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80后女子集资8亿被拘 被指温州版吴英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7日 转载)
    浙江80后女子集资8亿被拘 被指温州版吴英
     施晓洁
      (时代周报) 2007年2月,当浙江本色集团董事长、时年26岁的吴英被浙江东阳警方刑事拘留时,施晓洁还是温州顺吉集团一名普通的出纳。
       这是一位比吴英还小一岁的女子,1982年7月出生,温州永嘉人,大专毕业,其貌不扬,乏人关注。2009年后,施连同他新婚不久的丈夫刘晓颂,突然阔气起来,连续在永嘉县城、瓯北镇和温州市区,买下顶级豪宅,又先后开起保时捷[1.63 0.00%]轿车,在温州高档场所招摇过市。
      2011年9月20日晚,施晓洁被警方控制;次日,刘晓颂被刑事拘留。一个昙花一现的神话就此戛然而止。“温州版吴英”横空出世—这是此轮温州民间信贷风暴中,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非法集资案。目前在警方登记的债权总额已超过8亿元,比吴英的7.7亿元涉案金额还多。据时代周报记者独家掌握的情况,此案涉及直接债权人20人左右,间接债权人则有数百上千之多,有些家族和村落的资金,几乎被席卷一空。
      截至目前,包括刘晓颂、施晓洁夫妇在内,已有5人涉案被刑事拘留,一人取保候审,另有人员闻风潜逃。令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8亿多资金,除购置豪宅、豪车及注册公司、购买少量商铺和生活挥霍外,大部分不知去向。永嘉警方追查月余,真相仍不明就里。
      按照施晓洁案发前的说法,这些资金的去向包括:某某竞选村长500万元,温州某知名地产公司竞拍土地1000万元,永嘉某知名企业IPO上市4000万元……这里面的真真假假,或许只有施晓洁本人明白。
      一个80后女子,何以能将8亿多资金玩转于手中,并让很多放贷者趋之若鹜、奉若神明?施晓洁案,或能当作“借贷之城”温州当下“全民借贷”的一个缩影。
    浙江80后女子集资8亿被拘 被指温州版吴英


      刘晓颂
      刘、施夫妇档案
      没有人能想到,在永嘉默默无闻的刘、施夫妇,能在短短三四年时间,筹集到8亿多元资金。施晓洁,浙江省永嘉县上塘镇郭山村人,其父在当地建有一个养殖场,终日忙碌。老两口目不识丁、老实巴交,只有施晓洁一个亲生孩子。
      施晓洁伯伯施顺吉,则是永嘉知名企业顺吉集团董事长。顺吉集团位于永嘉县瓯北镇,系国家公路施工总承包一级企业,以承揽交通工程建设为主业。施顺吉早年是开凿岩石的工匠,外号“打岩吉”,不通文墨,仅会写自己的名字。因为人仗义,施顺吉在永嘉和温州积累了颇多人脉关系,系第七届、第八届永嘉县政协常委,第十届、第十一届温州市人大代表。此外,施还是永嘉县武术协会会长。
      因为施顺吉夫妇都不懂财务,侄女施晓洁大专毕业后,即进入顺吉集团担任财务部出纳,被施顺吉视同女儿一般。按照施顺吉的说法,施晓洁正式出任出纳的时间为2005年,2010年10月21日办理工作移交,不再担任出纳工作。但按照大部分债权人的说法,一直到案发前,施晓洁都在顺吉集团上班。
      经姑姑介绍,施晓洁与长他5岁的刘晓颂认识。2008年1月,刘晓颂、施晓洁结婚,其家人还专门在《温州都市报》发过“结婚志喜”的广告。
      与施晓洁相比,1977年出生的刘晓颂,经历要复杂许多。刘晓颂是永嘉县碧莲镇人,兄弟姐妹众多,刘排行第四,有两个姐姐、两个妹妹、一个哥哥。其中,哥哥刘晓峰在永嘉税务部门工作,小妹刘晓聪的丈夫潘业纯,在永嘉县公安局工作。
      据刘晓颂一位亲戚介绍,刘晓颂小学三年级没毕业,就跟着大姐刘晓艳到河北邢台卖服装。亏本后,刘晓颂曾到深圳做过一阵传销。回到温州后,刘先在瓯北一家鞋垫厂上班,后去当地著名服装企业报喜鸟[14.10 1.81% 股吧 研报]打工。永嘉县城虽在上塘镇,但经济中心却是瓯北镇。瓯北与温州市区隔江相望,交通便利,奥康、报喜鸟、红蜻蜓等永嘉著名公司,都坐落于此。刘晓颂、施晓洁的人生轨迹,不少都集中在这里。
