警察就不管他,而去对义愤填膺慷慨激昂的刘萍大声咆哮,随即,以案发地在沂南县双堠镇为由,,把李宇、刘萍、单亚娟三人送了回去。
    就这样,三人被送到了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
    其实,谁不知道,以陈光诚的家为中心的“红色禁区”的“保卫者”的前沿指挥中心就是双堠镇派出所?没有他们的安排布置,那几百个人能够长期在这一带布控守候、大打出手、抢掠洗劫吗?就这样,李宇、刘萍、单亚娟报案的结果,却是把自己又送回了刚刚逃出的虎口。
    可想而知,蒙阴县垛庄派出所把他们送回沂南县双堠派出所是何等高明的招数,首先,无论好坏,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其次,也让负责“红色禁区”的双堠镇派出所有充分的时间和最好的条件通过李宇、刘萍、单亚娟向外界释放他们所要传达的“信息”!
    刘萍已经两次前往东尸骨,分别为23号和30号,第一次去时,就受到一个年约30面容姣好的女人殴打,没想30号在双堠派出所又遇到了她。转往双堠派出所后,显然是根据垛庄派出所提供的信息,一到那里,刘萍就被6、7名警察暴打。尤其是警号为076970的出手格外凶狠,上来就拳打脚踢把她打倒在地,致使她尿液流出,单亚娟前来搀扶,结果被阻止,也不让上厕所,还有男警察故意侮辱她,左右开弓扇耳光但不打到脸上。不知怎么,后来那个殴打她的076970的相片被人照相发到了刘萍的微博上,这就使她日后的控告有了更好的直接证据。在路口打人抢包的人中,那个面容娇好的女人让她印像深刻,没想移交到双堠派出所时正是她陪同,原来她正是该派出所的人!30号夜里上厕所时,就是由她看守着,这就使刘萍拿到了双堠镇派出所警察直接参加堵路抓人打人的真凭实据。在那里,她的价值200元的钢笔、一部手机、一个录音笔、以及身份证被抢,两天以后送回新余时,手机和身份证还给了她,但钢笔和录音笔没有还。
    在刘萍惨遭殴打的时候,作为男子汉李宇真想挺身而出对她加以保护,然而至此他自己仍然浑身疼痛头晕目眩,何况还被几个男警察虎视眈眈的守着,也就只有眼睁睁看着这位侠肝义胆的大姐平白无故的因为坚持要替自己报案而挨打。
    11月3日,回到家乡江西新余的刘萍分别向临沂市和沂南县公安局报了案,由于两个公安局都不出具回执,她又都报了警,并且做了录音。报案的内容包括4条:1 23号被抢劫,2 30号被抢劫,3 在双堠派出所遭到警察殴打,4 双堠派出所对她这个报案人进行非法拘禁,时间长达48小时。
    面对如此荒诞的现实,刘萍表示她绝不会屈服,仍然要依法讨回公道,也要再次去设法探望陈光诚,略作休息后,将会第三次前往这条举世关注的“红色旅游”线路。
    再说,在双堠镇派出所,由于脑部受到重击一直昏昏沉沉的李宇伤势严重,在这里,他虽然没有再次受到殴打,却遭到更进一步的洗劫——在进入沂南时那班暴徒只抢去了他的通讯工具,在这里,警察不仅没有替他检查伤情、询问被打情况和被劫财物,而且一进派出所就把他身上剩下来的所有随身物品全部搜走!
    天下居然有这样的警察局,你向它报案,它反而把你剩下的东西也全部抢走!
    仅仅这一点就足以使今日中国的法律特区临沂市沂南县名扬天下而且书之竹帛了。
    仍然浑浑噩噩的李宇在半小时后被双堠镇派出所里的警察叫到内间,在那里,他们给他做了笔录,做完以后天已黑了,李宇找他们索要回执,他们说还没有立案,以此为由拒绝给出任何凭据,没有办法,李宇只好盖了手印。
    显然,这份报案笔录的价值不是被害人的报案立案,而是当局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笔录,是当局为对李宇进行“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活动加以起诉准备的证据!
