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老大”涉嫌强奸多名在校女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9日 转载)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陈冠兰失踪了。 (博讯 boxun.com)

    
    距离她最后一次在家露面,已过去近6个月了。61岁的母亲刘香莲清楚地记得,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六。那一天,她去庙里上香了。俩人恰巧错过。女儿只在桌上留下了一只煮熟的鸡、几把香蕉。之后,便“再也没了音讯”。
    
    近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令她不安。“害怕跟上一个不好的人……害怕得不行。”她喃喃地说。自从41岁那年生下这个女儿,母子俩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分离。
    
    刘香莲无从知晓,早在8个多月之前,她的小女儿就已经出事了。今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18岁的陈冠兰在慢摇吧先被灌醉,后遭强奸。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陈冠兰又被同一个人数次强奸。
    
    仅读过夜校的农村妇女刘香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遭到传说中的“当地黑社会老大——‘大更良’”的祸害。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绰号“大更良”的孔得红以及他的团伙浮出水面,缘于一位受害当事人家属的网络举报。
    
    受害人家属在甘肃省政府网站举报孔得红强奸多名女中学生,得到甘肃省省长刘伟平的高度重视。
    
    今年2月9日,刘伟平作出批示:“请省公安厅派专人调研,可采取暗访,如属实,坚决打击,严惩犯罪分子。”
    
    此后,甘肃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介入秘密调查。此案后被警方定为“孔得红恶势力团伙专案”。首恶分子孔得红很快进入警方视野,其“恶势力团伙”也迅速走向末途。
    
    日前,获悉永靖县人民法院将于近日开庭审理此案,中国青年报记者赶赴当地展开调查。
    
    案发举报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孔得红于2011年4月24日10时被永靖县公安局逮捕,通知家属的原因是“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据悉,为防止意外,孔得红及其主要团伙成员已被押往临夏看守所看押。
    
    2011年8月21日,永靖县公安局以孔得红、孔德军、马国庆等三人涉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奸、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名移送永靖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1年10月7日,永靖县人民检察院以永检刑诉(2011)51号《起诉书》对孔得红、马国庆提起公诉,指控孔得红犯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奸、非法持有枪支罪,指控马国庆犯非法持有枪支罪。
    
    “大更良”被抓的消息在永靖县城不胫而走,在当地引起不小的震动。
    
    据称,警方逮捕孔得红时,随身发现性药若干、现金6000多元。在他曾驾驶的一车辆后备厢,发现藏有猎枪弹、望远镜、砍刀等工具。
    
    长年在外地工作的举报人许女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因学籍问题,女儿一直在老家上学,由外公外婆照料,“一直挺乖的,很阳光”。有一天,女儿突然给她打电话:“妈妈,你给我转学”、“我在永靖见不了人了”……
    
    这起初并未引起她的重视,还以为是女儿和外公外婆发生了生活小摩擦,仅是开导女儿不要着急。直到一年后,她的亲戚发现女儿和孔得红一起在街上闲逛。
    
    “脑子一片空白。”许女士说。撂下电话,许女士紧急赶回永靖,从女儿口中得知了孔得红多次强奸多名女中学生的事实。
    
    “这个事情太残酷了。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如果不站出来,我要内疚一辈子。”许女士说。听完女儿的哭诉,她决定要为女儿和受害的女孩子讨回公道。此后,许女士开始了执着的网络举报,最终惊动了甘肃省省长。
    
    在举报信中,举报人称“近期从不同途径得知,在永靖县活跃着一帮黑恶分子,在永靖中学、刘家峡中学、移民中学周边活动,采取诱拐、威胁、强迫手段,强奸在校女生,并利用无知少女受到侵害后羞于声张的心理,以及威胁家人安全等手段,继续逼迫受害女生供其淫乐,甚至采取多种手段将受害女生发展为其帮凶,为其物色、诱骗其他女生。”
    
    有女生由于羞于声张的心理甚至直接“威胁”警察:“如果将此事告知家长,马上跳楼”。
    
    据办案民警透露,仅公安机关调查到的涉嫌被孔得红强奸的女生就达10人左右,其中绝大部分是在校女生,且受害时大多未满18周岁。
    
    花季泪
    
    时隔两年之久,许佩佩仍难忘记2009年12月那个晚上带给她的终生恐惧。
    
    当时还在上高三的她和朋友肖淑芳到天王歌厅去唱歌,在包厢遇到了“大更良”。他向服务生要了瓶奶茶,许佩佩喝完之后,感觉“不知怎么回事,头晕得不行,腿有点抖”。
    
    醒来时,许佩佩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一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她意识到自己被强奸了。
    
