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甘肃黑老大涉强奸女生 传老师参与卖淫和嫖娼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9日 转载)
    (文汇报) 陈冠兰失踪了。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距离她最后一次在家露面,已过去近6个月了。61岁的母亲刘香莲清楚地记得,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六。那一天,她去庙裡上香了。俩人恰巧错过。女儿只在桌上留下了一隻煮熟的鸡、几把香蕉。之后,便「再也没了音讯」。
       近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令她不安。「害怕跟上一个不好的人……害怕得不行。」她喃喃地说。自从41岁那年生下这个女儿,母子俩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分离。 (博讯 boxun.com)

      刘香莲无从知晓,早在8个多月之前,她的小女儿就已经出事了。今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18岁的陈冠兰在慢摇吧先被灌醉,后遭强姦。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裡,陈冠兰又被同一个人数次强姦。
      仅读过夜校的农村妇女刘香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遭到传说中的「当地黑社会老大——『大更良』」的祸害。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绰号「大更良」的孔得红以及他的团伙浮出水面,缘于一位受害当事人家属的网络举报。
      受害人家属在甘肃省政府网站举报孔得红强姦多名女中学生,得到甘肃省省长刘伟平的高度重视。
      今年2月9日,刘伟平作出批示:「请省公安厅派专人调研,可採取暗访,如属实,坚决打击,严惩犯罪分子。」
      此后,甘肃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介入秘密调查。此案后被警方定为「孔得红恶势力团伙专案」。首恶分子孔得红很快进入警方视野,其「恶势力团伙」也迅速走向末途。
      日前,获悉永靖县人民法院将于近日开庭审理此案,中国青年报记者赶赴当地展开调查。

  案发举报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孔得红于2011年4月24日10时被永靖县公安局逮捕,通知家属的塬因是「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据悉,为防止意外,孔得红及其主要团伙成员已被押往临夏看守所看押。
      2011年8月21日,永靖县公安局以孔得红、孔德军、马国庆等叁人涉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姦、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名移送永靖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1年10月7日,永靖县人民检察院以永检刑诉(2011)51号《起诉书》对孔得红、马国庆提起公诉,指控孔得红犯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姦、非法持有枪支罪,指控马国庆犯非法持有枪支罪。
      「大更良」被抓的消息在永靖县城不胫而走,在当地引起不小的震动。
      据称,警方逮捕孔得红时,随身发现性药若干、现金6000多元。在他曾驾驶的一车辆后备厢,发现藏有猎枪弹、望远镜、砍刀等工具。
      长年在外地工作的举报人许女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因学籍问题,女儿一直在老家上学,由外公外婆照料,「一直挺乖的,很阳光」。有一天,女儿突然给她打电话:「妈妈,你给我转学」、「我在永靖见不了人了」……
      这起初并未引起她的重视,还以为是女儿和外公外婆发生了生活小摩擦,仅是开导女儿不要着急。直到一年后,她的亲戚发现女儿和孔得红一起在街上閒逛。
      「脑子一片空白。」许女士说。撂下电话,许女士紧急赶回永靖,从女儿口中得知了孔得红多次强姦多名女中学生的事实。
      「这个事情太残酷了。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如果不站出来,我要内疚一辈子。」许女士说。听完女儿的哭诉,她决定要为女儿和受害的女孩子讨回公道。此后,许女士开始了执着的网络举报,最终惊动了甘肃省省长。
      在举报信中,举报人称「近期从不同途径得知,在永靖县活跃着一帮黑恶分子,在永靖中学、刘家峡中学、移民中学周边活动,採取诱拐、威胁、强迫手段,强姦在校女生,并利用无知少女受到侵害后羞于声张的心理,以及威胁家人安全等手段,继续逼迫受害女生供其淫乐,甚至採取多种手段将受害女生发展为其帮兇,为其物色、诱骗其他女生。」