    由此开始,李宇才发现刘萍、单亚娟已经被和他完全隔离不知去向。
    随后,李宇提出要求,要双堠派出所送他去临沂市,他们回答说没有车。
    但没多久,却来了三个警察要他上车,在路上,李宇告诉了他们自己要去的地方,他们都一言不发。到临沂后,这些警察没有把李宇送到他要去的地方,而是把他送进羲之宾馆——因为这里紧邻王羲之的故居——继续看押。
    在羲之宾馆,李宇被他们控制到11月1号晚上,这时李宇家所在的四川德阳的国宝(老打交的熟人)赶来了。第二天中午,四川德阳国宝和临沂当局办完交接手续,开始带李宇回家。
    由于李宇伤势严重——估计是重型脑震荡,昏昏沉沉难以行动,户籍所在地国宝态度上还算人道,没有急于押他上路。
    他们问李宇为什么要来看望陈光诚,李宇回答:“如果我们不关注陈光诚,那么你们也会这样对待我们。”
    这样,户籍当地的国宝充分考虑了李宇的伤情,几天后买到了软卧票才返回四川德阳,到家之日是11月7日。
    说到这里,我们来介绍一下李宇的基本情况。
    李宇现住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县陕西馆巷31号附3号,良民证号:510602196507084059 汉族 男 1965年7月8日生,1986年毕业于江苏连云港化学矿业专科学校机电系矿山机械化专业。2004因筹组中国国民大会筹备委员会被抓,由此开始全力投入维权运动。儿子他妈(现担任一小学校长)出于一种惯性的政治恐惧,提出让他在家庭与事业中任选其一,李宇选择结果是离婚,以便全力以赴的投入事业之中。
    随后,李宇于2008年8月24日发表《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民间自由力量的崛起》,同时宣布角马俱乐部成立。
    李宇在文中以隐喻的方式说:“我是过早的来到了马拉河边,跳进河中就被鳄鱼围攻,因为角马太少,怎敌武装到牙齿的众多的鳄鱼呢?被迫回到岸上,舔舐伤口,等待角马大军的到来!”“回头眺望,仁人志士寥若晨星!但是我知道已经有大量的角马来到了河边,他们很多出于各种的原因,要不装扮为其他不需要过河的食草动物,要不就找个掩体躺在里面睡觉,偶尔打打呼噜,说几句梦话…”“本人在此郑重的呼吁:别躲了,别藏在掩体里面说梦话,站出来吧!我们现在不过河,我们是来看鳄鱼的!同时也让鳄鱼看看我们!”最后则直白道:“让我们各自保留自己的最高目标,以结束专制作为我们的最低目标,整合在角马俱乐部中…..”
    现在,角马俱乐部已经是有一定国际知名度的中国民间(非正式的)维权组织了。
    中国自古就有将统治者称为“肉食者”的说法,而且断定“肉食者鄙”,自然,被统治这也就是“草食者”。
    角马正是草食者,它没有尖牙利爪,只能任凭肉食者猎杀。但是,角马也是酷爱自由的,也要用自己悲壮的无畏证明自己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正是本着这种角马精神,李宇面对鳄鱼成群,作为“领头的角马腾空而起跳下马拉河”——带着一个空前庞大的“红色参观团”前往东尸骨村,并有了上述令人惊诧的历险。
    现在,当今世界全都知道了中国山东临沂的东尸骨村是怎样一个鳄鱼成阵的马拉河,就连美国国会也为它召开听证会,与此同时,就在李宇蒙难的这些日子里,有美国国会议员申请前往东尸骨村探望陈光诚被拒发签证。
    11月8日深夜,身受重伤但元气渐渐恢复的李宇说得好:“关注陈光诚,我们不会放弃!”
    因为这涉及一个最后的野蛮封锁线,也涉及一个当今世界的最低人权底线。
    以一个“崛起的超级大国”之力,禁止举世之人探望一个因为维权而被残酷打压的盲人,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值得关注的事情吗?
    显然,当今人类的马拉河上,鳄鱼的布防会更加严密,但是,当今人类的角马数量也远远超过了非洲草原,!
    我相信,鳄鱼布防马拉河——中国山东临沂东尸骨村——的结果,一定会创造出人类历史上最壮观的角马迁徙场面。
    届时,作为“领头的角马腾空而起跳下马拉河”的恐怕不仅是李宇,不仅是中国的维权人士、新闻记者、各界大佬、学术名人、政治新星,恐怕还会有各民主国元首和联合国秘书长!
     2011-11-9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35580233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萍被沂南双堠派出所警察殴打 李宇仍下落不明 (图)
·探陈光诚被打昏迷的李宇失去联系 刘萍、单亚娟被释放(附多图) (图)
·关于李宇被殴打被关押的声明
·角马俱乐部要求山东沂南双堠派出所释放李宇和所有探访者
·四川德阳爆发反日游行 李宇被“旅游”(图)
·四川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被国保传唤
·成都高新西区顺江小区失地农民群体维权 万人堵路/李宇
·杨子立谈李宇宙:原谅、同情,希望不要被遣返(图)
·李宇春陆川等当选2009年度青年领袖(图)
·泰华留学生协会呼吁联合国尽快营救李宇宙
·中共干涉泰国内政施压陷害李宇宙丢大脸,大使被撤职(图)
·李宇宙冤案第三次开庭---中国使馆官员当庭咆哮,严重扰乱法庭秩序(图)
·角马俱乐部的严正申明/李宇
·我们克服了恐惧,有人就会恐惧/李宇
·角马俱乐部2010新年贺词/李宇
·沦陷60年惊恐无极限/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红顶黑帮——专制制度的登峰造极之作/李宇
·简述儒道自由——李宇宙狱中文
·新青年学会案与李宇宙案的相似点——华浮世、卢峰
·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难民署在李宇宙先生被捕案中的角色——爱国者
·想我这几年——李宇宙狱中随笔
·李靖(李宇宙)大哥绝不会是恐怖分子——巴山蜀水(图)
·李宇宙的重要声明
·关于《关于对李宇宙政治冤案的辯護聲明》重要更正/吕易
·張英:泰國警署拒不執行曼谷法院對李宇宙的釋放令
·李宇宙怎样沦为中共国安部的特务/永海
·李宇:角马俱乐部的申明
·我的理想中国/李宇宙
·李宇印象
·《走出网络》之《国保约见2》》/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对所有民主自由人士的公开信/李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