    据受害人许佩佩回忆:当时,孔得红还威胁她“公安局里有我的人,告了也不管用。学校也有我的人,我让你在学校呆不下去。公安局去了你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我强奸了你,还是你引诱了我呢?你不要告我,告的话就对你家人不客气。”
    
    惊恐中的许佩佩还听到孔得红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不许跟别的男人有来往。”
    
    事后,许佩佩才明白过来,这是朋友肖淑芬和孔得红合伙设下的一个骗局。她怀疑当时喝的奶茶里被下了迷药。此后,许佩佩和肖淑芬反目成仇,再无交往。
    
    “我非常恨她。你已经这样了,怎么能把我也拉下水呢。”擦干眼泪,许佩佩冷静地说。
    
    “我当时想,抓住了又能怎么样,我顾及自己的名声,怕闹得满城风雨。”她哭着说。此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许佩佩再也没能摆脱控制。其间,她怀孕两次,两次都做了药流手术。第二次做手术时,她发现自己染上了严重的性病。医生告诉她,此病极易复发,难以完全治愈。
    
    一度,许佩佩想到了死,几次差点在黄河边轻生。
    
    对这些正处花季的女中学生来说,被“大更良”盯上,无异是一场人生噩梦。时至今日,王丹仍成天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生怕家里人知道,知道就完蛋了”。
    
    王丹向记者回忆,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她和另一个女生起了冲突。该女生立即打电话叫来了孔得红。不一会儿,孔得红带着一群年轻小伙子来了,威胁她“以后不要再惹事”。
    
    2009年夏天,辍学不久的王丹在天王慢摇吧再次遇到孔得红。
    
    “妹子,你在这做什么呢?咱们去玩儿。”
    
    “我不走。”
    
    “跟我走就行了。”
    
    ……
    
    随后,王丹被拉到附近的一家酒店。
    
    “到我房子里喧一会儿。”(当地方言,指聊天。——记者注)
    
    “我要回家。”
    
    “你放心,一会儿我就送你回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王丹跟孔得红上了楼,后遭到强奸。
    
    “我反抗了。我先是哭喊,后来又踢了他一脚。但他力量太大,最后我还是被强暴了。”王丹说。
    
    少女劫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一般情况下,孔得红在强奸女孩子后,经常会用给生活费、请吃饭、送手机等“小恩小惠”的方式笼络这些女生。“关系”巩固后,孔得红要求其中一些女生为其物色新的女中学生认识,并设圈套拖女学生下水。
    
    在受害女生刘蓉看来,孔得红之所以会选择学生下手,是因为“学生脑子比较简单,可以轻易骗到手”。
    
    “女孩子都爱虚荣,被人欺负了,就贴上去了。”刘蓉说。有的受害女生遭强奸后,产生厌学、辍学的念头,甚至有人自暴自弃。
    
    “我真的想不通这一点,这些青少年是非观念、法制观念(怎么)这么淡薄。”中共永靖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曾祥林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采访中,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受访的几名受害女生都多少与父母关系较为疏远。其中一名女生的父母长期在外地,跟女儿的沟通基本靠电话,一年中很少有时间能在一起。其余两名受害女生的父母对发生在女儿身上的悲剧,竟毫不知情。
    
    “孩子在干什么,压根儿不知道。”刘香莲说。不久,还在读初三的女儿陈冠兰突然向父母提出“不想念书了”。刘香莲当时并没有多想,“供也供不下去了,也就没格外强求”。
    
    刘香莲发现,从今年开始,女儿突然开始学画眉毛、化妆,嚷嚷着买新衣服。这位母亲现在后悔不迭,当初没有注意到女儿身上的这些变化,最终酿成这场人生悲剧。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北京) 有18563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转发到微博(35)
    
    核心提示:2011年4月黑老大孔得红被甘肃永靖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逮捕。10月7日,此案已被提起公诉。办案民警透露,仅调查到被孔得红强奸的女生就达10人左右,其中绝大部分为未满18周岁在校女生。
    
    陈冠兰失踪了。
    
    距离她最后一次在家露面,已过去近6个月了。61岁的母亲刘香莲清楚地记得,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六。那一天,她去庙里上香了。俩人恰巧错过。女儿只在桌上留下了一只煮熟的鸡、几把香蕉。之后,便“再也没了音讯”。
    
    近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令她不安。“害怕跟上一个不好的人……害怕得不行。”她喃喃地说。自从41岁那年生下这个女儿,母子俩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分离。
    