      有女生由于羞于声张的心理甚至直接「威胁」警察:「如果将此事告知家长,马上跳楼」。
      据办案民警透露,仅公安机关调查到的涉嫌被孔得红强姦的女生就达10人左右,其中绝大部分是在校女生,且受害时大多未满18週岁。

  花季泪
      时隔两年之久,许佩佩仍难忘记2009年12月那个晚上带给她的终生恐惧。
      当时还在上高叁的她和朋友肖淑芳到天王歌厅去唱歌,在包厢遇到了「大更良」。他向服务生要了瓶奶茶,许佩佩喝完之后,感觉「不知怎么回事,头晕得不行,腿有点抖」。
      醒来时,许佩佩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一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她意识到自己被强姦了。
      据受害人许佩佩回忆:当时,孔得红还威胁她「公安局裡有我的人,告了也不管用。学校也有我的人,我让你在学校呆不下去。公安局去了你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我强姦了你,还是你引诱了我呢?你不要告我,告的话就对你家人不客气。」
      惊恐中的许佩佩还听到孔得红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不许跟别的男人有来往。」
      事后,许佩佩才明白过来,这是朋友肖淑芬和孔得红合伙设下的一个骗局。她怀疑当时喝的奶茶裡被下了迷药。此后,许佩佩和肖淑芬反目成仇,再无交往。
      「我非常恨她。你已经这样了,怎么能把我也拉下水呢。」擦乾眼泪,许佩佩冷静地说。
      「我当时想,抓住了又能怎么样,我顾及自己的名声,怕闹得满城风雨。」她哭着说。此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裡,许佩佩再也没能摆脱控制。其间,她怀孕两次,两次都做了药流手术。第二次做手术时,她发现自己染上了严重的性病。医生告诉她,此病极易復发,难以完全治癒。
      一度,许佩佩想到了死,几次差点在黄河边轻生。
      对这些正处花季的女中学生来说,被「大更良」盯上,无异是一场人生噩梦。时至今日,王丹仍成天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生怕家裡人知道,知道就完蛋了」。
      王丹向记者回忆,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她和另一个女生起了衝突。该女生立即打电话叫来了孔得红。不一会儿,孔得红带着一群年轻小伙子来了,威胁她「以后不要再惹事」。
      2009年夏天,辍学不久的王丹在天王慢摇吧再次遇到孔得红。
      「妹子,你在这做什么呢?咱们去玩儿。」
      「我不走。」
      「跟我走就行了。」
      ……
      随后,王丹被拉到附近的一家酒店。
      「到我房子裡喧一会儿。」(当地方言,指聊天。——记者注)
      「我要回家。」
      「你放心,一会儿我就送你回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王丹跟孔得红上了楼,后遭到强姦。
      「我反抗了。我先是哭喊,后来又踢了他一脚。但他力量太大,最后我还是被强暴了。」王丹说。

  少女劫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一般情况下,孔得红在强姦女孩子后,经常会用给生活费、请吃饭、送手机等「小恩小惠」的方式笼络这些女生。「关係」巩固后,孔得红要求其中一些女生为其物色新的女中学生认识,并设圈套拖女学生下水。
      在受害女生刘蓉看来,孔得红之所以会选择学生下手,是因为「学生脑子比较简单,可以轻易骗到手」。
      「女孩子都爱虚荣,被人欺负了,就贴上去了。」刘蓉说。有的受害女生遭强姦后,产生厌学、辍学的念头,甚至有人自暴自弃。
      「我真的想不通这一点,这些青少年是非观念、法制观念(怎么)这么淡薄。」中共永靖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曾祥林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採访中,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受访的几名受害女生都多少与父母关係较为疏远。其中一名女生的父母长期在外地,跟女儿的沟通基本靠电话,一年中很少有时间能在一起。其余两名受害女生的父母对发生在女儿身上的悲剧,竟毫不知情。
      「孩子在干什么,压根儿不知道。」刘香莲说。不久,还在读初叁的女儿陈冠兰突然向父母提出「不想唸书了」。刘香莲当时并没有多想,「供也供不下去了,也就没格外强求」。
      刘香莲发现,从今年开始,女儿突然开始学画眉毛、化妆,嚷嚷着买新衣服。这位母亲现在后悔不迭,当初没有注意到女儿身上的这些变化,最终酿成这场人生悲剧。