      2003年左右,刘晓颂到温州苍南的龙港镇,开了家童鞋店,在此认识了日后的朋友、债主阿华。2005年,刘又回到瓯北开了家小电铝厂,亏本后在上塘开了几个月的棋牌室。此时,当年在龙港认识的阿华在温州开店,代理福建金鸡服饰(与法国金鸡同名,打擦边球以利销售),刘晓颂开始给阿华打工。之后,刘在上塘开了个金鸡服装店,但服装店开了仅一年就因亏本关门。
      直到跟施晓洁结婚,刘晓颂虽换了不下十份工作,却几乎没有积累任何财富,反而欠下几十万债务。连一辆马自达6,也是订婚时施晓洁送的。按照施一位朋友的说法,长相一般的施晓洁愿意跟一文不名的刘晓颂结婚,是觉得刘个子高、长相帅气,“施晓洁经常说自己老公很帅”。
      到2008年,在遍地老板的温州,刘晓颂、施晓洁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对夫妇。

  一夜暴富
      让身边很多朋友吃惊的是, 2009年,仿佛一夜之间,刘晓颂、施晓洁突然“阔”起来了。
      先是接连买房。当年,刘、施夫妇先在永嘉县城买下大自然小区住房一套入住—这是永嘉县城最高档的一个小区。紧接着,两人又在瓯北最豪华的中楠国际广场(由报喜鸟集团开发),买下8栋24楼一套160平方米的住宅,并在2010年春节前乔迁入住,直到案发。目前,这里的房价已超过每平方米3万元。
      此后,两人又在温州市区买下中瑞·曼哈顿房子一套。这是温州最顶级的住宅,两人买下时,售价1680万元,单价5.8万元/每平方米,首付350万元。目前这里的房价已涨到每平方米7万元。此外,刘、施夫妇还在温州市区买下香缇半岛、绿城鹿城广场等多处豪宅。其中鹿城广场单价高达8万元。粗略计算,加上按揭,两人光买房子的钱就花了七八千万元。
      房子再多,也不能拿在手里向人炫耀,车子成为两人向外展示自己身家的最好配置。定亲时的马自达6轿车早已拿不出手,刘晓颂先是买了辆宝马730,马上又换成保时捷SUV。2011年上半年,刘到杭州预定了一辆售价408万元的宾利,定金50万元,计划2012年1月份拿车,不曾想东窗事发。
      施晓洁平常开的是奥迪A5,并经常开一辆尾号为888的保时捷。据称这辆车名义上是刘晓颂的二姐刘晓和的,但究竟是谁出的钱无人知晓。不知是否出于刘晓颂的赞助,其妹妹刘晓欢和刘晓聪,也开上了宝马、奥迪等名车。
      除了房子、车子外,刘晓颂身上的名表、名包、名衣,售价都在万元之上。刘用的手机是一款黄金版的奢侈品牌手机VERTU,价值37万元。为显示阔气(或为了从姐妹那里借钱),有次去迪拜,刘给每个姐妹都买了一块名表,每块表价值5万-10万之间。刘给母亲也买了款VERTU手机,售价五六万元。据称其母亲身上戴的钻石、戒指、手链等,价值有30万元之多。
      据刘晓颂的一位亲戚介绍,跟很多阔气的老板一样,刘晓颂还在杭州养了个情人(据称在足浴店认识),还花六七百万元在杭州买了房子,并将自己开过的一辆车,送给这位情人。此外,刘还请了司机、保姆,俨然一副大老板的派头。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哥哥曾劝他不要这样张扬,刘十分反感,有几个月没有理会哥哥。
      2010年,刘晓颂又在温州市站前大道的华盟商务广场21楼,花485万元买下一个办公室。为装点门面,今年3月,注册资金100万元的温州铭泰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成立,并在华盟办公,刘晓颂的名片上,开始打上董事长的头衔。这是目前刘、施夫妇名下唯一的一家公司。
      刘晓颂的一位司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成立后,每天上午刘几乎都去公司坐等客户上门,但大多时候无人关顾。下午,刘的生活,几乎就是泡脚、喝茶、SPA,或者到温州体育馆游泳,“感觉天天玩”。
