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廖亦武问答:警棍捅进肛门 捅出的恐怖歌声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6日 转载)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明鏡月刊》/廖亦武說,德國出《證詞》,書名改成《一首歌和一百首歌》。這個書名,記錄了我的一個銘心刻骨的故事……我痛得受不了,往前像青蛙一樣使勁一跳,居然唱出一首“文革”歌曲
     (博讯 boxun.com)

    2011年9月18日,中國作家廖亦武在新澤西州立羅格斯大學圖書館進行了訪問美國的第三場演講。應會議主辦者、華光文化協會會長吳康妮女士之邀,明鏡記者高伐林介紹廖亦武,並與廖亦武問答。以下為根據錄音整理的問答實錄。
    
    明鏡:你在《證詞》中提到,在監獄裏面寫東西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不停地遇到查抄。你能否對我們大家講講,在監獄中如何寫作?
    
    廖亦武:我在監獄中,寫了30首詩。選了19首收進明鏡出版社出版的《證詞》,最近台灣出版《證詞》完整版,全收進去了。寫的時候,我寫在一個很小的本子上——後來自己印了這麼個小詩集《古拉格情歌》。當時要我們糊紙盒,有一本精裝的《三國演義》,我將書脊捅開,將寫的詩稿藏在裏面。當時我一個月往外寫一封信,還要幫其他犯人寫信。
    
    至於獄中生活的大量細節,是憑腦子記憶,出獄後記憶猶新,寫下來了。德國出我的《證詞》,創造了一個記錄:是中國人的書在德國賣得最多的一本,大概賣了幾萬冊,上了《明鏡週刊》的排行榜。德文書名,他們改成《一首歌和一百首歌》。這個書名,記錄了我的一個銘心刻骨的故事:
    
    我很喜歡音樂,在監獄中,有一次出神忘了正在坐牢,唱起歌來。當時監獄中嚴禁唱歌,看守聽見了,就把我弄出去,說,今天就讓你唱個夠!逼我一首一首地唱,要唱夠一百首。
    
    我唱了二十九、三十首,實在是喉嚨冒煙,唱不下去了。他們說,你不唱,就莫怪我們不客氣了!幾個人把我按在地上,用警棍捅進我的肛門。我痛得受不了,往前像青蛙一樣使勁一跳,居然唱出一首“文革”歌曲:“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
    
    這種恐怖的記憶烙在我的腦海里了。這次唱歌以後,我好長時間再沒唱過歌。直到我勞改的最後一年,碰見我的師傅,他會吹簫,我才意識到,我一兩年沒唱什麼歌。
    
    要從這個陰影裏面走出來,從這些可怕的細節中走出來,唯一的方法就是寫作,寫作是排毒,不寫出來,陰影就永遠在心裏。我曾經與羅馬尼亞籍的德國女作家赫塔·穆勒交流過——我跟她之間交流完全沒有障礙,同樣經歷過人類的黑暗時期這一段,交流起來沒有什麼界限。她講她在羅馬尼亞,一個朋友出賣她,另一個朋友出賣她,搞不清身邊誰是線人,甚至連你的母親你也懷疑。怎樣解開這個結?就得通過寫作。(《明鏡月刊》21期) (博讯 boxun.com)
116004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亦武的新书《六四,我们的证词》将于明年由德国费舍尔出版社出版 (图)
·廖亦武新著《上帝是紅色的》推出 (图)
·作家廖亦武逃亡德国 妻未听闻
·异议人士廖亦武逃离中国,抵达德国
·大陆作家廖亦武奇迹般的离开了中国抵达德国
·中国作家廖亦武被禁参加澳洲作家节 (图)
·廖亦武欲前往参加“悉尼文学节”遭禁 (图)
·中国第16次禁止作家廖亦武出境
·廖亦武给纽约国际文学节和拉什迪先生的答谢辞 (图)
·作家廖亦武第十五次争取出国权失败
·廖亦武:诺贝尔和平奖把中国的幕布突然撕破
·廖亦武成功结束欧洲文化之旅(图)
·廖亦武:无拘无束演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图)
·廖亦武:关于刘晓波获诺贝尔的笑话两则(图)
·出国被拒14次:作家廖亦武获准出国前往德国
·全德学联抗议中国当局阻止廖亦武参加德国科隆文化节
·特别关注:著名作家廖亦武进京途中被扣派出所
·快讯:著名作家廖亦武进京被扣派出所
·异议作家廖亦武给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公开信
·廖亦武:《冤案访谈录·民刊《野草》主编陈墨》(图)(图)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姜维平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姜维平
·廖亦武:答巴西《环球日报》记者提问
·廖亦武:别了,遥远的法兰克福
·廖亦武:天安门市民纠察队队长刘仪
·廖亦武:六四死刑犯张茂盛
·胡平: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苏晓康:“让我们来讲故事”—阅读廖亦武兼谈见证与文献
·土改受害者朱家学(二)/廖亦武(四川)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胡成章一家(上)
·土改受害者郭正洪/廖亦武
·饱死鬼——土改受害者张进谦 (之五)/廖亦武
·土改刑场 ——土改受害者张进谦(之三)/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续)/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下)/廖亦武
·廖亦武: 锈蚀的歌谣
·土改受害者张应荣(上)/廖亦武
·胡平: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廖亦武:土改受害者阿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