  「大更良」其人
      孔得红,又名孔德红、孔根良。更响亮的是他的绰号「大更良」,他胸前纹了一隻很大的绿色的鹰。
      来自警方的信息显示:孔得红籍贯为甘肃永靖,汉族,1963年7月20日生,高中文化。
      11月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奔赴永靖县盐锅峡镇上铨村其住处,试图还塬这张模煳的面孔。
      一个邻居向记者透露:年少时,孔得红因吃不饱要过饭。发迹之前,孔得红曾在盐锅峡镇菜市场卖过菜、摆过檯球案子。
      能够追溯到的孔的「发迹」,始于2002年。他贷款办起了硅铁厂,之前曾办过金鑫电石厂,自任厂长。此后,孔得红开始向其他产业渗透:办歌厅、开赌场,经营娱乐会所。其间,他几次大打出手、寻衅滋事,致多人受伤。
      孔得红亦是在这个时期,认识并聚集了他此后的一些同伙。《永靖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显示,马国庆、孔德军、马国军、金斌、吴俊俊等人,日后成为这个恶势力团伙的主要成员。
      警方透露,目前该团伙的成员依然有4人在逃。警方仍在全力追捕。
      从盐锅峡到刘家峡,正是孔得红髮迹起家、一个恶势力犯罪团伙的逐渐成型之路。
      孔得红第一次进入警方的视野,至少可以追溯到1998年。中国青年报记者手头掌握的《甘肃省永靖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1999)永刑初字第18号》显示:1998年,孔得红怀疑其妻被张某强姦,先后两次持刀闯入张的住处报復,并用菜刀将张某致伤。
      法院最后判定,孔得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知情人士透露,法院当时考虑到孔得红有投案自首情节。
      此后的2005年11月5日,因涉嫌犯赌博罪,孔得红被永靖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2006年3月,永靖县人民法院最终作出裁决:孔得红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叁年,并处罚金3万元。
      颇令人费解的是,孔得红再一次被判缓刑。
      我国《刑法》规定:「对于累犯,不适用缓刑」;「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5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而事实上,孔得红第二次犯罪距离第一次犯罪执行完毕,不足5年。
      据记者瞭解,甘肃省公安厅曾对此提出异议,专门从永靖县法院调取了当时的案卷。
      种种证据显示,正是从2006年开始,孔得红被判缓刑期间,「大更良」和他的团伙粉末登场,称霸一方。这一点,从变本加厉的犯罪频率可见一斑。据调查,孔得红祸害女中学生大多也发生在这一时期。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早在2003年,孔得红的儿子与其同学郭某发生矛盾,孔得红得知后将郭某堵在放学路上,殴打致其耳膜穿孔。
      2006年5月,刘某在孔得红经营的刘家峡镇龙匯山迪厅,与孔得红因琐事发生口角,后被孔得红等人殴打致伤。
      2008年12月,在刘家峡镇「天王夜总会」,安某、尹某与孔得红髮生口角,双方进行了厮打,孔得红用啤酒瓶将尹某殴打致伤,致其脸部多处受伤。
      ……
      警方还查实,2000年年底,孔得红从张某处购得猎枪一把。经鉴定,这把双管猎枪具有一定的杀伤力。
      值得注意的是,法律的轻惩未能阻止孔得红继续犯罪。这个恶势力团伙为何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内没有暴露?由于很多案件事发已多年,直接证据大多已灭失,证据不足的问题已经凸显。
      在受害人代理律师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刘辉律师看来:本案中被告人孔得红在2009年至2011年2月期间,涉嫌先后强姦3名在校女中学生,后果极其严重,性质非常恶劣。而且孔得红又属于累犯,依法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0条的规定「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刑事案件应该移送至中级法院进行审理和管辖」,本案应移送至临夏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管辖。
      刘辉透露,他们曾就管辖问题专门向永靖县法院、检察院提交过书面意见,但暂时还未收到法院和检察院针对管辖问题的回復。

  谁该为受害女生负责
      为何如此多的女初中生接二连叁地被诱拐、强姦?校方是否知情?儘管近年发生在校园的性侵害案件已令人感到麻木,但发生在永靖的这起惨痛事件还是发人深思。
      公众不禁要问:到底谁该为这些受害女生负责?