    刘香莲无从知晓,早在8个多月之前,她的小女儿就已经出事了。今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18岁的陈冠兰在慢摇吧先被灌醉,后遭强奸。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陈冠兰又被同一个人数次强奸。
    
    仅读过夜校的农村妇女刘香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遭到传说中的“当地黑社会老大——‘大更良’”的祸害。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绰号“大更良”的孔得红以及他的团伙浮出水面,缘于一位受害当事人家属的网络举报。
    
    受害人家属在甘肃省政府网站举报孔得红强奸多名女中学生,得到甘肃省省长刘伟平的高度重视。
    
    今年2月9日,刘伟平作出批示:“请省公安厅派专人调研,可采取暗访,如属实,坚决打击,严惩犯罪分子。”
    
    此后,甘肃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介入秘密调查。此案后被警方定为“孔得红恶势力团伙专案”。首恶分子孔得红很快进入警方视野,其“恶势力团伙”也迅速走向末途。
    
    日前,获悉永靖县人民法院将于近日开庭审理此案,中国青年报记者赶赴当地展开调查。
    
    案发举报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孔得红于2011年4月24日10时被永靖县公安局逮捕,通知家属的原因是“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据悉,为防止意外,孔得红及其主要团伙成员已被押往临夏看守所看押。
    
    2011年8月21日,永靖县公安局以孔得红、孔德军、马国庆等三人涉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奸、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名移送永靖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1年10月7日,永靖县人民检察院以永检刑诉(2011)51号《起诉书》对孔得红、马国庆提起公诉,指控孔得红犯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奸、非法持有枪支罪,指控马国庆犯非法持有枪支罪。
    
    “大更良”被抓的消息在永靖县城不胫而走,在当地引起不小的震动。
    
    据称,警方逮捕孔得红时,随身发现性药若干、现金6000多元。在他曾驾驶的一车辆后备厢,发现藏有猎枪弹、望远镜、砍刀等工具。
    
    长年在外地工作的举报人许女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因学籍问题,女儿一直在老家上学,由外公外婆照料,“一直挺乖的,很阳光”。有一天,女儿突然给她打电话:“妈妈,你给我转学”、“我在永靖见不了人了”……
    
    这起初并未引起她的重视,还以为是女儿和外公外婆发生了生活小摩擦,仅是开导女儿不要着急。直到一年后,她的亲戚发现女儿和孔得红一起在街上闲逛。
    
    “脑子一片空白。”许女士说。撂下电话,许女士紧急赶回永靖,从女儿口中得知了孔得红多次强奸多名女中学生的事实。
    
    “这个事情太残酷了。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如果不站出来,我要内疚一辈子。”许女士说。听完女儿的哭诉,她决定要为女儿和受害的女孩子讨回公道。此后,许女士开始了执着的网络举报,最终惊动了甘肃省省长。
    
    在举报信中,举报人称“近期从不同途径得知,在永靖县活跃着一帮黑恶分子,在永靖中学、刘家峡中学、移民中学周边活动,采取诱拐、威胁、强迫手段,强奸在校女生,并利用无知少女受到侵害后羞于声张的心理,以及威胁家人安全等手段,继续逼迫受害女生供其淫乐,甚至采取多种手段将受害女生发展为其帮凶,为其物色、诱骗其他女生。”
    
    有女生由于羞于声张的心理甚至直接“威胁”警察:“如果将此事告知家长,马上跳楼”。
    
    据办案民警透露,仅公安机关调查到的涉嫌被孔得红强奸的女生就达10人左右,其中绝大部分是在校女生,且受害时大多未满18周岁。
    
    花季泪
    
    时隔两年之久,许佩佩仍难忘记2009年12月那个晚上带给她的终生恐惧。
    
    当时还在上高三的她和朋友肖淑芳到天王歌厅去唱歌,在包厢遇到了“大更良”。他向服务生要了瓶奶茶,许佩佩喝完之后,感觉“不知怎么回事,头晕得不行,腿有点抖”。
    
    醒来时,许佩佩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一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她意识到自己被强奸了。
    
    据受害人许佩佩回忆:当时,孔得红还威胁她“公安局里有我的人,告了也不管用。学校也有我的人,我让你在学校呆不下去。公安局去了你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我强奸了你,还是你引诱了我呢?你不要告我,告的话就对你家人不客气。”
    
    惊恐中的许佩佩还听到孔得红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不许跟别的男人有来往。”
    