      相比之下,施晓洁的生活要单调许多。除了白天在顺吉集团上班,偶尔出去见一些人,施大多时间都在家里,翻《世界时装之苑》之类的时尚杂志。“她好像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吃。”施晓洁的一位闺密说。
      没有人知道这夫妇俩是如何一夜暴富的。在遍地富豪的温州,似乎也无人关心这个。有钱就意味着能力,事后看来,这成为刘、施夫妇疯狂借贷得以实现的根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根基本身就建立在借贷之上。

  疯狂借贷之路
      施晓洁参与借贷,最早是以顺吉集团的名义进行的。在顺吉集团担任出纳,施得以参与集团许多融资工作,比如银行借贷、银行还贷时的短期民间拆借等,并由此跟永嘉各大银行及担保公司,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此过程中,施晓洁对民间借贷利率水平及操作流程等多有掌握。比如顺吉集团拟以3分的月息借贷,她若能以更低的利率借入又不为伯伯施顺吉所知,即可从中操作赚取差价。有说法称,到结婚时,施晓洁个人却借此积累了200万元左右财富,而其月薪不过两三千元。
      施晓洁在建行永嘉支行营业部开设的一个账户显示:2009年8月31日,该账户刚签发不久,即转存资金3笔共计117万元。次日,又一次性取现120万元(该账户有初始资金5.3万元)。像这样频繁地存入、转出,此后在其账户上一直十分常见。此外,施晓洁还以刘晓颂司机等多人的名义,开有许多拖拉机账户,进行资金周转,其中一个账户,进出资金多达一亿多元。
      顺吉集团的影响力和集团出纳、董事长侄女的身份,无疑为施晓洁参与借贷打开了方便之门。没有人知道,施晓洁的民间借贷,如何在顺吉集团及其个人之间分开界限。按照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的说法,“施晓洁在外从事非法集资活动,顺吉集团和施顺吉毫不知情”。
      可以确认的是,这两年,刘、施夫妇借贷的对象,主要以刘身边的朋友和亲戚为主,其83岁的外公都借了6万元。或许与自己亲戚、朋友不多有关,施晓洁向自己身边人借贷的案例,目前已知只有两个。其中一位昔日女同事借了270万元(其中220万元为房屋抵押贷款,今年3月刚借),利息为6分,这是目前已知最高的利息。另一位女同事的丈夫阿豹及其朋友阿行,一共借了5700万元。
      在施晓洁的借贷网中,刘晓颂家族几十号人,几乎无一幸免。除了自己兄弟姐妹众多,刘晓颂的母亲,也有7个姐妹,这些姐妹几乎把家族能筹到的钱,全给了刘晓颂。
      早在2007年,刘晓颂一位做服装生意的表哥,就给施晓洁借过30多万元。施晓洁当时的说法是,这个钱给顺吉集团投资高速公路用,月息为3分。这位亲戚觉得顺吉集团是大公司,不会有风险。今年农历正月,这位表哥把母亲的50万元,也借给了刘晓颂。7月,又把堂兄、姑姑等亲戚的钱投了进去。一家人总共借了150万元。
      刘晓颂的另一位表弟潘永泉,给他当过司机,总计给刘借了499万元,时间跨度为2011年1-8月,刘承诺的月息也是3分。
      除了潘本人信用社贷款的20万,其余都是以2.5分、2分不等的月息,从其村里人处借得,包括村民踩三轮车、种地挣的血汗钱,其中最少一笔才一两万元,而有些人又以更低的利息从下家借钱,再借给潘永泉。“看他有房子、车子,消费都很大方。我相信他,像相信观音菩萨似的。弄到一点钱,就全投到他那里,连借条都没开。”潘永泉说。
      刘晓颂的另一位司机刘福亮,是刘在老家碧莲镇的邻居,为3分的利息吸引,四处借了100万元交给刘晓颂。为了取悦刘晓颂夫妇,刘福亮还曾卖了颈上的项链,凑成一万元,送给施晓洁的养女,感谢刘晓颂夫妇“带他们赚钱”。
      “以前刘晓颂很穷,一下子买了那么多房子,我们都很羡慕他。他让我把钱放他那里,我求之不得,自己想赚点差价,能借钱的地方都借遍了,很多是村里人砍柴、种田的收入。一个车都舍不得坐的人,还放了5万元在我这里。”刘晓颂被抓后,刘福亮为自己当初的轻率懊悔不已。刘晓颂一向对他不错,他至今不明白他是不是在骗他。
