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亦武:邓小平指路“不要争着爱国,去爱钱吧!”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8日 转载)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明鏡月刊》/廖亦武說:中共在北京大開殺戒,這就是警告老百姓:你們不要愛國,愛國不是你們的事。鄧小平南巡,給老百姓另外指了一條路,不要爭著愛國,去愛錢吧!
     (博讯 boxun.com)

    2011年9月18日,中國作家廖亦武在新澤西州立羅格斯大學圖書館進行了訪問美國的第三場演講。應會議主辦者、華光文化協會會長吳康妮女士之邀,明鏡記者高伐林介紹廖亦武,並與廖亦武問答。以下為根據錄音整理的問答實錄。
    
    廖亦武:是的,曾經被收走兩次,警察都是來得很突然,我來不及秘藏和轉移。被收走後,我非常沮喪。那個年月,沒有電腦,更沒有U盤,都是一字一句寫出來,很不容易啊。沒辦法,只好重新寫。第一次寫得很快,一年多就寫完了;第二次就非常受煎熬,寫了很長時間。寫好了,又被搜走了!又得重新寫。
    
    記憶在這個過程中反覆訓練,肯定忘了很多東西,但又喚回了很多印象。當時是非常令人惱火的事情,對我寫作的信心是個很大的打擊,但是事過多年再來回想,之所以記憶力變得這麼好,正應該歸功於被迫受到了這種重複寫作的訓練。這種經歷,很少有作家有過。經過這麼一種訓練,當然我就成了比較合格的底層記憶工作者了。
    
    明鏡:寫作如此艱難,為何你還堅持寫作?除了你自己說的“排毒”這一功能,除了流沙河老師叮囑的“留下檔案給後人查找”,還有哪些動力?
    
    廖亦武:我出監獄,已經是鄧小平南巡之後,許多當年的朋友都下海了,我感到風向大變。“六四”大屠殺是一個分界線,“六四”之前,全國人民都在愛國,幾十個城市、幾千萬民眾都上街抗議、請願,都是要求國家改革,哪有誰想顛覆這個政權?但當時中共在北京大開殺戒,這就是警告老百姓:你們不要愛國,愛國不是你們的事。鄧小平南巡,給老百姓另外指了一條路,不要爭著愛國,去愛錢吧!
    
    我出獄時,完全不認識這個世界了:當年人們的慷慨激昂好像都埋在地裏了,人人都是陌生的面貌,而我好像被人拋棄了。接觸最多的一個管我的警察來到我家,動員我去賣衣服。他對我說,我們給你找個鋪面,給你免兩年的房租,你就開個衣服店。我說,我根本不會賣衣服呀!他說,這很簡單嘛,我們帶你去五塊石那個地下批發市場,那兒的衣服,成本就是五塊、十塊錢,你進一批回來,噴點水,抖一抖、掛一掛,你就可以一件賣五十、一百了!我說,我的確賣不了啊,也經營不好一個鋪面,他說:你怎麼這麼笨!
    
    這個對我最好的警察邊跟我喝酒,邊勸說、動員我,爭論了一晚上。他給我描繪了一個輝煌宏偉的前途:你這個店開好了,你還可以開第二家、第三家……成都就全是你的連鎖店了!他喝了酒,想象力特別豐富,說:你還可以在五塊石那裏自己搞一個地下工廠,供銷就完全一條龍了;往後你再將地下工廠的檔次提高,把衣服賣給外國人,掙美元,更爽!(哄堂大笑)
    
    警察都跟我這麼說,其他文壇的朋友則都躲著我。賣衣不成,我就選擇了賣藝。因為在監獄裏跟著師傅學會了吹簫,我就到處漂泊,跟著那些底層的藝人混。不過,在混的過程當中,我逐漸覺得寫作有必要進行下去,否則別人對你幹了些什麼都忘了——甚至連我老媽都忘了我是什麼人,總是覺得我是個製造麻煩的人,而不再記得在“六四”那天晚上我朗誦大屠殺的詩。在當時讓人覺得是英雄的舉動,但是到全民下海的年月,談這些就是一個巨大的諷刺,被人嗤之以鼻了。在這種時候,我感到尤其要把經歷過的東西記下來,通過寫作提醒自己,自己是文字工作者。否則手就生疏了。《證詞》這本書,雖然給我帶來那麼多的磨難,但我要感謝這本書,這是我“重新做人”的源頭,後來的一切,都是從這本書開始的。(《明鏡月刊》21期) (博讯 boxun.com)
45092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亦武问答:警棍捅进肛门 捅出的恐怖歌声
·廖亦武的新书《六四,我们的证词》将于明年由德国费舍尔出版社出版 (图)
·廖亦武新著《上帝是紅色的》推出 (图)
·作家廖亦武逃亡德国 妻未听闻
·异议人士廖亦武逃离中国,抵达德国
·大陆作家廖亦武奇迹般的离开了中国抵达德国
·中国作家廖亦武被禁参加澳洲作家节 (图)
·廖亦武欲前往参加“悉尼文学节”遭禁 (图)
·中国第16次禁止作家廖亦武出境
·廖亦武给纽约国际文学节和拉什迪先生的答谢辞 (图)
·作家廖亦武第十五次争取出国权失败
·廖亦武:诺贝尔和平奖把中国的幕布突然撕破
·廖亦武成功结束欧洲文化之旅(图)
·廖亦武:无拘无束演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图)
·廖亦武:关于刘晓波获诺贝尔的笑话两则(图)
·出国被拒14次:作家廖亦武获准出国前往德国
·全德学联抗议中国当局阻止廖亦武参加德国科隆文化节
·特别关注:著名作家廖亦武进京途中被扣派出所
·快讯:著名作家廖亦武进京被扣派出所
·廖亦武:《冤案访谈录·民刊《野草》主编陈墨》(图)(图)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姜维平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姜维平
·廖亦武:答巴西《环球日报》记者提问
·廖亦武:别了,遥远的法兰克福
·廖亦武:天安门市民纠察队队长刘仪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张茂盛
·胡平: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苏晓康:“让我们来讲故事”—阅读廖亦武兼谈见证与文献
·土改受害者朱家学(二)/廖亦武(四川)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胡成章一家(上)
·土改受害者郭正洪/廖亦武
·饱死鬼——土改受害者张进谦 (之五)/廖亦武
·土改刑场 ——土改受害者张进谦(之三)/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续)/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下)/廖亦武
·廖亦武: 锈蚀的歌谣
·土改受害者张应荣(上)/廖亦武
·胡平: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阿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