    事后,许佩佩才明白过来,这是朋友肖淑芬和孔得红合伙设下的一个骗局。她怀疑当时喝的奶茶里被下了迷药。此后,许佩佩和肖淑芬反目成仇,再无交往。
    
    “我非常恨她。你已经这样了,怎么能把我也拉下水呢。”擦干眼泪,许佩佩冷静地说。
    
    “我当时想,抓住了又能怎么样,我顾及自己的名声,怕闹得满城风雨。”她哭着说。此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许佩佩再也没能摆脱控制。其间,她怀孕两次,两次都做了药流手术。第二次做手术时,她发现自己染上了严重的性病。医生告诉她,此病极易复发,难以完全治愈。
    
    一度,许佩佩想到了死,几次差点在黄河边轻生。
    
    对这些正处花季的女中学生来说,被“大更良”盯上,无异是一场人生噩梦。时至今日,王丹仍成天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生怕家里人知道,知道就完蛋了”。
    
    王丹向记者回忆,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她和另一个女生起了冲突。该女生立即打电话叫来了孔得红。不一会儿,孔得红带着一群年轻小伙子来了,威胁她“以后不要再惹事”。
    
    2009年夏天,辍学不久的王丹在天王慢摇吧再次遇到孔得红。
    
    “妹子,你在这做什么呢?咱们去玩儿。”
    
    “我不走。”
    
    “跟我走就行了。”
    
    ……
    
    随后,王丹被拉到附近的一家酒店。
    
    “到我房子里喧一会儿。”(当地方言,指聊天。——记者注)
    
    “我要回家。”
    
    “你放心,一会儿我就送你回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王丹跟孔得红上了楼,后遭到强奸。
    
    “我反抗了。我先是哭喊,后来又踢了他一脚。但他力量太大,最后我还是被强暴了。”王丹说。
    
    少女劫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一般情况下,孔得红在强奸女孩子后,经常会用给生活费、请吃饭、送手机等“小恩小惠”的方式笼络这些女生。“关系”巩固后,孔得红要求其中一些女生为其物色新的女中学生认识,并设圈套拖女学生下水。
    
    在受害女生刘蓉看来,孔得红之所以会选择学生下手,是因为“学生脑子比较简单,可以轻易骗到手”。
    
    “女孩子都爱虚荣,被人欺负了,就贴上去了。”刘蓉说。有的受害女生遭强奸后,产生厌学、辍学的念头,甚至有人自暴自弃。
    
    “我真的想不通这一点,这些青少年是非观念、法制观念(怎么)这么淡薄。”中共永靖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曾祥林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采访中,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受访的几名受害女生都多少与父母关系较为疏远。其中一名女生的父母长期在外地,跟女儿的沟通基本靠电话,一年中很少有时间能在一起。其余两名受害女生的父母对发生在女儿身上的悲剧,竟毫不知情。
    
    “孩子在干什么,压根儿不知道。”刘香莲说。不久,还在读初三的女儿陈冠兰突然向父母提出“不想念书了”。刘香莲当时并没有多想,“供也供不下去了,也就没格外强求”。
    
    刘香莲发现,从今年开始,女儿突然开始学画眉毛、化妆,嚷嚷着买新衣服。这位母亲现在后悔不迭,当初没有注意到女儿身上的这些变化,最终酿成这场人生悲剧。
    
    谁该为受害女生负责
    
    为何如此多的女初中生接二连三地被诱拐、强奸?校方是否知情?尽管近年发生在校园的性侵害案件已令人感到麻木,但发生在永靖的这起惨痛事件还是发人深思。
    
    公众不禁要问:到底谁该为这些受害女生负责?
    
    “(学校)肯定有责任,全社会都有责任,学校有管理不善的责任。”刘家峡中学校长王国红说。
    
    他介绍说,目前该校有学生2520人,农村生源占到了50%,每年大概约1%~2%的学生辍学,这意味着每年有20名左右的学生流向社会。这其中就包括陈冠兰和王丹。
    
    “我不清楚这个事。如果有情况,警方应该通知我。”王国红向记者表示。这位中学校长同时坦承,由于刘家峡中学的生源来自全县17个乡镇,生源情况非常复杂。目前在校外住宿的学生数量达到了500多人,“不可能每天晚上都跟上”。
    
    对于学生辍学的原因,王国红表示:“搞不清楚为什么辍学?按照两基达标的要求,(学生流失的数量)基本上正常。”
    
    此前,中国青年报记者到永靖中学采访时,永靖中学副校长罗万寿将学生辍学的原因归结于“入校学生的成绩太低”。该校是一所完全高中,面向全县招生。
    
    他同时表示,警方曾到学校调查过几个女学生,学校也听到了一些社会上的风言风语。但没去详细了解,“万一想不通,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有受害女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反映,一些中学生白天上课,晚上跑到酒吧、慢摇吧兼职,一个晚上可以挣50元。
    