      刘晓颂的另一位司机,不到30岁,也借了50万元给他。虽然金额有多有少,跟刘晓颂熟识的人,几乎没有不把钱借给他的。其中就包括当年带刘晓颂一起做服装生意的阿华。 “90%的人,跟刘晓颂是朋友,再把钱借给施晓洁。”阿华说。2009年1月,阿华借了第一笔35万元给刘晓颂,月息3分。后来看到这个钱好赚,阿华把几个服装店都卖了,凑了几百万元,又通过房子贷款几百万元,全投到刘晓颂这里。“隔一阵凑几百万元,流水账一样给他。自己赚的钱,别人借的钱,利息的钱,都给他了。”
      阿华总共给刘晓颂借了6000万元。阿华之外,刘晓颂的朋友阿建借了8000万元、阿元借了7800万元,其中最多的一位,借了2.1亿元。这些债主,除了像阿华这样做生意的,也有做房地产的、开担保公司放高利贷的,还有一些来自公安、银行等系统的人。瓯北一位陈姓官员,就给刘晓颂借了1000多万元,刘晓颂被抓后,其妻子试图喝农药自杀。
      刘晓颂的兄弟姐妹,也借了数千万元给他,因其哥哥和妹夫分别在永嘉税务和公安系统任职,当地一度盛传“80%资金来自公务员”之说。此说虽然夸张,但此案中来自公务员的资金,确不在少数。
      施晓洁的资金困局出现后,刘晓颂的家人认识到“一个家族要毁在旦夕”,群起声讨施晓洁。但施晓洁回应:“以前都是你们非要塞过来的。”
      而这些人急于把钱借给刘晓颂的原因,一是因为刘为人不错,施晓洁又是顺吉集团董事长侄女,讲信用,“利息说哪天给你就哪天给你”。另外则是听信了刘、施夫妇的“忽悠”,“他们说在浙江缙云、苏州、海南、云南等地都有房地产项目,在温州又投资了多个酒店项目”。
      事后得知,刘、施所谓的投资,最多只占有10%左右的股份,基本上是为装点门面之用,一些所谓房地产项目,不过是买了两个商铺而已。

  7人涉案
      没有人知道刘、施夫妇的危机,具体出现在哪一天,但源于温州日渐增多的老板出逃和日趋紧张的金融形势,则没有疑问。
      借了270万元给施晓洁的阿玲,今年7月刚拿回30万元利息,但8月就很难联系到施晓洁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与此同时,很多债主发现,原先按时到账的利息迟迟不见踪影,本金更是无从要回。
      9月初,感到情况不对的一些债主,开始跟在刘、施夫妇身后,生怕他们跑路。到9月16日前后,干脆将他们软禁在宾馆,两人对外手机联系必须用免提。但事已至此,施晓洁仍然不愿交出账本,也不愿说出资金的去向,反而多次欺骗债主,某天就会有资金到账。谎言落空后,施晓洁又称“自己有10多个亿在银行里,国庆节就能拿出来”。
      9月16日,有债主打电话给施顺吉,请他出面帮忙解决问题。施顺吉两次出面,施晓洁依然守口如瓶。而在此间,两人名下的一些房子和车子,被偷偷地过户到一些亲属名下。
      9月20日晚,有债主拨打110,施晓洁在中楠广场家中被瓯北派出所民警带走。当天,刘晓颂紧急给许多家族成员补签了借条。次日,刘在被警方抓获前,还被一位债主打了一顿。据称其被抓时,身上有23张银行卡、7万元现金和2个网银卡。
      “资金出了个漏洞,能补上就没事,补不上就会出人命。”在最后一天,刘晓颂曾对司机刘福亮这样表示。有消息称,被警方刑拘后,刘晓颂马上交代了参与借贷的情况,但施晓洁一直不配合警方调查,经常推翻自己说过的东西,“死也不说。”
      施晓洁被抓20天后,与她关系密切的原顺吉集团旗下公司永嘉县顺建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雷云,亦被警方刑拘。张雷云的身份为瓯北镇堡二村村长,在施晓洁开出的一些借条上,张雷云为担保人。
      由志鹏、王光信两人亦被警方抓获。两人都与施晓洁在银行承兑汇票上有紧密合作。