      「(学校)肯定有责任,全社会都有责任,学校有管理不善的责任。」刘家峡中学校长王国红说。
      他介绍说,目前该校有学生2520人,农村生源佔到了50%,每年大概约1%~2%的学生辍学,这意味着每年有20名左右的学生流向社会。这其中就包括陈冠兰和王丹。
      「我不清楚这个事。如果有情况,警方应该通知我。」王国红向记者表示。这位中学校长同时坦承,由于刘家峡中学的生源来自全县17个乡镇,生源情况非常复杂。目前在校外住宿的学生数量达到了500多人,「不可能每天晚上都跟上」。
      对于学生辍学的塬因,王国红表示:「搞不清楚为什么辍学?按照两基达标的要求,(学生流失的数量)基本上正常。」
      此前,中国青年报记者到永靖中学採访时,永靖中学副校长罗万寿将学生辍学的塬因归结于「入校学生的成绩太低」。该校是一所完全高中,面向全县招生。
      他同时表示,警方曾到学校调查过几个女学生,学校也听到了一些社会上的风言风语。但没去详细瞭解,「万一想不通,有个叁长两短怎么办?」
      有受害女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反映,一些中学生白天上课,晚上跑到酒吧、慢摇吧兼职,一个晚上可以挣50元。
      「仅仅几个学生,不可能是大面积的。」罗万寿否认说。他表示,目前该校已经加强了对住宿学生的管理,每週进行不定期抽查,实行住校生「零报告」制度。
      他向记者强调:老师不可能组织参与卖淫和嫖娼,「我想我们的老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永靖县教育局局长张小林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作为我们(教育主管部门),也非常痛心,很内疚,没管好。多名女学生深受其害,(这件事)改变了女孩子的一生……教育部门要加强防範我们的学生不要去(娱乐场所)。」
      中共永靖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曾祥林11月7日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採访时表示:「县裡主要领导的决心是一定要打掉,还社会一个公平,还百姓一个公道。」
      「接到举报感到很震惊,从举报材料来看很复杂。」曾祥林说。他告诉记者,考虑到此案较为特殊,州县两级警方联合成立了专案组,「侦查人员从市局调,由市局主侦,每一次的调查、侦查都和省厅沟通,专案组的决心就是尽最大努力把证据搜集全。」
      「在我的脑海裡,这个案子完不了。如果还有其他线索,我们回过头仍然要追究。」曾祥林说,「经济发展了,社会成这个样子了,可以说是政法机关的失职。」
      曾祥林透露,此案目前仍处于检察院公诉和法院审判阶段。他同时表示:「对这件事的痛恨发自内心,但痛恨归痛恨,事情还得严格按照法律办。」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97222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美院挂巨幅裸女画被疑贬低女性“强奸”审美 (图)
·“黑老大”涉嫌强奸多名在校女生
·深圳处置联防队员强奸事件 5人被停职
·深圳联防队员强奸毒打女子后续 5名官员被停职
·80后女孩被灌醉强奸后死亡 保险公司上诉拒赔
·男子两次强奸精神病少女 每次给1元钱诱其保密
·湖北咸丰男教师上课时强奸猥亵11名小学女生获刑18年
·镇委副书记涉嫌强奸女下属案已移交检察院
·县教育局“色魔”主任7年强奸猥亵35人被判死缓
·男子伙同他人强奸一名少女 逃逸3年后自首
·男子强奸杀害女友好友被判死刑
·国家公安部信访官员是如何强奸中共宪法的
·实拍:女干部醉酒后被蓬安残联理事长刘习全强奸 (图)
·易文龙书写疫苗维权之路5:法律被权利强奸
·小学老师强奸9岁幼女被捕 家人出门无脸见人
·交警强奸坐台小姐获刑4年 赔偿经济损失1.2万
·6旬阿婆凌晨遭28岁青年殴打强奸
·聚焦宋山木“强奸案”三大焦点 称“要告到底”
·处女被领导强奸,警察劝她顺从潜规
·惨!惨!惨! 教师陪酒惨遭强奸,举报无果惨遭枪击点
·被强奸者因强奸者折断阴茎死亡被判刑
·国务院遭强奸!谁来管/张小玉
·女医生反抗强奸时咬掉青岛儿童医院中医科主任舌头,求公正处理!
·强奸与强拆
·悲哀,在党的生日,我又被天津开发区法院强奸了/张建中(图)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妻子遭强奸,报案确遭公安的恐吓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被两领导实施锁门强奸的详细过程/周莉(图)
·“我不恨那个强奸我的人,我恨派出所!”
·当新闻被资本权贵野蛮强奸,谁来为她哭泣?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一个十九岁小姑娘被拐卖、强奸的控诉状
·韶关刘泽雄强奸女孩:警察漠视、继续在酒店非法开赌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初一女生遭8人轮奸10人围观,到底该定多少个强奸犯? (图)
·缓刑三年 谁在监管强奸犯黄波?
·被强奸出快感的女人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的说法太有才
·江泽民为何说六四女生被狱警强奸是“罪有应得”?/解龙将军
·一党员干部17年强奸妇女116人(38人未遂)
·农村强奸案频发不仅是治安也是权利问题
·电影不能有凶杀强奸暴力,政协委员请不要用力过猛
·局长强奸少女后为何若无其事?
·强奸受害人要讨什么清白?/长平
·“疑似强奸犯”是不是法治社会的倒退?
·徐明轩:“男男强奸”的法律空白
·刘逸明: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质问政府:商业拆迁——先强奸再恋爱模式何以流行?/原烟台大学讲师张忠顺
·强奸卖淫女,民警为何色胆包天?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涉嫌强奸女大学生,李一道长也敢犯色戒?
·刘逸明:十七岁少女被判强奸罪冤不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