    “仅仅几个学生,不可能是大面积的。”罗万寿否认说。他表示,目前该校已经加强了对住宿学生的管理,每周进行不定期抽查,实行住校生“零报告”制度。
    
    他向记者强调:老师不可能组织参与卖淫和嫖娼,“我想我们的老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永靖县教育局局长张小林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作为我们(教育主管部门),也非常痛心,很内疚,没管好。多名女学生深受其害,(这件事)改变了女孩子的一生……教育部门要加强防范我们的学生不要去(娱乐场所)。”
    
    中共永靖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曾祥林11月7日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县里主要领导的决心是一定要打掉,还社会一个公平,还百姓一个公道。”
    
    “接到举报感到很震惊,从举报材料来看很复杂。”曾祥林说。他告诉记者,考虑到此案较为特殊,州县两级警方联合成立了专案组,“侦查人员从市局调,由市局主侦,每一次的调查、侦查都和省厅沟通,专案组的决心就是尽最大努力把证据搜集全。”
    
    “在我的脑海里,这个案子完不了。如果还有其他线索,我们回过头仍然要追究。”曾祥林说,“经济发展了,社会成这个样子了,可以说是政法机关的失职。”
    
    曾祥林透露,此案目前仍处于检察院公诉和法院审判阶段。他同时表示:“对这件事的痛恨发自内心,但痛恨归痛恨,事情还得严格按照法律办。” (博讯 boxun.com)
2719828092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深圳处置联防队员强奸事件 5人被停职
·深圳联防队员强奸毒打女子后续 5名官员被停职
·80后女孩被灌醉强奸后死亡 保险公司上诉拒赔
·男子两次强奸精神病少女 每次给1元钱诱其保密
·湖北咸丰男教师上课时强奸猥亵11名小学女生获刑18年
·镇委副书记涉嫌强奸女下属案已移交检察院
·县教育局“色魔”主任7年强奸猥亵35人被判死缓
·男子伙同他人强奸一名少女 逃逸3年后自首
·男子强奸杀害女友好友被判死刑
·国家公安部信访官员是如何强奸中共宪法的
·实拍:女干部醉酒后被蓬安残联理事长刘习全强奸 (图)
·易文龙书写疫苗维权之路5:法律被权利强奸
·小学老师强奸9岁幼女被捕 家人出门无脸见人
·交警强奸坐台小姐获刑4年 赔偿经济损失1.2万
·6旬阿婆凌晨遭28岁青年殴打强奸
·聚焦宋山木“强奸案”三大焦点 称“要告到底”
·处女被领导强奸,警察劝她顺从潜规
·陕西省人大办公楼内发生强奸杀人案
·一张QQ空间照片 助擒11年前强奸犯
·惨!惨!惨! 教师陪酒惨遭强奸,举报无果惨遭枪击点
·被强奸者因强奸者折断阴茎死亡被判刑
·国务院遭强奸!谁来管/张小玉
·女医生反抗强奸时咬掉青岛儿童医院中医科主任舌头,求公正处理!
·强奸与强拆
·悲哀,在党的生日,我又被天津开发区法院强奸了/张建中(图)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妻子遭强奸,报案确遭公安的恐吓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被两领导实施锁门强奸的详细过程/周莉(图)
·“我不恨那个强奸我的人,我恨派出所!”
·当新闻被资本权贵野蛮强奸,谁来为她哭泣?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一个十九岁小姑娘被拐卖、强奸的控诉状
·韶关刘泽雄强奸女孩:警察漠视、继续在酒店非法开赌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初一女生遭8人轮奸10人围观,到底该定多少个强奸犯? (图)
·缓刑三年 谁在监管强奸犯黄波?
·被强奸出快感的女人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的说法太有才
·江泽民为何说六四女生被狱警强奸是“罪有应得”?/解龙将军
·一党员干部17年强奸妇女116人(38人未遂)
·农村强奸案频发不仅是治安也是权利问题
·电影不能有凶杀强奸暴力,政协委员请不要用力过猛
·局长强奸少女后为何若无其事?
·强奸受害人要讨什么清白?/长平
·“疑似强奸犯”是不是法治社会的倒退?
·徐明轩:“男男强奸”的法律空白
·刘逸明: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质问政府:商业拆迁——先强奸再恋爱模式何以流行?/原烟台大学讲师张忠顺
·强奸卖淫女,民警为何色胆包天?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涉嫌强奸女大学生,李一道长也敢犯色戒?
·刘逸明:十七岁少女被判强奸罪冤不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