      王光信,1969年出生,温州市瓯海区丽岙人,据称其经手施晓洁的承兑汇票达3个多亿。今年5月之后,刘晓颂的几位司机,曾按照施晓洁的吩咐,几次将承兑汇票送到温州瑞安高速出口,交给开雷克萨斯等候在那里的“王总”,每次的数量都有数千万元之巨。
      在两份2011年7月11日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上,则有由志鹏于次日签署的“原票已收,款到作废”字样。张雷云、由志鹏、王光信三人因何落网,是否涉及诈骗?时代周报记者曾多次询问永嘉警方,但对方对此一直守口如瓶。
      除上述5人被刑事拘留外,来自瓯海区梧田街道的郑勇,则已被取保候审。郑勇系温州市勇之辉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据称与刘晓颂一位已离婚的姐姐关系密切,其公司与刘晓颂的铭泰投资公司同在华盟商务广场办公。
      一位温州乐清的涉案人员,则闻风跑路,截至记者发稿时仍在警方追查之中。此案还将波及到何人,会否在永嘉引发地震,目前尚不得而知。

  资金去向之谜
      到10月21日,刘、施夫妇被拘已整整一个月。但警方一直没有向外公布具体案情。据永嘉县公安局一位领导透露,该局一直在追查8个多亿资金的去向,但因为施晓洁不配合,这些资金又涉及100多个不明身份的账户,调查清楚需要很长时间。
      刘晓颂的朋友阿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和朋友借给施晓洁的6000万元资金,系按照施的要求,分别打到刘晓颂的司机及其他指定账户上。他曾委托在银行的朋友私下帮忙追查这些资金的去向,但都没有结果。据阿华了解,施晓洁控制的银行账户,不会少于50个,大部分集中在农行和建行。而其中出入资金最大的,是阿华朋友“馒头”的一个账户。
      7月22日,“馒头”在农行温州城东支行营业部开立账户,随后交给刘晓颂。直到事发后,他从银行打出交易明细,才知道自己的账户,被施晓洁当做了洗钱的一大工具。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从8月25日开始,该账户开始有频繁的巨额资金出入,而这些资金,无一例外都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当天,一笔350万元的资金打入,旋即又打出。之后,以100万元为单位、连续打入500万元,又分四笔全部打出,余额最终仅剩1元。
      8月26日的进出更为频繁。当天打入的金额,计有500万元、400万元各1笔,300万元2笔,100万元的6笔,总计2100万元。当天,这些资金又几乎全部打出,余额仅剩几万元。
      此后,除8月28日和9月4日两个周日,到9月8日,该账户每天都有大量资金进出,且大部分资金,基本都没有在账户过夜。
      9月8日成为最后的疯狂。当天,一笔350万元的资金打入,后分250万元、100万元两笔转出,账户余额剩下4500元。此后,该账户再无大的资金出入。10多天时间,进出“馒头”账户的资金,高达1亿多元,此时施晓洁无疑已经忙于拆东墙补西墙,填补漏洞。但显然为时已晚。
      施晓洁被抓后,因为找不到资金出口,许多债主都怀疑施晓洁所借资金,被顺吉集团占用,并有债主找到施顺吉,要求给出说法。在当地论坛上,许多网民也将矛头对准顺吉集团,怀疑施晓洁之所以“拒不交代”,是为了替顺吉集团顶包。
      10月13日下午,在顺吉集团办公室,施顺吉一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顺吉集团“与施晓洁案无关”。施顺吉称,9月16日,他才知道施晓洁被债主逼债的消息。施晓洁涉案事情暴露后,社会和网络上出现了很多针对顺吉集团不好的谣言,给顺吉集团的声誉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
      顺吉集团一方面在媒体上进行了声明,一方面向温州市委、市政府以及永嘉县政府进行了紧急报告,要求给予帮助。
      9月27日,永嘉县人民政府就此专门召开会议,通报了该案件的最新进展,说明施晓洁涉嫌案件与顺吉集团无关。温州市委、市政府也十分重视,温州市常务副市长亲自批示:“请市公安局严肃查处,请市委宣传部帮助做好正面宣传。”
      但不少债主并不认同施顺吉的说法。据多位债权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9月29日,顺吉集团在永嘉县瓯北镇的梦江大酒店[10.12 1.30%]4楼的梦江厅,宴请永嘉县四套班子及各相关部门领导、各大银行负责人,据说宴席摆了十几桌。
      9月30日,《温州都市报》以《永嘉一对夫妇涉嫌非法经营被刑拘》为题报道了刘晓颂、施晓洁被刑拘的消息。文章的副标题为“警方初步查明涉案资金8亿元,网传的‘顺吉集团参与其中’系谣言”。这是迄今为止,官方关于该案透露的唯一信息。
      而根据温州市公安局公布的数字,今年以来,温州警方已立案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案件,已达到19起。另外,还有4起定性为非法经营案件。在《温州都市报》的报道中,刘、施夫妇涉嫌的罪名,正是“非法经营”, 警方称两人“存在涉嫌倒卖银行承兑汇票的行为”。而按照一些债权人的说法,定罪“非法经营”,是有关部门在为两人洗脱罪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61142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女富豪吴英再次举报7名官员 名单将浮出
·这些官员为何联名要求法官判处吴英死刑
·吴英狱中撰书黑天鹅 多名领导联名要求重判死刑
·浙江吴英集资诈骗案今二审开庭 涉案38426.5万
·亿万富姐吴英命悬一线 死刑二审即将开庭 (图)
·女行长被“亿万富姐”吴英检举 获刑10年半
·女富豪吴英狱中检举十余官员 资产去向成谜
·女富豪吴英狱中检举10余官员等 二审做无罪辩护
·高院除罪民间借贷 吴英死刑或可减轻(图)
·“亿万富姐”吴英看守所内检举10名官员和银行负责人
·浙江被抓26岁女首富之父:吴英得罪了太多官员 (图)
·义乌多名干部涉嫌吴英案 隐匿掮客背后放债收钱
·广东官员挪用4亿只判12年 为何吴英要判死罪
·浙江80后女富豪吴英因诈骗被判死刑
·女“黑马富豪”吴英和她的7名资金“掮客”(图)
·民间金融不可遏抑 严惩吴英不合时宜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無家可歸
  • 谢选骏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 李芳敏14400022蒙耶和華賜福的,必承受地土;受他咒詛的,必被剪除。
  • 陈泱潮17.台灣事實上已經成了新疆西藏香港……等地區“八刀革命
  • 台湾小小妮梅根和哈利王子被媒體逼走!
  • 少不丁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 台湾小小妮政治?
  • 生命禅院我能为你做点什么/雪峰
  • 张杰博闻武汉封城九省市沦陷为什么政府不敢公布肺炎疫情?
  • 金光鸿天降奇病,信神行善可以得救
  • 谢选骏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 台湾小小妮兩岸關係:公投?
  • 胡志伟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台湾小小妮大勝:大敗
  • 谢选骏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胡志伟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吴倩你们的耶稣:哈諾客(以诺)和厄里亞(以利亚)将不会以人形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